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關東

2019-02-19 10:39:38

1644年,清朝統治者遷都北京,東北大部分人口遷往京畿地區。據史料記載,明末清初滿族人口約100萬,遷入關內的達90萬之多。這次大移民史稱“從龍入關”。東北大地“沃野千里,有土無人”。為此,清廷要求各地官署勸農開墾。1653年(順治十年),頒布了《遼東招民開墾例》,鼓勵關內民眾到東北墾荒種地。對招徠的移民月給口糧、籽種和牲畜。與此同時,設定了管理移民的地方政治機構。1668年(康熙七年),清廷以東北為“龍興之地”,擔心關內人口大量遷入會損害旗人利益,於是廢止了招墾令,推行封禁政策,從局部封禁到全部封禁,措施越來越嚴厲。儘管如此,卻不能完全禁阻關內民眾進入東北。迫於日趨沉重的生活壓力以及連年不斷的自然災荒,越來越多的山東、河北、河南農民或泛海偷渡到遼東,或私越長城走遼西,湧向仍在沉睡的東北沃野。僅康熙末年,山東到關外墾地者已多至數十萬人。
據統計,到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大約有180萬關內移民湧入東北。這些移民都是在清廷實行封禁政策的條件下進行的,故稱之為“闖關東”,以後一直被世人所沿用。
由於俄國殖民主義者入侵,清朝所轄東北地區陷入邊疆危機。迫使清廷改變封禁政策,鼓勵移民實邊放墾,以充實、鞏固邊疆。最初開放的禁地範圍有限,但禁令一開,放墾一事如脫韁之馬,關內成千上萬的農民蜂擁而至,不論是開禁之地,還是封禁之區都湧入了大批的移民,規模越來越大。有學者估計,從移民實邊政策實施到清代末年,移入東北的移民人口已達到1400萬以上。
清朝末年,經過近300年的移民活動,東北社會的結構與功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歷史上的東北大體可以分為南部的農業經濟區、西北遊牧經濟區、東北漁獵經濟區,隨著移民的遷入,各個經濟區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而且隨著移民北上,農業經濟區逐漸向北延伸,到清朝末年,東北農業經濟區已擴展到沿邊地區。隨著移民的遷入,東北由歷史上的農產品輸入區轉變為農產品輸出區。經濟的發展帶來交通運輸的發達,原有的驛站系統逐漸被新的交通線所代替,特別是內河航運與海上運輸的發達,促進了東北經濟的繁榮以及城市的興起。清朝末年,東北經濟已經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

說到清朝以前,東北有沒有漢人,查歷史就知道了,在後金(清)和明朝之間的薩爾滸戰役以前,東北的漢人遠比女真人(滿人)多,薩爾滸就在現在的撫順市大夥房水庫的水底,那時還沒有水庫,薩爾滸戰役明大敗,是明一系列失敗的開始,也是滿人驅逐漢人的開始,從滿人建都瀋陽以後又加大了驅逐漢人的步伐,到清兵入關,東北境內基本上沒有漢人了,清建都北京後,封關,漢人出關有罪,到清中末期,由於內地年年饑荒才默許漢人出關,出關的漢人由絕大部分是山東人和少部分河北人組成,他們多為無地的貧農,這些到了關外的漢人都是經歷了飢餓,土匪,長途跋涉,或者海上風浪的磨難,通過海路(龍口,煙臺等到大連莊河)陸路(經山海關出關)。

