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忠報國之外,岳飛這些不為人知的事兒

2019-02-21 15:54:03

作者:我們愛歷史團隊成員覃仕勇。

紹興五年(公元1135年),朝廷下令更改五支屯駐大兵的軍號,統一稱為行營護軍。

張俊軍稱行營中護軍,韓世忠軍稱行營前護軍,岳飛軍稱行營後護軍,劉光世軍稱行營左護軍,吳玠軍稱行營右護軍。

岳飛作為後起之秀,分别致書信與另外四位軍界大牌通好。

這四位大牌反應各異。

劉光世對帶兵打仗不感興趣,全身心投入到致富大業中,對岳飛的來信不置可否,由營中幕僚代寫的回信客客氣氣,完全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韓世忠和張俊眼看著岳飛“以列校拔起”,短短几年,就與自己平起平坐,一直憤憤不平。他們對岳飛多次的書信通好都熟視無睹,隱含敵意。岳飛平定了楊么,將繳獲的樓船給他們每人獻了一座,上面的兵將和戰守的器械全套畢備。

張俊見了,火上加油,鼻孔像火車頭的煙囪,呼呼噴著粗氣,破口罵道,搞什麼搞!岳飛送來這個狼犺大傢伙來,分明就是要在我面前顯擺!

而韓世忠的表現卻非常有意思,他破怒為笑,搖搖頭,自言自語,這個岳飛,倒也會做人!

岳飛派到韓世忠處的使者叫王忠臣(好名字!),王忠臣完成了任務準備告辭,韓世忠叫住了他,神秘兮兮地說:“你回去報告岳宣撫,他的前妻劉氏現在就在我的軍營中,下嫁給了一個小隊長,如果岳宣撫不忘舊情,可以派人來接她回去。”

王忠臣回來將韓世忠的話密報給岳飛,岳飛沉吟不答。

人生有些事,不談是個結,談開了是個疤,心裡有座墳,葬著未亡人。

可以想像得出,他對這個女人是又愛又恨。

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

而且,這個女人還為他生下了雲、雷二子。

可是這個女人終究不能長相廝守一生,因為不堪寂寞,紅杏出牆,離家與人私奔,是可忍,孰不可忍?

都說英雄無情,其實不是英雄無情,而是烈女難得。

多少的柔情似水,幾多的耳鬢廝磨,經不起現實的一點點挫折,一點點磨難,或者一點點誘惑。

哭倒長城、三千里尋夫的孟姜女只是一個神話;苦守寒窯、十八載盼夫的王寶釧不過一個傳說。

既然移情別嫁,那么所有的恩情就已灰飛煙滅!

續弦夫人李娃,雖說目不識丁,相貌平平,也是二婚,比自己年長兩歲,但是勤儉持家,孝順老人,憐恤嬰幼。

第二天一早,岳飛叫來王忠臣,命他再回楚州(今江蘇淮安市),找到了那個小隊長,送上了五百貫,以資其家用。(岳飛的五百貫相當於現在的二十四萬人民幣)

也不知韓世忠想搞什麼鬼,看到岳飛無動於衷,竟把這事兒上報給了趙構。

趙構大為好奇,專門下書詢問岳飛不接劉氏的原因。

岳飛坦然奏道:“當初踏冰渡黃河之時,我留下妻子在家侍奉老母親,沒承想,她竟然一嫁再嫁,前後兩次改嫁他人,我恨之入骨,已派人送了五百貫錢給她補家用,現在聖上提起,岳飛直言相告,只擔心天下人不知其中原由,罵我為負心漢子也。”

要說,換一般人,肯定咽不下這口氣。而以岳飛現在的身份和地位,他要想採取點什麼行動一泄當年戴綠帽子之憤,可謂輕而易舉,可是他並沒這么做,而是饋贈巨資,情義之重,天地可鑑。

