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懂桃園情,中年方羨劉關張

2019-03-08 19:18:00

文 | 李布衣· 主播| 雪霜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男生十有八九都看過《三國演義》。

小時候不但喜歡看,還喜歡演,經常拿根竹棍往地上一立,大叫一聲:“吾乃常山趙子龍!”

若是幾個小夥伴玩得興起,必然要來個桃園結義。

找個沒人的所在,鄭重其事地念出結拜誓言,還要有模有樣地磕三個頭。

長大後整天被生活搞得焦頭爛額,沒能成為縱橫快意的趙子龍,卻打心底里羨慕桃園結義的劉關張。

《三國演義》開篇就寫桃園結義,賣草鞋的劉備與在逃殺人犯關羽、屠戶張飛結拜為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條大漢親密到晚上睡一張床。

誰年輕時沒有好朋友!那時的友情驕陽似火、山花爛漫,大家不分你我。

一起打球,一起去澡堂子裡洗澡,一起喝醉了在街上遊蕩,為追到喜歡的女孩一起出謀劃策,約好一直做兄弟……

如今大家都已散落天涯,在各自的世界裡單槍匹馬,為房子、車子、票子、孩子奔忙。

就像一位作家說的:“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

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

而年少熱血約定的話,也變得可笑而肉麻。

原著里徐州一戰,三兄弟被打散,關羽被大軍包圍,曹操派張遼來勸降。

關羽說:“行啊,但是約法三章:第一降漢不降曹,第二得發錢養我兩個嫂嫂,第三我一有大哥的訊息,我就得去找他。”

這應該是史上最牛氣的投降,曹操分明是請回來個祖宗!

說實話曹操待關羽不薄,又送寶馬又送美人,還給封了漢壽亭侯。

男人在世追求的功名利祿曹操都給了關羽。

可一得知大哥劉備訊息,關羽馬上掛印封金,保護著嫂嫂過五關斬六將,千里尋兄。

小孩愛分好壞,大人只看利弊。小時候覺得曹操是壞人,關羽這么做理所當然。

誰稀罕跟壞人玩啊!

如今才知道,關羽捨棄高官厚祿包含了多重的情義。

步入社會就會發現,友情、姐妹情、兄弟情並非年少時以為的那般堅不可摧,生活的殘酷會將它們逐一腐蝕,剩下的就是權衡利弊、斤斤計較,甚至爾虞我詐。

最初大家都是劉關張,可多少人後來卻成了甄嬛傳!

反觀劉關張一直不離不棄,不但齊心協力打下一片江山,而且成功後依舊兄弟一心,怎不讓人羨慕!

電影《中國合伙人》中有句台詞,大意為:千萬不要跟丈母娘打麻將,千萬不要跟想法比你多的女人糾纏不清,千萬不要跟最好的朋友合夥開公司。

表哥當年就是跟好朋友合夥開公司,如今腸子都悔青了。

表哥畢業後做工程師,二十七歲有了點資本,拉著兩個好朋友在廣東開工廠。

創業初期大家都滿腔熱情,一心想把廠子幹起來,通宵加班也毫無怨言。

接了大訂單人手不夠都是挽起袖子就上,誰也不計較。

有一次談合作,三個人被對方兩個東北大漢灌趴下了,半夜裡攙扶著走到珠江邊上,對著浩浩不絕的江水吼叫:要買車買房,要賺他一百個億,要修大別墅……表哥那時候以為大家關係能好一輩子。

不到四年時間,工廠就達到了一定規模。大家有錢了,開始坐下來扯皮!

因為股份問題,誰都覺得自己付出得多,誰都不願意吃虧。勝利的果實誰都想吃最大的!

其中一個朋友是技術型的,覺得自己吃了虧,正好一家大工廠高薪聘請他。於是他走了,帶走了三分之一的股份。

另一個朋友沒走,還往廠裡帶人。帶的都是他的親戚,七大姑八大姨,找不到事的都往裡帶。關鍵是他們沒有經過培訓,根本不會操作機器。

他一個舅舅,五十多歲了,一上來接連打壞三台機器,損失達十幾萬。產品質量檢測的時候,表哥當場發火,因為殘次品跟合格產品一樣多,別說賺錢還要倒虧!

兩個好朋友之間沒有講和,工廠賣了,各回各家。

錢沒賺到什麼,朋友還沒了!

表哥告誡我:“過了三十歲就不要太信朋友,大家都想著顧全自己,誰還顧得上你!”

