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步兵輕武器射擊第一至第六練習

2019-07-20 17:01:39
無數當過兵的戰友和朋友們一回憶起部隊的生活就自然而然地聊起了打槍,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射擊水平的高超是軍人引以自豪的職業資本,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我軍訓練大綱中規定的射擊訓練標準,
在20世紀70年代我軍總參謀部軍訓部制定的訓練大綱規定,擔任全訓任務的部隊每個年度要完成步兵輕武器的第一至第六次射擊練習,平均2個月一次,通過逐次練習,提高參訓部隊的射擊水平,這6次練習是這樣規定的(僅以半自動步槍為準):
第一練習,目標胸環靶,距離100米,有依託,臥跪立三種姿勢,9發子彈,以擊中80環70環60環確定優秀良好及格。
第二練習,目標半身靶,200米150米100米三種距離,無依託,臥跪立三種姿勢,9發子彈,不計環數,以上靶5發、6發、7發為及格、良好、優秀。
第三練習,為夜間射擊,目標半身靶,靶中心掛一個斷續閃亮的由手搖發電機控制的手電筒小燈泡,以模擬黑夜射擊的機槍火力點,距離100米,臥姿,無依託,5發子彈,不計環數,以命中靶子4發、3發、2發為優秀、良好、及格,夜間射擊有時間限制,到時停止擊發。
第四練習,為山地射擊,選擇坡度在5至15度的山地設定射擊場,訓練射手在有坡度的地形上射擊的準確度,距離150米,半身靶,裝彈數和優秀、良好和及格的標準記不清了。
第五練習,為活動靶射擊,在射擊靶位處挖一條15米長的塹壕,有一個戰士在塹壕內隱蔽,聽到口令後,舉起側身靶,讓靶身露出壕外,並在壕中走動,模擬敵人在活動,訓練射手把握射擊運動目標的提前量和射擊的準確度,每次示靶25秒,距離150米,活動靶射擊和夜間射擊一樣,有時間限制,到時停止擊發,這種訓練的裝彈數和優秀、良好、及格的標準也記不的了。
第六練習,是普通士兵最高檔次的射擊訓練,又稱特等射手射擊,標準是400米半身靶,250米機槍靶,共6發子彈,有時間限制,大約10分鐘,只要擊中這兩個靶就算特等射手了。
蘇聯軍隊的訓練標準,其部隊輕步兵武器年度訓練標準是打第一至第十二個練習,整整比我們多一倍,再考慮到我們每次射擊練習的彈藥用量,就能知道當時雙方的差距還是很大的。
現在,通過計算機的精密測算證實,即使是有射擊天賦的人,也要在發射3000發子彈後,才能比較徹底的熟練掌握射擊技術,成為神槍手。

******************************************************

我軍輕武器射擊是全軍各軍兵種所有部隊的通科訓練科目,打過槍是軍人生涯開始的標誌,不管你是男兵女兵,二炮的,海軍的,不管你是炊事員還是話務員,都一定進行過實彈射擊,一定經歷過“目標正前方,100公尺處.....”的緊張時刻,可大家還記得我們射擊過的靶子嗎?有幾種類型?各有多大的著彈面積?......
今天,反正有獵兄和草原人老弟兩位射擊高手幫助把關,我就聊一聊我知道的幾種靶子:
1.胸環靶,這是最常見,用的場合最多的靶子,所有民兵訓練,步兵射擊第一練習、第三練習、第五練習都用它,靶子的大小是50厘米乘以50厘米,子彈著靶的最低環數是5環,在人頭的帽子處和雙肩的邊緣。
2.半身靶,這也是使用量最大的靶子,步兵射擊第二練習,第六練習都使用他,靶子是長100厘米,寬50厘米,它的子彈著靶的最低環數有1環或是2環,在人體下部。
3.側身靶,這是步兵射擊第四練習,打移動目標是用的靶子,應該也是長100厘米,寬50厘米(根據回憶判斷),好象沒有著靶的環數,記不清了。
4.機槍靶,這是步兵射擊第六練習,即特等射手射擊用的,這個靶子模仿敵人的機槍正副射手正在射擊,長約80厘米,高約30厘米,正射手那個位置好象更高一點,好象也沒有著靶環數。
5.全身靶,手槍射擊的正式考核比賽都使這種靶子,應該是120厘米長,寬50厘米吧,肯定有著靶環數的標記,但因為還是手槍打的少,尤其是沒有參加過手槍的正式考核比賽,只是打著玩過,對它的印象還是沒有那幾種靶子深。
6.人頭靶,靶高30厘米,寬50厘米,雙肩高5厘米。
7.射孔靶,好象也是高30厘米,寬50厘米,是模擬敵人的碉堡的射擊孔。
8.立體靶,就是側身靶和全身靶的結合,正面和側面都能看見 兩個面命中都算成績
當然了,我們說的這只是當年常見常用的靶子,偵察兵、特種兵等部隊的訓練中會有無數樣式的靶子,那我們就不十分清楚了。