軍界中第四位大牌吳玠的表現與其他三人截然不同,他對待岳飛,是英雄惜英雄,好漢愛好漢。和岳飛書信互往,使者相通。

吳玠的使者發現岳飛衣著樸素,用度簡單。吃飯對飯菜也沒有什麼講究,席間更談不上什麼姬妾、歌童、舞女之類作陪,不由大為驚奇。

要知道,當時的將帥,無論是劉光世、張俊、吳玠還是韓世忠,每人都是聲色犬馬,妻妾成群。就連那個以道德楷模所標榜的李綱,也是過著極其侈靡的生活。史載:“李綱私藏,過於國帑,侍妾歌童,衣服飲食,極於美麗。每宴客設饌必至百品,遇出則廚傳數十擔。其居福州也,張浚被召,贐行一百二十盒,盒以朱漆銀鏤,妝飾樣致如一,皆其宅庫所有也。”

張俊甚至還曾為了一個姓周的名妓爭風吃醋,拎刀子捅了趙氏宗室趙叔近,又將這個妓女轉手送給了韓世忠。那時,一夫多妾妻是常態,娶個小妾並不會涉及包二奶問題,這時韓世忠家裡已經“國夫人”、“郡夫人”、“淑人”、“碩人”一大群,但他還意猶未足,垂涎於部將呼延通妻子的美色,強行姦污,逼得血性男兒呼延通自殺身亡。而吳階家裡更是蓄有美姬千百,軍務稍有閒暇,就縱情享受。(三年後,吳玠就因為酒色過度,咯血而死。)

吳玠聽回來的使者述說了岳飛的清苦生活,不惜豪擲巨資,購來一個出身官宦的大家閨秀,配以八大箱籠的金玉珠寶作為妝奩,敲鑼打鼓,從川陝出發,不遠千里送往鄂州(今湖北武昌),給岳飛作妾。

因為動作搞得太大,岳飛納妾的訊息被傳的沸沸揚揚。

幕僚黃縱“被檄差出”,出發前,軍中還沒有人知道吳玠要作媒的事,行走在路上,耳中已經儘是岳飛“納士族之女以為妾”的新聞了。

生得國色天香的名姝送到了鄂州(今湖北武昌)。岳飛正患目疾,用沾了水的紗巾敷在眼上,命人將女子安置在一間大屋,隔著屏風與之交談。

岳飛說:“我的一家老少都是穿麻布衣服,吃粗糧雜麵,你若能和我們一起同甘共苦就留下來,不能我絕不敢留。”話音未落,屏風后響起了一陣吃吃的笑聲,似乎對岳飛的說話大不以為然。

岳飛於是站起,說道:“看來,我留你不得了。”一邊的部將勸道:“你正準備連結關陝,為什麼不借這個機會和吳玠交好?”

岳飛說:“吳玠太厚愛岳飛了,但國恥未雪,國讎未報,聖上睡不安枕,做大將的又怎么偷閒取樂呢?”女子被無情地退了回來,大家都以為吳玠會因此怨恨岳飛不近人情,豈料吳玠不但不以為忤,反而更加敬佩岳飛。

其實,岳飛官居兩鎮節度使,每月的俸祿比宰相還高,每月有“料錢”四百貫、“祿粟”一百五十石、“公用錢”一千貫,另有鹽七石、羅、綾、絹、綿二十匹。此外,岳飛升節度使外,還封爵至武昌郡開國公,隨封食邑六乾一百戶,食實封二乾六百戶。

有這樣豐厚的收入,岳飛真要過和韓世忠、劉光世、張俊、吳玠等人那種窮奢極侈的腐敗生活,又有何難?

可是,岳飛從一介農夫走上了獨掌一方兵權的軍區司令員,仍以自己的信念、理想和抱負來嚴格要求自己,自始至終保持著簡樸的生活作風。

正可謂: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

在衣食行住各方面,岳飛表現得極其樸素。

衣:平日只穿麻布,不著綢緞。有一次,妻子用家裡的繒帛做了一件衣裳,還未來得及穿,岳飛大發感慨地說:“我聽說被掠到北地的後宮妃嬪食不果腹,衣不遮體,你應該和我一同為天下憂樂,不應該穿這種名貴服裝。”此言一出,全家人再不敢穿戴絲綢。

