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真正的寒門學子受惠

2019-02-22 03:28:59

開學季,一些媒體對“北大寒門學子人數創新高”表現出了喜出望外之情。據報導,在各項傾斜性政策的執行下,今年北大共錄取農村學生700餘人,為近年來最多。再加上清華,近千名寒門學子圓夢top2。

更多的農村學生得以走進清華北大,對學生自身而言無疑是可喜可賀的。但對於學校和招生政策來說,並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雖然經過數年的努力,北大新生中農村學生的比例已經回升至17.5%,但與80、90年代的30%還是差了將近一半,從各方面素質來看也難比當時的天之驕子。

而且,今時今日,農村學生早已不等於寒門學子,城市底層家庭可能比農村家庭更為貧困。家境富足的農村戶口學生未必享受不到優質的基礎教育資源,更不要提那些無孔不入的“農村身份”聯考移民。誰敢保證所謂的“寒門學子”里沒有混進幾個“富農二代”?所以,某政策中提到的“使更多來自農村和貧困地區的優秀學子能享受優質教育資源”和“進一步加大對農村地區中學和農村戶籍考生的政策傾斜”之間不存在必然的邏輯關係。

招生政策的傾斜並不能解決教育公平的根本問題。首先,一流的大學培養一流的人才,招生作為第一道選拔門坎,本不應厚此薄彼。再者,就算top2院校的政策眷顧讓這千餘名學子成為幸運兒,可能從此改變命運,受惠群體也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散布在廣袤貧瘠土地上的還有千萬學生,他們也許不敢奢望頂尖的教育資源,他們可能更迫切需要一個還算過得去的基礎教育環境。基礎教育應注重普惠性精神,而高等教育更多應堅持一種精英主義。

近年來,包括top2在內的眾多重點高校農村新生占比上升,都得益於招生政策適度向農村地區傾斜。這種出發點雖然善良,但不解決城鄉之間和城市結構性教育資源配置嚴重失衡的根本問題,無法觸及教育公平的共性問題。

當然,這也遠遠超出了教育部門的能力範疇——城市內部和城鄉之間需要均衡配置的又豈止一個教育資源!那么,目前在招生政策上向農村傾斜雖不盡合理,也屬無奈之舉。在這個前提下,只希望以後能將招生政策精細化,盡最大可能招到真真正正的寒門學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