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未都:現今中國,人倫之混亂令人堪憂

2019-03-22 09:10:26

人際關係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課,生活在一個群體當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際關係,而且這種關係非常複雜。簡單表述,每個人一生中的人際關係大致分為三類:第一是親人之間;第二是熟人之間;第三是生人之間。一般人會說,這關係還不容易處嗎,那不就是親人要親、熟人要熟、生人要生這么一個關係嗎?對,是這么一個關係,但相處不能靠這個方法。

親人要生,生人要熟,熟人要親。

先說親人。一般的常規理解都認為親人要親,對吧?事實上恰恰不是這樣,古人對此有個勸戒,叫“是親三分客”,意思就是說,親人之間要保持客套。

親人要生,那么生人呢?生人要熟。熟人呢?熟人要親。並不是親人要親,生人要生,熟人要熟。而是親人要生,生人要熟,熟人要親。聽明白了嗎?

這個關係是循環轉動的,先說“親人要生”。親人之間往往是沒有界線的,今天的人,兄弟姐妹很少,過去兄弟姐妹多,一大家族。他是有很多規矩,比如中國古代社會,是靠五倫為忌。五倫,就是五種倫常關係,也叫五常。過去說三綱五常,第一是君臣之間。今天沒有君臣了,那就可以視為是上下級。只要你走向社會,去工作,一定要有個上下級關係,不管你是在上還是在下。第二就是父子,父子就是親人之間的關係。第三是夫妻,夫妻也是親人之間的關係。第四是兄弟,兄弟也是親人之間的關係。第五是朋友,朋友屬於熟人之間的關係。

中國古代社會是靠這五倫為忌的,它有固定的道德標準,所以中國過去社會的治理成本非常低。不是我們沒有法律觀念,中國秦、漢時代的法律非常健全,就是老使不上勁,為什麼呢?因為這種道德規範基本上能解決大部分問題。道德是約束人民行為、解決社會矛盾的利器,是治理社會成本最低的一個手段。

現今的人倫之混亂,令人堪憂。

剛才說的父子、夫妻、兄弟這三層關係,全是親人之間的關係。父子之間,要長幼有序,現在好多電影、電視劇中,子女指著爹媽說話,這指著就不禮貌。我們小時候哪敢指著爹媽說話,現在也不敢呢——指著爹媽說話是大不敬的行為,是堅決不行的。我在一部電視劇里居然聽到這樣的台詞,有一個女孩跟她爹講:“算你有良心!”天哪,這個女兒怎么能這樣出言不遜呢?她爹到底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居然讓她如此感慨!可見,今天社會的人倫關係之混亂,實在令人堪憂。

夫妻之間,過去講求相敬如賓。“舉案齊眉”這個成語,出自《後漢書·梁鴻傳》,說的是東漢人梁鴻和孟光的愛情故事。妻子孟光長得又醜又肥,皮膚還黑,但是呢,她對老公梁鴻非常尊重體貼,給他送飯時把托盤舉得跟眉毛一樣高。這是古代一個很著名的故事,表明了夫妻之間互相尊敬的關係。這個關係在中國古代社會一直是延續的、延用的,它不是客套,它是一種關係。

兄弟之間呢,孔子認為兄弟間要有友愛之情,要“兄友弟恭”,也就是作為兄長對弟幼要愛而友之,給予關懷和教導;作為弟幼對兄長要尊敬,要順從。我們還有一句老話叫“兄弟情同手足”,也是講兄弟間的關係應該是親密的。今天,獨生子女太多,很多年輕人和孩子沒有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並不會有這種感覺。即便有的,也生分得很。我們所講的人際關係中的“親人要生”,並不是從情感上要生分,要隔閡,而是要保持適當的距離。

