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惜我眼淚作者朱興澤

2019-03-10 22:53:04

他動不動就說,不給你吃飯!不吃就不吃,我的手都搓玉米粒,起了好幾個水泡了。每個周末,都給我安排一堆活。

他就是我的急燥的父親。罵起人來可難聽了,啥短命鬼兒啊,張口就來。習慣了,就不怕了。我媽媽說,他越罵我越增壽。

這天,我真不想做活了,越想越氣。不吃飯,我餓死給你看。讓你白養我十一年。我跑出了家門。在一個池塘邊看小魚兒游。

天色漸晚,我聽到娘在到處喊我“澤娃兒——“我不答應,本來心疼娘的,可是我恨父親,我不僅不答應,還藏在玉米桿的棚戶後面。

不知是我終於害怕了,還是肚子餓得實在受不了了。我想偷偷潛回家,後門我們常用小手伸進去把栓扒開的。

我進去後,沒見到人,我偷偷掀開鍋,鍋里熱著飯萊呢。我狼吞虎咽了一碗,又偷偷從後門溜出去。

我剛沒走幾步,後面一雙大手一下抱住了我。是他,我那凶神惡煞的爸,此刻卻變得格外親切,我一時不習慣地想脫他的手。他說:“別跑了,回家吧。爸再也不罵你了。”

從此以後,爸真沒再罵過我,沒有說過我一句重話。現在想來,我所有的嬌氣,也是爸養成的。我走上社會後,也總是受不了別人的粗聲大氣。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淚。現在成熟了,才知,人一生,有多少眼淚,是掉的真情。沒有真情真愛,根本也哭不出來。

誰能惜我眼淚?唯我父親。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