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分配下半場:殘酷的消費時代 | 米筐原創

2019-02-14 12:35:23

來自米筐投資

1

都很慌

老張和老王,最近都很慌。

滿手現金老王的擔心大規模放水,導致他手中的現金越來越水。另外,會不會再來一次大規模的刺激呢?年初主動降槓桿規避風險,現在滿屏拐點論鬧得心慌,隔斷時間就跑過來問我“放水了嗎?”

持有資產的老張可焦慮的東西,那就多了。畢竟滿倉房子、股票,敏感性要強很多。政經形勢,社會穩定,貿易戰,金融危機,人口出生率、社保基金、股票擴容,退市制度,公司業績倒退,個股黑天鵝……

眼下,持幣和持資產的都焦慮。

不過有一點不同,老王還能愉快的一起擼個串,用他的話講,就是關了手機一片美好,看兩眼財經渾身難受。老張就不行了,不超三句就是各種悲觀,睜眼閉眼都是壓力,好好的日子,過成了“崩盤”黨。

我賣了大半年焦慮,從去槓桿到股票銷戶,從理財跑路到消滅儲蓄,老王聽進去了,老張決定死扛。

和老張開玩笑說:“也就看財經的人焦慮,老百姓們喝酒擼串、追宮斗劇、抖音小視頻,嗨著呢!”

老張急了:“那都是鐵達尼號上的底層,被拋棄的命。”嘿,嘴可真毒。

好吧,還真是屁股決定腦袋。這才僅僅過去半年,我們身邊已經有太多人隕落,原本幻想著的賺錢機會紛紛落空:

炒股深套;

理財暴雷;

樓市冰封;

……

投資最重要的是審時度勢。那么當下的勢是什麼?很多人可能還沒真正明白。

整個社會的財富邏輯正在巨變,社會正在加速懲罰貪慾膨脹的人。整個社會開始默認悲劇發生。

很多人都憧憬美國的強大美好,但即便那么好的時代背景,該破產還是破產的個人還是一大把,該賠還是賠的基金一大把。好的社會背景,還需要好的能力。順水發大財的畢竟是階段性的假象,想有成就沒那么簡單。

下半場,穩健將決定著你的最終位置。

風險,才是社會的成人禮。

2

真相

來看一組經濟數據,7月的中國:

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5.5%,預期6%,前值6%;

消費:社會消費零售總額同比8.8%,預期9.1%,前值9%;

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預期6.3%;

發電量增速:同比增長5.7%,增速低於去年同期;

什麼意思不用分析了吧。中國經濟整體仍顯疲態,下半年經濟尋底之路仍漫漫。更不用去看家用電器、音響器材、汽車類消費,看了心更涼。

可能你會想,是啊,確實不容樂觀,可是外面不是都說6月放水了么?要拉大基建對沖了。

確實是,那讓我們再看下7月的金融數據:

M1增速5.1%;

M2同比8.5%,前值8%;

社會融資規模1.04萬億,前值1.18萬億;

新增貸款規模1.45萬億,前值1.84萬億;

M1和M2形成剪刀差,社融和新增貸款低於市場預期。什麼意思呢?就是所有篤定放水刺激經濟的,忽視了邊際效應。它真的不是萬能的。

確實是貨幣結構性寬鬆了,銀行手裡大把錢,但是企業並沒有拿到錢。貨幣政策調整向企業的傳導存在一定時滯。這個問題的核心,就是耳熟能詳的,貨幣傳導機制堵在最後一公里:信用。

為什麼難以傳導,答案很簡單:因為去槓桿造成的緊信用,要想短時間內改成寬信用,太難了。

什麼意思呢?堅定不移去槓桿疊加著巨觀經濟下滑,企業利潤跟不上,而且倒閉破產這么頻繁,說跑路就跑路,銀行怎么敢隨便放貸?現在又提倡打破剛兌,銀行放貸就會更加謹慎。這一點和過去完全不同,銀行業膽大猛乾的日子,在資管新規啟動後,就已經結束了。

一方面想行政化要刺激,一方面銀行又市場化的緊信用。行政說放,市場說我不敢放。這是中國刺激經濟的矛盾點,也將是未來中國的矛盾點,放水也要在艱難中前行。

這是中國經濟的客觀條件,不以個人意志而轉移。企業擴張動力不足,房地產投資又必須壓制,基建投資就成了當前唯一充當速效救心丸的,但是地方財政約束和信用這一塊,又得博弈。央行和財政部,還得繼續學術討論。

於是乎,現在只能個別有錢的大城市的捷運、輕軌,該上就上,救一救再說。

從洪水漫灌到針管呲水,刺激這條路,真的快到頭了。

3

突破口的殘酷

那么困難的核心是什麼?是經濟轉型的艱難和社會總需求偏弱的客觀條件。

前者無需多言,重點是後者:總需求疲軟,將決定著整個下半場的財富分配邏輯。

我們把整個社會抽象的看成供需兩端。

一條街只有我一家火鍋店(供給),生意肯定會不錯,那么為了拉動經濟,鄰居們也開火鍋店不是不可以,但肯定會有天花板,最終產能過剩。問題是過剩的比例是多少?一半?還是三分之一?我們就按一半算,那么為了維持生態就必須去產能,也就是將有一半的店要被幹掉,剩下的一半也得轉型升級。供給端將會非常慘。

我們再來看需求端。當下我們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居民需求偏弱,這是所有城鎮化中期的通病,人們滿足了基本需求,有吃有穿有住,加重了需求衰竭,欲望是社會前進的動力。整個社會就需要在需求端想盡辦法,讓你毫無顧慮的走進火鍋店。

以前房子還能作為刺激需求的主要工具,未來強行刺激迎來邊際。

那么中國經濟的突破口,就只剩下:擴大消費。說白了,就是想盡辦法讓你花錢。這是所有城鎮化步入消費時代的特徵。

供給端慘不忍睹,需求端又拚命擴大。說再直接點就是很多人原有的飯碗要被幹掉,然後還要拚命讓他們花錢。

當中國經濟增速疲軟後,微弱的增量不足以拉動經濟,只能藉助於消滅存量。什麼意思呢?就是以前靠老張努力存1百萬拉動經濟,現在等他有了1百萬讓他變現花掉拉動經濟。修一條路然後再拆了這條路,終歸都是在拉動經濟。輪迴而已。

所以,擔心沒有錢消費?不可能的,中國人口第一梯隊已經步入老齡化。改革開放幾十年社會財富都有不同程度沉澱。不要覺得自己沒錢,還是有很大挖掘空間的。沒有條件,給你創造條件。於是:

這幾年要大力改善民生福利,解決人的花錢顧慮;

個人借貸便利化,借款額度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發展老年人以房養老,抵物借貸,方便放飛自我;

對消費主力女人、孩子、老人的精細化誘導;

加快建設租賃住房,解決存錢的大頭;

在這個拚命刺激消費的大勢下,財富邏輯發生了巨變:以前比的是誰跑得快賺的多,未來比的一定是誰守得住掉的慢。

老張和老王的故事一定會長期存在,樂觀還是悲觀,只在自己一念之間。而非常戲劇性的是,國運昌盛和個體悲涼,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還是回到年初的觀點:

“這無疑是一個偉大的時代,時代巨輪的汽笛已經拉響,2018已經開始,2019也會到來,甚至不久的大國崛起也會登場。但對於我們,請注意,巨輪駛來,希望你的船票還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