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購物、工作、菸酒、紋身、冒險以及孤獨??你是否已經各種成癮?

2019-05-02 07:06:56

Miss十:手機里有數款社交軟體,很多“朋友”在那裡刷著狀態,螢幕像潮水一樣漫過,我們卻被一種深刻的孤獨包圍,不知道誰是那個可以漏夜把酒話心事的人。

“人類的成癮,跟老鼠有類似的地方,就是我們也在一個籠子裡。這個籠子是無形的,把每個人孤零零地隔開。這種孤獨,其實應該叫做隔離,英文叫isolation,不是loneliness,跟它相對的概念是聯結,bonding。”心理諮詢師李松蔚在浙江省科技館“科學plus”活動曾經做了一個演講,一針見血地指出,今天的我們已經孤獨成癮:

第一個是挫敗感,就是身邊有很多人,但是你發現所有人都比你強,你會覺得非常得孤獨。

第二個感覺叫不被關心,就是 “大家都很忙”。我們很少會在某天晚上靜極思動的時候,打電話說哥們出來,陪我喝個酒。我們不覺得自己很重要,不覺得有人在關心自己。

第三個感覺是無意義感。意思是我做的事沒什麼意義,別人不會在乎。

相信看這篇文章的你和我一樣有一種被扎中被扎痛的感覺。本文根據李松蔚演講編輯而成,很長,但是我們認為它很重要,它值得一鍵收藏,更值得夜深人靜之時,走心閱讀。我們略有刪減,演講全文請看李松蔚老師的微信公眾號(李松蔚)。

孤獨讓人成癮(上)

對成癮的誤解

說到成癮,我們通常認為它跟影視圈會比較近一點,就是用各種毒品,或者喝酒,抽菸,對某些藥物的使用超過了界限,所以在DSM的診斷裡面,它被叫做物質濫用、物質依賴。但我們今天講的這個成癮,除了我們很熟悉的菸酒藥物的使用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它的範圍更廣,跟我們的生活也更貼近。

有一個很粗略的劃分,叫做硬成癮和軟成癮。

很多行為也讓人成癮。比如玩遊戲,小時候我們只能去遊戲廳,是一個比較大的冒險活動。後來家裡有電腦了,有筆記本,變得越來越方便。今天,很多遊戲在手機上就可以玩,所以它會變成像水滲進海綿一樣,滲進我們生活里每一個細小的角落。

購物也一樣。過去我們得要拿出半天、一天的時間去逛街,非常疲倦。今天,拿出手機就可以購物。

性,現在很多人知道,性本身也是一種有可能讓人成癮的行為,包括觀看色情的讀物、視頻,也包括各種各樣的性行為。

食物也可能讓人成癮,一種成癮叫做暴食。就是一次吃非常非常多,這不是“吃貨”兩個字可以概括的,很多人都會把自己叫做“吃貨”,但是你一定沒有試過吃到吐的感覺,吃到必需去導瀉,就是服用瀉藥,或者用手去摳喉嚨,把食物排泄出來以後再接著去吃——這明顯已超出身體的需要程度,這叫暴食。暴食的反面也可能會形成一種癮,就是節食。

賭博,這也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一種癮。

整容,一開始可能是割了一個雙眼皮,然後慢慢會對自己身體的其它方面開始不滿意,每一次整完容就覺得自己這樣已經很好看了,但是習慣以後,又會覺得這個臉好像有一點缺乏新鮮性,所以還需要在哪個地方動一下刀子,所以整容也是可能讓人成癮的。

追星也可以讓人成癮,可以到很狂熱的地步。

還有就是運動。大家可能會覺得有一點奇怪,運動不是一件好事情嗎?就像吃東西也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變成一種癮的時候是有問題的。

