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都亡了!居然還有9000萬女人不能上桌吃飯

2019-02-13 15:43:29

又到了臨近過年的時候了,又是大家拚命搶票,但其實不想回家的時候了,又是9000萬女性不想跟老公回老家吃飯的時候了。

大清都亡108年了,居然還有不少地方的女人不能和男人同桌吃飯的事情?是的,真的有,而且還不少。

根據統計後有專家發現,對於“女人不能坐主桌吃飯”這一現象,集中山東、河北、河南、山西、陝西、天津等幾個省市出現,其中又以農村為主。

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公報》中對於以上省市鄉村人口數的統計,這個數字高達9000多萬。也就是說,在中國,可能有9000多萬的女性,過年時會遇到吃飯不能坐主桌的問題。

別問我怎么得出來,我是百度的!雖然,我們現在身邊幾乎遇到不了這種情況,但在某些偏遠農村,仍然存在這種所謂傳統的殘留!

靜文 25歲

坐標:山東

女人不能上桌吃飯!我呸,女人還不能幹活煮飯呢!

我來自上海,我老公是山東的,大學認識的他。當年結婚的時候,他答應過我,會讓我成為最幸福的女人,不用操心生活的碎事,萬大事都有他在。

我信了,但除了過年跟他回家。

想起2016年,我跟老公回他的山東老家(至於哪裡就不詳細說了,免得引起地圖炮)。這還是我第一次去到農村,看著到處和城市折然不同的清新,又帶著中國新農村建設蒸蒸日上的氣息。總感覺“現在的農村真的不一樣啦!”

聽說老公家今天來了很多親戚。嗯,今天我必須露兩手,幫老公在家人親戚面前長點臉,讓他們看看我老公娶了個大好的上海媳婦。

到了家裡,逐一見過親戚之後,然後我就開始和婆婆和幾個我們家的女性親戚一起做飯了。

好不容易,最後我幫著婆婆,做好快20個菜了,想想待會老公讚揚的表情,看著冷得通紅的手,再冷也值得!把菜都端上桌後,趕快去洗好手,準備接受大家的表揚。

然而,剛邁進客廳,婆婆還在廚房前面的走廊坐著,我沒明白是什麼意思,當我坐到我老公旁邊,準備拿起筷子,叫大家吃飯的時候。我老公卻低聲跟我說“我們這女人是不能上桌吃飯的,你拿個碗去廚房和媽一起吃。”

“什麼?我一個上海菇涼給你們這幫大老爺們做了一大桌子菜,你居然叫我去廚房吃?”看著公公嚴肅的臉色,老公尷尬的神情,婆婆在廚房招呼我過去的笑臉,和一大幫一臉嫌棄的親戚大爺們。

就當給老公點面,也沒說什麼。婆婆拉我去廚房的時候,還跟大家說,這是城裡的小姐,不熟規矩。公公嚴肅地跟老公說,作為一家之主,一定管教好自己的女人。

看著廚房那小小的桌子和凳子,和幾盤在主桌扒拉下來的殘羹,根本吃不下飯。我在家裡,從來沒這么委屈過。

後來兩年回老家,反正我就是不幹活,一年也就見一次。我有一次還聽到婆婆跟我老公說我偷懶,不事公婆。老公就叫我要多幫媽乾點活。我說,我不能上桌吃飯,那我幹嘛要幹活?

然而,一向寵著我的老公,總是嘮叨那么幾句,這是祖先留下的規矩,大家都得遵守。

“大清早就滅亡了,還有這么多規矩嗎?”

