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蒲松齡一生窮困潦倒原因是出生前父親夢見病和尚·城市信報·半島網

2019-05-12 20:34:49

《聊齋志異》是中國古代最優秀的短篇小說集,它的作者蒲松齡被稱為世界短篇小說之王。而這位“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骨三分”的著名小說家,一生卻是靠替大戶人家坐館當先生才能維持生計。與生活的清貧和仕途的坎坷相比,他在文學創作上的成就卻是斐然的,除了世人熟知的《聊齋志異》,他還留下了文集13卷、詩集6卷、雜劇5種、戲曲3出、詞百餘闋等。而這位大作家與嶗山也有著一段不解之緣,本期的《發現青島》就讓我們一起來探尋蒲松齡的一生,以及他在嶗山留下的足跡。

出生前父親夢見病和尚

蒲松齡,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山東淄川蒲家莊人。1640年6月5日,蒲松齡誕生在老家故宅中。據淄川的《蒲氏族譜》記載,蒲松齡的高祖(爺爺的爺爺)是族中第一位廩生,自此開始蒲家的後人在明清兩代出了不少有才學的人,族中的舉人、貢生、廩生與庠生加起來有幾十人,雖然都沒當什麼大官,但也算得上書香門第了。

到了蒲松齡父親蒲槃這一代,雖然年少時刻苦讀書,但終因家境貧困棄學經商,數年後也給蒲家賺下了一份家業。但這位蒲老爺雖然事業順利,但在子嗣方面卻一直不旺,長子早喪,後來雖過繼了兒子,但到了40多歲卻再也沒有一個孩子出生。於是他開始“散金行善,救濟鄉里”,後來果然得到好報,一連生了四個兒子,但也因此耗盡了家中的錢財。

名人的出生總會有些異象出現,這位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短篇小說家也不例外。蒲松齡出生的這天夜裡,蒲槃正在一旁的屋裡打盹,在夢裡他看到一個披著袈裟的和尚,瘦骨嶙峋還病歪歪的,晃晃蕩盪就走進了妻子的房間,和尚裸露的胸前還有一塊銅錢大的膏藥。就在這時,蒲槃被一聲嬰兒的啼哭驚醒,是自己的第三個兒子出生了。蒲老爺大喜,連忙趕到夫人床頭,借著月光,他驚奇地發現,新生兒胸前有一塊青痣,這痣的大小、位置,和他夢中見到的那個病和尚身上的一模一樣。於是“病和尚入室”就成了日後蒲松齡歸結自己潦倒一生的原因,他曾在《聊齋志異》中提起父親的這個夢,還說自己的一生如此窮困不得志,皆因是苦行僧轉世。

雖然這個故事含有杜撰的成分,但蒲松齡的一生大部分時間的確是苦的。他的少年時代在父親的羽翼下安心讀書,19歲那年就中了秀才。此後開始了遊學生涯,他先在邑西沈家河,與寧紹道參議沈潤之子沈天祥同讀,1664年又應摯友李堯臣之邀,就讀於李家。但這樣的好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在蒲松齡四處求學之時,蒲家因家庭矛盾激化,導致兄弟分居。25歲那年,蒲松齡因兄嫂蠻橫,只分到了20畝薄田和老屋三間。至此,他無憂無慮的遊學生活也被迫終止了。

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古代文學專業博士生導師馬瑞芳在《狐鬼與人間——解讀奇書〈聊齋志異〉一書中曾描述過分家後蒲松齡的窘境:“老屋三間,破得連門都沒有。蒲松齡找堂兄借了塊門板,帶著妻子、兒子搬進去。他分到240斤糧食,只夠一家三口吃三個月。為了養家餬口,蒲松齡開始了長達45年的私塾先生生涯。”

半個世紀的科考之路

順治十五年(1658年),剛剛成婚的蒲松齡參加秀才考試,獲得了淄川縣、濟南府和山東省三輪考試的第一名,成為眾多考生中的佼佼者,但此次一考成名後,他的仕途卻遇到了一個長達半個世紀的瓶頸,此後參加鄉試十幾次,全部落榜,直到72歲那年,仍然只是個貢生。

據馬瑞芳教授分析,蒲松齡之所以屢次落榜,與他的第一次科考經歷有很大關係。當年蒲松齡三試第一,成了秀才,錄取他的是山東學政施閏章。施閏章是個大詩人,也就是清初號稱詩壇的“南施北宋”中的“南施”(北宋指山東的宋琬),是個有才情的人。施閏章給山東秀才出的第一道考題叫《蚤起》,這個題目是從《孟子》“齊人有一妻一妾”來的。而當年十九歲的蒲松齡也已經顯示出了他小說家的天賦,將一篇科舉文章寫得像是一篇描寫人情世態的小品文,不僅用詞生動而且還對文中人物進行了心理描寫,甚至還有人物獨白。這樣一篇有趣的文章在眾多的八股文中脫穎而出,讓施閏章青睞有加,於是拿起筆來就寫批語,說蒲松齡的文章“將一時富貴醜態畢露於二字之上”,把人們那種追名逐利的醜態通過《蚤起》這兩個字寫絕了,寫活了,接著又寫了八個字的評語:“觀書如月,運筆如風”。“觀書如月”,就是看前人的作品,看得明明白白、透透徹徹;“運筆如風”,就是寫起文章來輕鬆愉快,非常流暢。施閏章大筆一揮,蒲松齡成了山東秀才第一名。此考之後,蒲松齡一下子出了名,而他也對於自己的才學十分自信,於是躊躇滿志地踏上了進一步求取功名的道路。

