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國人適合簡單粗暴的教育

2019-03-10 04:43:29

作者:孫驍驥

一個是商業時代的教育方式,一個是農業時代的教育方式。前者更細膩,後者簡單粗暴。不要去比較二者的優劣,根本沒有優劣可言。

BBC拍攝的紀錄片《我們的孩子足夠堅強嗎?——中國式課堂》最近陸續播出,隨即引來熱議。在紀錄片裡,5位經過層層選拔的中國老師,來到英國漢普郡的博航特中學,接管了由50名英國青少年組成的“中式實驗班”,教授課程。

本以為異域的教師和學生之間會擦出教育的火花,結果在BBC全程記錄教師教學過程的片子中,英國觀眾們看到了中國中學老師在英國授課時的各種齟齬不適和擦槍走火。比如說,英國中學課堂上學生要是對老師的講授有不同意見,是可以當堂反駁的,這讓深具“師道尊嚴”的“中國外教”們心裡很不是滋味。此外,最讓他們無法忍受的是英國學生毫無中式的課堂紀律,他們悲哀地發現英國課堂的常態是:上課講話、燒水喝茶、不聽老師講課、肆意走動……

在中國老師眼裡,這些以上都是英國學生令人難以忍受的“惡形惡狀”,但在英國人眼裡,這些卻是他們日常教育的一部分,連那位上課燒水喝的學生家長也理直氣壯為自己孩子說話:渴了要喝水是一種個人權利。這番申訴涉及了一個重要的方面,那就是在英國,課堂紀律無疑是需要遵守的,但並不是完全死板而無可逾越的,尤其是當他對於個人權利構成阻礙的時候。別忘了,英國可是人類歷史上“個人主義”的重要發源地,集體並不天然地凌駕於個人之上。

而在中國的課堂上,尤其是中國小,教師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確保學生對自己的完全服從,以及各種聽話守紀律的訓練。紀律無疑是進行授課教育的先決條件。如果學生在課堂上反駁老師,也會被認為是不遵守課堂紀律的行徑。但為什麼一定要維持一個對老師絕對服從的課堂氣氛,木偶一般端坐聽講呢?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中國崇尚團隊精神文化,而集體制度的背後往往隱含著集權的影子。這種解釋,倒是蠻符合英人對我們的晦暗想像。

但作為經受過中式中學教育和英式大學教育的親歷者,問題顯然不是一個“團隊精神”所能回答。中國中學課堂上對老師的絕對服從,對課堂紀律的嚴苛管理,以及填鴨式、高強度的應試教育,種種簡單粗暴的教育手法,其實都是源於四個字——市場競爭。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老師就給同學們灌輸過一個觀念:你考進普高的唯一目的是要考進大學,否則你就不要去讀普高,直接上職高學手藝就得了。於是,有志氣的小夥伴們經過層層考試選拔,好不容易進了重點高中,卻猛然發現考大學的競爭激烈程度比考國中、高中要厲害得多。過度的競爭,似乎讓一切變了味。
有人或許會拿出教育部的一個數據來反駁:1977年,中國高考錄取了27萬人,2014年高考錄取了698萬人。數字上看,錄取人數幾十年間增加幾十倍,應該預示著競爭強度變小才對呀。其實不然。雖然錄取人數變多,但是優質的教學資源這些年並沒有什麼格局上的明顯變化。別看全國現在有達兩千多所高校,但不少其實是由之前的什麼二級學院“升級”而來,水分還是相當大的。實際上,優質的教育資源,依然和以前一樣,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非常稀缺的資源。進一步說,優質的教育資源,其意義顯然不止於教育本身,而是意味著將來更好的就業機會,更佳的人脈關係以及各種裙帶利益。對此,家長、學生和老師都心知肚明。
資源少,競爭者眾,社會福利保障小,這似乎成了談論我國任何話題的大前提。它意味著在市場競爭中的每個人都會十分焦慮,力求避免成為競爭中被淘汰的失敗者。因為在這個崇尚“成功”、金錢就是唯一的價值維度的國度,失敗者付出的代價將是十分慘重、萬劫不復的。等待失敗者的,是被記憶抹去、被社會遺忘。這種如幽靈般徘徊的隱憂,時刻催促著瘋狂學習的學生和老師。
在教育領域,高競爭強度、零和博弈的條件下,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都會主動選擇將教育的過程利用到最大化,那就是用最短的時間,訓練出考分最高的學生。我想,任何一個理性的人,不管他是中國人還是英國人,為了使得效率和利益最大化,都不會選擇使用慢吞吞、效率低下的英式教育,而會選擇最簡單粗暴,能迅速達到特定目的的中式教育。長此以往,簡單粗暴但實用的教育方法驅逐了看似完善卻並無效率的教育方法,這便是教育領域的“格雷欣法則”。不遵守這些規則的老師,在中國是要被邊緣化、受排擠的。讀讀當年阿城寫的《孩子王》,你會驚人的發現,這么多年過去了,雖然辦學的硬體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中國教育的某些基本事實是沒有絲毫改變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包括,教師不能壞了“規矩”。
當然,如此的“教育”算不算一種真正的教育,此處就暫不討論了。
眾所周知,中國是一個各行各業競爭強度近乎變態的國度,要獲得一個崗位、一個名額,你需要擊敗不計其數的競爭對手,所以社會上雞血勵志文化能在我國如此蔚為流行,所以學校里做得最多的不是培養所謂的綜合素質,而是像馬戲團訓練動物一樣玩命訓練考試做題的能力。對一些英國孩子來說,中式教育一天稀鬆平常的12個小時課程強度已經到了無法接受的地步,有論者斥之為“嬌氣”。但如果不去親身經歷,英國學生想破腦子也沒法理解中國的高考選拔制度和英國的差別有多大,亦是無法理解考不上大學對於一個中國學生意味著什麼。

