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緬關係再起變化 中國西南能源大動脈出問題了?

2018-08-08 01:44:18

文/犀牛望月

上周,緬甸突然傳出要大幅減少中資參與的皎漂港項目投資,原本73億美元的投資規模的項目,被砍到只剩13億美元。計畫建造用於停靠郵輪的10個泊位,現在被縮減為只剩2個。這一訊息隨後被緬甸財政部高官證實了。

皎漂港是我國“一帶一路”戰略中的重要項目之一。對中國在東南亞,乃至整個印太地區的布局,具有重要意義。

該項目在最初的投標方案中,按照中方85%、緬方15%的股份比例,緬方以土地入股,緬甸政府不承擔債務。

後來,由於緬甸國內對雙方股份分配產生爭議,中方將股份降低為70%,而中方出讓的15%股份轉給了緬甸政府指定的當地企業,該企業需要提供相應股份的約11億美元投資。

但是,這筆資金的融資來源由該企業提供,緬甸政府沒有融資責任,不承擔債務風險,“中方也沒有硬性規定該企業只能從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

那么,這次緬甸政府突然對中企的投資設限,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它背後的深層原因又是什麼呢?今天,我就來和大家聊聊。

皎漂港生變帶來的影響

1、皎漂港項目對“一帶一路”的重要性

皎漂港位於緬甸若開邦,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上的重點項目之一,它是我國商品和能源進出孟加拉灣和印度洋東側的唯一樞紐。同時,它也是除瓜達爾港之外,中國能夠避免繞行馬六甲的第二條能源動脈。

因此,這個港口的建成,對於中國兼具經濟和安全上的重要性。

經濟上:

皎漂港是一處天然避風避浪港,自然水深約25米,可航行、停泊25萬至30萬噸級遠洋客貨輪船。一旦皎漂深水港與“皎漂-昆明”鐵路聯通,我國西南各省的商品,可不經過南海,直接到達印度洋,大大節省了運輸成本。

安全上:

我國從中東進口的石油必須要過馬六甲海峽,而控制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是美國盟友,國內有大量美國駐軍。隨著我國經濟的增長,對能源的需求可謂是與日俱增,與此同時,美國對中國的防範和打壓也在日益增強。

因此,中國必須找替代方案,分散馬六甲海運風險。而皎漂港正是為數不多的可選方案之一。同時,緬甸本身也蘊含著豐富的礦產和化石能源,加強緬甸與中國之間的經貿關係,也有助於緩解我國西南地區的用電用氣壓力。

而作為皎漂港的擁有者,緬甸這個國家對“一帶一路”計畫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緬甸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沿線國家,也在“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上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同時,緬甸也是“東西經濟走廊”建設最西端的東協成員國,是中南半島與南亞次大陸連通的樞紐國家。

這樣的地理位置,決定了緬甸在“東協—南亞—中國”之間的橋樑作用,它是中國影響力向東南亞和南亞輻射的一個交叉點。而中國“一帶一路”的南線,主要集中在東南亞與南亞地區。

因此,緬甸是真正意義上具有“印”、“太”雙重價值的國家,任何人也無法忽視緬甸的重要性。

而且,緬甸不僅對“一帶一路”很重要。從地緣上講,它也對中國的國家安全和穩定具有特殊的意義。

2·緬甸對中國的地緣意義

我可以這么說,在地緣上,緬甸對中國的重要性,接近于越南和朝鮮。大家知道,朝、越兩國分別是中國的北大門和南大門,他們作為中國地緣上的屏障,對於維護我國東南、西南的穩定,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緬甸與我國雲南和西藏接壤,是進入中國西南腹地的重要關口。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便是從緬甸進入中國雲南境內。當時國民政府在如此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仍然選擇派出遠征軍赴緬作戰。當時的滇緬公路,更是國際援助物資進入中國的“生命線”。

可見緬甸與中國的國家安全是息息相關的。

另外,緬甸作為中南半島上面積最大的國家,位於中印兩強之間,一直是大國力量的交匯點。特別是最近幾年,隨著美國、日本的勢力不斷深入,緬甸也成了美國印太戰略的關鍵節點之一,因此地緣戰略的價值不斷提升。