工作也會成癮,就是我們俗稱的工作狂。

理療,有的人做按摩,做SPA,一星期不去一趟就不舒服,它也可能成癮。

冒險運動,比如去衝浪、去滑雪、去潛水,做一些極限運動,甚至有可能會危及生命。蹦極,他只有在生與死的邊緣才能有存在感。

紋身穿孔,可能會成癮。

偷竊可能會成癮。

還有一種就是我們所有人都非常熟悉的,對網路的使用。網路成癮。

……

這個時代充滿了各種成癮的誘惑。所有這些軟成癮目前沒有一個診斷標準,但是引起了研究者廣泛的興趣,並且認為,它們和傳統上說的物質依賴,其實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機制,所以統稱為成癮。也許將來有一天,它會變成一種醫學的診斷。

現在怎么判斷一種行為有沒有成癮呢?大致可以參考這樣的一些方法:

首先,列出活動清單。盤點一下,你最典型的一天24小時怎么度過的,除了必須做的事情,比如說吃飯、睡覺、工作、上廁所之外,你其它時間去哪裡了?畫一個餅圖,睡覺占多少的比例,吃飯占多少的比例,還有一些時間在哪裡?這樣有助於你盤點你平常的生活當中,花費在某些活動上的精力和時間。

杭州這個著名的購物平台(淘寶),有一個功能就是到年底的時候,可以盤點這一年的花銷,很多人看到這個數字之後會非常驚恐。他覺得自己其實平時買東西好像也不是很厲害,但是一年下來,他會發現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他驚恐完之後,會非常自豪地把它分享到朋友圈。這是一個勳章,表示自己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人。但心裏面是會有一點不安的感覺。你計算一下你花在某一事物上面的金錢和時間,如果這數字已經讓你有一點驚恐,甚至有一點後悔的時候,那往往說明,這個事情對你的生活是構成了一點負面影響的。

然後,你要去評估它有沒有增加你的健康風險?適度的行為是不太會增加健康風險的,比如說閱讀,或者說適度的運動,吃飯,都是有益於保持健康的,但有一些行為過度了,會讓你的身體變得不好,比如說節食,它會對健康程度有一個明顯的損害。

是否妨礙了愛或工作的能力?這是弗洛伊德提出的。他認為判斷一個人的功能水平,就看這兩條能力。所謂愛的能力不一定是談戀愛,它包括跟你的親人、朋友、同事,你們之間的關係有沒有因為這個行為受到影響?有一些成癮,比如賭博,會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妻離子散。還有一些行為可能會妨礙我們的工作能力,也不是一定要朝九晚五地上班才叫工作。你可以是一個自由職業者,可以做一點小生意,也可以是家庭主婦,但不管用什麼方式,你需要跟這個社會發生一點交換,需要為這個社會的某一些人付出一點你的時間和工作技能,然後這個社會給你相應的回報。所有的正常人、成年人,都是有工作能力的,不管用什麼方式。如果一個人到了成年,他還沒有辦法跟社會發生這樣的交換,那就是有問題的。這是我們的社會適應性的一個重要指標。

第四個方面,你可以詢問一個信任的人,一個你覺得可以說真話的朋友,也可以是心理諮詢師,或者你尊敬的前輩、老師。去問他,你是否了解我在這個事情上面的情況?有時候自己的判斷可能是有偏差的,需要一個從旁觀者看的角度。

