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真卿——有一種氣叫浩然正氣(三)

2019-02-24 16:23:03

他一面假託陰雨不斷,暗中加高城牆,疏通護城河,招募壯丁,儲備糧草,一面駕船飲酒麻痹安祿山。

這個方法並不高明,他不是韓信,用不到那么出神入化。

但安祿山也不是項羽,所以這看似並不高明的計謀,卻出奇的奏效。

安祿山果真認為他是個書生,不足憂慮,試探就此打住。

對於這個錯誤的決定,安祿山有沒有後悔,歷史沒有明確的記載,但從後來的結果看,我想他一定是後悔了。

(755年),安祿山以“憂國之危“、奉密詔討伐楊國忠為藉口,在范陽起兵。

叛軍實力強大,很快就攻陷了河北郡縣。

諸多的縣城唯獨顏真卿負責的平原城防守嚴密,沒有一絲一毫的退讓。

此時大唐上下都被叛軍打得暈頭轉向,就連皇帝都不知所措。

皇帝忍不住嘆息說:“河北二十四個郡,難道就沒有一個忠臣嗎?”

這個時候顏真卿的人馬趕來了,將叛軍在河北的所作所為事無巨細都告知了皇帝。

這讓皇帝十分的高興,他沒想到在國家危難的時候,關心朝廷,忠於職守的不是那些王侯將相,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讀書人。

這份忠於大唐,威武不能屈的態度感染了皇帝,他對左右的官員說:“我不了解顏真卿的為人,他做的事竟這樣出色!”

“我大唐還是有忠臣的。”

大唐不會亡的。

正是他的這份威武不屈的精神給了皇帝收拾河山的勇氣,從後來的局勢看,這份勇氣很重要,若不是這份勇氣,大唐也許就提前結束了。

這一切顏真卿當然不知,就算知道,他未必會當一回事,作為一個官員,這是最基本的職責。

本著這份職責,他死守平原城。

敵人強大時,他招募將士,慷慨陳詞。

敵人弱小時,他出奇兵,編草人,用奇謀,處處與之周鏇。

任憑外面的戰火滔天,平原城始終穩如磐石。

這份硬骨頭終於引起了敵人頭領史思明的注意,這位善於攻城的將帥,親自領兵來圍攻饒陽,一度派游軍截斷了平原郡的救兵。

敵人的目的很明顯,徹底摧毀這座插在河北心臟的刀刃。

面對敵人的來勢洶洶,顏真卿不光賭上了自己的性命,還用自己十歲的兒子顏頗做為人質。

這份堅持終於感動了老天。

太子李亨(唐肅宗)在靈武登基,天下歸心。

往日輝煌的大唐,唯獨平原郡、博平郡、清河郡防守堅固。

面對新皇帝殷切的眼神,顏真卿頷了頷首說道:“皇上請放心,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這份視死如歸的勇氣,給了新皇帝莫大的信任。

他充滿信心的衝著這個年輕人點了點頭說道:“朕不怕。”

新皇帝很好的實現了他的諾言,他的確不怕,與叛軍展開了各種搶奪戰,陷入恐慌的大唐將士似乎開始甦醒。

局面開始向好的方向走。

廣平王李俶(後改名李豫,唐代宗)統率二十萬軍隊收復長安,大大的鼓舞了人心,所有人都認為叛軍不足為慮,甚至開始放鬆了警惕。

唯獨顏真卿仍像平常一樣按法律治事,武部侍郎崔漪、諫議大夫李何忌都被他彈,就連剛剛取得勝利的廣平王李俶,他也沒放過予以彈劾。

除了這些,禮儀使崔器,宰相,都統李峘都是他彈劾的人選。

他不是不懂得為官之道,但終究是抵不過內心的那份熱忱,所以他說出了旁人不說的話。

他的官一調再調,先是馮翊太守。轉任蒲州刺史,封丹陽縣子。又被御史唐旻誣陷,降為饒州刺史,繼而降為蓬州長史。

宰相元載認為他迂腐,顏真卿生氣地說:“這意見用不用在您,進言的人有什麼罪過?”

但朝廷規章哪能經受您兩次破壞呢?“這份恨意徹底埋在了宰相的心頭。

在元載當權的日子,顏真卿始終得不到重用。

此後,他多有調任,但那份剛正的性子始終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先後得罪的人也排成了連隊,包括一個叫盧杞的小人。

正是這個小人,將他推向了死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