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填詞二:詞的由來與詞牌的形成

2019-02-10 08:01:15

(一)詞的原有含義

詞,《現代漢語詞典》解釋稱:“一種韻文形式,由五言詩、七言詩和民間歌謠發展而成,起於唐代,盛於宋代”,又說:“原是配樂歌唱的一種詩體,句的長短隨著歌詞而改變,因此又叫做長短句”。這大體說清了“詞”是種什麼東西。

最初,詞被稱為“曲詞”或“曲子詞”,是需要配音樂的,一點不假,和今天人們常常哼唱的配有曲譜的歌詞的“詞”的含義差不多。

談起詞的由來,這還得用上《現代漢語詞典》里的另一個釋義:“說話或詩歌、文章、戲劇中的語句”。“語句”又是什麼呢?其實就是人的言語,人只要會說話,就要用到言語,言語就是“詞”,這才是“詞”最原始的意思。恐怕誰也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了人以後,人是先發明了言語還是先發明了音樂,或者還是兩者同時發明了,反正人把口中的言語哼唱出來就有了音樂的味道,於是這“有音樂味道”的口中言語就應當被看作“詞”。

不需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言語在人說話時和哼唱時還是有些區別的。因為言語要符合人哼唱的鏇律、節拍以及人哼唱的心情,所以人哼唱的“詞”要比平時說話用的言語要簡省、概括,節奏也不一樣,這樣,“詞”和“言語”又有著明顯的區別。隨著言語和音樂的結合,作為表達音樂內涵的“詞”便開始獨立於言語之外,而成為哼唱音樂不可或缺的一種東西,所謂“詞”由此誕生。

“詞”與音樂結合如此緊密,因而亘古以來人們樂於把“詞”哼唱出來並加以記錄,詞譜就產生了。人們又在歸納詞譜的基礎上,把那些適於在眾人面前演唱的曲目推廣開來,於是各式各樣的演唱音樂開始走向興旺。當然這個“詞”,還不是本文要說的“詞”,本文要說的是詩詞的“詞”。

(二)詞與詩的區別

要弄清詩詞的“詞”,先要知道詩是怎樣的。《現代漢語詞典》把詩詞的“詞”解釋為“一種韻文形式”,這又和詩並為了一類。那么詩和詞到底有什麼區別呢?

從人類歷史形成的角度講,詩和詞都是一種東西,即濫觴於人的言語,但確有很大的不同。人從會說話到用各式各樣的言語抒發情感,經歷了無數個言語能力升華過程,在這一個個過程里人的言語逐漸走向豐富和更具表達力,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表達方式的多樣化,詩和詞同時作為言語表達方式之一的韻文,是其多樣化的體現,它們的不同自然不難理解。

詩和詞是一種東西。隨著人類抒發情感的需要,人類發現了一種節奏感強、鏗鏘有力、頓挫有致的表達方式,如“斷竹,續竹,飛土,逐宍”,寥寥幾字便痛快淋漓地呈現了人類當初的勞動過程,也滿足了情感抒發的需要。這就是詩的起源。如果將其哼唱出來並“有音樂味道”,就成了詞。這也證明詩和詞都是在勞動中產生的,因為勞動是人類當初的第一需要,人的情感都是圍繞勞動才得以形成並最終抒發出來的。現在還常常聽到人們把詞稱為詩,這是有一定道理的。

詩和詞又有很大的不同。

詩要求句子字數大體整齊。因為勞動的節拍注定了言語的節拍,而勞動的節拍往往又在有限間隔內進行不斷重複,加之漢語是音節文字,一個字代表一個音節,所以詩要求句子字數大體整齊,以符合勞動節拍的需要。而詞是用於哼唱的,因此詞的節奏依曲目的調式和鏇律來定,字數整齊與否並不重要。

詩要求句子字義大體對稱。勞動除了有節拍的重複外,還要有動作的重複。動作的重複是靠勞動力度強弱規律來控制的,漢字附著在音節上的表意性正好適應了人對勞動動作的指示或抒發,所以詩不但要求句子字數大體整齊,還要讓句子在字義上大體對稱(如對仗),以方便句子間的照應和交替,這樣才能保證它與要反映的勞動力度相一致。詞則因受曲調性質的控制,字義對稱與否亦不重要。

詩更要求句子對韻的重複。重複是勞動本身最主要的特點,沒有哪一樣勞動不曾經歷重複這一過程,這是詩的節奏產生的重要根源。同時,勞動的重複又需要在一個極為和諧的過程里才得以進行下去,所以人類又發現了“韻”這個東西,因此用句子押韻的方法來表現重複是最恰當、最和諧的表達方式,這便是詩和詞都是韻文的來由。後來出現了聲律學、音韻學,都是在此基礎上產生的。但是,畢竟詞與音樂結合較之詩更加緊密,所以詞對韻的重複遠不及詩。

(三)詩詞的“詞”的含義

現在再來說詩詞的“詞”。

詩詞的“詞”,作為與詩相區別的一種固定文學形式,形成較晚,它來源於人們哼唱的“詞”又有別於這種“詞”,也就人們是常說的“唐詩宋詞”的“詞”。

詞作為一種固定文學形式,正如《現代漢語詞典》所說“起於唐代,盛於宋代”。從漢樂府開始到唐代詩律逐步走向完善,出現了許多詩作大家,這些為後來詞的興盛提供了豐富的積澱。到宋代音樂的發展已經登峰造極,又反過來推動了詞的發展,加上樂府詩和唐詩的雙重營養,詞作為獨立的文學形式的基礎已經成熟。