現在很多電視台,流行辦一種家庭節目,就是中間有一主持人,把矛盾雙方叫在一起,各說各的。我們在電視節目中看到,發生在親人之間的這種衝撞,都是很激烈,很絕情的,親人之間一旦翻臉,連個路人都不如。朋友之間,只要不是有親情這種關係,有時候發生矛盾,是可以調和調解的。而親人之間調解起來非常難,從各類電視節目中我們看到,調解親人之間的矛盾,往往是失敗的;即便是成功了,也是短暫的成功,好景不長就會破裂。為什麼呢?因為親人之間正常和好的時候,無話不說,毫無保留,這就導致了他們的關係過於緊密,很多東西過於緊密就會發生問題,摩擦係數會變得非常大。譬如高度濃縮的原子核,因為擠壓特别致密,到了臨界點就會爆發,而且破壞力極強。

舉個例子,這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事。好多年前,北京某小區某家裡有三姐妹,我都認得,我不能提及她們的名字,這樣有點兒不厚道,姑且隱去真名吧。這三姐妹長得都很漂亮,老三很任性,老大很本分,老二特能鬧事,特能出麼蛾子。大姐結婚多年,大姐夫是個安分守己的人。有一回,二姐跟老三聊天的時候,說大姐夫是個假安分假正經,三妹就說,那你怎么知道他假安分?二姐說,他就會裝,你不信哪天我勾搭他,試驗一回就知道了。結果這二姐果真就設局下套,把大姐夫勾搭成功了。二姐得手以後特別高興,回來就跟三妹炫耀,把細節說得很詳盡。三妹覺得這事很離譜很奇怪,但當時她跟二姐好,跟大姐的關係沒那么近,所以就把此事裝進心裡,瞞著不說。大概兩三年過去兒了,有一天正趕上大年三十,全家人都圍坐在桌前吃年夜飯,這老二和老三不知為那句話起了爭執,話趕話的,越說越強烈,越說越激憤。老三一句話沒把住門,說,你還跟大姐夫睡過覺呢。當時,如果大姐夫堅決不承認,說你胡說八道,這事也就過去了。結果這大姐夫也不爭氣,咣當一聲就跪那兒了。這就等於撩了,姦情暴露。她們的爹就老臉掛不住了,生氣地拍著桌子說,我們家怎么能成這個樣子!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親人之間沒有界線的極端例子。

上面這種亂倫的例子比較鮮見,我們能看到的更多例子,都是生活中平時很好的兄弟姐妹最後翻了臉,為了財產,甚至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很多時候,他們各說各有理,誰也說不清楚是非曲直。所以親人之間保持一種生分,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認識一個老太太,她有六七個子女。那老太太身體還很好,腦子也特別明白。我聽她說過,每個孩子到家裡來,她都會一視同仁。為什麼呢?他們之間有發了財的,有社會地位高的,有社會地位低的,有比較窮的,但是這當媽的不會厚此薄彼,區別對待,沒有表現出來對誰更好,對誰更差,所以大家庭非常和睦。逢年過節,全家人就聚在一起,老太太兒孫繞膝,盡享天倫之樂,其他人也是其樂融融。這樣的和睦,首先歸功於老太太做得好。她用什麼高招使得自己的兒女能互敬互讓呢?老太太跟我說,“是親三分客”。

為什麼閨蜜容易反目成仇。

下面再講熟人。我們每天打交道最多的是熟人。什麼叫熟人呢?就是你認識的人,你單位的人,你的鄰居,等等。為什麼熟人要親呢?因為和你經常在一起,這種親從某種意義上講,不是真親是假親,我們朋友之間總有那好得能穿一條褲子,鑽一個被窩的。我說的鑽一個被窩,沒別的意思,就是好。往往這么親密的關係,在把握不住的時候就會出現問題,為什麼會出現問題呢?因為他們之間沒有界線了,沒有隱私了,沒有秘密了。這種秘密和隱私,一旦被對方知道的時候,在某種程度下,或者某個環境中,它就轉換成一個殺手鐧,他會把你的事撩出來。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或者說在某一個階段關係非常親密,後來就翻了臉,有的是因為具體的事件,有的是莫名其妙,慢慢就生疏了,接著會背後說人家壞話。女性中這種現象比較普遍,尤其是閨蜜,好的時候如膠似漆,翻臉了就視對方為眼中釘肉中刺,背後詆毀傳閒話是非常起勁的。為什麼說壞話呢?是因為我知道你的隱私很多,是言之有據的。熟人之間,如果表示了太親密的關係,就肯定會出問題。我們說的這個親呢,是有度的,表明了我們在一個共同的環境中,比如你的住宅區,比如你的工作範圍,你很親熱地打一個招呼,噓寒問暖,他在生活中會變得很愉悅。我們生活中很忌諱的是什麼呢?就是認識的人之間,互相很冷麵。其實你跟他無冤無仇,沒有什麼過節,就是看不慣這人。