這是紀錄片裡故意漏掉、沒有提及的兩國社會差異。
有一位“中式實驗班”的中國老師接受採訪說:“我相信這些英國孩子,如果在中國的教育環境下,學習會比中國孩子還要努力。”這番話說明他還是懂得一些教育的本質的。不是說中式的教學方法多么高明,只有中國老師才能讓學生聽話,守紀律,考出高分,其實這種反覆做題反覆練習外加考試排名的教育方法誰都能想得到。說穿了,中國的學生學習優良和這套教學法沒有半毛錢關係,而純粹是因為我們太明白進學校的目的了——為了競爭,擊垮對手,贏得大獎。即使沒有這些老師的教學,在嚴苛的競爭環境下,中國學生的勤奮程度也會遠高過英國學生。這部貌似公允的片子撇開社會情況來單純考察所謂的“中式教育”,根本就是緣木求魚。
麥克法蘭在《英國個人主義的起源》里提過一個論點。他說,英國發達的商業文明,催生了個人主義,這種個人主義強調了個人作為財產所有者的獨立身份、個人的思想、能力以及個人通過勞動而獲致的一切。個人的獨立身份便賦予個人以自由、獨立平等的價值觀,由此也培養出了一部分自由散漫的性格。而這種獨立性,是崇尚集體宗族主義、崇尚老黃牛耕田精神的農業社會所不可能具備的。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在我看來就是中英教育區別的根源:一個是商業時代的教育方式,一個是農業時代的教育方式。前者更細膩,講求培養綜合素質與創造性;後者簡單粗暴,採取了魔鬼式的訓練法,把具體鮮活的人異化為一串冷冰凍的分數。不要去比較二者的優劣,根本沒有優劣可言。不同社會、不同環境下的客觀產物而已,正如一個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老農民實在是沒有什麼理由去接受無謂的素質教育。夏蟲不可以語冰,焦大審不了林妹妹的美,如是而已。

末了,我認為最為神奇的一點是,費盡口舌討論了半天,而實際上目前你根本無法通過國內正規網路渠道觀看這部紀錄片的視頻,這使得我們的所有討論很大程度上成為了一種帶著主觀情緒、一廂情願的自說自話,猶如一個對世界懷有敵意的資深妄想症患者。這種哭笑不得的現狀,我認為十分具有反諷的喜劇效果,恰似我國的奇葩教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