所以從當初都有配樂這一點看,詞和樂府是同一類的文學體裁。再從後來它與音樂脫離這一現象看,詞和詩又屬於同一類的文學形式,因此人們樂於把詞稱為詩的別體,即所謂“詩餘”。

但是,詞的獨立不等於它與原來有配樂的“歌詞”有本質上的區別,音樂的影響從未結束。音樂影響詞的最顯著之處在於,音樂賦予了詩不曾有過的一種特徵即“長短句”。因此“長短句”這種語言形式,一方面要保持和音樂固有的鏇律、節奏相協調,一方面要和詩一樣受一定聲律的嚴格約束,它兼有詩和配樂詞的雙重特點,這使它成為了一種極為獨特别致的文學表達形式。這便是興盛於宋代的“詞”。

(四)詞牌的形成

詞雖然脫胎於有配樂的“詞”,但卻沒有從原來為“詞”配樂的曲子固有的格式里掙脫出來。曲子不同,它所需要的“詞”的長短句格式就不同,因而每首曲子下面都有一首固定的長短句格式。

不同曲子有不同的曲調,代表一定的高低起伏的鏇律和輕重緩急的節奏,表達一定的情感和心情,因而它的“詞”也必然和音樂相呼應,具有同樣的效果。後來人們不再滿足用固定不變的“詞”,來唱同樣的曲子,為了個性化的需求,人們開始試著將原來的“詞”改變,但保留了原來的長短句格式和聲律。這樣,一首同樣的曲子下,就出現了幾首或多首不一樣的“詞”。再後來,人們紛紛效仿,甚至只記得這首曲子下的長短句格式和聲律,以及這種形式適於表達的情感和心情,而忘掉了原來的曲子,“詞牌”由此產生。

所以有一種說法,即把詞的創造叫作“填詞”而不叫“寫詞”,因為它要按“詞”的固定格式和固定聲律的嚴格約束來填充某個“詞牌”,而不是像詩那樣按共有的規律去寫。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說,詩是共象的,千首一律,而詞是個象的,每一首有每一首的個性化特點。

關於詞牌的名稱。詞牌是某一首詞的格式的名稱,按此格式填出的詞都叫此名稱。有的時候同一詞牌會有多個變體,就好像有多個格式似的,但既然都從一個格式演變而來,詞牌名稱可以不變。有的時候同一詞牌格式有幾種叫法,這也是允許的。

詞牌的來源一般有三種情況:一是來源於原來曲子的名稱,如《蝶戀花》、《西江月》、《菩薩蠻》等。二是來源於詞原來固有的題目,如《更漏子》、《浪淘沙》等。三是來源於詞內容本身,從詞里摘取幾個字當做名稱,這種給詞牌起名的現象最多,而且詞牌重名的現象也很普遍,如《憶秦娥》、《憶江南》、《酹江月》等。

一般按詞牌填詞,只是借用詞牌的格式(也叫詞譜)而已,完全不必考慮原有的意義,如填《如夢令》,填好的詞完全可以與夢無關。但如果你對詞的出處如原來的曲調、原詞的含義,以及對這首詞的格式適於表達的思想感情和環境、情調等有所了解,照顧一下這種詞牌風格也是可以提倡的。

(五)關於創作新詞

現在新出來一種傾向就是,有人喜歡擺脫古詞牌的限制,可又對詞這種長短句格式和聲調的美感興趣,於是出現了“寫詞”而非“填詞”的現象。

“寫詞”,即不遵循任何一種詞牌格式,而是另開蹊徑,以一定的平仄或對仗規律,按長短句的形式,寫出一種前人從未有過的格式。這樣的作品讀起來很像詞,卻又說不出來是哪一種詞牌。有時這樣的詞從長短句上看,可能與前人曾有的詞一致,但平仄與對仗又不合。有時平仄、對仗都很像,卻又在字數上出入很大,說是對前人詞的變體,可又覺得很難聯繫在一塊。這樣的現象,不如把它看成是一種“新詞牌”現象。

對這種新詞牌現象,人們該怎么看呢?應該支持。從詞的發展史而言,詞的格式總是隨著曲牌的增加而增加,詞牌也就跟著曲牌的定型而定型,直到宋朝達到頂峰之後,詞牌產生的速度才有所減緩,因而有人認為詞的創作只有所謂“填詞”一種方式。但從詞牌填寫的經驗而言,古人對詞牌改革的情形和範例也不少,如對曲子詞格式刪減現象,以及對某一詞牌的原有格式加以字數上的增加、減少,或進行平仄易換、節奏調整、個別字移位等。這說明,古人在填詞時,也是要考慮到自己需要的,畢竟形式和意義比較起來,意義似乎更重要一些。再從詞牌的數量來看,可以考證到的詞牌有近幾千種,這也證明,詞牌總是在發展中的。更甚者,隨著年代的延伸,詞的配曲逐漸被人淡忘,人們追求原曲的意義已不很大。現代社會人們像古人那樣把填詞作為專業研究的人數,已鳳毛麟角,如果因此制約了人們對詞的喜好和表達需求,或者只將人們局限於對舊詞的欣賞而不能自己創作,這或多或少有些不近情理。

實際上,詞牌只是某一種詞的格式符號,不是詞的全部含義。詞的全部含義即詞的創作規律是長短句形式及其聲律的和諧,這才是詞的精華。今人繼承古代詞的精華,使之滿足自己情感和心情的需要而獨開新路的做法,是可以理解和支持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