總之,緬甸可謂是“小國大勢”。中國的穩邊、護邊、興邊、拓邊能否順利進行,很大程度上都與緬甸的穩定掛鈎。處理不好,會對中國的國家安全產生很大影響;處理的好,又能成為中國前進東南亞和印度洋的戰略支點。

正是基於這種重要的地緣價值,以及歷史上兩國多年的“胞波情誼”,只要緬甸被西方制裁、孤立,中國都會及時出手援助,而且緬甸以前與中國關係也不錯,從沒有與中國有過什麼大的矛盾和衝突。

可是,已經談妥的皎漂港項目,緬甸為什麼對突然變臉了呢?

皎漂港投資被緬甸限制的原因

對於皎漂港項目被限制的原因,緬甸財政部給出的官方理由是,擔心所謂的“債務陷阱”。不過,就在上個月,緬甸商務部長吳丹敏接受採訪時還駁斥了所謂債務陷阱的說法。

他說:“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出現了很多關於皎漂深水港的議論,有一些言論是在不掌握情況的背景下,出於對負債的憂慮而進行的批評,有一些則是為攻擊我們而進行的批評。”

結果剛過了一個月,緬甸政府的言論就開始前後矛盾了。難免讓人懷疑這其中有蹊蹺。那么,緬甸政府究竟為什麼要突然反悔內呢?

原因就是緬甸背後的西方影子:

1、西方的挑撥

皎漂港的生變並非個例,近幾年,中國在緬甸的重要投資項目幾乎紛紛受挫,其中包括:密松水電站項目、萊比塘銅礦、皎漂 - 瑞麗鐵路項目等等,把這些事聯繫起來就能看出,緬甸背後實際上是有一隻黑手在不停操縱的。

這個黑手不是別人,正是美國。

第一、美國對緬甸的經濟影響

上面我們曾提過,由於緬甸重要的地緣價值,它成了美國印太戰略中的一枚重要棋子。這些年來,出於圍堵中國的地緣戰略的考量,美國不斷加大對緬甸的拉攏力度,希望把緬甸作為封鎖中國進入印度洋的棋子。

為此,美國可謂下足了“血本”,在經濟上。自從2008年以來,美國國際開發署不斷對緬甸實施援助,並向緬甸傳達,援助目標是支持緬甸作為一個和平、繁榮、民主的國家,尊重國家和公民權益。

到了2011年,兩國重建外交關係。3、4年之間,美國已經對緬甸進行密集的人道主義援助,其數額高達1.92億美元。在西方經濟危機的大背景下,美國對緬甸的援助不減反增。

自2010年開始,美國對東南亞地區的整體安全援助資金已經降低了19%,2015年的總額僅有近1.5億美元。在美國對東南亞安全援助整體下降的情況下,緬甸和越南2016年仍獲得了高於去年的援助金額。

看到美國老大哥放鬆了制裁,小弟們自然也要表示表示。於是,歐、日、韓、加、澳等國迅速跟進,都增加了對緬甸的援助和投資。

隨著西方國家投資逐漸進入緬甸市場,中國不再是緬甸的最大且唯一的投資方,降低了緬甸對中國經濟上的依賴,使它在投資合作夥伴上有了更多選擇。因此,民主化後的緬甸政府,也對中緬之間的合作更加謹慎。

第二、美國對緬甸的輿論影響

援助過程中,美國利用機會接觸緬甸各個階層。幫助緬甸進行頂層設計,對公務員開展各類培訓,以及對公民社會、教育、醫療等領域的投入,與反對派和當地非政府組織建立聯繫。

並且培養緬甸的獨立媒體。一方面,通過媒體來塑造美國在緬甸人心中的形象,提高美國在緬甸的影響力和話語權,創造對其有利的輿論氛圍。

另一方面,控制輿論導向、拉攏青年精英、煽動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通過媒體並改變緬甸人的對華認知,削弱中緬合作的基礎。

通過工會,組織一系列的抗議罷工活動,醜化中國企業形象,抹黑中緬合作項目,給中國企業帶來巨大壓力,並為此蒙受損失巨大。這些手法,不僅直接破壞了中國在緬投資建設項目,更在中緬關係中打入不信任的楔子。