好吧,今年我過年,我向公司申請了去巴西出差,反正我就是不回那個不能上桌吃飯的老家!也不管老公高興不高興了。

阿P 23歲

坐標:廣東某新農村

我們家的聚會飯桌上,從來沒有女人的份

我們家的習慣應該是非常典型的傳統吃飯習慣,每次大時大節一起吃飯時,飯桌上的規矩都是非常規矩的。

什麼主席、次席、主賓、主陪......都像水滸傳那樣拍好座次,而像我們這代小輩裡面的女生,自然就是坐在最末的席位啦。

然後吧,飯廳最中央的那張桌子,一定是爺爺、爸爸他們十多個大老爺們坐的。雖然不至於坐到廚房裡吃飯,但女性必須到另外一個桌子去坐。

其實,也沒太大關係,這也不是平常吃飯,只是偶然親戚聚會的時候才這樣。畢竟,男人們都要去招呼客人,像奶奶、姑姑和媽媽,不習慣喝酒的肯定不會去湊合的。

但是,總有些差別的。每次有親戚來,或者是什麼紅事白事,總覺得男人們主桌的菜,好像比女人們的菜好很多。

我們那桌的白切雞就永遠沒有雞腿的,同樣是青菜炒牛肉,我們那桌的青菜比牛肉多得多,男人們那桌的卻是牛肉比青菜多。

小時候,還不像今天那么大魚大肉的時候,我媽總是做好了菜,都把菜端到主桌上,然後每個菜都撥一點,然後放到我們那桌上吃。我這個不懂事的小孩子,經常看到主桌有雞腿,就非得要吃。大人拗不過我,才給我夾,但客人走了之後,一定會罵我一頓。

從小開始,我就習慣了男女分桌,也不覺得有什麼。但長大了,一旦反應過來,就會特別討厭,憑什麼飯都是女人們做的,卻只能有吃次一等的菜呢?

其實,我覺得我在意的不是吃什麼菜的那么一點差別,而是這背後體現的男女不平等!以後我結婚了,一定不會帶小孩回家,免得成為這所謂傳統下的被歧視者。

婉姐 45歲

坐標:河南某村

公婆終於死了,終於解放了!

我是農村出來打工的,後來結識了也是農村出來打工的老公。一起在廣州上班做事,後來我們結婚了,也有一點自己的小事業,也算是在廣州熬出一片天來。

生活的每一天都過得挺充實的,但除了過年回老家的那幾天。

說實話,這幾天我一邊搶票,一邊不想回家!

小時候,我們家就是女人和孩子要和男人們分開桌吃飯,男孩也只有成年了才能去主桌和爺爺爸爸他們吃飯。不過雖然分卓吃飯,但至少菜也是管夠的。

雖然那時候,我媽也反對這種做法,但是反對無效,只能教我忍氣吞聲,告訴我“等你嫁了,就不用這樣了”。

好了,等我結婚了,真的不用這樣了,而是比我家還厲害,連桌都不能上了!

公婆家裡不算很大,但客廳也就只能坐一桌子人。每次過年,又總是特別多親戚來。婆婆就領著女人們坐到廚房裡面去,一人一個小盤子上面盛好了飯菜,一人一隻小馬扎坐在廚房和走廊吃。如果桌上的大老爺們吃得差不多了,就會把剩下的給我們,算是給我們加餐。

還記得有一次,大伯說,“這碟你們拿去,給你們留下幾塊牛肉。”我真的忍不住,“呵,還真的是謝謝你啊。”大嫂還視作恩賜一樣,拉著我“來,分你多一塊。”

有幾次,我都忍不住問我老公,“這么多人,既然家裡坐不下這么多人,為啥不到外面去吃飯?”我老公說:“我不是老大,沒有權力說這事,這樣吃不是挺好的嗎?又不是吃不飽。再說了,我們男人要喝酒,你們女人在一邊聊聊天,不是很好嗎”

說實話,不知道他們是根本沒想到這個問題,還是“男女有別”在他們心中已經根深蒂固。更加讓我氣憤的是,婆婆、大嫂和幾個姐妹的習以為常,甚至可以說是自甘如此。

前兩年,公婆相繼去世了,老公家的兄弟姐妹隨著長輩的去世而陸續星散了,過年也沒怎么聚到一起了。說實話,我心裡還覺得有點開心!因為,終於解放了!

我們習慣了城市裡面的現代化,覺得男女平等是本應有的事情。但隨著回到了傳統家庭裡面,這種習慣被輕易地打破。

在老家,沒有人在意你在大城市過得是什麼生活,沒有人關心你有多累,沒有關注你是弱者。甚至連女人自己,也認為只要是女人,就只能沒辦法和男性有平等的地位,永遠不能和男人一個桌子吃飯。而這就發生在我們以為是“有人情味、親情”的家裡面。

對於,這種所謂的傳統、老祖宗留下的規矩,我只想跟大老爺們和已經習慣於這種秩序下的女人說:“去TM的,大清都已經亡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