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洛外的那些鳥兒

2019-02-21 18:16:36

洛陽是十三朝古都,古代以皇城為中心,分為洛南、洛北、洛中和洛外。日本模仿唐都建造首都並更名為洛陽。至今日本的京都仍保留了'洛陽、洛北、洛外'等地名。

如今的洛南已成新區,到處高樓林立,現代化的氣息非常濃厚,除了定鼎門遺址等少數建築外,已經很難見到古都的影子。而位於谷水之濱的洛外,雖說也沒了古色古香,但還有一個園林式的院子,院內林木茂密,地廣人稀,形成了與洛中不同的微氣候,獨特的自然環境,引來了無數鳥兒前來築巢。

最常見的鳥兒就是麻雀,它們是院裡鳥類的草根。這種鳥喜歡成群結隊,一會兒落到地上,一會兒又飛上樹梢,叫起來嘰嘰喳喳。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它們的祖先曾被戴上'四害'分子的帽子,差點被趕盡殺絕,多虧了張勁夫同志的建言,才洗清了冤屈。

麻雀個頭雖小,但氣性很大,不適合籠養。人工飼養少有成活的。一旦被抓住,很快就會氣瘋而亡。麻雀有家雀和山雀之分,不知院內的麻雀屬於哪種?

喜鵲叫起來喳喳喳喳,雖然聲音不那么動聽,但由於名字中有個“喜”字,因此格外招人待見。“喜鵲聲唶唶[jiè jiè],俗雲報喜鳴”,人們總是認為“喜鵲叫,喜事到”而把它當成'報喜鳥'。

灰喜鵲也是吉祥鳥,它長得與喜鵲非常相像,只是頭黑頸白,羽毛以灰藍為基調。灰喜鵲起飛非常迅速,可以“緊急升空”,但耐力不夠,不會長途飛行,經常數十隻穿梭於樹林草地之間,沾有濃厚的游擊習氣,不愛在一個地方過久停留,遇到驚擾,就一鬨而散,等危險過去再聚到一起。它們總是不停地叫著,通過鳴叫保持彼此之間的密切聯繫。

灰喜鵲是聰明鳥,進入人類房間偷吃東西時,總會有兩三隻在外放哨,在確保全全的情況下,輪流入室'盜吃'。據說這種鳥適合人工飼養,一旦馴化,基本不會“私自離隊”或“離家出走”。不過,在院內很少見到有人飼養它,洛外人雖通鳥語但鮮有養鳥者。

與灰喜鵲相似的還有一種鳥叫做紅嘴藍鵲。這種鳥遠遠看去常常被誤認為是長尾灰喜鵲,但如果近看就會發現它的顏值要比灰喜鵲高得多。它有一個紅紅的喙[huì],頭頂至後頸有一塊白色至淡藍白色的色斑。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它擁有一個非常漂亮的長尾巴。這種鳥性格活潑,飛翔時多呈滑翔姿勢。它是鴉類的近親,食性較雜。飲食中不僅有昆蟲等葷菜,而且也有穀物等素食。它們跟一些霸權主義國家一樣,有時會侵入其它鳥類的巢穴殘忍地殺死人家的小鳥並吃掉。它們還非常護犢子,無論什麼鳥,甚至包括人類,只要靠近它們的幼雛,都會遭到其攻擊。

鴿子是和平的象徵,在政治學中把溫和派稱為'鴿派'。鴿子叫起來發出“咕咕咕”的聲音。這種鳥反應機敏,具有很強的記憶力,比較戀家,白天出門覓食,不管飛多遠,夜晚一定歸巢。鴿子嚴格踐行一夫一妻制,沒有生活作風問題,在鴿子的世界裡,不會出現雷洋事件。因為它們對感情非常專一,與配偶總是形影不離,所以沒有抓嫖市場。一旦配偶去世,寡居的鴿子要經過很長時間才能走出喪偶的陰影,重新配對。

白鷺是優雅的鳥兒,頭上長著長長的冠羽,宛如清代官帽上的花翎。古人不惜用最美麗的筆墨來讚美它。劉禹錫稱讚說“白鷺兒,最高格。毛衣新成雪不敵,眾禽喧呼獨凝寂”,劉長卿準確地捕捉了它的特點——“亭亭常獨立,川上時延頸”,謳歌它“幽姿閒自媚,逸翮[hé]思一騁。如有長風吹,青雲在俄頃”。而杜甫的“兩隻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則是一幅意境曠遠的千古水墨畫章。

