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拍領導馬屁的三種常見錯誤

2019-02-23 04:45:18

文/六神磊磊

在《鹿鼎記》里,有很多馬屁精。

現在一說到拍馬屁,大家就很鄙視,覺得很壞、很賤,馬屁精一定沒水平。但這是一個誤解,拍馬屁其實是很難的,是技術含量很高的一種職場活動。

比如小說里就有一個幹部——揚州知府吳之榮,就是個反面典型。他有一次拍馬屁,想巴結欽差大臣韋小寶,結果簡直是場災難,不管怎么使勁都費力不討好,次次拍到馬腿上。

今天,我們就來看一下這位老兄是怎么一錯再錯的。他主要是犯了三個嚴重的錯誤。

第一,超越領導的文化水平拍馬屁。

拍馬屁的時候,比領導的欣賞水平略微高一點點,是可以的。但如果高得太多,那就是作死了。吳之榮就犯了這個錯誤。

韋小寶到揚州,按照接待的慣例,要吃飯,要聽曲。可是吃什麼飯、聽什麼曲?這個有講究。

吳之榮的方針是:吃最高雅的飯,聽最高雅的曲。一場轟轟烈烈的作死行動就這樣開始了。

此前我在一篇文章里說過,為了搞好宴會的環境,吳之榮煞費苦心,用“天然樹石”,“竹節引水,流轉棚周,淙淙有聲”,“便如是置身山野一般”。

對韋小寶這種喜歡麗春院式裝潢的領導,你給他搞鄉村原木自然生態風,他怎么欣賞得了呢?超越了領導的審美水平至少七八個層級,你不是要他死嗎。

所以韋大人一看現場,很不滿意,留下一個糟透了的印象:這是個“涼棚”!“一定是施飯給餓鬼吃的!”

吳之榮知府差點沒吐血。他第一個馬屁,就這樣狠狠拍到了馬蹄子上。

除了吃飯,還要聽曲。讓領導欣賞什麼音樂呢?最關鍵的原則仍然是:不要超越他的品位太多。

比如只愛聽紅歌的領導,你最多給他升級到《黃河》鋼琴協奏就好了,再多一步就是作死。

吳之榮大人安排韋小寶聽什麼呢?高雅詩詞,宋代秦觀的《望海潮》,當代查慎行的《詠揚州田家女》。而韋大人自己喜歡什麼呢?十八摸。

這還能搞得好嗎?鑒於韋小寶的水準,你安排聽聽什麼《小三淚》就好了,連《香水有毒》都嫌高雅了,你去搞什麼詩詞,是和他有仇嗎。

領導讀的書肯定是多的,領導的品位總是高的,在嘴巴上表態的時候,你當然要這么講。

但心裡要時刻繃緊一根弦:領導有可能是不讀書只聽段子的,領導的品位很有可能是低下的。這根弦一旦放鬆,就要出大問題。

第二,亂拿領導和領導打比方、作比較。

比如你看見張主任,急於要拍馬屁,誇獎他丰神俊朗,說:哎呀你和那個李主任長得很像,一樣的帥!千萬不要這樣。

領導的世界,你是不了解的。那個世界的鄙視鏈,你是不掌握的。你能確定張主任和李主任什麼關係?萬一李主任現在已經快倒台了呢?

吳之榮知府就作了這樣一個大死。

他很想拍韋小寶的馬屁,誇獎他前程無量,可是偏偏要搞一個比較,把韋小寶比作誰呢?平西王吳三桂。

“吳之榮道: ‘平西王智勇雙全,勞苦功高,爵封親王……將來韋大人大富大貴,壽比南山,定然也跟平西王一般無異。’”

他想得倒挺美:把韋小寶比成吳三桂,那是抬舉你韋小寶啊。你只是伯爵,人家是親王,我把你比作他,這馬屁拍得簡直帥呆了,你一定爽死了吧?

而韋小寶的反應是什麼呢?是“大怒”!

他“心中大罵: ‘辣塊媽媽,你要我跟吳三桂這大漢奸一般無異。這老烏龜指日就要腦袋搬家,你叫我跟他一樣!’”

就像前文說的,領導的世界,你一個小小知府是不掌握的。吳之榮根本不知道皇帝對吳三桂已經嫌棄得要死,天天都想殺他全家。

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拍馬屁不要亂打比方,把人家亂比較。

我們生活中也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景。比如你說:“吳詩人,你的詩歌寫得棒極了。我非常喜歡!”

話說到這裡就可以了。可有的人非要再加一句:“還有那個陳詩人,他的詩也很棒的,你們都是才子呀!”

這就是作死了。多半吳詩人會想:辣塊媽媽,陳詩人算個什麼東西,你把我比作他?你才是才子,你全家都是才子。

第三、越級拍馬屁,為了拍大領導,不停地傷害中領導小領導。

大領導,是不容易見到的。我們特別理解一些人的心情:一看到大領導就忘乎所以,急於拍馬屁攀高枝,眼裡只有大領導的偉岸身形,忽視了陰影里的中領導、小領導。

吳之榮老兄就是這樣的。他是知府,等於是個市長。宴請韋小寶的時候,他忘記了旁邊還坐著書記、省長、州長,只管盯著大領導韋小寶猛拍,不停傷害中領導、小領導。

比如韋小寶說:芍藥可以餵馬。他馬上表態:對,對,卑職馬上把揚州的芍藥名勝給挖了,送給大人餵馬。

結果呢?邊上的巡撫、布政司一聽,“心中都暗罵吳之榮卑鄙無恥”,為了巴結上官,不惜毀掉揚州的美景。

跪舔了一下欽差,卻得罪了一群直接領導,你說吳之榮虧不虧。

吳之榮還做了一件更蠢的事,就是越級去和韋小寶獻寵邀功。

他異想天開,私下跑去找韋小寶說:大人,我有一件大功勞,報上去就可以立功的,咱們兩個人分享好不好,你一定不要去和巡撫、布政司說。

有句話叫“疏不間親”。他也不想想:大人是和你更親,還是和巡撫、布政司更親呢?大人是拉攏你更划算,還是拉攏巡撫、布政司更划算呢?

結果,韋小寶很快就給了吳之榮難以磨滅的人生教訓:

他當即把巡撫、布政司叫來,當面直接打臉說:二位,吳知府有件事,讓我千萬不要和你們講……

書上說,巡撫、布政司的臉色,“要有多難看便有多難看”。等韋小寶一走,還不捏死了他個狗日的。

其實,上層路線不是不可以走,高枝也不是不可以攀。但要記住,對於大多數人來講,大領導只是你的風景線,中領導、小領導才是你的生命線啊!

當你正為韋小寶的鼓勵感到美滋滋的時候,你可曾看見,巡撫、布政司那複雜的目光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