然後,你需要判斷你對這個行為的使用有沒有涉及到隱私、欺騙或者謊言?如果這個行為坦坦蕩蕩,跟任何人都可以去講我有這個愛好,我在上面花了很多時間,這是我生活中很精彩的一部分。可是有一些事情卻需要欺騙和用謊言來保持。比如我諮詢的學生有暴食行為,她一頓飯要去幾個不同的食堂,因為吃不夠,但是她需要看周圍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她不能被別人發現這件事,因為她知道這件事是不好的。但是她控制不住。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標準。如果你覺得一個行為不是上癮,只是普通愛好,你可以試著停用一段時間。有一個圖,講馬斯洛的需求理論,最下面一層叫做WiFi,如果有一段時間,你不能使用WiFi的話,你的狀態會變成怎么樣?不是一兩個小時,試一下三天或者五天,一個星期,一個月?離開這件事情,你的生活是會變得有一點不方便呢,還是會整個崩潰掉?讓你完全沒法接受?比如香菸經常會給人這樣的感覺,有很多人會說我沒有菸癮,因為我想戒了它我隨時都可以戒。我問那你抽了多少年?我抽了20年。雖然他隨時都可以離開,但他離開的時間很少超過一天。那其實就是上癮。如果你確定對一個行為沒有依賴的話,你其實可以停止它一段時間,生活不會有太大的干擾。如果你做不到就要小心,因為這個行為已經開始慢慢掌控你的生活了。

總的來說,成癮大概有兩條判斷思路。

兩條都滿足,儘管診斷標準上沒有這么說,但是在今天的話題範圍里它會被界定是成癮。

大家也不用太恐慌。其實我們今天大部分人都是成癮者,這是一個成癮時代。比如拖延症,我們都有對不對?我們拖延的時候在幹嘛?很多人是在刷手機,上網,購物,看小說,看美劇,看電影,這些行為變成了我們一個想停又停不下來的行為,它就可能是成癮。

關於成癮,我們有兩個非常驚人的、但又常常被當作金科玉律的誤解。

我們把一個人關在屋子裡,三個月、半年或者一年,不管怎么難受都不給他毒品。然後有一天他說好:我好了。他出來第一件事是幹嘛?找他的老朋友,要那個東西。我們說也許還是他的意志力不夠強吧,還不足以抵抗毒品的誘惑。但是意志力可以怎么樣去修煉呢?我們只有繼續懲罰下去,媽媽就會不斷念叨說你看我們家為你都操碎了心,用這種情感上的負疚讓他覺得煩躁,爸爸有時候會用非常粗暴的辦法,揍他一頓,把他趕出家門這樣。我們以為這樣是可以讓他戒癮的。想一想自己的例子好了。我們拖延的時候,也會在腦子裡惡狠狠地冒出兩個字:“剁手”!再拖延我就剁手!很有決心是吧。可是誰成功靠這樣一句話就把拖延給治癒了嗎?正常人想克服一個相對比較軟的成癮尚且無能為力,怎么指望癮君子被人訓了一頓或者被人踹了一腳以後,就會克服毒品的吸引?

在越戰當中,曾經有20%的美國士兵使用過海洛因,他們用海洛因的原因有很多,有時候是為了鎮痛,有時候就是純粹的無聊,或者是非常的恐懼。這些士兵回家以後,有人做了追蹤,有95%的士兵直接停止了對海洛因的使用。這是一個很直接的反面證據。如果海洛因真的具有魔力的話,這20%的美國士兵回到美國本土,應該會千方百計地去尋找海洛因的供應。沒有,95%的人直接就戒了。

科學家還用老鼠做過成癮的研究。幾十年前,有科學家把一個老鼠關在籠子裡,放了兩瓶水,一瓶水裡邊有古柯鹼,一瓶就是普通的清水。那個老鼠喝了一點清水,也喝了一點有古柯鹼的水,然後覺得古柯鹼這個水好像讓它比較嗨,就不斷地去喝,一段時間之後它死掉了,因為藥物過量。幾十年以後有人提出,你把老鼠關在籠子裡,它什麼事都做不了,只有兩杯水,一杯喝了以後沒有感覺,另一杯喝了以後會變嗨,所以它除了去喝那個讓它變嗨的水還能幹嘛呢?沒有別的選擇,它只有那樣才可以讓生活有點精彩對不對?我們說這個老鼠被古柯鹼俘虜了,對老鼠是不公平的。有一個加拿大的科學家就設計了另外一個實驗*。同樣也是用這種老鼠,用這樣的籠子,只不過籠子裡不是一隻老鼠,而是一大群。他居然還給老鼠搞了個遊樂場,搞點乳酪啊,小迷宮啊,反正各種各樣的花樣,很嗨的樣子。然後就發現,大部分的老鼠在裡面玩很歡樂,幾乎不去喝那個有古柯鹼的水。到底是什麼東西讓這個老鼠成癮?是藥物本身還是那個寂寞的籠子?

