因“馬”而生的戰爭傳奇

2019-03-18 08:02:42

2014年1月24日 11:11-周末·博聞 稿件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凌光

凌光
馬在十二生肖中,位居第七。
民間有關馬的傳說數不勝數,有些雖屬虛構;但馬以它的忠誠、勤懇和靈性,成為人類可靠的朋友、得力的助手。
如果說,馬是對人類有重要影響的一種動物;那么,不僅是因為它為人類的實際生活提供了各種各樣的便利和幫助,更重要的是,在幾千年的冷兵器時代,馬曾是軍事鬥爭的決定性力量,從而給人類的歷史,打上了深深的馬的烙印。
“千乘之國”是加入大國俱樂部的門檻
不妨以我們最為熟悉的中國歷史為例講起。楊泓先生在《馬與中國古代戰鬥力》一文中,曾對馬和中國古代戰爭的關係,做過生動的描述。
在中國歷史上,馬在戰爭中扮演的第一個重要角色,是用馬來拖駕的戰車。
雖然古代傳說中,中國夏代就有了戰車;但是在目前的考古發現中,古代由馬拖駕的戰車出現殷商晚期,是由兩匹馬拖駕的實用木車。殷商晚期出現的戰車兵,與步兵相比具有極大的優勢,有點像現代戰爭中的坦克之與步兵。晚商的軍隊開始以戰車兵為核心力量重新組建。
到商紂王時期,周人興起於西北,軍力日強。當時周人軍隊的核心力量也是精銳的戰車兵。根據考古發掘得到的戰車實物,可以看出周人對戰車有了重大的改進,最主要的是將駕車的轅馬由兩匹馬增加到四匹,並改進了木車結構。這樣一來,周人的駟馬戰車不論是速度還是衝擊力,都遠勝過殷商的雙馬戰車。
商滅周興,自此從西周到春秋,中國古代戰爭的歷史進入了車戰的黃金時代。各諸侯國的兵力,都以戰車的乘數來計數,一個大國至少要擁有一千乘戰車,所以被稱為“千乘之國”。
在中國歷史上由諸侯王開始組建騎兵部隊,要推溯到公元前307年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
當時威脅著趙國西北疆域的強敵,是一個善於遊牧並依靠馬匹作戰的民族——匈奴。那是一個古代遊牧民族,全民自幼善於騎馬,而且他們的馬也善於在山地、大漠、溪谷等複雜地形奔跑,在機動靈活性上,中原地區笨重的戰車無法與之相比,屢屢吃虧。
公元前307年,趙國君主趙武靈王從對匈奴作戰的失敗中得出教訓,知道要想戰勝胡人匈奴,就要學習胡人的長處,於是開始脫掉傳統的寬大衣袍,按照胡人的樣子改穿窄袖的胡服,穿上褲子,學習騎馬射箭,以輕捷的騎兵對抗匈奴騎士,從而取得對胡人的初步勝利。
只為奪取良馬而發動的戰爭
西漢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中國發生了一場只為爭奪良馬而起的戰爭。當時的皇帝是雄才大略的漢武帝。他委任李廣利為貳師將軍,率領屬國騎兵六千,以及“郡國惡少年”數萬人,去遠征大宛(古代西域國名,今中亞費爾乾納盆地,位於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的交界地區)。出兵的原因正是為了獲取大宛的名馬。
原來,在漢與匈奴數十年的爭戰中,漢馬匹損失的數量巨大。往往一次戰役下來,馬匹所剩不足十之七八。戰敗方匈奴的損失更大。雙方戰馬數量的驟減,使得彼此無力進行新的戰爭。
漢武帝為了補足軍馬的損失,一方面擴大養馬業,另一方面致力於馬種的改良。先是引進烏孫的馬種,名曰“天馬”,後來知道大宛有汗血善馬。漢武帝本想通過和平手段求取大宛馬,便派出名叫車令的使者,到大宛的都城貳師城,送給大宛王千金和一鑄金馬,要求換取貳師城的善馬。不料大宛王斷然拒絕了漢使的要求。宛人嫌漢使無禮,就派軍隊劫殺了漢使,還奪取了漢使的財物。
訊息傳到都城長安,漢武帝大怒,便派遣李廣利率兵出塞進攻大宛。然而這次出兵並不順利,沿途小國各個堅守不與漢軍合作。漢軍勞師遠征,人困馬乏,軍中不斷減員,到達大宛時,軍中僅剩下數千疲憊的將士。進攻不成反被擊敗,損失慘重,李廣利只得引兵退還。
