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聊,才能和誰都能聊得來?(這樣克服社交恐懼症!)

2018-09-30 23:42:45

文章| 兆民

“陌生人,是你遲早會認識的家人。”

——米奇·艾爾邦

在所有談話對象當中,讓我們內心始終倍感焦慮的恐怕就是陌生人。

所以,醫生、警察、律師和記者被世界衛生組織評為“壓力最大的四種職業”也就不難理解了,因為他們每天都要和陌生人打交道。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這四種職業以外的人可以“倖免”。

以下場景,想必你不會覺得陌生:

逼著自己參加相親派對,可是你呆坐了半個鐘頭都不知道該找誰說話,尷尬得要死;

新公司第一次集體聚餐,你故意坐在角落生怕被人注意,因為你根本沒做好和大家“打成一片”的準備;

參加朋友婚禮,你發現自己被安排在了陌生人的桌上,你一邊在心裡埋怨著,一邊想方設法挪到全是熟人的桌子上;

你站在某論壇現場的最後一排,論壇結束後你得衝到第一排,把手裡的20張名片全部發完,一想到要和大人物們一遍遍介紹自己,你就覺得“頭大”;

你本以為自己精心打扮會吸引在場人的關注,卻發現大家早就圍在另一位神采飛揚的女士身邊,你頓時沒了氣場不再跟任何人講話,只想早點離開;

就連大學同學聚會上,你都自問:“是不是沒什麼共同語言了,怎么我一句像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呢?”

有的人性格內向,容易害羞,在人多的場合通常沒有說話的份兒;有的人平時和家人朋友在一起還算健談,可是在大場面下找不到存在感,索性裝啞;有的人不苟言笑,熱衷探討有深度的話題,瞧不上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時間久了被認為不合群……

有個諷刺的現象是,習慣了使用社交軟體解決問題的人,現在似乎都遇到了“社交恐懼症”。

就像用久了電腦會提筆忘字一樣,頻繁使用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讓越來越多的人幾乎忘記了怎樣與熟人以外的人隨意自然地交流,一顆熱情的心不得不藏在看似高冷的外表下,讓人覺得清高和不可接近。

於是,也就一次次錯失了展現自己的機會。

很多時候,我們會忍不住問自己:這些陌生人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要花時間善意對待他們?可能是永遠不會再重逢的呀!

為什麼要和陌生人說話?

有一些比較常見的觀點是:我只需要和家人、朋友、同事聊得來就夠了,不需要再認識陌生人,因為我也不會損失什麼。

或者認為,“和陌生人打交道太麻煩”、“不值得做情感投資”等等。

不得不說,這是新世紀的“閉關鎖國”思維,沒有意識到陌生人對我們的真正價值。

此外,“熟人社會”的論調大行其道,讓人覺得似乎我們的生活是靠熟人維繫推進的。

但事實正好相反,從出生到死亡,我們成長成功實現願望獲得幸福,都離不開陌生人幫助。

這一點我會在後面詳細論述。

不管怎么說,抱持以上觀點的人都至少忘記了一點,地球上除了家人以外(生命輪迴的觀點認為,家人是今生的因緣,前世也是陌生人),那些與我們相識相知相愛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們,都是從陌生人變過來的,無一例外。

必須承認的是,在每一個社會中,與他人溝通都是人類的最基本需求之一,人類學家甚至認為,缺少與他人的接觸是一個人所能承受的最殘酷的懲罰。

13世紀,德國皇帝腓特烈二世做過一個殘忍的實驗。

他命令保姆和護士餵養嬰兒,幫他們洗澡,但是不準對他們說話,因為他想要知道,在沒有人跟嬰兒接觸之前,嬰兒開口會先說出哪一種語言。

最後他徒勞無功,因為所有的嬰兒都死了——缺乏養育者的擁抱、慈愛的面孔、深情的言語,他們根本無法存活。

到了20世紀,網際網路之所以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也正是因為,網際網路讓陌生人間的對話變得更加便捷。

先暫且不說這么宏大的視角。

單是在我開通溝通力專欄後,超過一半的學員都在諮詢“如何通過學習讓自己在人多的場合更從容自然地與陌生人說話”,以及“如何讓自己更合群”。

可見,這是個亟待解決的大問題。

為什麼會懼怕與陌生人說話?

儘管與陌生人的接觸如此重要,人們仍然認為這件事困難重重、令人焦慮。

我問過很多人,為什麼會害怕跟陌生人說話?

得到的回答基本可以分為四類:缺乏自信、警惕性過高、缺乏具體的計畫、自我評價失調。

也許是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很多人對向他人展示自己抱有成見,認為做人應該謙虛低調,過於主動的舉止會給人留下不穩重或其他一些說不清的壞印象。

久而久之,這類人就喪失了主動與陌生人說話的功能,醫學上叫“廢用性萎縮”。

還有就是,潛意識裡認為自己不如他人優秀,在人際交往中沒有主見,自閉而且自卑。

總之這一類人身上看不到自信的影子。

第二類人在人際交往中曾受過傷害,對外界的負向反饋變得極其敏感,因此產生了很強的警惕心,對別人的走近抱著防衛心理。

這一類人中女性居多,她們習慣把自己當受害者,覺得每一個與自己說話的陌生人(特別是男性)都另有所圖或不懷好意。

她們寧可抱著手機和500公里外的朋友聊一晚上,也絕不願和坐在身邊的異性說上一句話,因為這太不安全了。

第三類情況的人一般在陌生人場合會顯得猶豫,他們渴望認識更多人,也試圖邁出第一步,可是由於對人際規則不熟悉,導致沒有頭緒,找不到具體的行動計畫。

④ 第四類情況恐怕很多人沒想到。

那些極度自大、自信心膨脹、得意忘形的人,內心深處也會排斥陌生人。

他們自認是“塔尖兒”上的人,別人都不如自己,所以犯不上主動跟誰說點什麼,自己應該被“高攀”才對。

由於這類人自我評價失調,一旦同一場合中出現另一個更強大的人,他們又會立刻變成第一類人,自信全無。

與陌生人溝通的誤區!

