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裝懂的蘇軾亂改詠菊詩 彼此酬唱卻搞不懂對方詩意的唐朝詩人

2019-02-18 18:57:44
前言

昨天寫了一篇文章《今日惟觀對屬能 宋朝人為什麼笑話李商隱作詩是獺祭魚》,說的是宋朝人諷刺李商隱作詩喜歡羅列典故的故事。典故用得太多或者太生僻就容易令讀者費解,所以我們現代人讀古詩就要看注釋,否則就看不懂。

這裡面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詩中用典對於當時的作者和讀者來說,可能就是常識不需要解釋。可是對於我們來講,就好比天書一般搞不懂了。

另一個原因是,作者的典故確實太生僻,生僻到當時的讀書人也未必都能聽懂。

另外,這個世界太大,總有我們不懂得東西,所以不要輕易判斷是非,也不要不懂裝懂。

今天就講一下這樣的故事。兩個唐朝詩人相互唱和,其實也搞不懂對方說些什麼,但是場面上還不好說破,各自稀里糊塗地就此別過。蘇軾自以為是改了王安石的詠菊詩,沒想到碰上了黑天鵝事件,把自己擺了一道烏龍。

一、孫光憲《北夢瑣言》中詩人唱和的故事

五代十國時期的孫光憲是花間派中比較有成就的詞人,降宋後在《宋史》中有傳,其中寫到:“光憲博通經史,尤勤學,聚書數千卷,或自抄寫,孜孜讎校,老而不廢。好著撰”。可惜孫光憲只有一本《北夢瑣言》流傳至今,其中記載了一個有趣的故事。

唐韓定辭為鎮州王鎔書記,聘燕帥劉仁恭,舍於賓館,命幕客馬彧延接。馬有詩贈韓曰:

"燧林芳草綿綿思,盡日相攜陟麗譙。別後巏嵍山上望,羨君時復見王喬。"

彧詩雖清秀,然意在征其學問。韓亦於座上酬之曰:

"崇霞台上神仙客,學辨痴龍藝最多。盛德好將銀筆術,麗詞堪與雪兒歌。"

唐朝末年時,韓定辭出使到幽州,燕帥劉仁恭派手下馬彧接待,馬彧為了試一下對方的學問,就寫了一首七絕贈給韓定辭,韓定辭從容不迫地回了一首詩。看上去賓主唱和其樂融融,心底下卻各自狐疑。《北夢瑣言》中接著寫到:

座內諸賓靡不欽訝稱妙句,然亦疑其"銀筆"之僻也。

在場的各位都口稱妙句,其實大多是矮子看戲、人云亦云,大夥心裡都在暗自犯嘀咕:這傢伙寫的是啥意思呀?

二、相互請教 兩相悅服

但是馬彧可不是一個不懂裝懂的人,下次見面時直接就問起了韓定辭,沒想到韓定辭其實也有不懂之處,彼此間解釋了一番詩中的用典,結果兩相悅服,結為好友。

他日,彧復持燕帥之命答聘常山,……彧從容問韓以"雪兒""銀筆"之事,韓曰:"昔梁元帝為湘東王時好學著書,常記錄忠臣義士及文章之美者。筆有三品,或以金銀雕飾,或用斑竹為管。忠孝全者用金管書之,德行清粹者用銀筆書之,文章贍麗者以斑竹書之,故湘東之譽振於江表。

雪兒者,李密之愛姬,能歌舞,每見賓僚文章有奇麗入意者,即付雪兒叶音律以歌之。"

又問,"痴龍"出自何處,定辭曰:"洛下有洞穴,曾有人誤墜於衢中,因行數里,漸見明曠,見有宮殿人物凡九處,又見有大羊,羊髯有珠,人取而食之,不知何所。後出以問張華,曰:'此地仙九館也。大羊者名曰痴龍耳。'"

原來韓定辭的一首詩中,有三處用典馬彧不懂:雪兒、銀筆、痴龍。銀筆典出梁元帝,他當皇帝以前喜歡給人寫傳記,所用的筆分為三等,第一等“忠孝全者”用金筆,銀筆是第二等,用來讚揚”德行清粹者“,第三等“文章贍麗者”用斑竹筆。

痴龍是神仙洞府中的大羊,不過文章里的韓定辭沒有完全解釋清楚。這個典故出自南北朝劉義慶《幽明錄》,痴龍的髯下有三顆珠子,第一顆吃了長生不死,第二顆吃了延年益壽,第三顆僅僅可以充飢而已。所以詩中說“學辨痴龍”。

雪兒是唐朝李密的愛姬,每次看到好的詩文,雪兒就能譜曲唱出來,所以詩中說“麗詞堪與雪兒歌”。

其實韓定辭的這四句詩句句用典,第一句中的“崇霞台”也是典故,既然馬彧沒有問,說明這個典故並不生僻。崇霞台出自東晉王嘉的《拾遺錄》,是燕昭王愛妃鏇娟和提謨的歌舞之台。