夜鷺是夜間活動的鳥兒。白天總是藏在密林中,單腿站在高大的樹木頂端,伸著長長的脖子紋絲不動,或斜著眼睛或弓著背,一副吊兒郎當、玩世不恭的樣子。只有在受到驚嚇時才會發出單調而粗獷的鳴叫,倏[shū]地從樹叢中飛走。它們黃昏之後才開始活動,三三兩兩地佇立水邊,死死地盯著水面,等候獵物,直到太陽升起的時候才回到樹上,開始日復一日的休息。夜鷺的天敵是老鷹,由於老鷹數量的銳減,夜鷺的繁殖有失控的趨勢。據說武漢東湖的部分地區夜鷺的白色糞便已經達到污染的程度,因此專家建議可以適當地進行獵捕。

灰鷺比夜鷺顏值要高,尤其是那雙犀利的眼睛,嚴肅地注視著這個世界,不苟言笑,似乎是一位洞察一切的哲人。它全身灰褐,與白鷺相比,體小腿短,但飛起來依然優雅。我的鏡頭捕捉了灰鷺與白鷺因為房產(巢穴)糾紛而打鬥的場面,非常激烈。

鷺類應該是水鳥,為什麼會來洛外這個院子安家?難道是因為有了無名湖?亦或它們要到附近的澗河或更為遙遠的小浪底去覓食?不得而知……

烏鶇[dōng] 一身烏黑,乍一看,還以為是烏鴉的幼鳥,但黃色的眼圏和喙[huì]子又把它與烏鴉截然分開。就這么一個黑不溜秋的小傢伙在瑞典居然享有很高的政治地位,被奉為國鳥。烏鶇經常在地面快速跑來跑去,膽子很小,但眼神特別好使。它最大的特點是叫聲動聽,具有較高的語言天賦,能模仿其他鳥類的鳴叫。

八哥具有更高的語言天賦,不僅能模仿'鳥語',而且經過訓練後還能說'人話'。它們喜歡過集體生活,在南方多水的地區,常常站在水牛背上找些蟲子吃。每當暮色降臨時就成群在天空飛翔啁啾[zhōu jiū],然後在竹林、大樹或蘆葦叢中夜宿。

鳥類學家把八哥、烏鶇、鷂哥等善於模仿其它鳥類鳴叫的鳥兒叫做'椋[liáng]鳥'。它們的這一特點與洛外的居民有些相像,因為這個院裡的大多數人也非常擅長模仿異域人士的話語。因此,用某種椋[liáng]鳥作為該院的院鳥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白鶺鴒[jí líng]的羽毛黑白相間,要想給它拍攝一張彩色照片似乎比登天還難。它個頭雖小,但壽命很長,能活10年左右,應該是鳥類中的壽星了。它擺尾但不搖頭,有時長時佇立一處不停地上下擺動尾部,不知道它想要表達什麼意思?它覓食時時而若閒庭漫步,時而裊裊婷婷地一路小跑。遇到人類的驚擾則斜著起飛,飛行的軌跡是波浪式的。一邊飛一邊發出'jilin-jilin'的鳴叫,叫聲清脆響亮,故名喚'白鶺鴒'。

蠟嘴雀是很有玩賞價值的籠養鳥。如果調教得當,應該是鳥類歌星中的韓紅。雄鳥與雌鳥異形異色,但無論雌雄,都擁有胖胖的身材,憨態可掬,惹人喜愛。

北紅尾鴝[qú]也是非常美麗的小鳥,翅膀上的白色翅斑是它最顯著的特徵。它行動敏捷,但不善在高空飛翔,只是短距離地逐段飛行。常常長時間立於小樹枝頭上下搖尾和不住點頭,似乎在聆聽虛空中某位智者的講話。發現目標後便猛撲過去,得手後依然返回原處。它的叫聲尖細清脆,很容易通過“滴-滴-滴”的叫聲發現它的蹤跡。

中國環頸雉[zhì]雞又被稱為“美國七彩雉雞”。因為這種原產中國的鳥在十九世紀末遠渡重洋去了美國,在那裡經過100多年的雜交選育,有了美國國籍,屬於美籍華鳥,後來又被引回中國,其經歷與楊振寧先生有些類似。它渾身披金掛彩,羽毛上點綴著白色和黑色的斑點,又長又尖的稚尾有道道褐色的橫紋。眼睛四周有一片喜慶的紅色,脖子上白色的頸圈宛如中國孩童的項圈,頸圈之外帶著金屬般閃光的深藍,透著淺綠,也許就是美國生活的印記。

蠟嘴雀、北紅尾鴝雛鳥以及環頸雉[zhì]雞可能不是原生的野生鳥,也許是院內某位鳥人(註:養鳥之人)慈悲為懷的放生結果。

除此之外,院裡還有戴勝、斑鳩、白臉山雀、白頭翁、啄木鳥以及許多其它不知名的鳥類。院子大了,鳥就多了,無法將它們一一收入鏡頭。這些鳥兒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但這裡卻成了它們共同的樂園。

文字2016年5月29日成於河雒古鎮榖水,2017年4月2日修改

照片2015年-2017年4月1日攝於洛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