當我們把籠子改變一下,裡邊有社會關係,有各種各樣文化娛樂生活,這個藥物的魔力就減輕了很多。所以,新的觀點認為不是藥物或行為本身蘊含的東西讓人成癮,而是這個人所處的環境。這個成癮是發生在這個人身上,不是發生在這個藥身上的。

成癮是人類適應生活環境的一種方式。

對人類來說,如果你不讓刷手機,我們幹嘛呢?酒或者藥物,或者打遊戲,是我們用來適應最近一段時間生活的一種方式,這個方式叫做self-healing(自我撫慰)。成癮的行為或者藥物給我們最大的幫助,就是幫我們打發當前的時間,快樂一點,不致於那么空虛、無助。所以,成癮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方式,就是不開心的時候,需要乾一點事情讓我們自己開心起來。

孤獨讓人成癮(中)

孤獨時代

人類的成癮,跟老鼠有類似的地方,就是我們也在一個籠子裡。這個籠子是無形的,把每個人孤零零地隔開。

但現在沒有誰真的會獨自一人,甚至有時候我們反而希望自己可以更多獨處的時間、空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大家過年回老家都有感觸,人際關係有時候會讓人覺得更煩燥。有很多話沒辦法跟面前這個人去講,講不通。所以,人際關係不見得會緩解孤獨,有時候會讓我們更孤獨。這就是隔離。我跟他有關係,但是我們之間隔了東西,我的感受他接收不到,我感興趣的東西他不在乎,很多事情我說不出來,或者我覺得說出來他也聽不懂。

這孤獨,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的感受。

這三點,在現代社會,都是常見的感受。

挫敗感的重要來源,就是你的朋友圈。你點進去,刷一下最近十條二十條,大家都在幹嘛?除了養生或者是段子之外,大部分的人在曬照片。他們不會說,我靠,堵得要死,打不到車……他們說自己過了一個非常悠閒的假期,生活真是太美好了。不是一個人這么乾,所有人都這樣。我們不會在傷心、難過,憂傷的時候去發朋友圈,說我想要找一個人聊聊。我們會在生活中篩選出,甚至是偽裝出一些華麗的、美好的層面然後po出來。我認識的大學生經常這才是學霸,看了這個人你才知道什麼叫天才,智商被碾壓是一種什麼感受?真的很要命。他們都已經很牛逼了,但他們就是看到還有比我更牛逼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朋友圈裡找到更好的一種生活,你不會去想這只是一些人把自己生活當中最華麗的一面po出來,,你只會覺得天哪!所有人都在放假都在嗨,輕輕鬆鬆就年薪百萬,只有我一個人在苦逼地加班。

不被關心的感覺也是。在北京,我真會覺得如果找一個朋友,聊一個晚上,吃頓飯,是一個會讓我自己需要掂量的事情。在北京,我真的覺得時間是可以算成錢的,有它的價值。而且要命的是,所有的輿論都在鼓吹這種思路。你一定要計算好,一天就24個小時,所以可以算出來你這一生大概每個小時是有多么寶貴,不可以浪費你的時間!這種東西我浪費也就浪費了,但是別人的時間我好意思浪費嗎?如果不好意思浪費,我就沒法覺得別人在關心我。所以,你把時間換作成一種功利的工具的話,就會有不被關心的感覺。

