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場“搶孩子”是誤會,但打擊人販子仍須重錘

2018-09-30 15:37:39

北京警方:組成專班對商場搶孩子案覆核

每一起相關傳聞之所以仍然讓人心頭一緊、如臨大敵,是因為,這一挑戰法律與人性的惡行,也曾千真萬確地發生過,是我們無從迴避的恥辱現實。

冰川思想庫特約撰稿 | 子墨

日前,家住北京豐臺區的一位家長發微博稱,10月2日上午,他的妻子獨自推嬰兒車,帶著未滿周歲的兒子去銀泰百貨大紅門店買奶粉,遇到三名女子試圖搶走自己的孩子,後在熱心人的幫助下奪回。

由於此案引發社會高度關注,北京警方在假日裡組織專班對案件進行了覆核。10月6日下午,北京警方通報,經核查,系老人李某某因常年看不到兒媳、孫子,糾結朋友欲搶回孫子,當日憑側顏和手機照片將住在同小區的事主張女士錯認為老人兒媳,而發生了搶子事件。

▲北京警方最新的警情通報(圖/網路)

可見,這事兒還真的是因為“認錯人”引發的誤會,而並非是“人販子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搶奪小孩”。但是,由於事件涉及到了未成年人,並不妨礙它刺激公眾的敏感神經,不妨礙這一事件在網路上迅速發酵與傳播。

1

是的,在所有的犯罪當中,很少有像拐賣兒童這樣更咬噬人心,更能讓年輕家長產生代入感的了。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眼中的天使,都有原本屬於自己的人生,而拐賣者不由分說地破壞了這一切。所以,任何一起與人販子有關的傳聞,都能迅速點燃情緒,在社交媒體上成為話題。

而關於如何與人販子鬥智鬥勇之類的“寶典”,也在網路上流傳甚廣。比如,有人記載了這樣一個“化解妙招”——

某一天,一個年輕媽媽在菜市場挑選蔬菜的時候, 3歲的孩子在一邊玩耍,突然衝過來一男子直接抱住了孩子,然後就指著該年輕媽媽破口大罵:我可找到你了,你帶著我兒子在外面跑了這么多天,不想跟我過了直接說不行嗎?

年輕媽媽愣住了,這個陌生男子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啊。她這才意識到可能碰上了傳說中的人販子,於是趕緊去搶自己的孩子,沒想到這時候又衝出來一個老太太,直接就抱著孩子一頓哭:奶奶可找著你了,苦了我的孫子了。

圍觀者搞不清楚到底咋回事,沒人貿然相助。眼看著孩子就要被人販子抱走了,年輕媽媽情急之下靈機一動,直接就掀翻了周圍的菜攤子,指著男子說,讓這個狗男人賠!老闆哪能看著自己的攤子遭殃,於是拉著人販子不放手,她這才趁亂抱回了自己的孩子跑出了菜市場。附近正好有民警執勤,接下來當然是這幾個人販子被當場抓獲。

這個事例的真實性難以考證,也有不少鬧得人心惶惶的“搶孩子”傳聞,最終被媒體證實為誤解乃至是謠言。但是,每一起相關傳聞之所以仍然讓人心頭一緊、如臨大敵,是因為,這一挑戰法律與人性的惡行,也曾千真萬確地發生過,是我們無從迴避的恥辱現實。

2014年10月,由陳可辛導演的電影《親愛的》上映,成為無數觀眾的催淚彈。其實,這部“打拐題材”的電影就取材於發生在深圳的真實事件。2008年3月25日,在深圳公明營生的湖北人彭高峰發現4歲的兒子樂樂不見了,懷疑是被人拐跑了,其後他開始了漫長的尋子之旅,一直到2011年春節,才終於找回自己的兒子,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電影《親愛的》劇照(圖/網路)

2016年,公安部破獲了一宗特大販賣兒童案,救出了36名兒童。同一年,深圳媒體還報導了這樣一則新聞:當年,年僅2歲的“小王”在深圳寶安上川公園被人抱走。在公安機關的不懈偵查下,已經22歲的“小王”終於回到父母身邊。此案的8名犯罪嫌疑人先後落網。這樣的新聞同樣戳中了許多人的淚點。

