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開東:莊子是古今第一男神

2019-03-26 00:34:25

作者:王開東

莊子是古今第一男神

一個人可以無味,但絕對不可以無趣。所幸莊子就是一個趣味十足的男人,簡直就是古今無雙的男神。沒有哪個人有他冷眼看穿,也沒有一個人能像他熱腸掛住。

1

諸子百家中,莊子這傢伙,我最喜歡。一個人可以無味,但絕對不可以無趣,所幸莊子就是一個趣味十足的男人。沒有哪個人有他冷眼看穿,也沒有一個人能像他熱腸掛住。

據說,莊子有一次遊學回家,在路上看見一個小娘子,穿著銀裝素裹的孝服,恍若神妃仙子,手裡拿著一把紙扇,拚命的扇動一座新墳。她那么著急,鼻尖上滿是汗,她一定累了,可還是在玩命。

莊子於是就問,小娘子,你為什麼要扇這座墳啊?女人回答道,我的相公死了,臨終有遺言,要等他的墳頭上青草茵茵,黃土乾透,我才可以嫁人,可我現在遇見了我的愛,所以,扇動黃土,想讓它早點乾而已。

莊子說,小娘子此言有道理,我可以幫你。那莊子接過扇子,輕輕一扇,第一扇扇過,黃土變白,全部乾透,第二扇扇過,綠草茵茵,花枝招展。女人千恩萬謝,歡天喜地地走了。

莊子很有感觸,回家之後,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妻子,妻子大罵那個女人沒有良心,責怪莊子不該助紂為虐。莊子輕輕一笑,說,“人同此心,吾如此,爾亦然。”

妻子義憤填膺,她那么愛莊子,絕對不容許莊子褻瀆愛情。兩人甚至打起了冷戰。

沒想到莊子不久就病了,病得很重。

幾天過去,竟然病入膏肓。

妻子細心地調理他,莊子的學生也來了,其中有一個學生,日夜守護老師,死活不肯離開,一定要陪伴老師最後的歲月,他高大英俊,溫文儒雅。一個月,兩個月,莊子絲毫沒有好起來的跡象,反而不能言語了。

而莊子的妻子也在逐漸的照顧中,對莊子的學生心生好感,這個學生也似乎對她有意,郎有情,妾有意,這下可好了。到後來,每天照顧莊子,竟然成了他們的享受。

但是,莊子還是死了。他們流著眼淚把莊子入殮了。讓他躺在棺材裡,等候三天過後,就出殯。就在莊子死去的當年晚上,莊子的學生就病了,病得很厲害,胡言亂語。後來,有一個遊方僧人告訴莊妻,這種病非得吃死人的腦髓,才能夠醫好。

莊妻突然想起了死鬼丈夫,為了愛情,莊妻什麼也不顧了,晚上就提著一把斧頭去了,當她打開棺材,莊子卻突然從裡面坐起來,樂呵呵的對她說,我說的怎么樣啊?電光石火,莊妻恍若從睡夢中驚醒,羞愧難當,默然流淚,當天就自殺而亡。

莊子面對妻子的死亡,卻擊缶而歌,歌曰:“大道如天兮,眾生走過,吾非汝夫兮,汝非吾妻,偶爾邂逅兮,結成夫妻……”朋友惠施感到不理解,就問他原因。

莊子說,當柴薪燃著的時候,誰都能看見它是燃著的,可是當它熄滅的時候,沒有人再相信火還是燃著的,但是,誰說這個時候火就滅了呢?生命終於歸於大道,難道不該慶祝嗎?說完莊子自顧吟唱道:

不是冤家不聚頭,

冤家相聚幾時休。

早知死後無他意,

生前恩愛一筆勾。

2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真誠的人,仍然有被朋友猜忌。莊子死老鼠的譬喻可謂天下皆知。還是這個惠施,莊子最鐵的哥們,時來運轉做了梁惠王的宰相,莊子就屁顛屁顛去看望他。有人就挑唆說,莊子要來梁國了,將要代替你做梁國的宰相,結果老朋友翻臉比翻書還快,立馬派出重兵在城裡搜尋莊子,而且一搜就搜了三天三夜。

莊子沒有辦法,只得自首,主動去見惠施。並且對惠施說:“南方有一種鳥,名叫宛芻,你知道嗎?宛芻從南海出發,飛往北海,途中不是梧桐樹它不休息,不是竹子的果實它不吃,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飲。但是,有一隻貓頭鷹找到一隻死老鼠,宛芻剛好從空中飛過,貓頭鷹仰起來叫喊道:‘啊,不要搶走我的死老鼠啊’”莊子說,現在你也想用梁國這隻死老鼠來嚇我嗎?

