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原來你也是一個需要我尊重的獨立個體!

2019-03-15 11:41:08

文|Joy Liu

1. 一個孩子的“自戀”

在“母愛的為難”那篇文章中,我們提到了母親可能有的自戀:她會把孩子當成是延伸的自己,然後希望孩子能夠滿足她所有的期待。母愛最難的部分,其實就是意識到孩子是一個獨立於自己而存在的個體,她需要去支持這種獨立和分離,但她卻很可能學不會放手。最終,這樣的母親可能會變得非常控制,最後讓自己和孩子都非常痛苦。

但是作為孩子,我們是不是也有類似的“自戀”呢?

我們是否跟父母一樣,把他們當成是我們生命的一個延伸,覺得他們來滿足我們的所有需要,都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呢?

很多父親或者母親選擇跟不適合在一起的伴侶繼續生活,就是因為他們的孩子會說:“媽媽/爸爸,如果你們離婚的話,我就活不下去了!” 當然父母選擇留在一段不幸的婚姻當中,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但當我們這樣“威脅”父母的時候,可否想過他們生活的是否幸福?

我聽一個朋友給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她的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因為家暴跟自己的丈夫離了婚,那個時候她母親還是一位20多歲的姑娘。因為母親長得很漂亮,也很會照顧別人的感受,所以即使離婚了,當時也有很多來追求她的男士。有一天她回到家,發現母親在和一個她不認識的陌生男人愉快的交談,她頓時就覺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後來母親問她,願不願意接納一個男人做她的繼父?她哭喊著說不要,還說母親太自私了。那天她跟母親大吵了一架,還跑到同學家裡“離家出走”了一天。

後來母親跟她談心,很堅定地告訴她說:“女兒你放心,在你上大學之前,媽媽都不會再給你找一個’爸爸’了,媽媽就好好照顧你。” 她的母親跟那位男士分了手,從此真的沒有再跟誰談過戀愛。時光荏苒,轉瞬她已經大學畢業,但母親還是孤身一人。看到漸漸年邁的母親,每天獨自一人生活,在她離開家之後經常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她突然覺得,原來那個很自私的人,是自己…...

很多時候我們都要求父母給予我們自由,我們深深地渴望他們可以把我們當成是一個獨立的人來對待,但我們是否真的把他們當成是一個獨立的,有自己的夢想,愛情和生活的人來對待了呢?

很多父母都以自我犧牲的形式來愛我們,於是我們好像也就把他們這樣的自我犧牲視為了一種自然。最近我回到家裡,好像“理所應當”的媽媽就該給我做飯,好像“理所應當”的爸爸就應該去買菜洗碗,而我就回到小時候的那個自己,只負責消滅他們忙活了半天的美食。

如果父母在很多事情上跟我們的想法不一致,那么我們是否也應該容許他們的想法跟我們不一樣呢?他們也是一個獨立於我們存在的個體,既然是獨立的,是不是就注定會有不同的想法,情感,價值觀和行為方式呢?

2. 對不起,我好像從來沒有對你好奇過

我想應對不同的想法和價值觀的最好方式,就是對對方的世界好奇。

如果對於找伴侶這件事情我們的想法並不一致,那我是不是可以放下自己對你的“成見”,然後問問你:“為什麼要找一個有房有車的男人結婚?有房有車在你看來,對婚姻的意義是什麼?再或者有房有車對你意味著什麼?”

可惜太多時候,我們並不會對父母的想法和想法背後的價值好奇,因為我們簡單粗暴的在心裡想:“哼,你就是跟我有代溝,我們沒法溝通!” 太多時候我們急著解釋自己的價值觀,我們急著讓父母理解我們的觀點和立場,卻忘了就像我們的觀點和價值一樣,父母的觀點和價值,也許並不需要被我們徹底的認可和貫徹,也許他們需要的,只是被我們聽到,被我們看到,被我們了解到。