食:岳飛是北方人,大米難得,以麵食為主,遷到南方,南方盛產水稻,可是岳飛還是不捨得吃米飯(白米比麥貴),家裡的日常食物依然是麥面加齏菜,很少沾腥葷。有時候宴請部屬,才偶加豬肉。有一次和部將會餐,桌上端上了雞肉,岳飛大為詫異,找來廚師悄聲詢問:“這雞肉是從哪裡來的?”廚師據實回答:“雞肉是鄂州知州衙門送來的。”岳飛感慨道:“為什麼要多殺生命?”立即勒令:“以後絕對不能這樣了”。

還有一次,他到部將郝晸家作客,郝晸深知岳飛為人,只安排了一種名叫“酸餡”麵食作為招待。岳飛初嘗此物,覺得其雖鄙而味美,便認真地請教它的用料和做法,並把吃剩的打包帶家裡去。他這種節儉行為,讓眾人驚慚不已。

行:岳飛對自己的言行舉止要求極其嚴格,他常常說:“某被主上拔擢至此,倘有纖毫非是,被儒生寫在史書上,萬世揩改不得。”嚴於律己之外,他對兒子們的管教也極其嚴苛。他激勵兒子們要從戎報國,刻苦讀書,每當閒暇,還親自帶領著他們到田圃里扶犁握鋤,操持農務。岳飛是這樣教導兒子們的:“種植艱難,你們不能沒有體會。”

住:為了籠絡人心,趙構曾經向岳飛承諾,要在臨安府為他打造一座豪宅。岳飛當即就借用了漢朝霍去病的話進行堅拒:“北虜未滅,臣何以家為!”岳飛的回答讓趙構大為激賞。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其他四大將中最“清廉”的韓世忠不但擁有了江南西路臨江軍新淦縣大片田宅,還收購了北宋名奸朱勔的平江府(今蘇州)南園和一千二百畝水田以及著名的永豐圩。而岳飛只在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城蓋造和購買了一些房廊、草屋和瓦屋,這些房地主要的用途還是用來救濟其故里湯陰縣前來投親的難民。

岳飛用度如此節儉,那么,他的俸祿收入用在哪兒去了呢?

《岳武穆公遺事》上記載著這樣一件小事:

有一天,黃縱看見岳飛指揮軍士不斷地從他自己家裡往外搬運物品,以為他要搬家了,上前一打聽,原來他是要將這些物品全部變賣。

“宣撫很缺錢花嗎?”黃縱奇怪地問。

“是急著等錢用。”岳飛答。

“準備購買什麼呢?動用到這么大的一筆款子。”

“交付軍匠的工料錢,打造良弓兩千張。”岳飛簡捷地說。

黃縱更加奇怪了:“既是軍用器械,這錢應該由政府出,哪用得著你掏腰包?”

岳飛說:“官錢要打多少個報告才申請得來啊,我等著急用,所以就先這樣了。”( “幾個札子乞得,某速欲用,故自為之。”)岳飛的回答讓黃縱感服不盡。

根據史料記載,紹興四年(公元1134年)的第一次北伐,朝廷預支了“錢六十萬貫,內以二十萬貫”作為戰後的獎金,可戰事結束,一算,“錢已支九十七萬五千貫去訖”,超支了足足三十七萬五千貫。這超支了的三十七萬五千貫全是由岳飛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

在岳飛看來,只有“頒降功賞”,才能“使人蒙恩”,“庶得將士盡力”,“恐將士之賞薄,不能無觖望”。在政府撥款不到的時候,他就經常將“所得錫賚,率以激犒將士,兵食不給,則資糧於私廩”。

一次,趙構在岳飛跟前嘆道:“天下未太平。”

岳飛當即應道:“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命,天下當太平。”

這也是岳飛一身正氣的寫照,清乾隆帝對這句言簡意賅的話大為讚賞,稱岳飛是:“兩言臣則師千古,百戰兵威震一時”。

史家稱其“平居潔廉,不殖貨產,雖賜金己俸,散予莫嗇,則不知有其家”。堪稱其嘉言懿行彪炳於史冊,垂楷模於後世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