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等10分鐘不回就拉黑,證明你的時間不值錢?

2019-03-11 17:30:24

前幾天,有個陌生網友加我微信,說想交個朋友。

當時我正在趕一篇稿子。耳邊只聽到自己手起指落、敲擊鍵盤的聲音。

抽空看了下手機,順手回了個握手的表情,然後馬不停蹄回到鍵盤聲中去了......

十分鐘過去,我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習慣性要去回微信,結果看到了如下一幕:

當我回復“喔喔”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他拉黑了。

第一感覺,是這誤會深了!

對方一定以為我耍大牌,對他愛理不理。

所以就來個殺伐痛快,直接把我拉入黑名單,或許還哼了一聲: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子不屑一顧!

到此為止,那就真是一場誤會。

可是仔細琢磨一下,如果因為10分鐘沒能及時回復,就把對方拉黑,這怎么能叫“想和你交個朋友?”

更重要的是,在他看來,10分鐘的沉默,是對他不理不睬;而在我,10分鐘正忙得不可開交。

所以,這10分鐘折射出來的是對時間的理性判斷和深入理解

想想我自己,從前也是個閒得無事可做的人。

所以在QQ上和同事聊天,若是對方5分鐘不回我,我也會吹鬍子瞪眼睛,非要打電話將對方數落一通。

後來,稀里糊塗愛上了寫作,才知道原來時間真的少得可憐。

一天之中,要是上午還沒有搞定選題和框架,下午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了晚上,那真是得點燈熬夜、加班加點才能寫出點豆腐乾似的文章。

正在做點事的人,比如創業者、科研人員、應考者、討生活者,都是恨不得把一天掰成兩天來用的。

時間,至少有3個度。理解這3個度,對生活、工作和生命的體會一定不一樣。

01

時間的容納度

就像一個容器,時間有容納度。

不同的人,同樣的時間,容納度卻有大小之別。

以5分鐘為例,對於一個孩子,可能就像是一個盛滿快樂的魔法杯子。

他可以在5分鐘內搭積木,搭出一座神奇的城堡。那種快樂,也許是成年後的一天也無法比擬的。

5分鐘,對於一位正忙於手術的醫生,或許就是將瀕臨死亡的病人從死神手裡奪回來的一個巨大黑洞。穿過黑洞,就是生的光明。

5分鐘,對於考生而言,或許就是改變命運的一座高大的龍門。躍過去,海闊天空,前程似錦;躍不過,濤聲依舊,重頭再來。

5分鐘,對於商界大佬,如王石、王健林來說,或許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時”“商機”,錯過了再等一年未必能回來。

卡耐基曾經這樣說:

零星的時間,如果能敏捷地加以利用,可成為完整的時間。所謂“積土成山”是也,失去一日甚易,欲得回已無途。

對於那些無所事事,或者並未找到自己想做的事的人,5分鐘也許可以當做一個屁給放了。

太不起眼了,太微不足道了。

在他們眼裡,5分鐘如同一粒可以任意丟棄的芝麻,如同一隻可以肆意踩死的螞蟻,毫不可惜。

哎!同樣的時間,對不同的人,容納度實在不一樣!

02

時間的顆粒度

前幾天,聽一檔節目,主持人說時間是有顆粒度的。

這句話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的確,如果不是體會過一天要同時完成幾項任務、幾件工作,忙得焦頭爛額,是無論如何不能體會“時間有顆粒度”的說法。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作者奧斯特洛夫斯基曾說:

對時間的慷慨,就等於慢性自殺。

生活於都市的快節奏中,時間本來就很吝嗇。

我的一個同事,因為要還房貸車貸,一下子接了好幾個業餘的單子。

他在單位是個搞品牌策劃的高手。無房無車的日子裡,他過得輕鬆瀟灑,來去走路都是優哉游哉的。

自從接了業餘的單子,全然沒有了悠閒的步態。就連上廁所也是跑著去的。

下班後,一邊約客戶在飯館吃飯談事,一邊還得打電話輔導孩子作業。

有一次,我約他談點私事。他說我只有10分鐘時間,我說太不夠哥們了吧。他笑了笑。

離開的時候,我才知道客戶已經在門口立等2分鐘。

忙碌的人,時間顆粒度細密緊緻,要以“分鐘”來計算;閒散的人,時間顆粒度寬鬆粗大,以“小時”甚至“天”為單位,亦不足為奇

哎,不是你不明白,而是你的世界我從未經過。

03

時間的寬度

世間的寬度,可以看作是一切在時間流中的結果了。

有的人,生命長度只有半個世紀,可他的生命寬度卻似乎達到了幾個世紀。

就拿詩人徐志摩來說,英年早逝。可他短暫的生命,卻活出了精彩,活出了光芒。

他留給後人的詩歌,讓我們一念就熱淚盈眶,一念就知道物慾橫流之外還有一種詩意的棲居: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這樣的《再別康橋》造就了徐志摩時間的寬度,打破了有限的生命長度。

索忍尼辛,這樣說:

生命最長久的人並不是活得時間最多的人。

時間自有它的容納度、顆粒度和寬度。人與人的差別,就在於不同的選擇,造就了不同的時間“3度”。

下次,我遇到10分鐘不回復,一氣之下想要把對方拉黑的情況,一定靜下來心想想:

是不是我的時間真的不值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