你有沒有發現,以上四類無法與陌生人溝通的原因,全都來源於我們自身的限制性思維和認知缺失。

掃除誤區後,我們就可以輕裝上陣,讓溝通變得簡單。

誤區1:

他是大人物所以才備受關注,我是無名之輩所以沒人喜歡和我說話。

大人物或受邀嘉賓成為某個場合的焦點確實一點兒也不奇怪,因為人們只有和那些所謂“重要的人”聯繫起來才會顯得自己更重要。

可是大人物畢竟是少數,想通過結交大人物從而幫助實現我們自己的目標,更是超小機率事件(除非你也成為大人物),所以當你意識到這種“重要感”虛無縹緲的本質後,會轉而尋求那個對我們更重要的核心需求:認同需求

溝通是我們認識自己的方法——事實上,是唯一方法,我們對自我的認同源於我們和他人的互動。

只有游在一群魚中間,才能發現自己的個頭到底有多大,如果只是待在一個很小的圈子裡,每天只滿足於親人朋友間的客套話,你就會慢慢失去對自己的真實判斷。

所以忘記那些大人物吧,與其唉聲嘆氣,不如讓自己首先成為一個優秀的傾聽者,給予對方積極的回應,因為誰也不會拒絕這樣的人。

另外你有沒有仔細想過,大人物之所以受到外界追捧是因為他的名氣,還是因為他本身就是有魅力的人呢?

誤區2:

只有想方設法推銷自己才能獲得陌生人的關注。

職業的原因,我每年都會參加近百場大大小小的活動,比如新聞發布會、學術研討會、新品發布會、慈善晚宴、商務酒會、樓盤品鑑會等等。

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在這些活動上總能看到一類人:他們特別善於推銷自己,要么通過高談闊論引起更多人注意,要么鋒芒畢露咄咄逼人。

這類人的確會引起周圍人的注意,但也僅此而已,就像我們會留意一輛巨大轟鳴聲的跑車從身邊經過一樣,隨著跑車遠去,誰還會真的在意它呢?

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具有強大攻擊性的表現被美國心靈勵志大師皮克·菲爾稱為“刺”。

在菲爾博士看來,“這些刺是一種警惕與偏見同流合污形成的心理壁壘,來自那些或深或淺的不安全感、防衛心理、自卑、自負以及傲慢與偏見。”

在一次新品發布後的小型答謝酒會上,端著香檳杯的CEO並沒有與現場嘉賓一一道謝,也沒有介紹團隊成員的努力,而是大談自己在這個產品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你知道上個月有多少投資人要急著見我嗎?有的直接把支票放在桌上了,我根本不會心動啊,我又不需要錢!”

“我當年在美國不要過得太舒服啊,如果不是某某去美國請了我三次,我不可能來啊!”

“我敢說國內99%的公司根本不懂流量怎么變現,忽悠完用戶忽悠廣告商……”

這幾年,網際網路公司風起雲湧,廝殺慘烈,為爭搶用戶行銷方式五花八門、怪招頻出,而像以上這種口吻的自我推銷,也逐漸蔚然成風,似乎認為只有抬高自己才能壓低對手。

對於這些公司而言,用戶是他們最在意的,如何與這些陌生人建立起穩固的情感紐帶,是每個創始人都該認真思考的課題。

在上一篇我講到,與陌生人溝通,展示自己至關重要。

但是展示和推銷有著天壤之別,學會避免傷及對方自尊的展示會換來更多的稱讚,而自抬身價式的推銷只會吸引到喜歡自抬身價的人。

誤區3:

我身上沒什麼可利用的價值,這是我和他人溝通失敗的原因。

社會學家們相信,所有的關係都建立在“社會交換理論”這個基礎之上。

如果我們與對方相處帶給我們的收益大於或等於要付出的成本,我們就更願意建立和維持這段關係。

簡單地說就是,當我們與某人的交往“無利可圖”的時候,這段關係就會走向終結。

與陌生人對話,尤其適用這個理論。

多數人不願意主動和陌生人建立話題,正是因為還“看不到”預期收益,甚至擔心自己“血本無歸”。

因此,當一個人自我評價過低的時候,他會反過來想,“我對別人而言沒什麼可利用的價值,所以不會有人想認識我”,這種觀念會導致這種局面愈加嚴重,進而又反過來強化他的這一觀念,於是就進入了“死循環”。

事實上,社會交換理論中的“收益”,既指有形收益也包括無形收益。

所以每個人的價值,必然包含了能為他人提供的無形收益,比如理解、尊重、同情、喜歡以及在此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友誼或愛情。

所以,“你竟然那么理解我的處境,並聽我傾訴,你一定是個不錯的人”這種想法也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建立自身價值是件挺容易的事,它有時僅僅取決於你多么在意對方。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