無意義的感覺更常見了。一兩百年前,我們的工作會生產出完整的一些產品,木匠做出桌子、椅子,鐵匠打出各種各樣的工具,非常有成就感。到了20世紀,這種感覺就越來越少,手工藝人慢慢變成珍稀的門類,大部分人都在流水線上工作。他不會看到這個東西是我自己生產出來的一個成果。所以,20世紀的人會覺得是流水線上的一個部件,像機器人一樣非常機械的勞動。

最近二十年,連流水線上的工作都享受不到了,你生產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KPI,一個數字。我覺得自己還是蠻幸運的,因為我的工作主要是講課和做諮詢。雖然效率很低,用數據去體現的話幾乎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我來說,或對那個人來說,那一個小時是我們共同的意義。如果你看數字的話,就會覺得人很渺小,網際網路時代我們考慮的都是幾百萬上千萬這種流量。一個人算什麼呢?

我們還有社交網路。很多人特別不理解,說我們現在的生活應該是越來越不孤獨了吧?社交網路這么方便,可以這么容易找到各種各樣的人跟他們發生聯繫。社交網路要看你怎么用。用好了,它可以降低溝通的成本,讓我們更方便地建立人際關係。但它同時也有很多讓人產生隔離感的元素。

社交網路在剛剛誕生的時候,還是一個相對來說匿名性比較強的工具,可以在網上隨意吐槽,說一些奇怪的話。但是現在它越來越實名了。今天的微信,主推的功能就是熟人社交,你好意思在微信的朋友圈裡面說,媽的,今天老闆又讓我加班,真是恨不得讓他早點死嗎?你只會發說:真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成功的人,只有不努力的人。——這是在微信上最敢說的話,但是你自己相信嗎?最好不要太相信。如果你真信這種話,你會很容易抑鬱的。

點讚是一個非常快速的建立人脈的方式。它就是很快。如果想在朋友圈裡刷存在感,一個辦法就是咔咔咔把每個人發的照片或者什麼東西都點個讚。根本不會浪費你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刷存在感。有一些人覺得人脈很重要,混各種各樣的社交場合,他們是social界的,隨時帶著各種名片,見人就發,相互掃微信。但我是social phobia界的,所以我經常在想他們到底是怎么樣同時維持幾百上千個通訊錄成員呢?後來發現他們就是點讚,真的方便。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它太方便了。方便的另一面就是低成本,不需要花錢,甚至不花時間。後果就是你不會在意。

過去我們想維持一個遠程的聯結要寫信。好歹要花一兩個小時吧,還要裝信封,貼郵票,專門走一趟郵局。另外一個人過好幾天收到信,會覺得很珍貴,所以他會很認真地看,看完不回還不好意思。今天你們就在微信上加一下就好了,然後你給他點個讚,他給你點個讚,不需要長篇大論地交換意見。沒有人會在意。所以今天我們很難覺得在社交網路上做的這些事、交的這些朋友能解決我的隔離感。也就是暫時的緩解,自我撫慰,難受了發個自拍,十分鐘之內我看到不斷冒出來有訊息提醒,有誰又給我點了贊,誰又給我留了言,哎,感覺很好。二十分鐘之後我就想,再找一個什麼理由再發一個自拍呢?

因為每個人都在社交網路上秀出最美好的一面,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個風氣,大家都在以一種浮光掠影的方式美化我們的生活。我們會形成一個非常快的節奏,不太去關注一個人花了多少成本,付出了多少時間,才終於能夠換來幾天的休假。我們不太關注他平時默默地做的那些事情,卻只關注他休假的那幾天去了什麼美好的地方,然後我們就想,他們都去休假了,我也要爭取什麼時候曬出我最美好的生活來。

這個節奏變得越來越快。我們就只交流那些積極的部分,不談那個消極的、等待的、難過的東西。黑色的東西都不看了。所以我們真實的情緒沒有人可以講,這些負能量的東西,只好藏在心裡。

