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不作弊,這個世界一樣欺騙你

2019-03-15 11:04:25

就像我好奇為什麼國產青春片裡的女主角不抄歌詞,反而總是打架,墮胎,殘酷青春一樣。

我也一直很好奇之前青春片火爆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像樣的國產片,用作弊作為切入口,去拍一部懸疑片。

考試不恐怖嗎?

考差了回家可能就是一頓毒打,考好了可能父母就給你買那部新手機了...

黑壓壓的一片考場,全是學生。時間只有那么短,江蘇的考卷那么難...

明明背下來的背的好好的,結果下筆了,就全忘了...

旁邊的同學唰,唰,唰就翻到了第二面,而你還在做第三題...

老師說最後還有5分鐘,而你還有兩道大題沒有做...

——可能你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還好,但當時你真的不覺得恐怖嗎?

作弊不緊張嗎?

如果你作弊過,特別是在監考很嚴的考場上作弊過,那是不是讓你心跳加速,腎上腺素飆升的經歷,你心裡也應該有點數。

而且越是正式的考場,那種感覺就越強烈。據我某個曾經在全校期末統考作弊的同學說,當時成功抄到的時候,就像DOTA用炸彈人成功五殺了一樣爽。

更別說作弊也是一樣技術活。

考前查好有幾個監考老師,提前查看地形,選到最有利的位置。

揣摩監考老師的心理,提前給他搬一把椅子,買好一份報紙放在講台上,讓他無聊的時候看報紙而不要看下面。

算好老師走路的速率,當他走到後面的時候,正好拿出你的小抄,全程不能靠看,只能靠算。

而小抄抄在縮印紙上,手上,橡皮上甚至是大腿上....

你看下面這張圖。

說實話,對不少人來說,作弊可能是他們不長的人生中,經歷過最刺激,最驚險的事情了。

我們這一代人沒有世界大戰可以經歷,也沒有經濟大蕭條可以恐慌。

這是我很喜歡的電影《搏擊俱樂部》裡面的一句話。其實稍微改一改也可以說:

我們在中國,可能這輩子也不會經歷槍戰,也沒有兇殺案等著你去破。其實最貼近你生活的驚險經歷,最讓你有共鳴的懸疑題材,就是作弊。

可惜因為種種原因,沒什麼人拍,反而去拍那種酗酒,打架,動刀子,背叛,車禍,全都墮胎的青春片。我總覺得那樣的青春離我實在太遠,所以幾乎從來沒去看過。

但是前兩天看的一部以作弊為主題的泰國懸疑犯罪片,叫《天才槍手》,我就很喜歡。

首先他們這個弊作得夠大,考場夠正式。

在國際統一的STIC考試(應該原型是sat考試),在全部都是外國人,外國肌肉漢監考的情況下作弊。

然後他們的作弊手段也足夠新穎,是利用時差的手段,綜合一系列過程,去作弊。

還有,他們幾個學生甚至把這種作弊做得產業化,更是從中謀取百萬級別的利益。

以上種種加起來,所以作弊失敗的話,後果非常嚴重。

更關鍵的是,電影是由真實事件改編的,所以中間許多細節足夠真實。

這種絕佳的,讓所有人都有代入感的題材,再加上非常凌厲的剪輯,恰到好處的配樂,極好的選角,讓我全程都沉浸在電影裡無法自拔。

也無怪乎電影在同樣擅長考試的香港,台灣都能取得票房第一。

而它的爛番茄指新鮮度則高達100%。

除了上面說的那些,電影更讓我感到親切的原因是,電影除了極好的剪輯,極好的氣氛烘托以外,還有足夠多的人性在裡面。

作弊當然是不對的,當槍手把答案賣給有錢人當然也是不對的,因為被擠掉的是那些不作弊的人,對他們來說,這不公平。

但電影沒有一味地用“正確的三觀”來毀掉電影的情節,而是告訴你,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和我所在的中學一樣。電影裡那是一所貧富差距極大的貴族學校。

學校里的有錢人交贊助費送孩子去上學,他們即使只是學生,也可以住最高級的酒店,隨隨便便轉出來50萬泰銖(10萬人民幣左右);而成績好的窮人則靠獎學金過活,即使如此,他的媽媽也要靠給人洗衣服生存,腰也洗壞了,背也洗駝了。