*****************************************************

說起“三二0”爆破法50歲以上的軍人都知道,他是指我軍上個世紀60、70年代曾使用過的一種利用炸藥的爆炸力將另一包炸藥基本定方向、定距離投送出去以完成破壞敵人工事,消滅敵人的作戰手段,因由北京軍區石家莊陸軍學校(又稱三二0步校)發明,故名三二0爆破法。
其實利用拋射炸藥包攻擊敵人,早在淮海戰役圍殲雙堆集黃維兵團和在新保全殲滅傅作義的三十五軍時都大量使用過,給敵人以巨大的殺傷和震懾,石家莊步校發明的三二0爆破法就是在這些作戰經驗上總結的更加系統科學了。
我看過關於這種三二0爆破法的油印教材,但我已經記不清是在內蒙兵團看的還是在內蒙獨立師看的,基本用法就是,在地上挖一個簸萁形狀的坑,坡度要計算,然後將一大一小兩個炸藥包緊緊貼放在坑內的坡上,各自的藥量要根據拋射距離和擬完成的任務計算,然後點燃在下面的小炸藥包,利用其爆炸力將大炸藥包拋出,飛向目標,利用導火索的長度控制這包炸藥的爆炸時間,大概最遠能拋1000多米,達成消滅威懾敵人的目的。
這種爆破法曾一度作為新發明廣泛宣傳,並在使用中修改計算公式,但我看肯定實戰能力一般,因為好象後來也沒有列入我軍的正式訓練科目,只是在北京軍區部隊中紅火了一陣。要是讓我評價,這種爆破法用在敵後干擾襲擊敵人機場和公路還是很管用的,趁夜暗挖好坑,安好藥包,裝好定時就撤,到時一崩,有否傷亡不管,至少敵人要慌亂一陣子,沒準還能炸壞飛機、坦克,而我軍什麼損失也不會有,但是想靠他消滅敵人,那就必須象淮海戰役時那樣,把敵人壓縮在極狹小的地盤內才行。

************************************************

按方位角行進是當年我軍陸軍師以下運動通訊部隊的主要訓練科目之一,其訓練的目的讓攜帶著命令和檔案的通訊員在複雜的戰場環境下在從未到過的陌生地域和地點,憑藉地圖和指北針找到師、團、營、連隱蔽指揮所,完成通訊任務。
按照當時反侵略戰爭的形式,我軍各型裝備的陸軍師的防禦和進攻正面約在3至7公里的距離之間,各師團營連的指揮部都會分布在這一作戰區域內,保證在這一區域距離的檔案和命令的準確及時送達,是運動通訊部隊的使命。
為了能在戰場上不辱使命,平時就要訓練僅憑地圖和指北針和一些數據就找到實地的某一點,如一棵大樹、獨立房、墳頭、磚窯等,以便在實戰中迅速找到各級指揮地點,完成通訊任務。在訓練中首先是在地圖上確定被找地點,如和林縣城以南1500米處一棵大樹,五萬分之一的軍用地圖上的各種地標是非常準確的,5米大小的東西在地圖上都有顯示,找到這個地標後,用指北針結合地圖修偏後,確定你的出發點與該地標之間的連線與指北針指向的正北方向的角度,如是正南就是180度,偏點西就可能是169度,偏點東就可能是193度,找到了這個角度,你就手持指北針保持這個角度向前走,必然能達到目標,這就是方位角,運動通訊部隊在實際操作中,將角度換算成密位使用,既一個圓周是360度,是6000個密位,按多少多少密位前進,方向找準確了,就是走多遠的問題了。
按科學計算,絕大多數人每兩步邁距1.5米,按那棵大樹的距離計算,要走1000個兩步,所以訓練中不僅要端著指北針保持前進方向,還要記住前進的步伐數目,以免出錯。這些東西練習熟練了,改在夜間,給你一份標好密位和步伐數目的簡圖,就去找放置好的東西,到考核階段就是正規的《夜間五公里尋找指揮所》了。