生活在方便快捷的網路時代,很容易積累這種隱藏的情緒。這些秘密就是隔開我和他人之間的屏障。秘密不一定是說我殺了人,把他藏在我們家冰櫃里,不是這么大的秘密,有時候就是四個字:我不開心。你們看著我覺得我活得挺好的,其實我不開心。

我做心理諮詢,會接觸到很多這樣的人。在人前蠻開心的,有的事業非常成功,看上去家庭美滿,朋友一大堆,但他們之所以來找我就是因為有一些不開心的感受,沒有人可以說。

到飯店裡,我們經常會看到一桌子的人坐在一起,各自低著頭,好像做餐前禱告一樣,其實都在看手機,在笑話,在各種新聞,在各種人的點讚里去消磨時間。但是如果讓他們抬起頭收起手機,說我們來聊聊吧,聊起來都是鬱悶的事,都不想讓別人知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沒有辦法談,所以都藏在心裡。

那大家為什麼還要湊一起呢?就是為了尋開心。就像成癮行為一樣,暫時地讓自己熱鬧一下。大多數人很熱鬧,每一個人卻都覺得我不過是在逢場作戲,“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所有人都帶著這樣的一種感覺,去跟別人交往。哪怕有再多人,哪怕你看起來再開心,孤獨感還是在的。

越是孤獨和隔離,我們就越會用一些快捷的方式來排遣,這就是self-healing。你不開心的時候,會發現沒有人真的理解你,然後你會覺得這樣其實蠻矯情的。這么點事有什麼好不開心的,那怎么辦呢?他沒有別的辦法排遣孤獨,所以就會找最方便的辦法。現在的辦法就是掏出一個手機來,以一種瀟灑不羈的姿態把它解鎖,拿朋友圈刷新一下你就覺得好一點了。見效很快,雖然不會真的讓生活變好,但是起碼在這一刻不用去面對煩心事了。它不需要提供什麼獎勵或者多巴胺之類的刺激,甚至哪怕它會損害我們的健康,影響我們的生活狀態,我們也要千方百計地留住它。否則我們就會陷入更真實的痛苦。所以,成癮是和孤獨聯繫在一起的。

雖然孤獨並不是成癮的唯一原因,但孤獨的這種心理狀態,容易維持我們的成癮行為,甚至導致惡性循環。越成癮,越能隱藏自己,越隱藏自己,心裡就越孤獨。

孤獨讓人成癮(下)

依賴真實的關係

現在來講如何戒癮。

我們通常覺得戒癮不就是咬緊牙關就好了,打死我也不碰它,就這樣戒了。但這是一個誤解,沒有意志力這種東西。有的時候它還會加重你的這種孤獨感。所以,我覺得更好的一個說法,是和你的成癮行為和諧相處。就是有時候你也可以用它,有時候你也可以不那么需要它。因此你的生活就像那些老鼠一樣,有了更多的朋友,更多的活動,更重要的是有了更多交流情感的渠道,這個成癮的行為就會慢慢變成你的很多愛好中的一個選擇,而不是你不得不依賴的事物。

當然這句話也是有局限的,有的行為必須要戒。特別是一些物質的依賴。如果你想保持清醒,你必須一輩子都不能再去使用它,比如酒精。一個有酒癮的人戒了酒以後,只能終生不喝酒,因為一沾到酒他的酒癮就會復發,所以有一些行為,是必須要徹底地戒掉。

但是很多軟成癮沒必要你死我活。不用把WiFi給戒掉,把淘寶給戒掉。但你可以把淘寶變成生活中一個比較健康的部分,而不是生活的支柱。

如何做到呢?最重要的方法就是發展人際關係。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劇里經常會出現一個戒酒的組織,叫做AA,Alcoholic Anonymous,叫匿名戒酒者協會,《紙牌屋》、《絕命毒師》《搏擊俱樂部》裡面都有這種組織。形式很簡單,就是一圈人,坐成一個圈子,每個人輪流站起來發言說:大家好,我是李松蔚。然後大家就會說:Hi,李松蔚。然後我說我想跟大家分享最近遇到的困難或者一些心事。我一定要講真話,反正大家也不認識我。我可以在這樣的一個溝通當中,慢慢覺得我的生活有了新的支柱,有人在乎我了,我做的事情有意義了,不必再靠喝酒來支撐我的人生了。