我聽過很多人講,說我一看見那人就煩他,就不喜歡他。問他原因呢?說沒原因,我看見他就憋氣。這是很正常的,因為每個人各自有很多內心細微的感受,不是每一個感受細節都能夠表達出來的,所以有時候你會有說不出來的一種不適,在熟人之間,我們表示這種親密,是為了很好地工作和相處。在你的生存環境中表示這種親密,是讓你自己心情愉悅。比如你的鄰居打個招呼表示很親,哎呀,好久沒見了,說你怎么樣啊,孩子上學了沒有啊,畢業沒有啊,考上大學沒有啊……就是噓寒問暖,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從某種方面講,這還是一種客套,但這種親是表明你自己願意在這種範圍內取得內心的歡樂。其實,歡樂大都是自個兒給的,別人給不了你多少。在某種意義上,我們今天的生活環境、生活條件非常好,但依然感到壓力很大,為什麼呢?因為面臨著一種複雜的商業關係。

以前貧窮的時候,不管在農村還是在工廠,大家的關係都比較簡單。如果能出去聚會吃頓飯,都要念叨很多天,覺得那一頓飯吃得真香啊,那天聊得真盡興啊,那酒喝得真痛快啊。那種感覺今天很難再有了,我們今天即便有很多應付,都是在表面上,很難深入下去。所以,我們強調熟人之間要親,這個“親”是一定要有度的。

網聊最能體現生人之間如何交際。

最後一種關係是什麼呢?是生人要熟。這個我做得很好。因為我經常在各種公共場合碰見生人,人家跟我打招呼,我就得回應人家。有的人會問我,說你跟他認得啊?我說不認得。他說不認得你怎么那么熱情啊?我說因為人家跟我那么熱情,我總不能置之不理吧,這是起碼的禮貌啊。

生人要熟,表明你承認大家在同一個文化圈內。尤其是你若出國在外,碰到人家跟你打個招呼,其實就是擦肩而過。人海茫茫,你一生中能擦肩而過的人,不會超過幾萬個人。也許你會說,某天我到北京站去了,我那一天就“擦”了好幾萬個人。那是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我所指的就是你真的能跟對方點頭,說上一句話的人,你一生中超不過幾萬個。你能夠記得住名字的,恐怕連一千個都沒有。我手機里存著好幾千個電話號碼,其中許多人就算我怎么備忘,都記不住這個人是在哪兒認識的,也不知道他究竟長什麼模樣。

一個人能夠記住的陌生人是非常有限的,你有機會能跟他聊聊天說說話,感受非常好。我經常在各種場合跟生人聊天,這樣做有一個好處,就是不設防,沒界線,能夠坦誠交流。我們剛才說了,熟人要親是個假親,而生人要熟也是個假熟。素昧平生,萍水相逢,這個時候你也不可能和他熟。你不知道他的家長里短,你也不知道他的左鄰右舍,你只知道在這個瞬間這個時間段,跟他有一個交往,而且你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掏心掏肺地說點兒話。