王小波說:“人在年輕的時候,覺得到處都是人,別人的事就是你的事,到了中年以後,才覺得世界上除了家人已經一無所有了。”

是的,年輕時大家都心懷天下,想劫富濟貧仗劍天涯,人到中年發現養家都夠嗆。上有老下有小,肩上要挑起整個家庭的風雨,此時就是過河卒子,只能拚命向前。

關二爺一千多年只有一個,更多的是平凡的中年人,每天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

自己的生活都是滿地雞毛,誰還有空顧及他人!

小時候讀《三國演義》,覺得劉備就是作死。關羽被害後諸葛亮苦苦勸他,不要起兵伐吳,他不聽,還要御駕親征!

結果玩兒完,火燒連營七十萬大軍被陸遜一把火燒沒了,自己也病死在白帝城。

如今卻覺得劉備或許不是好皇帝,但絕對是好兄弟!

人到中年,就會感受到人情似紙張張薄,就算一奶同胞的骨肉兄弟,彼此之間也會產生隔閡。

父親三十多歲離的婚,那個我應該叫“媽”的女人帶人來抄家,把值錢的東西都搬走,帶不走的就地毀掉。

我爸帶著我日子過得艱難不說,更重要的是受人白眼。

有年端午,父親領著我去了大伯家。大人們自行聊天去了,一個比我大兩歲的表哥跑過來找我玩。

他在大伯家已經是輕車熟路了,玩到後面他把我拉到廁所,然後一臉壞笑圍著馬桶尿了一圈,慫恿我也這么做。

我當時傻,覺得好玩也跟著尿了一圈。

結果東窗事發,吃飯的時候大伯直接沉下臉,盯著我問是不是我幹的好事。才上學的我嚇得只知道點頭。

大伯沒有說我,卻對我父親說:“孩子沒娘你就要好好教!這裡又不是你們農村!”

我對這句話至今記憶猶新。我沒有看到當時父親的臉色,只記得他直接就拉著我出了門。

後來才知道父親當年想開個店,是去找大伯借錢去的。

可那句話讓父親寒了心。

人生就如同大江東去,往往一個大浪打來,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當時間、距離、家庭、利益的浪潮一個個拍過來,友情、兄弟情往往被打得七零八落。

閏土是魯迅先生筆下的人物,在《故鄉》中是“我”小時候親密的玩伴。多年後再見卻是另一番情景:

“啊!閏土哥,——你來了?……”

我接著便有許多話,想要連珠一般湧出:角雞,跳魚兒,貝殼,猹,……但又總覺得被什麼擋著似的,單在腦裡面迴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臉上現出歡喜和淒涼的神情;動著嘴唇,卻沒有作聲。他的態度終於恭敬起來了,分明地叫道:

“老爺!……”

我似乎打了一個寒噤;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說不出話。

這讓我想到東子。

東子年輕時為人豪爽熱情,知交遍天下。畢業幾年創業沒有什麼起色,家裡又添了一張小嘴吃飯,只好出去找工作。

面試後進了一家大公司,幹了快一個月遇見了好友L。

東子當時驚喜地叫了L的全名,L笑著跟他打招呼,有些不自然。他旁邊跟的助理不滿地說:“這是總經理!”

東子才知道L這幾年混得不錯,下班後想找他私下聚聚,L藉故推脫,還是被東子拉進了一家餐館。

吃飯時一直都是東子在說,L的態度不冷不淡,恰到好處,嘴裡也都是一些客套的場面話。

心大的東子也察覺到尷尬,吃到後面他也無話可說了!

後來東子說:“當時L就坐在面前,可我就感覺兩個人中間隔著一條河!一條再也過不去的河!”

年輕時我們與朋友把酒言歡、促膝長談。多年再聚就會發現,彼此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壁障。

當年的無話不說變得無話可說,只能頻頻舉杯然後各自沉默。

而劉關張桃園結義後相互扶持,走過幾十年風雨,如今羨慕他們,實際上正是羨慕那份不為歲月所敗、不被距離所傷的情義啊!

人生是一場修行,中年是最磨人的一關。煩心事越來越多,朋友越來越少。

仔細想想,其實並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歲月為我們篩選了真正的朋友。

請一定要珍惜那些被生活捶打過,卻對你依舊真心的人。浪潮打不翻的都是友誼的巨輪,最後留下來的,必然是最珍貴的人。

不歡而散的,也請銘記共同經歷過的美好年華。畢竟那些躺在你黑名單里的人,也曾駕著五彩祥雲而來,照亮你的整個世界。

十點君說

朋友在精不在多。是良師益友,還是酒肉朋友,其實取決於你自己。

想要與優秀的人成為朋友,必須先讓自己優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