不光是AA,國外有很多這樣的團體,都會採用類似於的形式,共同來分享自己對於成癮,對於生活各種各樣的、特別是糟糕的感受。這個事情看上去跟成癮沒什麼關係,但它確實很有效果。它改變的不是對成癮物的抵禦力,而是一個人的生活方式,是一個人對於自己作為一個人,意義上的認識。

成癮像是飲鴆止渴。我們生活越是孤獨,越是無處宣洩,就越是要用那樣的一些行為來幫助我們自我撫慰。但越用那樣的行為,就越沒辦法跟人建立真實的關係,因為那些行為會把我們跟別人隔開。物質的成癮是會有耐藥性的增加,就是一段時間之後,你對它的依賴會越來越強。要想擺脫這個循環,辦法就是找到真正的水,這個水就是人際關係。所以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戒癮的辦法,就是我們要學會依賴人際關係。

很多時候,我們不願意邁出第一步,不願意去相信一個人可以接受那么糟糕的一個我,因為人際關係相比於物質來說太複雜了。所有成癮的物質或行為,都是非常簡單方便的一個東西,隨手可得。但是真實的關係有很多的缺點,比如:

真實的關係往往是不穩定的。

我們願意去依賴別人,去用人際關係來豐富我們的生活,或者願意把情緒去跟別人做一個交流的話,那你要小心,因為那個人會死。我不是在開玩笑,這真的是一個風險。就是當這個人變得越來越重要的時候,也就意味著你的生活越來越有風險,它有了軟肋。對方好像隨時可以把你的喜怒哀樂捏在手裡,萬一他轉身走了怎么辦?他不要你了怎么辦?他死了怎么辦?

我很崇拜的一位心理諮詢師歐文·亞隆,已經80多歲了,是一個老先生,現在還在做諮詢。有的來訪者找到他就會說:亞隆老師,我怕有一天你會死。他自己都說:我老了,所以你要來找我,請別等太久。所以你看,如果形成了這樣的依賴,這個人就會變得對你來說太重要了,你隨時要擔心他會消失,你會變得有一點脆弱。但是你知道抽菸就不會。如果你依賴的是香菸,只要有便利店,就可以買到香菸,它不太可能消失。人際關係是要消失的,它不穩定。

歐文·亞隆

另外,這個人也可能會拒絕你,這種感覺是很痛的。當你依賴那個人的時候,你想跟他更進一步,發展更深入更穩定的關係,那個人告訴你說:對不起,我只能到這個地方為止。所以如果你要跟一個人建立關係,就必須冒著被拒絕的風險。我們很信任他,但他可能有天會辜負我們的信任,這是很可能的。可是香菸、酒精、手機網路不會拒絕我。

真實關係的成本是很高的,它比點讚的成本要高很多。如果我們要做一件很認真的事情,是要付出成本的。有時候會很不方便,比方說約時間見面的,可能半天時間都進去了。如果我跟他說你有什麼事?我們打個電話直接說好不好?可能幾句話就說完了。那為什麼一定要見面聊,這不是損人不利己嗎?從理性層面上來講,肯定是成本越低的東西越合算,真實的關係不合算。

真實的關係也會讓人非常的疲倦。我們有一個詞叫做“累覺不愛”,就是如果你捲入過一段讓你非常心力交瘁的關係,你會想還是單身好。你看她動不動就鬧彆扭,生氣了,她到底想要怎么樣?或者我心裡的想法能不能跟他說?說了有什麼後果?我不敢在他面前卸下偽裝,我知道他喜歡這樣的我,所以我只能強迫自己保持這樣子。萬一真實的我其實是他最討厭的那種人怎么辦?沒辦法,我們只能靠猜,沒辦法像程式一樣清清楚楚擺在那裡。很麻煩。