明白這些典故再看一遍這首詩,就發現韓定辭非常客氣地先誇耀在場的人,大家是崇霞台上的神仙客,個個才高八斗(懂得如何辨別痴龍的寶珠)。第三句夸馬彧是有德行之人,竟然用銀筆(韓定辭用第二等銀筆是自謙也是自誇)寫詩給我,這首好詩可以給雪兒來歌唱。

崇霞台上神仙客,學辨痴龍藝最多。盛德好將銀筆術,麗詞堪與雪兒歌。"

韓定辭解釋完了,然後說我也有一個不解之處:

定辭復問彧巏嵍之山當在何處,彧曰:"此隋郡之故事,何謙光而下問。"由是兩相悅服,結交而去。

韓定辭問馬彧詩中的“巏quán 嵍máo山”在哪裡呀?馬彧說這是隋郡的舊事。漢朝《列仙傳》記載:“王喬為柏人令,於東北巏quán 嵍máo山得道”,所以詩中說“別後巏嵍山上望,羨君時復見王喬”。巏嵍山據說是今天河北邢台市的宣務山,東麓叫宣務山,西麓叫堯山,兩座主峰統稱為宣務山,山上的隆勝寺據說自隋至唐非常興旺。

這裡要注意,馬彧問了三個問題,韓定辭只問了一個問題,可能韓定辭的學問略微高一丁點,另外也說明馬彧用典不生僻。

詩中的王喬就是在巏嵍山得道、騎鶴登仙的王子喬;麗譙是華麗的高樓; 燧林和崇霞台一樣,也出自王嘉 《拾遺記·燕昭王》:“西王母與燕昭王游於燧林之下”,看來馬彧和韓定辭對這本書都比較熟悉。

燧林芳草綿綿思,盡日相攜陟麗譙。別後巏嵍山上望,羨君時復見王喬。

三、蘇軾的“不懂裝懂 ”與黑天鵝事件

上面說道,兩位詩人能夠開誠布公地相互請教,不作不懂裝懂之人,品性殊為可貴。

這篇文章寫到一半休息時,恰好看到手機推送的人民日報《警惕“不懂裝懂”與“懂裝不懂”》這篇文章: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懂了的就努力創造條件去做,不懂的就要抓緊學習研究弄懂,來不得半點含糊。

本來我寫這篇文章時,準備用蘇軾和王安石詠菊花的這個典故呢,沒想到........現在的手機軟體算法也太智慧型了吧!

雖然這樣,我還是把這個故事解釋一下,人民日報這篇文章一開頭是這樣說的:

《警世通言》記載,蘇軾拜謁王安石,在其府上看到兩句詩,“西風昨夜過園林,吹落黃花滿地金”。蘇軾想當然以為菊花在深秋盛開且耐久,怎會風吹花落“滿地金”?於是添了兩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一日秋風過後,蘇軾看到自家後園菊花花瓣散落一地,想起當初“不懂裝懂”耍小聰明給王安石續詩,不禁心生懊悔。

文章中批評了蘇東坡想當然的不懂裝懂,結果自取其辱。無論這件事是後人杜撰的還是真實發生過,其實都說明了一個道理。以蘇軾為例,這樣一個學詩淵博的大才子也有不懂之處,還是要和韓定辭馬彧一樣能夠“謙光而下問"才是學人本份。

文章中有一句話可能沒有說得太清楚:“蘇軾想當然以為菊花在深秋盛開且耐久,怎會風吹花落“滿地金”呢?”菊花的耐久不是說菊花不枯萎,而是說枯萎了卻不凋謝,宋末元初的詩人鄭思肖有一首《題畫菊》

花開不並百花叢,獨立疏籬趣未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墮北風中。

蘇軾犯的錯誤就是以偏概全,誤以為所有的菊花都是”枝頭抱香死“,沒想到確實有”吹落黃花滿地金”的菊花,這是典型的黑天鵝事件。

結束語

關於詩詞的用典,這篇小文里的故事說了幾個道理。

第一、古人也未必能看懂自己時代的東西。

第二、作詩用典不要太生僻。

第三、借鑑人民日報里的內容,如果要進步就不能不懂裝懂,抓緊學習研究弄懂,來不得半點含糊。

第四、這是我說的,學習最好選擇真正有用的東西,術業有專攻,大多數人還是以做好份內事為主。當然,業餘時間可以學學有興趣的知識,充實一下自己的精神生活。這個世界上我們不懂的事情太多,畢竟精力有限,做好份內事就很了不起了。

@老街味道

今日惟觀對屬能 宋朝人為什麼笑話李商隱作詩是獺祭魚

理解錯了嗎?蘇軾《水調歌頭》里的嬋娟不是月亮?

曹植智斗曹丕 除了七步詩還有一首詩更是難上加難

李白兩岸猿聲啼不住寫錯了嗎?袁枚很生氣 考據家不可與論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