惠施哈哈大笑,於是,兄弟重歸於好。人總是喜歡用自己的心理去推測別人。莊子只是出於友情去看望老朋友,卻遭來了老朋友無端懷疑,差點壯烈犧牲。人的幽暗意識是容易投射的。自己想要什麼,便以為別人也想什麼。佛印說得好,心中有佛,眼裡就有佛,心裡有死殼郎,眼裡就只有死殼郎。惠施對於自己梁國宰相的位置非常在乎,甚至準備以死捍衛這個位置。可是,在莊子眼裡,梁國宰相的位置則猶如宛芻眼中的死老鼠而已。

要不怎么說,白頭如新,傾蓋如故呢?

3

老朋友惠施一輩子也沒讀懂莊子。

好為人師的莊子,後來在濮水給他好好上了一課。此時的莊子絕對是特級教師了。他手裡拿著釣竿,悠閒垂釣。也許不能說是悠閒吧?因為莊子是真正的垂釣,他需要一條貓魚,來填補自己的飢腸轆轆。但楚王明顯誤解莊子了,他以為這個喜歡寓言的傢伙,又是用老掉牙的姜子牙故事,來提醒他這個還不算太笨的學生。

於是,風塵僕僕的兩匹馬來了,楚王的兩個臣子,經歷了馬拉松的奔波,終於找到了莊子,帶著楚王的相印。我想能夠促使他們顛沛流離的,鞍馬勞頓的的勇氣,除了君王的龍威,更有親自參與這個歷史故事的有趣,當然,還有能夠給一個未來的相國報喜並有可能最先鑽入這個團隊的激動。總之,我猜想這個心理一定很精彩。

“莊子持竿不顧。”這一句足以把那個惠施羞死。

對於唾手而得的相位,棄如敝屣。莊子知道要想解釋清楚很困難,這個困難不亞於馬曉旭在世界盃進球。於是,特級教師莊子想來想去,還是打了一個比方。他問他們一個問題:“楚國水田裡有一隻烏龜,它是願意到楚王那裡,讓楚王用精緻的竹箱裝著它,用絲綢的巾飾覆蓋它,珍藏在宗廟裡,用死來換取‘留骨而貴’呢,還是願意拖著尾巴在泥水裡自由自在地爬來爬去?”莊子不愧是名師,連這兩個祿蠹都能夠搶答了,他們回答說:“寧願拖著尾巴在泥水中活著。”

莊子說,那好,我就是那隻烏龜!

到了這裡,我突然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是寓言。都在對比中顯出莊子的親切和智慧。同樣是垂釣,姜子牙釣的是相位,並最終暮登天子堂,成就了一番事業。而莊子是釣魚,因為丟棄相位,嘯吟山林,終於也塗抹了一段傳奇。

濮水的莊子悠閒自得的釣魚,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而那兩個大臣,灰頭土臉,倉皇勞累,這兩者,究竟誰活得更加滋潤?

還有,那朝堂而貴的烏龜,和那泥田中自由自在的野烏龜,誰更能貼切體會到自由的珍貴?

特別有趣的是,朝堂上香菸繚繞,烏龜留骨而香的地方,然而,卻污濁不堪,而田野中的污泥,卻保持了烏龜最後的清潔。髒就是清潔,清潔就是髒。假作真時真也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我還要常常想,為什麼莊子要選擇烏龜?要知道烏龜的名聲可不太好啊。想來古人也是要罵烏龜王八蛋的。那么,這種比附是不是還寓意著莊子要做縮頭烏龜,一輩子冷眼看穿?烏龜身上堅硬的甲,是不是莊子一層自我保護的外衣?自喻為烏龜是不是還有莊子式的自嘲和反諷?

做人,還是做烏龜,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4

於是,突然想起了莊子的另一個故事。特級教師莊子差一點被學生問倒的故事。

有一天莊子帶著學生遊學。在路上看到工人——坎坎伐檀兮!所有的大樹一棵棵倒下,反而是不成材的雜樹活了下來。莊子心有餘悸的告訴學生,千萬不要做大材,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到了晚上,莊子借宿於人家,主人很客氣,晚上要殺雞款待,男主人問女主人,殺那隻雞,女主人毫不猶豫地說,殺那隻不下蛋的雞。我的乖乖,學生又驚出一聲冷汗。大材的母雞活下來了,而不材的母雞卻遭到殺戮。那么,究竟選擇做材還是做不材呢?

好個莊子!悠悠然回答說:“在材與不材之間。”

莊子的所作所為,常常讓我們成了丈二和尚,如何認識真正的莊子?還是胡文英說得好。

“莊子眼極冷,心腸極熱。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腸熱,故悲慨萬端。雖知無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熱腸掛住;雖不能忘情,而終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

好一個逍遙的莊子,好一段沉重的人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