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問一句,讀了歷史系你能幹嘛?

2018-10-06 18:53:05

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當你的輔導員掉進水裡,你可以用自己的專業為他(她)做什麼?

歷史系學生貢獻了一個神級答案:寫墓志銘。真不知道輔導員聽聞後,是笑還是哭。

呆板無用、沉迷故紙堆、死記硬背……是人們對歷史系學生的長期刻板印象。仿佛讀了這個專業就能把上下不止五千年的歷史倒背如流,就算沒有參加考古工作也去刨過墳,哪怕不能上《鑒寶》欄目也能跟街坊談談青花大碗。

你就說說,學完歷史,你能做什麼?圖/知乎

但是有人說,一旦到找工作的時候,歷史系學生馬上就慫了。

畢竟學歷史,還不如學中文系、新聞系等萬金油專業有用。所以,除了當歷史老師,學歷史到底還能做什麼?

一遭“誤入”歷史系

本老闆進入歷史系完全是“誤打誤撞”的結果,按照最初的構想,老闆我是想進中文系做一位手捧莎士比亞、接受陀思妥耶夫斯基薰陶的文藝女青年。

無奈中文系的分數太高,於是本老闆被調劑到了歷史系。一般開設歷史專業的,大多是師範類院校。周圍的同學也多半都是接受專業調劑,或者乾脆為了選師範類學校而打擦邊球。所以那時候並沒有過多的抵抗情緒,是因為歷史對我來說也不無聊。

“都行吧”,大概是這樣的態度。

讓我完全沒想到的是,這個選擇,讓四年後我的命運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折。

歷史系的四年,前兩年主要學習通史:中國史和世界史、以及史學理論,歷史系的學生需要看大量的資料了解從古至今人類的發展和變遷。儘管有量的基礎,但實際上這個過程對每個學生來說更像一個掃盲現場。

在我看來,這兩年就像一個迷糊的夢境。歷史很催眠,老師音律柔和得讓人昏昏欲睡,下課前半小時學生就已經準備好去食堂搶飯。也有老師上課講激動了,拖堂半個小時,這時候學生板凳上就像長了釘子,一分鐘都坐不下去。

這兩年,我是個十足的學渣。我對史學理論一點都不感興趣,除了突擊期末考試瘋狂背書,兩史學下來也只有極為模糊的概念。

這樣算下來,我也並不比那些追宮斗劇的人懂得更多。你要我把清朝皇帝排序背出來,也不存在的。

我們班級里有很多厲害的同學,比如我當時的同桌,他可以輕輕鬆鬆搞定我以上所說的一切。但是我沒有,我那時候還不確定我究竟要做什麼。

不清楚自己未來要做什麼的大學生,多了去了。

大學四年,有知識也有選擇

到大三,我才弄明白自己想做什麼。

這時候我的喜好已經變得很明確了,我選擇了世界史,尤其是二戰及戰後世界史。儘管這是場漫長而殘酷的戰爭,但是它對人類的發展的影響,卻比歷史上所有的戰爭更加令人震撼。

我很確信,了解這一段歷史不是沉迷於故紙堆,而是更具有現實的意義。

我也很確信,畢業之後我不會當老師,一是我並不適合這份職業,二是我不確定在這一領域能取得突破。我開始著手準備跨考國際關係專業的研究生,想在知曉了歷史的基礎上,搞清楚世界究竟是怎么運行的。

那些不準備考研的同學,就要面對更為現實的就業問題。

在社會分工越來越細的今天,就業時專業對口也成為了求職者最理想的狀態,但未必每一個人都如此幸運。據相關數據顯示:已經簽約的2017年應屆大學畢業生中,有38.5%的畢業生選擇了與專業不對口的工作,同比上升了5.7%。

而歷史系學生就業時就首當其衝,接受市場的殘酷考驗。最終,大多數歷史系學生選擇走向教師崗位。當然這也分兩種情況,一種是主動的,一種是被動的。

比如說,我的同桌選擇了非常符合他興趣愛好的中國史方向。而且他從一開始就確定,以後要當一位優秀的歷史老師。很多同學也做好了這樣的準備,紛紛參加招聘考試,然後去初高中試講。有的同學選擇了跟歷史相關的工作:博物館講解員,這也是一條很好的出路。

其它不準備當老師的同學,有的選擇考公務員、或者擔任公司文職、或者考取其他相關的資格證明進入其他行業、也有的進入到房地產做銷售……

四年前,我們都因歷史聚到一起;四年後,大家又由此而各奔前程。

不過,在這一點上,其他的文科專業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

速成,從來不是歷史系的風格

很多人都說,歷史不僅是一個就業讓人堪憂的專業,還是一個貴族專業。

因為它無法直接地創造經濟價值,更多地是滿足個人興趣愛好,只有有經濟基礎支持的人,才能夠以此為業。歷史專業根系龐大,延伸出來眾多的學科,就算研究一輩子都研究不完。

而且這些歷史系的學生,給人從來都是鑽牛角尖、盤根問底、跟不上節奏的古板印象,不外乎都是戴著大大眼鏡的書呆子。都8102年了,社會對歷史系的學生誤解居然還如此之大!

儘管每個人因為各種原因選擇了這個專業,並不是說歷史系學生都如人們所想像的這樣沉迷故紙堆,兩耳不聞窗外事。大家都是熱血沸騰的年輕人,青春陽光時尚一點都不少。

有一點卻是歷史系學生的“胎記”——速成,從來不是歷史系學生的風格。

在歷史系耳濡目染幾年,哪怕畢業後早已忘記了歷史朝代排序,也忘記了歷史事件的時間甚至史實,甚至連人物都忘得一乾二淨。但是卻能記得陳寅恪先生所說的:“唯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日久,共三光而永光”。做人做事如做學問,勤勤懇懇,而不是跟著風走。

但我覺得,歷史系學生這些奇怪的“特徵”,反而是這個速成的時代非常難能可貴的品質。

如果可以,我甚至願意一直願意當這樣的“奇葩”。

今日作者

安老闆

編輯 | 衛生褲

排版 | 明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