現在的東北話既不是山東話也不是河北話,而是滿人所說的漢語,也就是現在最接近國語的口音了,現代人繼承下來清朝的東西並不是唐裝(所謂的唐裝並不是唐代的漢服而是滿人的服裝,日本的和服才是真正的唐裝),而是現在的東北話,而國語就是以東北話為基礎的,電視劇《闖關東》就是在清末的歷史背景下的故事。滿人的前身就是宋朝時期的金國女真人,他們即不是農耕民族,也不是遊牧民族,他們是狩獵民族,建立清朝的只是滿人的一支,他們生活在現在的遼寧中部,人丁不足百萬,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現已失傳),滿人勇敢善戰,入關前就已征服了蒙古諸部落和朝鮮國,有“滿人不滿萬,滿萬不能敵”之說,滿人總數不滿百萬,能打仗的就更少了,那時的明朝人口上億,後來也被滿人征服,雖然有其一定的歷史原因,但是也只以證明滿人的實力,中國現在的版圖基本上是當年滿人打下的版圖,明朝的版圖不包括現在的東北(明時的東北歸屬只要看一下明長城的走向就知道了明的疆界了),內蒙古,新疆,西藏。清朝的皇帝比較稱職,歷史上沒有那個朝代的皇帝比清朝的皇帝更勤政了,清前期是中華民族少有的盛世,清的衰落不是清的衰落,而是封建歷史的衰落,現在的純正的滿人數量很少了,只有在遼寧有幾個滿族自治縣,也許一百年後便被漢族同化掉,就象已經逝去的古老民族鮮卑,契丹,那時,能記載滿人的輝煌故事的只有在歷史書中了!

闖關東

(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人口大遷移)

編輯

山海關城東門,界定著關外和齊魯中原大地,從明清到民國期間,以山東齊魯人為主的關內人開始興起了闖關東。在19世紀初,中國黃河下游連年遭災,黃河下游的齊魯百姓,闖入東北,數量規模歷史最高。是時,義和團亂,帝國主義乘機瓜分中國,俄國獲得了東北地區大量特權,而日本經過日俄戰爭,迫使俄國把特權轉讓給日本。

中文名
闖關東
外文名
chuangguandong
辭彙
社會、歷史
現象
社會人口遷移
時期
明清 民國
目的地
東北(關東)地區
移民源地
山東齊魯

目錄

  1. 1背景
  2. 2歷史沿革
  1. 3闖關之始末
  2. 4史料記載
  1. 5人口分布
  2. 6代表城市

背景編輯

“闖關東”有廣義的與狹義的兩個概念。[1]

瀋陽故宮

有史以來山海關以內地區的民眾出關謀生,皆可謂之“闖關東”,此為廣義。狹義的“闖關東”僅是指從清朝順治年間到中華民國這個歷史時期內,中遠地區百姓去關東謀生的歷史。我們通常所說的“闖關東”是狹義的。

闖關東,作為一種社會習俗而被廣泛接受。山海關城東門,界定著關外和中原大地,從清朝到民國數百年間,背井離鄉的山東等地區的關內人開始興起了闖關東。清入關實行民族等級與隔離制度,嚴禁漢人進入東北“龍興之地”墾殖——頒布禁關令。順治曾告誡滿洲貴族末路退往關東。滿人傾族入關,關東人口劇減,藉口“祖宗肇跡興王之所”保護“參山珠河之利”,長期對關東實行封禁政策。順治開始,滿境分段修千餘公里“柳條邊”籬笆牆——東北長城(柳條邊牆、柳牆、柳城、條子邊),康熙中期竣工。從山海關經開原、新賓至鳳城南的柳條邊曰“老邊”;自開原東北至今吉林市北曰“新邊”(《辭海》)。故,在民間有“邊里人”、“邊外人”的說法。

十九世紀中葉,虛掩的山海關大門敞開,流民潮湧,洶湧澎湃。人是文化、信息的載體,人的流動實際上就是文化的流動。“闖關東”浪潮疊起,意味著中原文化向關東地區大規模挺進,文化交流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如果說“閉關”時代的文化交流表現為中原文化對東北固有文化的“影響”,受到“封禁”的人為干擾,那么,在開放的歷史條件下,中原文化迅速在關東地區擴散,使得中原文化和關東文化在遼闊的關東得到了並存。

