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介入父母的愛情

2019-02-21 10:59:24

晚飯後,顧小北鑽進了自己的房間,聽到母親在客廳里數落著父親,一聲蓋過一聲。她閉著眼睛也能想到,父親一定坐在沙發里默然不語。這次,她沒有再像以前那樣伸張正義,而是嘴角掠過了一抹微笑。

她想,自己終於退出了父母的愛情。

在顧小北5歲的時候,她就從鄰居的口中斷斷續續地聽到一些父母的故事。母親是下放的知青,因為錯過了進城的機會,就一直留在農村,嫁給了木訥老實的父親,後來便有了她和弟弟。

似乎是那個時代留下的印記,也難免落入俗套的窠臼。如果母親不那么懷念城市生活,他們一家四口該多么幸福。可是母親偏偏有那么一絲不甘心,擾得家庭吵吵鬧鬧,磕磕碰碰。

雖然身處農村,母親卻對生活十分講究。每次出門衣服都要熨燙得平平整整,回家脫下的鞋子要碼放得整整齊齊,餐桌上的鮮花每天都要換一次水,廚房裡的餐具要擦得鋥亮……這對一直生活在農村的父親來說,無疑是浪費時間。

芝麻大的小事往往能引起一場硝煙瀰漫的家庭戰爭,每次都以父親的敗北收場。

漸漸地,顧小北長大了,看見爭吵中的父親,要么沉默不語,要么默默地抽菸,她心裡十分難受。都說女兒是母親的貼心小棉襖,這句話在顧小北身上似乎沒有作用。每次母親喋喋不休的時候,顧小北都要忍不住插上幾句。女兒的話十分有效,能立即停止一場沒由頭的爭吵。在伶牙俐齒的孩子面前,母親甘願認輸。

顧小北似乎意識到母親的退讓,她覺得自己在父母的愛情里是一個正義的化身,削強扶弱。此後,每次聞到父母言語間的火藥味兒,她總是毫不猶豫地偏向父親,全心全意維護著那個老實巴交的男人,生怕他受到母親的欺負。有時候,她私下給父親出主意,教父親怎樣抵抗母親的自私與霸道。

可是父親,從來不會使用她傳授的那些方法。

那次,因為父親在回家的途中偶遇老友,忘記了母親叮囑的事情,剛踏進家門,母親指責的聲音就劈面而來,甚至出言不遜,要父親從家裡滾出去。父親蹲在一邊,一言不發,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著頭。這樣的情景激怒了顧小北,她想也沒想,脫口而出:“我們都姓顧,要滾也是你滾……”

母親怔怔地愣在那裡,許久才吐出一句話:“好、好、好……你們是一家人,都姓顧。我是局外人,我走!”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衝出了家門。

顧小北突然驚醒了,她意識到自己的魯莽衝動與口不擇言,心中也開始懊悔起來。父親急急地追了出去,大聲喚著母親的名字,顧小北來不及多想也一起跟了出去。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母親會跑到哪兒去呢?

父女倆沒有任何交流,仿佛都為顧小北的衝動懺悔。很久很久,父親終於開口了:“孩子,你不必護著我,你媽媽心裡憋屈,讓她說出來就好了。婚姻里總有一個強,一個弱,彼此包容才能相安無事,這是夫妻相處之道。你以後會慢慢明白的。她是你的媽媽,我是你的爸爸,你不必介入我們的爭吵。”

顧小北恍然大悟,一直以為是自己的正義在保護著父親,而這種自以為是的正義感,卻一直在傷害著母親。

在一排低矮的冬青樹後面,他們終於找到了母親,她蹲坐在那裡嚶嚶咽咽,肩膀一抽一搭地啜泣著,像個被欺負的孩子。父親快步跑過去,扶起了母親。

顧小北站在他們的後面,輕輕地說了一句:“媽媽,對不起……”

從那以後,顧小北終於明白了,每一代人的愛情方式都不同,身為父母或子女,只要看著他們幸福就好,對於彼此習慣的相處方式,你的介入就是一種傷害。

可惜這樣的道理,都要彼此經歷過才能明白。

客廳里,再次傳來了母親的嘮叨聲。

“這個碗,清水洗過了,還要用開水燙一燙,跟你說了多少遍,就是不聽……”

“上衣掛起來放在衣櫥里,別再到處亂扔亂丟了……”

抽菸有害健康,就是不聽,別仗著自己身體還行,等你老了,誰來服侍你這個糟老頭?”

顧小北戴上了耳機,裡面流淌出優雅舒緩的輕音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