最能夠體現這種關係的,是今天的網路。為什麼很多人喜歡網聊呢?因為他可以徹底敞開心扉,他可以把他的隱私說出來,這就是生人要熟的一個典型例子。有些話,有些事,在熟人之間是不能說的,是必須諱莫如深的,是要藏在心底不得見光的。為什麼?如果他說出來,他單位的人就會全知道,每個人都是喇叭的時候,壞事傳千里,好事也難免變味兒。我先告訴你,每個人沒有義務替別人保密。你跟某人大倒苦水,或者講了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話題,涉及敏感的人或事,然後叮囑對方,說你千萬要替我保密。他沒準兒轉身就跟另外一個人說,然後也照樣叮囑後者保守秘密,我就說給你啊,你千萬不要說出去。可是,很快就會弄得人人皆知,而且很可能變成流言蜚語了。

所以說,生人的網聊,很能說明生人要熟這種社會人際關係的實質。

不一定做到,但一定要知道。

今天說的這三層關係,是轉著圈說的。人際關係不像我們想像的那么簡單,有時候是錯綜複雜的,就像蜘蛛網,甚至像是一團亂麻。如果你能從內心有意識地去認識,去區分,去把握,你就能把複雜的人際關係處理好,不但能理出個頭緒來,還能做到有條不紊,該幹嘛就幹嘛。這中間一個大的原則,就是要弄清楚親人、熟人和生人之間的關係轉化——親人要生,生人要熟,熟人要親。

這種關係我們往往處理不好,處理不好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狀態不好。生活中,職場中,每個人都會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也有很多好朋友。有的人能夠終身做朋友,但大多數人是很難做到的。為什麼呢?你地位有變化,就可能出現利益問題,過去不牽扯利益的時候你兩個人會很好,一旦產生利益糾紛,你們可能就會掰了。人在利面前能夠讓一步,比什麼都強。這么多年走過來,我才實實在在知道了這一點。

我年輕的時候,處理人際關係也沒經驗,不知道如何妥善處理。今天你聽我說得頭頭是道,貌似很圓通,其實也不一定,更別說我年輕的時候了。我今天說的事,我未必能做得到,能做到我就是個神仙了。但我明白,能理解其中的道理是很重要的。我們不是一直說只講道理不說真相嘛,有的事情是沒法知道真相的,你看電視節目裡,鬧矛盾的雙方來了以後,各執一詞,都不依不饒。你聽誰都是真的,其實誰都有不真的一面,為什麼呢?每個人都揀有利於自己的說,尤其面對公眾表達的時候,一定是揀有利於自己的說。所以,我們不再尋求很多事情的真相,我們只說出個道理,這個道理對你一生是大有好處的。

這盤子有意思,你看正面,全是蔬菜。它背面的珊瑚紅描金,寫著“大清乾隆年制”字樣。這種盤子比較稀少,你很少能看見大清乾隆年制的。

我第一次看見這種盤子是在瑞士。瑞士日內瓦有一個鮑爾博物館,鮑爾一生中蒐集亞洲文物,主要是中國和日本的。他去世以後,故居被改成了一個博物館。他收藏了大量的中國官窯,其中就有這樣一件。看看,紫的是茄子,紅的是西紅柿,還有瓜。為什麼在乾隆官窯中畫有蔬菜呢?因為當時皇家大力提倡發展農耕培植,這也是民生。

今天,不論你買多少蔬菜東西,你肯定少不了跑菜市場。菜市場最能反映當地的民生,我其實每年都會有幾天去菜市場轉轉,我去菜市場幹嗎呢?去看,去觀察。我覺得菜市場裡有著人生百態,菜市場裡的人的關係就特別有意思。

菜市場裡遇到親人是啥狀態,一言難盡。熟人和生人之間的關係,在這裡卻能比較直觀地呈現出來。譬如,很多人在那地方買了好多年菜,跟小商販都非常熟了,但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誰。有時候就說“丫頭,給我拿倆茄子”“師傅,稱上半斤豆角”之類的,對方也熱情打著招呼,仿佛親朋好友一般待你,至於那丫頭叫啥名字,那師傅是哪裡人氏,你卻一概不知。不過,你們已經從生人變成熟人了,而且是恰到好處的那種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