山東村在關東的“複製”,實際上就是齊魯文化的平面移植,加上人員數量龐大,他們有充分理由保持自己的文化,所謂“聚族而居,其語言風俗一如舊貫”即是。他們可以不必改變自己,削足適履,去適應當地的社會風俗、宗教信仰,使用當地的語言文字等,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同樣是文化上的保守主義。趙中孚在論及“闖關東”的意義時說過這樣一段話:“社會意義上,東四省區基本上是山東農業社會的擴大,二者之間容有地理距離,但卻沒有明顯的文化差別。山東與東四省區之間,無論在語言、宗教信仰、風俗習慣、家族制度、倫理觀念、經濟行為各方面,都大同小異。最主要的是東四省區移墾社會成員,沒有自別於文化母體的意念。”

面對關內文化的撲面而來,關東文化不可能沒有絲毫戒心,也不可能沒有“土客”矛盾產生,如《黑龍江述略》載:“而雇值開墾,則山東省為多。每值冰合之後,奉吉兩省,通衢行人如織,土著頗深惡之,隨事輒相欺凌。”遼寧安廣縣(今吉林大安市新平安鎮)也是一個例子,《安廣縣鄉土志》記載:“縣屬未經設治以前,蒙古未諳耕種。徒資牧養,一片荒蕪。嗣經漢民來境墾種,公旗得獲租利。然因族類各異,言語不通,情意未能浹洽,蒙古多欺凌之,……迨光緒三十年(1904年),奏準委員勘荒,招戶領地。客民聞風而至,……蒙古亦漸事稼穡。”[2]

歷史沿革編輯

1644至1667年,《遼東招民開墾條例》,規定“招至百者,文授知縣,武授守備”,其中23年間“魯民移民東北者甚多”,許多遼東地區因移民而“地利大辟, 戶益繁息”。山東的百姓大多遷至了大連和丹東,而其他省份的百姓大都遷至了遼西和遼北地區。

1668至1860年,為維護東北固有風俗和保護八旗生計,康熙七年(1668年)清廷下令“遼東招民授官,永著停止”,對關東實行禁封政策。這期間,關內和關外的移民,以及文化交流驟然停止,其實也是清政府閉關自守的一種體現。

1861至1911年,鴉片戰爭後清政府對邊疆控制日益削弱,沙俄不斷侵蝕黑龍江邊境,清政府採納了黑龍江將軍特普欽建議,於鹹豐十年(1860年)正式開禁放墾。從此開禁放墾,鼓勵移民實邊,以振興關外的經濟。[3]這期間,闖關東的百姓已經大規模向黑龍江地區遷移,例如哈爾濱市的小西屯,一部分河北百姓遷移到那裡,並且把河北文化帶到了那裡,繁衍生息。[4]

19世紀,黃河下游連年遭災,清朝政府卻依舊禁關。破產農民不顧禁令,成千上萬的冒著被懲罰危險,“闖”入關東,此為“闖關東”來歷。清末,沙俄侵略東北。清於1860年在關東局部馳禁放荒,1897年全部開禁,1910年關東總人口增至1800萬人。民國年間(1912年——1949年),“闖關東”洪流澎湃,新中國前夕近4000萬人(數據來自《中國人口地理》,張善余)。民國38年間,山東人闖關東數量達到平均每年48萬人之多,總數超過1830萬,大約占全部闖關東人口(3700萬)的一半。全國解放後,統計的闖關東後留下的山東人達到700多萬,約占當時東北總人口(4000萬)17%,而當時全國人口為5.4億(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所以說闖關東“可以算得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人口移動之一”、“近代史上空前的大舉”。 因此,關東大多數漢族居民的先祖大多屬於山東、河北、山西等省份——黃河下游地區的(雖然解放後,開發北大荒,很多南方的建設者也移居到東北,參與東北的開發,但這不屬於闖關東的範圍)。[1]

闖關之始末編輯

遼東至明代仍屬山東府管轄,滿人入關,削去了遼東山東之領土。因此遼東被迫在清代與山東分割!!

