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鮮有的痴情皇帝,比唐明皇專一,竟被稱為“中材之主”?

2019-02-22 18:58:06

作者:月小妝

李豫有出色的組織能力,且恩信深得人心!

——趙劍敏

唐代宗名叫李豫,是唐肅宗是長子,他是唐朝歷史上第一個以長子身份繼位的皇帝。(唐朝歷史好奇葩)。

李豫生於開元十四年,正是唐朝繁盛的時候,他是玄宗第一個皇孫,玄宗很喜歡他,於是立他的父親李亨為皇太子。

公元741年,李豫的美好生活徹底拉開了序幕,他遇到了一個女人,江南溫柔婉約的沈氏,這個女人成了他一生無法忘卻的傷痛,也讓他初嘗了愛情的苦澀與甜蜜。沈氏身上難以言說的溫婉之美,讓代宗很著迷,結婚多年,他們感情一直很好。公元742年,沈氏生下未來的德宗李适。當時代宗還是廣平郡王。

幸福的日子總是來去匆匆,公元755年,影響唐朝歷史最重要的一場變革開始了——“安史之亂”。長安失陷,唐玄宗帶著李豫等逃亡蜀地避難,不知道怎么回事,沈氏沒走,留在廣平府邸。此刻李豫臨危受命,被封為天下兵馬元帥,組織軍隊進行平叛,終於在公元757年十月收復了長安和洛陽。平定安史之亂是代宗一生都比較得意的事情。

唐肅宗這一年返回長安,李豫也被冊立為皇太子。但是此刻的他,卻不顧的欣賞自己的封號,一心想找到被敵人俘虜到掖庭的沈氏。夫妻兩最終在牢中相見,李豫緊緊的抱住沈氏,失而復得讓他倍感珍惜。然而他沒想到,此次的相聚也是短暫的,他很快又領到新的任務,出去打仗了,還沒來得及將沈氏迎回長安。

有人問,李豫跟沈氏感情很深,那為什麼扔下她一個人走了?陷她於敵軍的圍攻之中?請參考一下唐明皇和楊玉環,為什麼他把她仍在馬嵬坡了呢?

當時的政治環境,愛情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什麼女人,什麼紅顏禍水,將士們心理不平衡著呢,所以這個女人應該是不允許帶的。

殘酷的政治鬥爭開始了。公元762年,安史之亂尚未結束,唐肅宗重病臥床,李豫衣不解帶的照顧他。有一個人心思活動了,這個人就是張皇后。她跟李豫一直不和,一直想立自己兒子為太子,但她的兒子太小,於是她聯手越王,準備篡位。當時她依靠的力量是宦官李輔國。要注意這個人物,在接下來的政治鬥爭中,他也是主要的生力軍。

李輔國手下有宦官程元振,他們商量了一下,覺得擁立越王不划算,不如立即將繼位的太子李豫划算,於是他們臨陣倒戈,將張皇后和越王囚禁起來。可見政治就是個婊子,誰給錢多跟誰乾。

肅宗可能挺愛張皇后的,聽說她被囚禁了,很快就駕崩了。肅宗死後,代宗繼位,時年37歲。

代宗即位後,十年來一直四處尋找沈氏下落,他一直沒立皇后(一生都沒立皇后),懸後位等待沈氏,堪稱是一個男人最痴情的神話。

代宗即位後,把平叛當成重要的工作,在部署平叛過程中展示了處理人事關係能力的才能。玄宗時期被廢黜的王皇后、太子瑛、光王琚等都恢復了名號,他的這一“平反”,是想通過對皇室成員的平反昭雪來梳理玄宗、肅宗遺留的政治問題,這條思路在當時非常先進。史上稱他為“中材之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但是,宦官勢力過於膨脹,讓他的努力之光漸漸微弱下來,籠罩在大唐龐大的機器上一絲希望之光也轉瞬即逝。

代宗親政時,最大的專權宦官是李輔國。宦官跟皇后、妃子不同,他們的籌碼是皇帝,所以在奪門之變中,李輔國和元振幾乎是“挾持”李豫逃跑,他們真的怕李豫擅自行動會被殺掉,他們要保護好自己的大棋子。因為在李豫即位中他們是有功的,所以後來氣焰囂張。

此刻的李豫沒心情收拾李輔國,安史之亂還留著一個尾巴。寶應二年(763年),安史之亂叛軍的最後一個元兇史朝義走向窮途末路,自縊而死。史朝義的死,標誌著歷時八年的安史之亂終於平定了。這時代宗有生之年最重要的功績。

欣喜若狂的百姓一路夾到歡迎凱鏇的唐朝官兵,杜甫聽說這件事也寫了一首詩:“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他們高興的實在太早了,他們沒想到,苦難的唐朝遠遠還沒有終結更殘酷的混亂。唐朝聯手的回紇兵收復洛陽後燒殺搶掠,城中大火幾天不滅,百姓饑寒交迫,竟以紙衣為衣,令人心酸不已。

