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講壇】 春秋五霸(十八)夏姬之亂

2019-02-24 03:10:43

春秋五霸(十八)夏姬之亂

(在中國歷史的春秋時期,有一個美麗絕倫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夏姬,她有傾國傾城的美貌,但是見到夏姬的男人,幾乎都被她的容顏所折服。因為她,一個國家覆滅了,連英雄蓋世的一代霸主楚莊王,也差點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的存在,甚至影響了春秋時期的歷史進程。那么,夏姬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她真的擁有能夠影響歷史進程的魔力嗎?北京師範大學李山教授,為悠講述《春秋五霸》之《夏姬之亂》。
夏姬,應該是姬姓女子,來自鄭國。先是嫁給了陳國的一位先生,御叔,生了兒子,叫夏征舒。結果呢,御叔老早死了,因為夏姬很漂亮,御叔反正就是娶漂亮女子的一個代價,就是少活幾年。
那么這個夏姬漂亮到什麼程度呢?漢代有些人寫書,就說她有“內挾技術”,她生命中她自己掌握著一門獨門功夫,就是方技之術,就是返老還童。漢代的史料說什麼?說她三次返老還童。我們一般女孩子青春期十八九、二十、二十幾,一次青春期,人家兩次十八九、三次十八九,所以這個技術失傳了,很遺憾。所以今天要是有誰把它發掘出來,那是要發大財的。另外說她是三為王后、七為夫人。說的什麼意思?三為王后、七為夫人,嫁的人多,三次嫁給王,死了三個,七次嫁給大夫,死了七個,這就是一個殺手,她那種勾魂攝魄的力量,對男人進行屠殺。漢代人這就是有點意淫的那個意思,就是想像有點過分。
不過,《左傳》記載,圍繞她死過不少人。寡婦門前是j [email protected]。國君陳靈公、儀行父與孔寧也看上了她。她照單全收。三人沒日沒夜地往她家跑。白天在朝中,兩個公卿一個國君手中都有她私贈的內衣。這讓人聯想,這個女人高大,三個人拿著禮物顯擺。這是公卿宣淫。哪有這樣的事?有大夫說,這像什麼話?組團似的宣淫,讓百姓怎么看待?陳靈公一聽,心裡的是非還是有的,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慾。趕緊接受,改。轉臉,把泄冶這事告訴了孔寧與儀行父。二人就開始謀劃並殺了這人。孔子說“民之多辟,無自立辟,其泄冶之謂乎?”這事說的是泄冶,沒有罵三人,三人不恥了。說泄冶如果沉默是好事。現在讓他們殺了不值。泄冶被殺了,三人就整天變本加厲地往她家跑。明著說找夏征舒,討論事情,但是,百姓的眼睛雪亮,就寫詩來嘲諷,詩叫《株林》:“胡為乎株林,從夏南,莫匪適株林,從夏南,駕我乘馬,說於株野。乘我乘駒,朝食於株。 澤陂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去找夏南,就是夏征舒,不是去株林,的確是去找夏征舒,這是不打自招,這是民風,諷刺你。揭發你的小聰明。然後說駕起馬車,到株林那兒去歇會,吃飯。吃與男女之事有關。用吃飯來說男女之事,食色性也。這是影射。這是《詩》中少有的確有本事的詩。陳靈公三人荒廢了國政,這時,周王室單公大臣去宋國出差,完後去楚國,要借道於陳,從陳國走,回來跟周王說這事,說“陳侯不有大咎,國必亡”。不好好改,一定會亡國。這事,單公下了讖語,要亡國。
陳靈公一次跟儀行父、孔寧來夏家喝酒,人話不說了,說些鬼話了。陳靈公說,夏征舒像你,他們也反說像你。這惹惱了夏征舒。結果喝酒讓夏征舒這個十六七了的男孩上火,開始有所行動了,宴會結束後,三人往外走,走到馬廄時,一箭射到關鍵部位,陳靈公死了。 (楚國有反應了,楚莊王帳人進陳國,滅了陳國,但是不久,重新立了陳國,一滅一立問發生了什麼呢?)
陳國的百姓對夏征舒當君主不滿意。楚莊王發布命令,討少西氏,指的就是夏征舒家。人人得而誅之。陳國人不動,所以滅了陳國,之後準備消滅這個政權,當時,楚王身邊祝賀這事。列國也趕緊祝賀。但是,一個人不吱聲,這是楚國大賢人申叔時。申叔時從齊國回來,正趕上滅了陳國。申叔時只是把情形交待一下,轉身就走。這是有威望的大臣,楚莊王納悶,你怎么不像別人一樣祝賀?申叔時停住了,這事,還容許我說話嗎?當然了,可以擺擺嘛。申叔時說, “牽牛以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申叔時說這事“無乃太重乎”?楚莊王倒是沒想到,現在討伐,諸侯跟著,你本來討的是淫與過分,是德行的行為,現在變成了貪,與奪人牛一樣,讓諸侯怎么看?要點出來了,列國體制下,要諸侯跟著,做事就不能出格。滅了小國,其他諸侯就會想有一天就是我了。這就會離心離德,稱什麼霸?這也是春秋史與戰國史不一樣處,得講道理。沒有純認暴力的時代。楚莊王聰明,一聽,馬上明白,我沒想到。怎么辦?申叔時說,從懷裡取出來,交到他手中。“取諸於懷而還諸於手,為愈乎不還也”。恢復陳國政權就完了。於是,就開始立新君主,讓國家恢復原樣。孔子讀後,說楚莊王不簡單, “重一言而輕一國”。這人是遵道明大理的人。實際孔子也有為陳國捏了一把汗。這表現出的是楚莊王的明智。楚莊王人陳國每個鄉里遷一個人來他楚國組成夏卅l,是平夏姬之亂組建的一個卅l,表示紀念。 (楚莊王滅了陳又建了陳,楚莊王對夏姬也有好奇心,見面後會發生什麼呢
楚莊王滅了陳又復了陳,夏姬呢?陳之亂是從她而起,楚莊王心裡也瞧不起陳靈公。來到了陳,見見夏姬,哪怕是好奇也得瞧瞧,一瞧不得了,這個女人也攫住了他的心。他就像過了電一樣麻了。心想,沒想到,陳靈公死得值呀。這女人真是好,提出來要娶她,準備納為妾,如果真是這樣,恐怕比奪陳國更丟人。大臣申公巫臣站了出來,說君主,討伐陳國堂堂正正,最後娶了她,讓列國怎么說你?楚莊王真聽了,不簡單。楚莊王答應了,不容易,比棄陳國還不容易。是理戰勝了情,斬斷情慾之根,是漢子。楚莊王聽了,另一個大臣子反(司馬)站了出來,說君主不娶,我娶,也看上了。這是美味美色大家感覺是一樣。申公巫臣又阻止。這次不是從道義上說,說這女人不吉利,搞死了多少人?一講,可以想像申公巫臣抓住的是子反怕死的心理。後來夏姬被賞給了連尹襄老,再後來他被射死,兒子黑麼跟這個後媽不清楚了。後來夏姬退出了歷史舞台了。

