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邊恐戀恐婚,一邊卻又嚮往永恆

2018-10-03 10:02:32

“拳打汪小菲,腳踹王全安,刀砍袁巴元,古有鎮關西,今有張雨綺。”

袁巴元傷口的來歷,存在爭議,但張雨綺的霸氣有目共睹:相戀70天閃婚;離婚時,前一天夫妻兩個剛被爆出鬧得警察出動,吃瓜民眾還沒有細細品嘗各中滋味,第二天人家就乾乾脆脆地離了婚。

張雨綺有過一段婚史,還能做得如此灑脫,著實難得。

關於她吸渣體質,她在《吐槽大會》上也毫不避諱,“我看男人的眼光,確實不行。”

比起那些過得再不如意、也要擦乾眼淚、用盡全力保住自己“賢妻”美名的女明星,張雨綺的乾脆讓人看著痛快。

難怪有網友感慨:“願每個女人在渣男面前,都是社會我綺姐。”

渣男,都長這樣

擁有一面照妖鏡,能分辨出眼前的男人是渣男還是良人,是每一個女生的夢想。

其實,人品是可以“預見”的,雖然不會在臉上寫著大大的渣字,但是他們都有一些共同的特點。

第一,花言巧語卻吝於付出。感情是不能用錢來衡量的,但是,經常空口說白話,你買一點東西就指指點點,這樣的男生又會有多愛?

第二,不負責、不許諾。不願負責的男生要不得,他們並不是什麼人間罕見的高冷男神,搞不好只是一個嘴上baby、honey叫得親切,手機里和一堆美女閨蜜、藍顏知己聊得熱絡的“共享男友”。

第三,追到手的就沒有感覺了。“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大概是人類的通病,扮演著狩獵者角色的男人更是如此。

他們突然冷下來,不一定是吃醋、冷暴力、喜歡虐戀,可能只是簡單的沒有興趣了。

聰明的女人,能一眼看出眼前的人值不值得託付,只有我負人,沒有人負我;與她們境遇相對的是吸渣體質。仔細看來,這幾類人更容易成為“渣男吸塵器”。

過於追求新鮮感、神秘感的人。“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話已經被黑得不像樣子。不可否認的是,“壞男人”的行情的確比“好男人”要好一些。

女人同男人一樣,喜歡那種求而不得的感覺,不過,如果自身道行不高,這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偏愛虐戀的人。生活中有的只是柴米油鹽的瑣碎事,能“虐”起來的點,恐怕只有找個渣男,之後被他傷害了。

太心軟、愛幻想的女生同樣是招渣的重災區。這樣的女孩子會在心裡給對方塑造出一個完美的形象,對方犯的每一個錯誤,也會自發地給他找理由。男人們也知道,這種女人只要哄一哄就行了,還需要太用心么?

被坑第一次,可能還會有第二次

不只是男人的審美專一,把歷任女友的照片擺在一起,活像幾個新生姐妹;女人的“審美”同樣專一,有些女人愛上的男人都有著同款的渣男特質。

遇到渣男並不一定是自己的“運氣”不好、八字吸渣,多半是自己選擇的結果。

一個女人在一年中相親幾十次,最後她發現吸引她的都是同一類型的男士,他們身上有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而那些肉眼可見的老實人,並不能引起她的興趣。

可惜的是,所謂的神秘感可能只是對方三心二意的高級掩護,亦或是電影《他其實沒那么喜歡你》中,男性面對沒有好感女性時的一種疏離。他不是有什麼急事不能見你,他只是沒有那么想看見你。

這位瘋狂追求神秘感的女士,只能不斷重複自己的愛情悲劇,她與幾十個人的戀愛,可以簡化成和一類人的交往,次數再多,結局只有一個。

學生時代做題都需要及時糾錯,何況愛情?那些覺得愛情不需要技巧、談幾次就懂了的人,很容易掉進怪圈,擁有n段“夭折”的愛情。

人們做出的選擇看似自願,卻不完全受到主觀意識的控制。

原生家庭對於一個人情感生活的影響是巨大的。《原生家庭》的作者蘇珊說:“孩子對父母的愛是超乎想像的,一個人如未經歷巨大改變,基本會無條件追隨父母的生活印記。”