對不起,我最親愛的爸媽,在這個世界上我好像對很多人都是那么的好奇,卻忘了對你們好奇。此刻我捫心自問,這將近30年來的朝夕相處中,我好像並不了解你們什麼。我不知道你童年裡最喜歡的遊戲是什麼,不知道成長過程中最影響你的事情是什麼,不知道你最遺憾的是什麼,不知道你默默的渴望著什麼,也不知道你沒有實現的夢想是什麼……

我們好像一直期待著父母對我們的世界好奇,卻忘了對父母的世界好奇。

這顆好奇的心,我一直堅信是所有真正連線建立的開始。當我們不再輕易評判我們的父母思想“腐朽”或者“保守”,而是去帶上好奇去看看這些想法背後有怎樣的故事時,也許就開啟了我們真正看到父母的一扇門。

再舉個例子。比如你爸爸一直“逼”你考公務員,而你並不喜歡公務員的這份工作,所以每次你們好像只要說到這個問題時就觸碰到了你們父子關係中的暗礁,每次談到它時都會不歡而散。那么我想問問你,你是否可以嘗試著對父親這個關於公務員的“執念”好奇一下呢?

你可不可以問問他:爸爸,我考上公務員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你是怎么理解公務員這個職位的?公務員對你的意義又是什麼?

也許我們的發問也會引起父親對自己的覺察,也許他也開始問自己相同的問題,也許你們會在這次對話中更深入的了解彼此。在一段健康的關係中,不同的觀點不會讓彼此疏遠,反而會增加雙方的相互了解。

3. 喔,原來你也是一個需要我尊重的獨立個體!

沒有人不渴望被當成是一個獨立的人來尊重,這個人當然也包括我們的父母。

小時候,我們一直渴望自己的想法被他們傾聽到,自己的夢想被他們支持,自己的情感被他們認可,自己的才華被他們欣賞,自己的努力被他們看到。現在我們已經成年,甚至自己也開始為人父母,是不是也到了我們可以去傾聽他們,支持他們,認可和欣賞他們的時候了?

也許這一切都好難。也許你會說:可是他們都沒有好好的傾聽和支持過我!

所以我並不覺得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去這么做,甚至說的極端一些,我覺得有些孩子應該遠離他們的父母,因為父母給他們帶來的創傷和傷害實在是太大太難以承受了,所以也許他們在尊重父母之前,要先尊重自己。這些極端的情況,我會儘可能在未來的文章中跟你探討,比如如果應對有自戀人格的父母或者邊緣性人格障礙的父母。

但如果你跟我一樣,生長在一個普通的,父母並不完美,卻也盡心竭力的愛著自己的家庭,也許現在是時候該我們去學會如何尊重我們身邊這兩個最親近的深深愛著我們的人了。

也許他們還是經常試圖“干涉”我們的人生選擇,經常沒有界限的踏入我們的私人心理領域,經常告訴我們“應該”怎樣生活;也許他們並不理解我們的夢想,並不懂我們的追求,並不看好我們對伴侶的選擇或者對孩子的教育。

但也許我們要問問自己:是不是如果父母沒有按照我對“尊重”的定義來對待我,我就有理由也同樣不按照我尊重一個人的方式去尊重他們?

而如果我們真的覺得自己比父母更懂得尊重,那么可不可以由我們來教會父母,如果把一個人當成是獨立的個體去自尊?

我想這是我需要修煉的功課。

如果母親真的不喜歡看書,那我是不是應該尊重她的選擇,而不是告訴她說:“你應該多讀點書!”?

如果父親真的不喜歡跟我談他的感受,那我是不是不要總逼著他跟我“談心”,而是聽聽那些他感興趣的話題?

如果他們想要的生活就是規規矩矩,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不把自己的那些什麼“活出自我”強加給他們,讓他們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生活?

我想尊重,跟愛一樣,都需要在每天的連線中被修煉。

希望我也能時刻的提醒自己,就像我渴望被聆聽,被支持,被看到一樣,你們也同樣渴望並且值得被我,帶著全部的好奇,真真正正的看到......

來源:繁榮成長工作坊 指月軒館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