還有一個處理很有意思。

片中的有錢人pat的父母衣著光鮮,有好幾場戲,從談判到收買人心。但bank洗衣服的媽媽卻連正面都沒有,只有洗衣服的背景,和兒子被開除時顫抖著簽字的手,本來話語權就掌握在光鮮面孔的手裡,而逆來順受的人不用露臉。

雖然兩個一直以來都是模範生的窮學生去參加天才青年比賽,獲得了冠軍,但依然改變不了他們的現實。

雖然他們倆的“模範生”的照片一直掛在學校的大樓里,但女主角很清楚的知道,這毫無意義。

曾經他們也相信教育改變命運,也相信他們的天才頭腦,刻苦學習能給他們帶來改變,但這種信仰到後面都因為種種原因崩塌了。

是的,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而他的那些同學們,直接就出生在了羅馬,這個世界從他們生下來的時候,就欺騙了他們。

他們就在這樣的理念崩潰下,在種種打擊下,一步步成為了“天才槍手”。

從左到右分別是學霸,富二代男,富家小姐和學霸女

而結局雖然有點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在此我不能劇透,但其實你們應該也能猜到。

用豆瓣的一個影評來說,叫反威脅反入世但不反人性:

作弊拍成諜戰,鋼琴敲擊摩斯碼的梗是我學生時代一直慣用的伎倆。結尾從四項選擇剔除摘取為對錯的判斷。明白導演的結尾延伸討論用心,但也因此只能停留在青春片的尺度取向。STIC的那段戲節奏太好,結尾也反威脅反入世但不反人性。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有錢人用錢買路,走寬窄;窮人用腦子攢錢財,活長短。

殘酷嗎?

其實一般。

因為在這裡,他們兩個窮苦小孩至少還是天才,但現實和電影不一樣的就是,因為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公平問題,我們這學習成績最好的,早就已經不是那些家境貧寒的人了。

比如我曾經在知乎“你曾經在哪個時刻意識到自己的平庸”時,寫過這樣一段答案:

也不記得是考試前還是考試後,當時我們需要填一張“志願表“來決定自己以後讀哪門語言,一共有”英語,德語,法語,日語“四種語言可以選。

在我填志願的時候旁邊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奶聲奶氣地聊天。

“哎,你知道那邊那個誰過了英語六級吧?”

“好厲害啊,XXX國小的就是不一樣,我才過四級。”

我看了看他們倆和我一樣大,應該也是國小六年級,而且那個過了四級的同學濃眉大眼,儀表堂堂,一看就是做英語課代表的料。更別說還有個六年級就過六級的“大神”還沒露面...

我不知道是因為那時候英語四六級不是只有大學生能考還是因為他們家人是大學老師,總之當時聽到了心裡發憷。

後來我才知道,有人是從幼稚園就開始雙語教學的,從小就有外教,而我到了三年級才接觸英語,而我後來也有不少朋友,是到了國中才開始有英語課的。

這兩天有個刷屏的文章,說的是清華附小做了一個有關蘇軾的研究題目,讓一群小學生研究蘇軾,而他們在老師的指導下,用了包括大數據,品牌分析,同行評價等方法進行了研究,得出了讓人驚嘆的結果。

一個當年成績還不錯的國小同學,把文章轉發到朋友圈,配字說

“當年我們劉老師也比這些孩子差遠了...”

確實,雖然國小那會兒我總是考全班第一第二,但我五,六年級語文老師,真的只有國中文化,上課特別喜歡叫學生上去讓他踢屁股,踢完了就全班鬨笑...

所以2017年北京市高考狀元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

而比起去高考的,還有越來越多因為各種獎項去獲得高考加分,自主招生,還有保送的學生。我們中學一屆400人,大概有250人以上出國,而剩下的150人中也有超過30人,沒高考就被保送到清華或者北大。

這都是最貧寒的那些人享受不到的。

以前是貧窮的好學生,至少在學校里是尖子,一直到社會上才被打回原形,而現在就連這點驕傲也被奪去了。

我以前有個國小同學,也是個實打實的天才,現在聯繫不上了,其它同學說他在做信用卡盜刷的犯罪工作,我到現在都很為他感到難過。

所以電影裡那個姑娘,在影片的後半段說:

就算你不作弊,這個世界一樣會欺騙你

可能三觀不正,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所以先說到這裡,過兩天還會去二刷,有什麼新體會,再和你們分享。

(作者:雷斯林。來源:為你寫一個故事。責任編輯:邱銘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