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柔傾國色,風華絕世人(情感美文)

2019-03-02 16:17:54

流年若夢一脈香

元夜誤入鏡,空溟提曇燈。清寒枕煙柳,梧桐吟閒雲。扶柔傾國色,風華絕世人。竹塢無塵水檻情,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秋去春來,誰憐曲院風荷,韶華白首,不過浮生一闕。一季花開,陌上香,一季悲怨,枕上傷。風華一指流沙,蒼老一段年華。

繞指柔情頓,剎那芳華瞬。徒留一曲相思恨,孤身無憑任。一泓碧血洗愁腸,欲訴無言星月兩茫茫。山高不識東南北,左也是西,右也是西;回首長安淚雙滴。愁未滿,心已亂;欲醉不成怨酒淡。

你說百世守候為君溫柔,後來輪迴忘我黃粱一夢 你說三生石盼為君逗留,後來無常孟婆奈何橋頭 你說無非海枯為君痴守,後來淚眼西去空嘆昏晝 你說上邪輕吟為君衣縫,

後來薄賞披身茶涼悵愁 你說纖指撥弄為君彈奏,後來弦斷掩抑相思淚流 你說紅線已牽為君白頭,後來舊景蒼白誰予攜手 你說衣不得寬為君夜安,

後來是誰哭泣一人顫抖 你說朱顏辭鏡為君掩容,後來巴山夜雨殘年獨坐 你說無意相留為君拼愁,後來時光殆盡君可知否?

相濡以沫,誰在問夢裡花落知多少?相忘江湖,誰在嘆夢外花事何時了?一念花開,一別花落,不訴情奈,不言離殤,春暖秋涼,悲喜自嘗。轉身的回眸,不見闌珊燈光,只有背影相依落寞。

一夢傾城,斷誰柔腸,終是纏綿開始,陌路離場。三千弱水,過盡千帆,誰能護我此生不再飄零?我命由我不由天,抗天傾盡千年怨,怨徹千重天。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一念愚即般若絕,一念智即般若生。

縱然是煮酒言茶一世情長,到頭來鉛華洗盡不過空為妄言。 縱然是竹林歸隱兩生不忘,到頭來笑看紅塵不過孤雁成秋。 縱然是滄長錦繡三書筆墨,到頭來繁華褪盡不過訣別斷腸。 縱然是浪跡天涯四海為家,到頭來相逢成仇不過永不相見。

縱然是蒹葭白髮五杯濁酒,到頭來輾轉成歌不過孤身望月。 縱然是倚劍江湖六尺長劍,到頭來浮煙紛爭不過半世蒼涼。 縱然是醉臥沙場七星倒掛,到頭來鐵馬金戈不過一場虛夢。 縱然是萬箭齊發八面埋伏,到頭來繁華永垂不過紅塵亂世。

縱然是兵臨城下九曲連環,到頭來六軍不發不過痴纏孽緣。 縱然是君臨天下十載山河,到頭來韶華傾盡不過萬世孤單。

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 遺民幾度垂垂老,游女還歌緩緩歸。"何以飄零去,何以少團欒,何以別離久,何以不得安?

若問卿離有多久?春秋負春秋 白雪皚皚化江水,東流似東流 他日聞得卿安在,只怪錯時光 誰知帝家無真情,紅顏薄命早 、 昔日拜在佛門下,願死換其生 誰知家師談輪迴,只盼徒頓悟 面壁思過三年久,身影映入牆 家師聞聽出關早,只怪情太多 胡人強攻邊塞門,兒郎當自強 胡人未歸國不平,不敢忘家仇 熱血灑在邊疆上,偶聽斷魂長 一曲銷魂多薄命,兩行熱淚流 三更已過曲已終,曲終人未歸。

天上低昂仰舊,人間兒女成狂。夜來處處試新妝。卻是人間天上。不覺新涼似水,相思兩鬢如霜。夢從海底跨枯桑。閱盡銀河風浪。

此岸是我,彼岸是你,一個轉身成就一條無法逾越的銀河。我許下永不輪迴的誓言,窮盡一生,只為換你一次傾城溫柔。陪你看遍奼紫嫣紅,可否陪我共度流年韶華。

世間對錯本無憑,自古多有痴情人,只是,君為江山我為君。珍惜每一朵花開,釋然每一次花落,緣來不擋,緣去不留。

萬花 又掩青靄停一秋。小樓一夜風雨,谷間萬花如晝。長記小妝才了,憑欄掌燈話春秋。東窗墨跡未乾,孤燈滅。筆下浮生,花間光陰。 明教 春風十里揚州慢,長街如龍車馬轔轔,更吹落,晝晝繁華。

樓蘭瓜洲夜雪,夜夜侵夢。此地春光倦倦,盛世長歡,獨不似我塞北狂風。西望蕪羌,獨與歲行。 純陽 荒度劍冢歲月,身老華山,劍意天涯。只當時烹飲寒梅棋轇轕,不覺關風月。晚來閣聽雪,憶故人眉骨細雪,眸光清冽。悔教白雲,錯放蒼狗。 唐門 分光捉魅影,錦夜嶙峋寂寂。春光未曾惜此身,千燈終不顧落落,匿生死,匿情愛。但歡梟影不拓紅塵,未羈宿命。或衣夜行,與夜長歡。

花滿樓,香滿樓, 花香滿樓君知否?暗香空盈袖。 情如舊,人如舊, 情人如舊人如瘦,倦鳥歸來候。一夢醒來,恍如隔世,兩眉間,相思盡染。

數千年滄海,浮世芳華,袖中雲煙,回首處明月清風。萬籟沉淪,誰憶爭鋒,江山白骨橫。月圓如世夢,夢回幾時空?

一夢醒來,恍如隔世,兩眉間,相思盡染。扶柔傾國色,風華絕世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