就好比這次,攪黃的皎漂港項目的關鍵人物,就是翁山蘇姬的經濟顧問——澳大利亞學者肖恩.特尼爾。他從好幾年前就開始反對中國在皎漂港的投資項目。

前一陣子,他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還說:“一眼就能看出,這個項目的財務成本似乎過高了,緬甸如果參與這個項目,需要承擔很大的風險。”

類似的案例更是層出不窮,由於西方擁有話語主導權,因此在方方面面的問題上,都可以對緬甸的政府決策產生影響。

2、左右為難的緬甸

緬甸現在的民主政府,是西方一手扶植起來的,翁山蘇姬的民主光環來自於西方的包裝,從政治上來講,她在很多問題上必須要顧忌西方的感受。不然她的執政合法性將被削弱。

特別是在2016年“羅興亞人”危機爆發後,緬甸政府及軍方的處理方式在國際上引發巨大爭議。聯合國公開指責緬甸政府對少數族裔實施種族清洗,這導致當年支持她上位的西方國家,都反過來對她進行嚴厲抨擊。

接著,美國宣布撤銷對緬甸的軍事援助,並對緬軍高層實施制裁,甚至威脅要恢復對緬甸的經濟制裁。隨後,英國牛津市政府褫奪了翁山蘇姬的“榮譽市民”稱號。一時間,呼籲撤銷翁山蘇姬諾貝爾和平獎的聲浪此起彼伏。

這讓緬甸政府異常緊張,因為多年來的國際制裁,已讓緬甸積貧積弱。民眾生活水平與其他東協國家相比,還處在較低水平,亟待拉外資振興經濟,改善民生。如果再重新被制裁,緬甸的經濟發展將徹底落後於世界潮流。

與此同時,翁山蘇姬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形象急劇下降,由於西方國家的激烈反對,“民主女神”的光環似乎一夜之間就被西方摘下。當初靠民主抗爭走上緬甸權力巔峰的她,感受到了自己執政地位的危機。

為了擺脫當前的困境,翁山蘇姬不得不凸顯自己對西方的價值,以重新得到西方的重視。雖然翁山蘇姬很看重中緬關係,剛上台就立刻訪問中國,對“一帶一路”的諸多項目很感興趣,但奈何夾在中美之間。

為此,緬甸不得不犧牲一部分中緬關係,來維繫自己和西方的政治聯繫。可見,皎漂港這個項目的背後,體現的不僅僅是單純的經濟合作,更是小國在大國博弈之間的左右為難。

那么,當縷清了事件的前因後果之後,我們站在中國的角度,又應當如何應對這樣的事件呢?

三、如何應對這起事件?

1、加速推進和東協的合作

緬甸是東協的一份子,皎漂港只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上的一個子項目,它雖然會糾結於如何在中美之間取捨,但是它更會在意整個東協的意見和選擇。所以,中國只要繼續推進和整個東協的合作關係,那緬甸就很難“逆大勢而動”。

要想改變緬甸政府對皎漂港項目的認知,就必須要讓他們看到與中國合作的好處。為此,中國應進一步加大與其他東協國家的合作,通過各種基建項目的實施,讓這些國家的老百姓都能感受到中國的好。

當東南亞國家都形成了和中國緊密合作的氣候時,就能反過來影響緬甸國內民眾及政府對中國的看法,主動與中國進行合作。

2、繼續推進和緬甸的外交關係

另外,我們要理解緬甸正在經歷政治轉型,對外關係的很多方面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我們不能因為緬甸對皎漂港項目的變更,就冷落緬甸,而是應該進一步加強與緬甸的外交關係,讓中緬胞波情誼能夠繼續延續。

總而言之,緬甸是中國十分重要的鄰邦,中緬關係的大局也不會因為一些小波瀾而改變。相信緬甸最終也能認識到,參與中國“一帶一路”項目對其自身發展的重要性。

本文由犀牛望月為《蔣校長精選》獨家撰稿,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與蔣校長無關,著作權所有。

大國博弈,時政解析,每天在此開“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