*****************************************************

眼測距法是利用人身體上幾個固定部位上的長度比例關係,利用相似三角形的原理推算出距離的,做法是這樣的:人的兩眼之間距離是8至10厘米,人握住拳頭,豎起大拇指,伸直手臂,將大拇指置於兩眼中間的位置,使大拇指與兩眼形成一個等腰三角形,這時大拇指到兩眼中心的位置距離是80至100厘米,因人而宜,頭大的人臂必長,大拇指到兩眼中心點的距離是兩眼之間的距離的10倍的比例關係是不會變化的,然後朝目標方向觀測,先閉住左眼,用右眼與大拇指之間形成的延長線觀察目標區的某一物體,如:樹。然後閉住右眼,用左眼與大拇指形成的延長線觀察目標區,看這個落眼點距剛才觀察的那棵數相距離多遠,如估計是60米,那你的大拇指到目標區的樹與落眼點之間的距離就是600米遠,因為你兩次用單眼觀察的目光通過大拇指形成的兩條延長線形成了另一個對等的相似三角形,他的這個三角形的底邊長也肯定是底邊中點到另一個角的線長的十分之一,所以知道底邊長,即樹到落眼點的距離,就可算出大拇指到樹與落眼點之間中心點的距離。
我軍神炮手趙章成將軍在長征途中的烏江戰役中,就是用這種目測法準確地把炮彈送進敵人的碉堡和人群,為保證勝利立下了卓越的戰功,熟練掌握這種方法也需要勤學苦練,如,各地的樹多遠種一棵,一般房屋多長,電線桿多遠栽一根,都要掌握。
目測即使在當今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仍有實戰意義,比如:雷射、雷達測距是快、準,但儀器笨重,而且你是主動偵察,敵人能馬上知道發現你,並迅速送來炮火。而目測沒有這種隱患。假設一個4人的我軍炮游擊小組,帶9發82毫米迫擊炮彈和一根無底鈑無支架的82炮筒,可以走小路潛入敵占區,在2000米的距離上,測準了就發,發完了就撤,可以給敵人造成巨大損失

**************************************************

空爆彈又稱教練彈,是一種能發出正式子彈的光、聲的戰場效果,但並不發射子彈頭的教練型彈藥,多用於我軍大型軍事演習中軍事對抗作戰,即可鍛鍊軍人親臨戰場的膽量,感受逼真的戰爭氣氛,又能從根本上避免可能的傷亡,是軍事訓練中使用很廣泛的教練彈藥。
是所有各型輕武器都有空爆彈嗎?我說不清楚,在當年我只見過56式步槍、衝鋒鎗和機槍通用子彈的教練彈,連54手槍和53式重機槍的教練彈都沒有見過。
56式通用槍的空爆彈的形狀大小和正式子彈基本一樣,只是周身塗有黑色的油漆,底火也是個小銅帽,也有那條抓彈溝,但頂部沒有子彈頭,彈殼在這裡收縮成類似現在十字改錐頭部的形狀,由於沒有子彈頭,空爆彈的重量比正式彈藥要輕,我們用手一掂就能感覺出來,肯定他的造價比正式子彈要便宜。把空爆彈壓入槍膛後,一扳扳機,子彈就能發出正式子彈應有的聲響和火光,槍也有後坐力,但由於沒有子彈頭在槍膛運行中產生的巨大壓力,膛壓不夠,自動武器的連發受到影響,為保證戰場效果,在演習中,都給輕機槍和衝鋒鎗槍口上加帶槍口帽,是空爆彈在槍膛中爆炸的壓力減少外瀉,增大膛壓,使連發槍枝能有逼真的效果。
我們自己打過空爆彈,但沒有什麼人喜歡他,都是愛打實彈的人,大家都覺得沒有什麼意思,也沒有聽說有正式訓練的時間和科目,就是有時在看我們團在和林土城子夜間對抗演習時,常常有經驗的股長和參謀們議論,剛才的槍聲是空包單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