當山東的破產農民進入遼闊的東北地區。原居住民,即滿人、蒙古人和流民對這些外來客在開始階段並不是很友好。有記錄記載“原有土著,多以惡言相向”,“然因族類各異,言語不通,情意未能浹洽,蒙古多欺凌之......”。[5]而且匪患嚴重“本境胡匪,少或三五,多或百十成群,忽聚忽散,出沒無常......”[5],在此環境下,外地人移居至此,要在一個陌生環境開墾荒田、做工打漁等等,困難程度可想而知。在此環境下,廣大的漢族人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在遼闊的關東地區,闖出了自己的天地。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日俄雙方發生大規模的海戰和陸戰,東北地區“陷於槍煙彈雨之中,死於炮林雷陣之上者數萬生靈,血飛肉濺,產破家傾,父子兄弟哭於途,夫婦親朋呼於路,痛心疾首,慘不忍聞。[6]”。闖關東變得如履薄冰。而當九一八事變之後,闖關東變得更加艱難,很多山東人為了躲避日本人的統治,加上關內旱情的緩解,紛紛返鄉。

闖關東之回憶

據一個闖關東老人回憶:他8歲的時候在哈爾濱,日本人進入關東,要求其去讀日本書,一家人氣憤不已,離開東北,返回了山東老家。對於這個老人來說,闖關東除了給自己留下那一串串不堪回首的艱難往事,就是他和父母的唯一合影。[7]

電視劇《闖關東》展現的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闖關東對於這些農民來說,即是一個艱苦的歲月,也是一個奮鬥的征程。

史料記載編輯

“東北”一詞最早見於《尚書·禹貢》:“東北曰幽州,其鎮山曰醫巫閭。”醫巫閭山位於今遼寧北寧與義縣交界處,主峰海拔866.6米。山之東麓有山神廟——“北鎮廟”。當地迄今流傳著關於醫巫閭山的眾多傳說。當時。 戰國時,燕國在今遼東半島一帶設遼東郡(郡治襄平,今遼寧遼陽),秦漢魏晉因之。隋代遼東郡治移至通定鎮(今遼寧新民東北)。元代於至元四年(1267年)設遼東路,治所在黃龍府(今吉林農安)。朱元璋洪武八年(1375年)十月,設“遼東都指揮使司”,治遼陽(今屬遼寧)。在很長一個歷史時段,人們就用“遼東”來稱呼東北地區。因此,著名學者、作家、報人曹聚仁先生《萬里行記》說:“古代的"東北",乃"遼河流域"的東北。”

“關東”一詞本指函谷關以東。函谷關在今河南靈寶縣坡頭鄉王垛村,東自崤山,西至潼津,從西周以來便是溝通關東、關中的門戶,乃兵家必爭之地。“關東”與“山東”同義,這裡的“山”指崤(xiáo)山,“山東”指崤山以東。朱元璋洪武十四年(1381年),大將徐達建山海關城堡一座,山海關扼東北與中原之咽喉,東北一帶因此被稱為“關東”。山海關以內,俗稱“關里”。遼東至明代仍屬山東府管轄,滿人入關,削去了遼東山東之領土。因此遼東被迫在清代與山東分割!!

明朝一般用“遼東”一詞指稱東北,遼東至明代仍屬山東府管轄,滿人入關,削去了遼東山東之領土。因此遼東被迫在清代與山東分割!

自康熙年間(1662—1722年)起,“關東”一詞才逐漸被官方和民間廣泛使用。“東三省”是人們稱呼東北的另一個名稱。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分設奉天、吉林、黑龍江三省,此為“東三省”名稱之始。除“東北”、“關東”、“東三省”外,還有一些俗稱。如膠東半島一帶以渤海灣為界,稱東北為“海北”,稱山東為“海南”。另外,東北還有一個使用頻率很高的代稱——“白山黑水”。

人口分布編輯

在中國近代史上,有三次大的移民潮,分別是闖關東,走西口,下南洋[2]。

闖關東是以山東為主,目的地是東三省一帶[2];

闖關東:關,指山海關。具體指吉林、遼寧、黑龍江三省。因東三省位於山海關以東,故得名。舊中國,山東人口稠密,災害頻發;關東則地廣人稀,沃野千里,史書說:“有自然之大利三,曰荒,曰礦,曰鹽。”歷史上兩地有緊密地緣人緣聯繫,一是逃荒農民闖關東成為主流[2]。