城中多次發生人吃人的慘劇,為了平定叛亂,河西、隴右、北庭等地邊兵不得不相繼東調,導致西北邊防虛空,吐蕃、党項屢屢侵擾。

唐代宗就是在這種時刻接下唐朝這個“燙手山芋”的。比外面的軍情更讓他鬧心的,是朝中權勢的爭奪。唐代宗是有些政治頭腦的,加上治國心切,他一直在尋找除掉幾個大宦官,掌握政權的道路。他看到李輔國和程元振在奪權,不動聲色,靜觀其變,暗地裡支持勢力較弱的程元振,希望能扳倒李輔國。在他的努力下,李輔國被殺。但他沒想到,程元振掌權後比李輔國更加囂張,李豫又聯合宦官魚朝恩扳倒了程元振。

宦官魚朝恩專權後,竟然比程元振還囂張,滿大街都能聽見他嚷嚷的聲音,他說:“天下事有不由我者也?”相比之下,李輔國的那句,“們安靜坐著吧,老夫處理朝政就好”,真是溫婉多了。

代宗李豫怒了,聯手大臣元載,除掉了魚朝恩。看官們送了一口氣,好了,終於有一個男人主持大局了,讓那些不男不女的宦官去死吧。但是沒想到,元載掌權後一樣跟失心瘋的狗差不多,逮誰要誰,就差跟李豫說,你下來吧,咱兩換著乾。

又過了幾年,公元777年,代宗李豫才把元載的勢力剷除,全面掌握政權。但是此刻他的身體已經非常不好,很多心愿都來不及達成了。

治國上,雖然他稍顯猶豫,因為之前被嚇破了膽,也經常在緊急關頭念誦佛經來壓陣,但是他還是做出了一些具有新思路的政策。比如,缺錢,怎么辦?他想的辦法是抑制民間過於膨脹的糧價,長安此刻商人都瘋了,糧食賣的比肉貴,沒錢吃飯只能吃自己,李豫讓人走水路將江淮的糧食運往長安,這樣長安的商人不降價也得降價,否則沒人買你的糧食。

他把私鹽收歸官鹽,壟斷鹽的專賣權,用這些錢來充實軍費。不過,這一切都是杯水車薪。唐朝已經完全不復昔日的繁華,元氣大傷,補多少血都補不回來。

代宗經過幾次大戰,人變得很膽怯,給與地方節度使以很高的軍事決策權力。其中成德、魏博、幽州三鎮可自行招募軍隊,它們後來成為唐朝後期最大的割據勢力,被成為“河朔三鎮”。每個“鎮主”都像一個小國的國王,軍隊都可以自理了,那還有什麼是不敢專斷獨行的?

藩鎮勢力的膨脹,讓唐末更加尾大難掉,給後世的統治者造成無力回天的麻煩。

更鬧心的是,各地的起義軍此起彼伏,壓倒這一撥還有那一撥,另外,吐蕃幾個強大的少數民族屢屢犯邊。唐代宗李豫真是個倒霉孩子。唐朝此刻就像打成篩子眼的漏水的屋子,這裡堵了那裡接著漏。

但,縱是黑暗,依然有一抹亮色在唐宮殿里,不見了大唐盛世的《霓裳羽衣舞》,我們依然對於帝王的愛情或有期待。

他生命里第二個女人是獨孤氏。獨孤氏的父親是工部尚書。獨孤氏美貌,性情溫婉,李豫看見她,總能想起沈氏。在那些黑暗顛簸的日子裡,他看到獨孤氏溫柔的眼睛,就像看到幽深的湖底里一點微弱的光。獨孤氏為代宗生了一子一女,韓王迥和華陽公主。代宗最寵華陽公主,華陽公主聰明過人,卻命如紙薄,因為一場大病而命歸西方。代宗痛苦萬分。獨孤氏因為思女過度,竟在第二年因病逝世了。

代宗肝腸寸斷,一直抱著她的屍體不讓裝殮,像往常一樣將她放在他身邊,仿佛睡著了一樣。直到好多天以後屍體腐化,他才不得不讓他入殮,他才不得不面對他的死亡,他的痛苦,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得到。

關於代宗,有個很有意思的傳說,叫《打金枝》,故事的主人公是昇平公主(估計是沈氏所生),因為驕縱跋扈惹毛了駙馬,駙馬醉打金枝,醒酒後也很害怕,當老將軍郭子儀戰戰兢兢地將兒子郭暖綁到代宗面前,代宗笑笑說:“不聾不痴,不做家翁。”後來昇平公主收斂了她的任性,和駙馬郭暖一起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歷史上一直對唐代宗爭論不休,有人說他的“曠古少有的賢君”,有人說,他是“中材之主”,有人說,“他的政治能力一般,不足以稱之為賢君”。

然而,順流而下,總是氣勢磅礴,哪怕一個小浪花,都能有山呼海嘯之力;而逆水行舟,即使是力大無比,也有人生無力之感。

在大唐逆水行舟的時候,有一位這樣的好皇帝,可以為力挽狂瀾拼盡一生的努力。他賢德、豁達、包容並且有深愛的感情。對於他,我們還應該要求些什麼呢?

公元779年,積勞成疾的唐代宗逝世,他在位17年,一直兢兢業業,他剪除了朝廷專權的幾個宦官,派大將郭子儀抵禦外敵,自己也因為嘔心瀝血,因病逝世,享年54歲。

關於獨孤氏,他一生都未給她一個皇后的名分,卻在死後封她為“貞懿”皇后。

代宗死後,葬於元陵,諡號“孝武皇帝”。他的一生,像一顆流星,美好,卻令人嘆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