可以說是施閏章發掘了蒲松齡的天賦,但也是他的一紙判書耽誤了蒲松齡的仕途。史料記載,蒲松齡三試第一後,連續四次參加舉人考試,全部落榜。蒲松齡文章寫得這么好,為什麼還會連續落榜?其原因就在於主考官的標準發生了變化。科舉考試考的是八股文,可蒲松齡並沒有按照八股文那種嚴格的要求來寫文章,而是寫了自己喜歡的文章。第一次考試,他在施閏章那裡嘗到了甜頭,得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績,就此以為以這樣的文章應對考試就能夠取得更高的功名了。但蒲松齡忘了施閏章本身就是個詩人,他因為賞識蒲松齡的才學才會給他如此高的評價,但其他考官呢?他們大部分都是刻板地按照行文格式和內容來判卷的迂腐之人,毫無文采、繩捆索綁的八股文才是他們眼中的好文章,像蒲松齡那種寫法的文章,怎么會欣賞呢?

能寫出傳世的好文章,卻連個芝麻小官都考不上,世人也為蒲松齡感到不值,於是找到另一種說法為其打圓場。淄川民間就流傳著“蒲松齡出聯嘲魁星”的故事,說蒲松齡滿腹才學,卻孤傲耿直,機緣巧合遇到掌管文人功名成敗的魁星現身卻不懂得阿諛奉承,反倒要出對子與魁星一比高下,因為得罪了這位神仙才被削去命中狀元及第的頭銜。

三十歲時家裡窮得揭不開鍋

跟曹雪芹一樣,蒲松齡也是在去世之後才成名的,所以在他76年的生命中大部分時間都是窮困的。

蒲松齡30歲那年,父親去世了,不光要撫養自己兒子和女兒,贍養母親的重擔也落到了蒲松齡的肩頭。分到那幾畝薄田本就不夠一家人吃喝,再加上他常年讀書準備科考,田地無人打理,家中可算是財源枯竭。當時他窮到什麼程度呢?可以用“家徒四壁婦愁貧”來形容。蒲松齡曾作一首名為《日中飯》的詩,就是家中貧困生活的真實寫照,文中寫到快收麥子的時候,家裡沒有糧食,只好煮了一鍋稀飯,大兒子一看煮好了稀飯,搶先把勺子搶到手裡面,到鍋底找最稠的往自己的碗裡邊放,二兒子不幹了,上去跟哥哥搶。蒲松齡的女兒就很可憐地、遠遠地站在那兒看著自己的父親。蒲松齡非常心疼,不禁感嘆:我該怎么養活我這些可憐的孩子啊!此外蒲松齡還寫了一篇《除日祭窮神文》,文章十分通俗易懂:“窮神,窮神,我與你有何親,興騰騰的門兒你不去尋,偏把我的門兒進?難道說,這是你的衙門,居住不動身?你就是世襲在此,也該別處權權印;我就是你貼身的家丁、護駕的將軍,也該放假寬限施施恩。你為何步步把我跟,時時不離身,鰾粘膠合,卻像個纏熱了的情人?……”

當然,蒲松齡也沒有非要在科舉這一條道上走到黑,1670年,他曾應聘到江蘇,為寶應縣令孫蕙做幕僚,但僅一年後就因思鄉心切回了淄川。1679年,年近“不惑”的蒲松齡應同邑畢家聘請,設館城西西鋪莊,給畢家當起了家教。在此之前,他也因經濟窘困多次入縉紳之家教書,都不十分穩定,但因畢家家境殷實,且賞識他的才學,所以蒲松齡一呆就是三十多年。等到蒲松齡71歲從畢家撤帳歸來時,已有養老之田50餘畝,其家庭經濟狀況的改善,與畢家的優厚待遇不無關係。

用茶換故事有點奢侈

蒲松齡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寫出了《聊齋志異》,據專家推算,蒲松齡應該是在25歲分家後就開始創作這些短篇小說了,但在當時他的創作並沒有得到身邊人的支持,蒲松齡的好朋友張篤慶就因擔心蒲松齡寫《聊齋志異》而影響到考舉人,專門寫了一首詩勸他:“聊齋且莫競談空。”意思就是,別寫這些沒用的小說了,專心準備考試才是正路子。但就是這些他人眼中的“不務正業”,才讓蒲松齡的大名千古流芳。

對於蒲松齡創作聊齋的過程,坊間有各種各樣的說法,其中流傳最廣的一種就是蒲松齡在柳泉旁邊擺茶攤,免費請路人喝茶,換得喝茶人的故事作為創作素材。這種說法出自《三借廬筆談》,但魯迅先生早就對此說提出質疑,認為其不合理,馬瑞芳教授也對此持同樣觀點。她認為蒲松齡窮到那種程度,在外邊當私塾老師四十多年,家裡有時候連鍋都揭不開,怎么有閒空優哉游哉擺上茶,擺上煙,你給我講故事,我寫小說?但是蒲松齡不管聽到什麼人說,聽到什麼稀奇的事,他都收集來寫小說,這卻是肯定的。他還有一個取材途徑,就是到古人的書裡邊找素材,《聊齋志異》里大概有一百篇小說,是改寫自前人作品。包括青島人最熟悉的那篇《勞山道士》,也借用了六朝小說和唐傳奇當中“紙月”的典故。

文/圖城市信報記者黃默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