闖關東,從“流人”到“流民”,到東北“移民社會” 。清初民族矛盾尖銳,清朝統治者採取了極其殘酷的

闖關東劇照(20張)

鎮壓手段。將“造反”者遣送邊陲“煙瘴”之地,山東觸犯刑律者多發配“極邊寒苦”的關東,這種遣犯史稱“流人”。山東人是“安土重遷”的典型。人口壓力、天災人禍、滿清政府的政策導向等構成了山東人闖關東的外因。以修築當時的中東鐵路為例,《東北開發史》 引日本人稻葉君山的話說:“中國苦力,如蟻之集,而勞力之供給地之山東,更乘機輸送無數勞工出關為之助。是即一千五百餘里之中東路乃山東苦力所完成,亦非過言也。” 闖關東,關東是外敵侵擾之地,山東人卓絕的鬥爭。吉林省渾江市《灣溝公社志》記載:“1921年間有一名叫王振邦的農民,原籍山東,因逃荒攜妻及長女一家流落於西川一帶。1931年日軍侵占關東,王振邦與山東老鄉聚義百餘人抗日,1934年末,他們與日軍大小戰事三四次,其中第二次戰績最佳,日軍死傷慘重,義軍為日軍所膽寒。”

闖關東,由於關東為流放地,禁墾,邊牆西為蒙古貴族駐牧地。但覆滅的滿清政府無力阻擋歷史潮流,滿清二百多年統治,倒促進了滿蒙漢等族的大融合,即使“滿蒙獨立”運動、“滿洲國”等歷史滄桑,都沒能改變滿洲人成為中國的滿族人。山東聖人之鄉心態鄉土意識淡化,冒險精神增強,促使流民春往冬歸轉變為在關東紮根。辛亥革命關東幾千萬關內漢人回到中國懷抱,“以至於人文地理學地圖表明該地區完全是中國人的”(《草原帝國》,法國,勒內·格魯塞)。

闖關東,是悲壯的歷史,是一次移民壯舉。存在特定的“闖關東”路線以及“闖關東”的特定背景。因此,闖關東是一種社會歷史移民現象,有自發的客觀因素,有內在的政治影響深度。“山東人闖關東實質上是貧苦農民在死亡線上自發的不可遏止的悲壯的謀求生存的運動。”日本人小越平隆1899年在《滿洲旅行記》 中記載了當年真實的歷史畫面:“由奉天入興京,道上見夫擁獨輪車者,婦女坐其上,有小兒哭者眠者,夫從後推,弟自前挽,老媼拄杖,少女相依,踉蹌道上,丈夫罵其少婦,老母喚其子女。隊隊總進通化、 懷仁、海龍城、朝陽鎮,前後相望也。由奉天至吉林之日,旅途所共寢者皆山東移民……”。作為世界第一的大民族——漢族,幾百年來人囗壓力就使漢人不斷向周邊擴散:走西囗、下南洋,內蒙古和新疆也成為漢人移民地。那么,闖關東便成了人口與經濟的平衡學。

代表城市編輯

如果說清政府於19世紀開埠浙江寧波人造就了當時的移民城市上海,闖關東造就代表的移民城市則是大連。

大連在闖關東浪潮中擁有其特殊性:

一是人口組成得到極大的改變,其程度在東北的各城市中是數一數二的。闖關東之前,大連人口僅20萬人左右,而闖關東之後,大連人口增加了幾倍。[8]

二是山東後裔的比例及其高,這一比例也遠遠高於其他的東北城市,截止到1990年(全國第四次人口普查),山東人後裔的比例約占大連總人口的98%以上。

三是大連是在闖關東之後,大連口音終於成熟起來,明代時大連就屬於遼東山東府管轄。大連話又稱為膠遼官話,或者萊語。[9]這是自古遼東大連和煙威兩地本是同根,以聚集地的形式居住和工作,因此而形成的特徵語言。

四是大連文化的形成,例如飲食文化,大連菜是完全基於魯菜中膠東菜系。

詞條圖冊更多圖冊

詞條圖片(2)

闖關東劇照(20)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