是的,骨肉分離是常人難以承受的錐心之痛。除了《親愛的》,另一部由劉德華主演的電影《失孤》,講述的是一個父親年復一年穿州過省尋找被拐孩子的悲慘故事。現實生活中,類似這樣的悲劇也在不斷上演,讓人情何以堪。事實上,被拐兒童能獲家庭收養已算幸運,而有些被拐兒童甚至被犯罪集團打殘當作乞討工具。

2

這也油然令人想起前幾年鬧得沸沸揚揚的“人販子一律死刑”的網路爭議。有專家說,“人販子一律死刑”反而可能將被拐兒童置於危險境地。

比如,一個人拐了一個小孩正在運去賣的路上,在警察大規模追捕,逃跑很不方便的情況下,他該如何處理這個孩子?如果拐賣兒童一律死刑,他一定會選擇殺掉孩子獨自逃跑,因為被抓反正是死罪,殺人與否沒有區別,何不賭上一把,殺人滅口。

有人甚至舉例說,早在秦末年陳勝、吳廣起義的時候就說過:“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秦國刑法規定,戍邊遲到就死罪。那遲到是死、逃走是死、造反也是死,都是一個死,乾脆乾票大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但反駁者說,“反對一律死刑者”只看到了更嚴厲的刑罰可能會讓犯罪分子鋌而走險,卻沒有看到刑罰可以震懾犯罪分子,消滅潛在的犯罪。

雖然,“人販子一律死刑”有違法治精神——從世界其他國家的經驗來看,很多國家死刑廢除後犯罪率並沒有隨之增加,而是降低了,但是,我們也不應簡單地將其看成是一種非理性的情緒宣洩,這背後瀰漫的不安全感值得正視。也就是說,無論如何,對於拐賣兒童者加大懲處力度,這樣的方向應該不需要懷疑。從相關案例中也可以看出,不少落網的人販子都有過拐賣前科。

最高人民法院兩年前發布的《關於審理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案件具體套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對嬰幼兒採取欺騙、利誘等手段使其脫離監護人或者看護人的,視為刑法規定的“偷盜嬰幼兒”,可以看成是法律對加重懲罰拐賣兒童者的一種“覺醒”。

司法實踐中,趁監護人、看護人不注意,將熟睡中的嬰幼兒抱走,屬於通常所理解的“偷盜嬰幼兒”。但更常見、多發的案件,是以給嬰幼兒玩具、外出遊玩等哄騙手段將嬰幼兒拐走。該種情形是否屬於“偷盜嬰幼兒”,過去存在不少爭議。而今將其界定為此罪名,根據刑法相關規定,將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最高可判處死刑,無疑會對犯罪分子形成更大的威懾。

3

當然,“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對拐賣兒童鏈條中的買方處罰偏輕,也是此類案件多發的重要原因。刑法曾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不阻礙其返回居住地的,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責任”。

可是,一個人無意間使用假鈔、買盜版碟都要被沒收啊,“購買”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與人販子合謀給他人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卻變成了一樁完全無風險的行為,其間的荒謬是顯而易見的。

正因此,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將其改為“可以從輕處罰”。這是一種進步,但人們擔憂這種模糊的“從輕處罰”仍可能助長買方的犯罪僥倖心理。正如一些法學專家所言,拐賣兒童與收買被拐兒童本身已獨立構成犯罪,犯罪行為人沒有虐待或阻礙解救只能說沒有新的犯罪發生,不能因此而減輕收買之罪。

每一個被拐賣兒童的背後,都有一對傷心欲絕的父母以及幾乎破碎的家庭。讓兒童變成商品,是一種不容於任何時代的深不見底的大惡。它不僅粗暴地改寫了一個人的命運,踐踏了社會最基本的人倫,更以一種最為觸目驚心的方式,標示了一個社會與文明的距離。

范冰冰偷稅幾個億被免以刑責,而當年劉曉慶偷稅數千萬,卻吃了400多天的牢飯,這讓很多人不解。事實上,事情並沒有那么複雜,兩人待遇有別,是因為范冰冰趕上了“好時候”,2009年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七),出台了相關免罪條款,恰好“救”了范冰冰而已。

那么同樣,面對一直未能根除的拐賣兒童現象,也唯願法律之劍能夠打磨得更加鋒利,削惡如泥;唯願每一次相關犯罪行為,都能得到霹靂之力的無情打擊,“救”下更多的孩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