別看她們從小就排斥有暴力傾向的父親,但是在婚姻生活中,她們很可能會不自覺地“追隨”母親,複製母親的生活,甘心忍受一個暴力的丈夫。

更何況,人們天生就會不自覺地“重複痛苦”。

弗洛伊德發現,當一個2歲孩子的母親離開時,孩子會選擇扔掉自己手中心愛的玩具,但是當他發現玩具不在身邊時又會非常失落,進而去把玩具撿回來。不過,過了一會兒他會再一次將玩具扔出去,如此循環往復。

不僅僅是孩子會重複讓自己感到痛苦的行為,成年人也會重複痛苦,在一段新的關係中讓自己處於舊的處境之中。包括在幾段感情中,始終讓自己處在一種“被辜負”的狀態。

事實上,人們並不想再去感受同種的痛苦。但是當人們在行為上重複痛苦時,卻可以代替自身對痛苦事件的回憶,內心感受不到這種痛苦了。

關係中的痛苦還能給人們帶來感情深刻的錯覺,一段伴隨著爭吵、動手的感情,很可能會被人們解讀成為“轟轟烈烈”。

在愛情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入坑,本就是一件受潛意識影響、防不勝防的事情,如若此時抱著千金難買姐高興的心理,等待我們的可能會是無止境的失敗,像掉進了一個迷宮之中,永遠走不出來。

與其交智商稅,不如用來充實自己

“我這輩子就是個萬年吸渣的命理,我認了。”這句看似淡然,看破人生的話亦十分危險。

因為這句話是“自我實現預言”,人們出於自戀、自我認同的需求,會下意識地讓事情往預言的放下發展,達到一種“你看事情的結果是這樣,我都說對了吧”的狀態。

就像是在聯考中,自己明明準備得很用心,親戚問:“你覺得自己能考上哪呀?”“也就XXX(一般的)大學吧。”

結果,自己真的考上了XXX大學,雖然自己內心的預期要比這所大學好得多。

同理,那些認為“我遇到的都是渣男,天下男人一般渣”的女人,也會如願地過上自己“期許”的生活。

有些時候,遇到渣男防不勝防,看清現實,讓自己從中成長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成長教育》中的珍妮一樣,16歲的她為了擺脫校園內的枯燥生活,被卷進了一場愛情遊戲當中。

直到婚禮的前一夜,她才發現那個在她眼中浪漫有趣的大叔,早已經有了妻子孩子,自己只是對方風流史中的一角。

所幸最終珍妮並沒有沉淪其中,而是回到正軌,考上了牛津,與一個同齡的男孩子約會。

在明星罵句髒話都可能被撕的年代,見了血的張雨綺卻成了女性的正面典型。

人們在感慨明星紅的點都好生奇怪的同時,也不難發現其中的一個誘因:如今,受渣男、家暴毒害的女性實在是太多了。

張雨綺事件,就好像給她們打了一針雞血,讓她們生出一種快慰,也會不自覺地把張雨綺當成自己的偶像。

只是偶像畢竟是偶像,以張小姐的顏值、身家,脾氣再暴一點,遇到的渣男再多一點,也能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津津有味。

閃婚、閃離、帶著兩個孩子、做個單親媽媽,都沒在怕的,這些若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又有幾個能過得開懷?

在愛情裡面,像個女戰士一樣橫衝直撞,亦或是佛系如姜太公釣魚一般,都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數次找不對緣由、吸取不了教訓的失敗情感經歷,並不能夠生出成功,反而會使人們對愛情失去信心,用更消極的方式去經營下一段感情。

“把愛情當成一門必修課去學習”,是一句熟悉到透著土氣的話,做起來卻絲毫不容易,需要有一位名師的指導,用她的理性分析幫助自己拆解早已亂成一團的感情。

失敗不一定能學到經驗,“過來人”的智慧卻能幫助我們更好地把握人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