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說“親自讀書”

2019-03-04 22:17:04

作者:周易 來源:學習時報 字數:1958

前不久,筆者讀到陳平原先生髮表在《中華讀書報》上《“親自讀書”的重要性》一文,深以為“親自讀書”這一主題頗為有趣,因為覺得意猶未盡,故願狗尾續貂,再說上幾句。
在筆者看來,“親自”之於讀書,並非多餘,更非噱頭。“親自讀書”,至少包含三大要素:一是要有時間會擠時間讀書,二是要儘可能原原本本、逐字逐句地讀書,三是要選擇好書、經典書讀。
“親自讀書”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了。實現“親自讀書”,必須有時間的保證。否則,人人說忙,人人都沒有時間讀書,又怎能體現“親自”?“忙,生活奔波忙,工作繁雜忙,社交應酬忙,似乎成了古人乃至今人中有人不想讀書的藉口。吳應箕在《讀書止觀錄》中直言不諱:現在不願讀書的人,總是自己推諉是由於家務繁多而不讀書……我曾說要讀書則沒有一天沒空閒,不想讀書那就覺得沒有一天不忙。是的,忙與不忙,其實全在每個人自己的掌控中。古人頗有創意的“三上”“三餘”之法,便是對後人自覺積攢讀書時間的最好啟迪。想起有一年春節,有權威人士前往錢鍾書家拜年,一番好意也是人之常情。可錢家正忙著做事,放下事情去開門,來人說了聲“春節好”,跨步正要進門,錢先生只露出一條門縫說,“謝謝!謝謝!我很忙!我很忙!”。那人當然不高興,說錢鍾書不近人情。事實上,錢家夫婦正在忙著讀書、寫東西,有他們的工作計畫,錢先生或許是“迂”了一點,然而,恰恰是其“迂”,才令他推卻多種無謂應酬而確保有時間靜心“親自讀書”。
不能不看到,在網際網路、電子書、諸多社交媒體迅猛發展之時,“淺閱讀”“泛閱讀”“趣味閱讀”“娛樂閱讀”越來越多地占據著人們的眼球。對於讀者,偶爾為之,未嘗不可,但長此以往,沉溺此間,則不免“讓別人的思想在自己的頭腦中‘跑馬’”。著名作家王蒙對此也深表憂慮:“看看電視或者從網上下載的一些圖片與搞笑段子,你已經知道某些國際國家大事與某些洋洋大觀的書籍了……甚至越來越多的人沒有認真讀過,只不過是看了一點視聽節目,就已經覺得自己懂得了,大大敗壞了對於經典作品的觀感與品味了。”你想想,當一本本名著被壓縮成故事梗概或視聽節目而讓你讀讓你看時,你雖節約了時間,但更多失去的是思索的考量、尋覓的情趣。就好比吃小核桃,經加工而剝了殼的核桃肉,雖幫助人省卻了繁複的剝殼過程,但一旦失去了剝殼的過程,也就失去了眼睛、雙手和大腦互動參與的過程,這般吃小核桃還有多少趣味和意義?心理學家、教育學家、語言學家與生理學家都已經判定,沒有發達的語言系統,是不可能有深刻豐饒的思想的。我們讀書,尤是對名著之類的閱讀,只有堅持認真的、專心致志的,且是逐字逐句、原原本本的閱讀,才能給自己帶來希望。否則,只能給我們的精神生活帶來災難。賈平凹說得好:“真正的本事掌握,全在於精讀。你若喜歡上一本書,不妨多讀:第一遍可囫圇吞棗讀,這叫享受;第二遍就靜心坐下來讀,這叫吟味;第三遍便要一句一句想著讀,這叫深究。三遍讀過,放上幾天,再去讀讀,常會有再悟的地方。”史學家陳垣的讀書習慣則是“先‘痛下殺手’,把書大卸八塊、分章析節,然後根據自己的需要重新裝訂組合”。是啊,“運用腦髓,放出眼光”,駕馭讀書,做書的主人,恰恰是讀書的滋味所系、成功所在。
中國乃出版大國,但出版的書籍質量不免參差不齊。既然一個人的精力有限,那么,挑好的書讀,挑經典的書讀,當是我們的首選。要知道,讀一本經典有時頂得上讀幾十本、幾百本普通的書。要知道,經典作品往往反映了人類的一些普遍觀念和思想心理,如現實和理想的矛盾、靈與肉的衝突、生與死的叩問、理性和感性的糾纏、善與惡的交鋒,對人類終極追求的自覺意識。更為難能可貴的是,經典作品雖然大多是歷史的、傳統的,“但始終無法切斷它們與當代人的聯繫”,它們總是能夠“超越時代、歷久彌新,讓讀者從中找到共鳴,看到自己的影子”。閱讀經典,千萬莫要忽略了對文學經典的閱讀。有人說,文學經典是休閒書,可讀可不讀。此言差矣。要知道,“文學是從社會、自然、人心、世界、道德等多方面靠近真相的路徑之一,作為現實和人心的母體,文學是一種力量”,而文學經典尤甚。它擁有力圖撫慰苦痛、褒揚美好的自然力量——當然,其昭示於人的,不是小我之憂愁與苦難,而是直面創傷,戰勝苦難,修復病痛,砥礪前行的堅強與勇氣。北大出了許多企業家,比如俞敏洪、李彥宏、黃怒波、龔海燕,他們是英文系、圖書館系、中文系的,都與金融、融資、管理完全無關,但怎會創建成功的企業?王強說:“我想,是讀經典。讀那些能夠改變我們生命軌跡的書籍,成為北大人離開校門後,不管走到哪個領域,能比別人走得稍微遠一點的保證。”頗耐人尋味。
“親自讀書”,其要義在於“親自”。唯“親自”,才能親為、親思、親悟、親得。做到“親自”,學會摳時間是前提和條件,學會正態度是途徑和手段,學會讀經典是核心和保證。你“親自”了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