(夏姬讓身邊男人都兄掉了,偏偏有人知道她的所有故事,仍然堅持娶她為妻,這是誰呢?)
申公巫臣要娶她了,這匪夷所思呀。我覺得他開始勸說楚莊王與子反時思考的是什麼,值得考慮。他說服了別人卻沒有說服自己。這大概就是愛情了。豁出命去愛一個人,是值得佩服的。有一《詩》: “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之如何,寤寐無為,涕泗滂沱!”形容他非常恰當。這時,夏姬的丈夫連尹襄老,在戰場上被射死了,申公巫臣向她送信,要她回鄭國找丈夫的屍體,她答應了。接著,申公巫臣從鄭國送信給夏姬,說丈夫屍體找到了。夏姬提出為連尹襄老安葬。夏姬從楚來到鄭國。走前跟楚國說,找不到就不回來了,待在了鄭國。申公巫臣提出要娶她了。鄭國樂得,於是“空中”結婚了。申公巫臣來不了,就等著。十年後,又要打仗,一次有機會來了,跟齊國要拉關係,申公巫臣被派去齊國。一離開楚國,先去齊國出使,再回來時,就來到鄭國,把國事交給副使讓他回國,自己不走了,若干年後夏姬就正式嫁給了申公巫臣。申公巫臣終於滿足了自己的要求。這時夏姬五十多了,真返還青春沒有?不知道。而且申公巫臣,把自己的家室都還走了,在鄭國結婚的訊息傳到楚國,這時楚共王還小,子反還活著,做相,提出聯合子重,兩人合拍,合起來殺申公巫臣的家族,私分人家Ⅲ}產。這都是夏姬的餘毒未了。仍有血案出現。子重與子反二人在楚國大開殺戒,申公巫臣正在晉國,想往齊國去,最後落在晉國。申公巫臣寫信給他們,你們做事過分了,我要叫你們從此不得安寧。於是向晉君出主意,楚國向我們挑戰,是因為沒敵人,我們要培植他的敵對實力,得聯合吳國,晉國與吳國兩下一拍即合,迅速上升,不斷騷擾楚國。這是夏姬力量的一種表現,改變當時列國的局勢,引起歷史中心向南推進,引起了吳越爭霸。尤其是吳國,一個女人改變了整個歷史的態勢,今天反思,可能出於史官的巧妙的手段對歷史的解釋。至於夏姬是不是有這么大力量?今天只能看《左傳》,吳越爭霸出現,要一個解釋,史學家就把它做了文學化解釋。這個題材是好的表現。我們再回來講楚莊王,還在世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