真實的關係顯得非常渺小。我們今天對人脈的需求是成千上萬的。跟一個人一對一地,以心換心地建立關係,費了這么多力氣,花了這么多代價,才一個人。我們會覺得太少了。但所有成癮的東西都是可以量產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但真實的關係有一個優點,唯一的優點。

——真實,對,它是真的。你會感覺到你跟面前的人是有聯繫的,你們對對方來說都是唯一的,是有意義的。

這個優點是怎么來的呢?其實,真實關係的優點也就是它的這些缺點。既是我們害怕它的地方,也是我們為它感到著迷的地方。所有真實的關係都伴隨著這樣一個特點,就是它不可控。如果一個機器人,就是可控的,不管它有多高的智慧型,哪怕是Siri,你也知道你說完什麼話,它就會給你一個什麼樣的回應。但可控的關係,不是活的。是一個工具,或者一個玩具,是可以計算的。而一個活人跟你在一起,你們倆會發生什麼是永遠沒法預料的,它是一個無法計算的事情。

我現在認為,不可控才是人生最精華的部分。我們人類在生活、生存當中,就經常要去感覺自己是在活著。有一些人會覺得在某些極限運動,或者是瀕臨生死邊界的時候,會有一種特別不一樣的感覺。那一刻他覺得這次我真的搞不定了,我可能要死了,然後等他活過來的時候,他會對這個感覺特別得著迷。他著迷的就是那種他有會失去控制的那個瞬間,那個瞬間他才覺得自己是活著的。跟人的關係深入到一定程度,就是這樣一個感覺。所以很多人說我不想跟別人發展關係,是因為我覺得發展關係太累了,我很理解這種說法,但我同時也要補充一句說:可是我們很多人想跟別人發展關係,也是因為發展關係太累了。因為人生這么長,你不累一累你要乾什麼呢?

如果世界上只有我們自己一個人,活著和死去是沒有什麼區別的,過一天和一生也不會有什麼區別。這就是我們為什麼渴望他人。有形形色色的人,有各種各樣我搞不定的事情,我的人生才會變得豐富和有意思。付出了代價,這個東西才是珍貴的。這個人他不屬於你,有可能離開你,拒絕你,所以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才會覺得時間那么珍貴。如果這個人他說什麼,做什麼都在你的計算之內,那你跟一個人在一起,跟自慰有什麼區別呢?這是我現在的理解。人生需要找一些活著的感覺,而不是搞一點多巴胺來自嗨。有意地折騰自己,挑戰自己,包括體會傷心、難過的感覺。真實的關係,它的好處是真實的,不可控的,它的代價也是真實的,不可控的。

跟人在一起會體驗到很多負面的感覺。這些痛苦沒法完全避免。如果你想完全避免,你就只能多使用那些讓我們短期快樂的物質和行為。理性的人想要逃避痛苦。但人類不能完全地訴諸理性,否則他就會得出結論:我一個人活著才是最好的,我能控制跟自己相關的一切。這樣一來,這個人的生活就會進入籠子裡。所以要想活得豐富一點,不那么無聊,就要接受痛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就要接受跟人建立關係。人際關係不是讓人嗨的,它就是讓人痛苦,痛苦的時候我們才更需要找人去說,去看到我們,而不是只靠藥物來隔離。

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特別有壓力,快節奏,時間特別寶貴,而且跟別人的聯結都在朋友圈上建立的時代,作為一個人活著,要好好思考一下我們面臨的選擇。科技不斷地發展,我們的生活不斷地變得方便和簡單,不管怎樣我們都不願意依賴最不可信任的人類,便很容易去依賴那些方便簡單的物品或行為。一旦選擇了容易的路,我們也許會失去對生活的控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