漢武帝得知訊息大為生氣。他考慮大宛是個小國,漢軍攻而不下,定會影響漢對西域諸國的威信,於是增兵十餘萬,令李廣利率軍再次進攻大宛。因為這次漢軍兵多,沿途小國也望風順從,使得漢軍順利進抵貳師城下,先斷絕入城水源,然後大舉攻城,很快攻破外城。
為了避免被漢軍破城的噩運,宛貴族們與漢軍講和,並盡出善馬讓漢軍挑選。漢朝歷時四年,發動兩次大規模遠征,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優良的種馬,不但耗費了大量資財,而且兵員損失達數萬人,幾乎是用十餘條人命的代價換回一匹大宛馬。這充分說明,在當時的統治者心目中,優良馬種對於維護帝國統治是多么的重要。
缺少馬的南宋幼帝崖山跳海
歷史的時針轉到宋代。北方有契丹(遼),西北有西夏,西南有大理,這些產馬地盡落遊牧民族之手,宋朝從始至終只能以步兵的血肉之軀抵擋遊牧民族鐵騎的衝擊。
“虜所以輕侮中國者,惟恃弓馬之強而已。”與宋朝對抗的遼、西夏、金、元等北方異族軍隊都以弓馬騎射見長,而且往往是“一胡人有兩馬”,甚至“每正軍一名,馬三匹”。
王安石曾經多次號召民間養馬;但實際上在精耕細作的種植農業模式下,根本不適宜養馬。況且中原本來就人多地少,養一匹馬的土地可以養活25個人。如果再看《清明上河圖》,即使繁華如汴京,商賈如雲貴族如雨;但馬車和騎馬的卻比較罕見,最多的是一些種植農業離不開的牛車和騎驢者,或者人力的轎子。
先是馬上的金人,接著是馬上的蒙古人,沒有馬的宋朝節節敗退,直至最後南宋幼帝在崖山跳海。
蒙古人大大發展了騎兵戰爭理論,充分發揮馬的速度,創造了閃電戰和包圍戰等革命性的進攻戰術。依靠裝備精良的騎兵武裝,蒙古帝國在25年裡征服了比羅馬帝國400年征戰還要廣闊的土地。從西伯利亞直達印度,從越南直達匈牙利,從朝鮮半島直到巴爾幹半島。到成吉思汗死的時候,如果他想騎馬從蒙古帝國東端跑到西端,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
蒙古帝國重新勾畫了世界版圖,把原來相互隔絕的帝國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為新世界和新時代的到來劃定了新的秩序。
冷熱兵器對決無情絞殺騎兵
網文《馬的歷史作用》中寫道,中國古代史始終是北方征服南方,鮮有南方北伐成功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北方擁有馬。
馬的介入使遊牧民族面對農耕民族具有不可戰勝的優越性,因為他們將戰爭模式與生產模式統一起來,兩者之間可以隨意切換,“出則為兵,入則為民”。這形成冷兵器時代的一種典型現象,即落後的遊牧民族屢屢戰勝先進的農耕民族。戰爭因此也幾乎成為遊牧民族的一項主要活動。
明朝嘉靖以後,馬政荒廢,主要產馬地河套失陷,不得不“開例捐馬授職”,即捐馬給官府可授予官職,馬匹之缺乏可見一斑。萬曆年間,馬匹的短缺已經嚴重影響到明朝軍隊車騎營的組建。袁崇煥欲組建關寧鐵騎,以騎制騎,卻深受無馬之苦。沒有精銳騎兵,這使得明朝軍隊面對蒙古女真等馬上民族只能採取被動的守勢。
明朝重新上演了宋朝的悲劇,又被馬上的滿清族人征服。
滿人入主中原後,為了統治維穩,與蒙元時代一樣,對漢人實行嚴厲的禁馬政策,不僅禁止漢人養馬,還禁止漢人騎馬。同時,為了保持對漢人的騎射優勢,不惜遲滯火器的革新。
1860年9月21日,蒙古鐵帽子王僧格林沁率領兩萬多八旗騎兵,在北京郊外的八里橋對兩千多英法聯軍展開了一場伏擊戰。這是一場熱兵器與冷兵器的對決,手持長矛和弓箭的八旗騎兵遭到了工業時代槍炮的無情絞殺……
最後一支八旗騎兵就這樣滅亡了,以馬蹄征服中國的歷史至此徹底結束。
(摘編自《北京日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