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或秩序:關於孩子的天性

2019-07-13 09:11:56

孩子們是喜歡按照規則行事的,他們會得到安全感,以及掌握了某種“知識”的歡喜,以及可以自己判斷形勢的自信。如果大人可以隨意改變規則,規則不管用了,這會讓他們茫然,難過,無所適從。

自由或秩序:關於孩子的天性

文/李樹波(挪威)編輯/張文靜

兒子樹苗上的第一個幼稚園是公立幼稚園(以下稱為A園)。A園非常自由,但“自由”幼稚園雖然讓孩子盡情歡樂,但是也有了很多壞習慣:吐唾沫、尖叫、倒地轉磨耍賴、擰人。如果幼稚園的環境沒法改變,家長的責任就是儘可能讓他脫離這個傳染壞習慣的環境,回家就申請了一個蒙氏幼稚園(以下稱B園)。

“規矩”幼稚園給我們許多驚喜,讓我學到很多

我和先生去實地考察的時候,B園室內靜悄悄的——午飯時間。孩子們擺好桌子椅子,把自己飯盒拿出來,一個小女孩站上凳子唱歌后,大家安靜就餐。先生回家嘀咕:“溫室里的花朵,壓抑,冷漠,活活被教育成一群紳士淑女了。”

我和先生、A園老師商量後的共識是:人只有一個童年,希望樹苗能有機會體驗另一種教育,如果不適應,還可以回A園。同時,A園老師覺得,樹苗求知慾強,喜歡秩序,喜歡自己動手,應該很適應蒙氏教育。這樣,樹苗以四歲“高齡”轉園了。

轉眼樹苗在B園三個月了,每天早上不再是鏖戰,還時常有些“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的變化。比如會自己安排活動,先乾什麼,再乾什麼;比如會自己玩積木、搭鐵軌,解決不了的技術難題再找爸媽支援。最比如開始待人接物,出門見客會和人握手,自我介紹——那個見人就躲在大人後面、十問九不答的害羞娃娃哪裡去了?

對B園的細節觀察得越多,越感嘆自己其實對幼兒教育有許多誤解——

1、追打吵鬧是孩子的天性,不要用秩序壓抑孩子的天性?

大班室內貼著一些彩色圖片,寫著大家要遵守的規則。比如“用室內的音量”,“不要在室內跑”。 它並不是說“安靜”,而是“用室內的音量”,這與其說一種權威命令,不如說是導入對社會空間秩序的認知。室內是工作和交談的場合,如果每個人都大聲,那么每個人的工作和交談都受影響。如果每個孩子都尊重別人的存在,懂得降低音量,那么所有人都受益。我發現,孩子們在維護這個規則的過程中,有種自信的表情。他們在理解規則,並提醒自己遵守規則的時候,是品嘗到了一點“我能做到”的成就感的。同時,他們也很為“我們的環境”而自豪。

那些在餐廳、室內公共場合高聲喧譁奔跑的孩子們,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天性得到了很好保護,不過是因為他們沒有被清晰地告知行為的界線,和設立這些界線的理由。沒有人幫助他們去了解“個體和群體”之間的聯繫。樹苗以前就是這樣的孩子,不分場合躺倒耍賴,我們氣急敗壞卻除了威脅呵斥外無計可施,但是他現在就能理解他的行為對他人的影響。

2、小孩需要權威來維持秩序?

有些家長對孩子吹鬍子瞪眼,甚至體罰,心裡其實心疼孩子,內疚自責,可是為了維護權威,就只能嚴厲起來。並不是自己想當權威,只是認為孩子成長過程中需要一個權威,否則走錯道也沒人能拉住。這類家長的孩子,多半會成長為反權威的,叛逆的人,我頗見過一些例子,但是並沒有仔細追究過孩子是否真需要權威。

B園裡,大人,也就是老師,是沒有權威的,大家根據統一的規則來做事。舉個小例子,孩子進門後,換好衣服,要搖一個鈴,然後一個大人過來,和他握手,說早上好,然後進教室。有次,樹苗換了衣服,老師正好在旁邊,示意他搖鈴,握手。但是那天他心情不好,不肯和老師握手。老師很明白他心思地說:“好,我們重新來。”她消失在室內,樹苗再次搖鈴,老師再走過來,完成了這個“呼喚——會面”的過程。

我看著這個過程,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摧毀孩子秩序感的,往往是大人自己。大人建立一個規則,孩子也接受了規則。可是大人往往在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為了自己方便,就改變規則了。孩子這時候擰巴,大人還會怪孩子不會變通。如果權威僅僅意味著可以隨便改變規則,那么權威對孩子的成長哪有半點好處?觀察一下孩子,會發現孩子們是喜歡按照規則行事的,他們會得到安全感,以及掌握了某種“知識”的歡喜,以及可以自己判斷形勢的自信。如果大人可以隨意改變規則,規則不管用了,這會讓他們茫然,難過,無所適從。不管他們是得出“規矩沒用”的結論,還是壓抑內心感受,學會服從“善變”的“權威”,都不健康。

3、 已經三令五申了,為什麼孩子還是不懂規矩?

很多家長的挫折感都因此而起:已經說過無數次了,你是哪一個字沒聽明白?我也經常有這樣無名火起的時候。我有次去接孩子比較早,看見了這樣一幕:老師帶著小朋友在室內,他們列隊,背著手,用小碎步繞著桌子椅子蛇行前進。然後老師說:“現在,讓我們快一點。” 小朋友們用略快的步速走了一圈。老師說:“某某小朋友,今天你在房間裡跑來跑去,我們不是這么做的。現在讓我們用合適的速度在房間裡走。” 我才明白,這個練習,是有針對性的。

室外地方大,可以野跑。室內亂跑容易撞到人,尤其是反應比較慢的小小孩。可是光說,或者出事了呵斥,孩子知道闖禍了,可是依然沒有學習到對自己身體的控制能力。

老師用“一個小朋友超速”的機會,讓大家一起親身感受不同的速度,學會控制身體,告訴孩子們哪一種速度是適合在室內行走的速度。這種學習,讓孩子真正進入“秩序”,感受秩序,與呵斥相比,哪種會讓孩子印象深刻呢?

以前光知道蒙氏教育的教具好,對孩子“敏感期”的把握好,這也是我最初為樹苗申請蒙園的原因。現在我有另一種觀感了——這個教育最精髓的地方,在於對天性和教育的整體而精妙地把握。失去控制,並不是人的天性。小朋友作為比我們更完美的人,他們的天性是要努力學會控制自己,學會掌握形勢的,這是人性中最讓人感動的成份之一。

我們大人怎樣幫助他們理解和找到自控的方向,至少不要去打亂他們種種學習自我控制的努力,才是養育的核心所在。明白這個道理,是否送孩子去蒙園倒真是其次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