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只有中國才能生產的奢侈品 讓世界追隨了1700年!|中國瓷器|繪畫性

2019-03-14 20:15:41

隨著訂單的水漲船高,聰明的能工巧匠們製造了更符合歐洲審美的瓷器,明清開始,五彩斑斕的繪畫瓷大量湧現。

乾隆粉彩蓮瓣葵口碗

清乾隆粉紅錦地番蓮碗,現存於台北故宮

明洪武釉里紅瓷瓶

繪畫性成為明清時期的主流,青花,五彩,粉彩,層出不窮,能工巧匠們的智慧和創意將席捲世界的“中國熱”推至頂峰。

清瓷胎畫琺瑯

僅18世紀百年間,就有至少六千萬件瓷器銷往歐洲。

清琺瑯彩瓷器

瓷器細膩的質感和高昂的價格讓整個世界垂涎欲滴的同時,歐洲無以計數的工程師和科學家也紛紛摩拳擦掌蠢蠢欲動,試圖破解中國制瓷的秘方,他們堅韌不拔地在探索的道路上一走就是幾個世紀,然後越走越遠,越走,越偏。

宋汝窯蓮花溫碗,現存於台北故宮

開始,他們覺得溫潤如玉的瓷器手感上和玻璃相近,於是他們天真地認為這一定是玻璃糊的,以玻璃工藝見長的歐洲人興高采烈地開始了不斷的嘗試,然而耐不住高溫的玻璃,一加熱,便化了。

宋代定窯瓷碗

後來,孤注一擲的歐洲人覺得中國瓷這么貴,一定是金子做的。他們興致勃勃地燒完了一座又一座的金礦,卻一無所獲。

宋鈞窯瓷碗

直到一個叫殷宏緒的人出現。

殷宏緒是法國教會派往中國的傳教士,他苦心在景德鎮臥底,一蹲幾十年,與村民和工匠同吃同住。他將自己多年的觀察先後寫成兩封信,詳細記敘了瓷器製作的秘密,寄回法國。

1716年,法國《專家》科學雜誌刊登了他的信,整個歐洲轟動了。

哥窯冰裂紋碗

歐洲人終於知道,原來千百年來他們犯了致命的方向性錯誤,這一切根本與玻璃和金子無關:

“瓷石是瓷器的肌肉,而高嶺土則是瓷器的骨胳”

殷宏緒說,將瓷石和高嶺土提煉後按照特定的配比糅合後,進行1200-1380度的高溫燒灼才會製作出如此晶瑩剔透的寶物。

自此,中國制瓷的秘密不再。

清康熙天藍釉百條缸

24年後,德國麥森瓷廠成功燒出第一隻瓷瓶,歐洲終於開始了自己制瓷的時代。並以三百年的時間,迅速走完了中國瓷器幾千年的探索之路。

隨著近代中國制瓷業因技藝失傳,經營不善等原因而日漸式微時,歐洲、日本、美國卻扶搖直上,壟斷了高端瓷器的市場,曾讓我們引以為豪的China,已淪落為仿品、贗品和劣品的代名詞。

逐漸消失殆盡的瓷都和老工匠

是不是我們的步伐太快,來不及慢慢學藝,等不及推敲和思緒,什麼都等不得?

是不是我們太急於求成,不再有人秉持72道工序的匠人精神,去耐心地精雕細琢?

是不是我們淡泊的心境已不再,被金錢和權勢蒙蔽了雙眼,忘記了最初的初衷?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世而昨非。

我們驚嘆於古瓷拍賣高昂的價格,也無奈於衰敗慘澹的現實。

今後,中國還能做出驚艷世界的奢侈品嗎?

鳳凰網旅遊微信公眾平台賬號:travel_ifeng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