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評孫悟空:勢利之徒

2019-03-08 00:37:41

受主流“西學”的影響,孫悟空給人的印象,總是目空一切桀驁不馴,其實不然,得看對方是誰——他自有其勢利的一面。

所謂“勢利”,按《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形容看財產、地位分別對待人的表現”。財產一項,對孫悟空來說,基本沒什麼吸引力。我們已分析過,他骨子裡權欲薰心(見“二評孫悟空”),像每一個低層公務員一樣,按權勢大小來區別待人,則是不可避免的了。

(資料圖:電影《西遊降魔篇》孫悟空劇照;圖片來源於網路。)

(一)忘師背祖

吳承恩再世,也不得不承認,《西遊記》是一部蟲眼密布的小說(將另闢專題探討)。其中被挖最多次的一個Bug,出現在第三十四回《魔王巧算困心猿 大聖騰那騙寶貝》中:

平頂山上,金角大王銀角大王抓了唐僧,循例不先吃,派倆小妖去壓龍洞請他媽來共享。孫悟空在路上把倆小妖打成肉餅,變成他們模樣去請“老奶奶”。到了壓龍洞,他卻哭了。哭啥呢?就因為見“老奶奶”非磕頭跪拜不可,孫悟空心想:“……我為人做了一場好漢,止拜了三個人:西天拜佛祖,南海拜觀音,兩界山師父救子我,我拜了他四拜……今日卻教我去拜此怪。若不跪拜,必定走了風訊。苦啊!算來只為師父受困,故使我受辱於人!”

為什麼說這是Bug?稍為用心讀《西遊》就會發現,孫悟空此時尚未去過西天,更沒拜過如來。他拜的三個人,按順序是:菩提、觀音、唐僧。所以,包括吳閒雲先生在內的不少讀者,都以此為“菩提即如來”的鐵證。

好吧,就算菩提真是如來,那么,有什麼證據表明,此時孫悟空已知道真相?沒錯,他是跟觀音說過“如來哄了我,把我壓在此山,五百餘年了”,但是,他說的哄,指的是如來跟他打賭時,說過“若不能打出手掌,你還下界為妖,再修幾劫,卻來爭吵”,最後他翻不出如來的手掌,如來言而無信,用五行山把他壓住。

既無確鑿證據表明“菩提即如來”,我們就得重新審視,孫悟空為什麼說“止拜了三個人”。

未拜佛祖,卻“西天拜佛祖”,不矛盾嗎?

真的不矛盾,因為他說了“我為人做了一場好漢”。這場好漢結束了嗎?沒有,至少要到他保唐僧取到西經才告一段落。也就是說,此行上西天,“拜佛祖”是個鐵定的事實。孫悟空心裡想的是,他這“輩子”,已拜和非拜不可的,有佛祖、觀音、唐僧“三個人”。

請注意,當年他被菩提趕走時,菩提只是跟他說,不管怎么惹禍行兇,“卻不許說是我的徒弟”。孫悟空也承諾:“決不敢提起師父一字。”問題是,師徒雙方說的,都只是“說”和“提”,想都不能想嗎?當然不是。

這只能說明,孫悟空內心深處,把菩提這位師父成功地忘了,一乾二淨。

為什麼能忘得這么乾淨?無他,勢利故也。他所認識的菩提,確實神通廣大,但在佛道兩界高層名單中,根本沒他的名字。也就是說,他有“力”而無“權”,只教給孫悟空一身武藝,卻無法對孫悟空的“位列仙班”或“修成正果”再提供一丁點幫助。

俗世之中,那些功成名就者,逢年過節只會給頂頭上司或手眼通天者送禮,有幾個還記得教過他們的老師?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二)趨炎附勢

對唐僧這一位“師父”,孫悟空的感情應該是比較複雜的。對唐僧動不動念“緊箍咒”,他很害怕;對唐僧動不動哭哭啼啼,他很鄙夷。甚至,在他身上還有一定程度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就是缺少該有的尊敬。

第二十四回,西遊剛開始,團隊剛成立,“四聖試禪心”之後,到了五莊觀,八戒在廚房裡偷聽到人參果的事,於是喊孫悟空過去說話,孫悟空以為他吃不飽,便道:“呆子,你嚷甚的?想是飯不夠吃,且讓老和尚吃飽,我們前邊大人家,再化吃去罷。”不敬之情,溢於言表,於是八戒受他影響,說唐僧不吃人參果時,也這么說:“那老和尚不認得,道是三朝未滿的孩兒,不曾敢吃。”

要知道,師兄弟口中的“老和尚老和尚”,跟宋美齡、孔祥熙、戴笠等人私下子稱蔣介石為“老頭子”可大不一樣。先不說“老頭子”原是青幫徒眾對“頭子”的暱稱,就說蔣介石當時已五六十歲,稱“老”即顯親昵也顯尊敬。而對二十歲左右的師父稱“老和尚”,除了不敬,還是不敬。

但是,到了第八十回,西遊已近尾聲,孫悟空一路上也就想明白了,他的功與名,只能搭載在唐僧身上。當時過了烏觀國,走進一片黑松林中,唐僧拿孫悟空去化齋,這裡有一段描寫,就很能說明孫悟空的心理:

——卻說大聖縱筋斗,到了半空,佇定雲光,回頭觀看,只見松林中祥雲縹緲,瑞靄氤氳,他忽失聲叫道:“好啊!好啊!”你道他叫好做甚?原來誇獎唐僧,說他是金蟬長老轉世,十世修行的好人,所以有此祥瑞罩頭。“若我老孫,方五百年前大鬧天宮之時,雲遊海角,放蕩天涯,聚群精自稱齊天大聖,降龍伏虎,手下有四萬七千群怪,都稱我做大聖爺爺,著實為人!如今脫卻天災,做小伏低,與你做了徒弟,想師父頭頂上有祥雲罩定,徑回東土,必定有些好處,老孫也必定得個正果。”

瞧見沒有?這就是痛定思痛,用這後五百年對前五百年進行否定,為了“正果”,做唐僧的“小伏低”(即小奴才)做得甘之如飴。

(三)媚上欺下

如來、觀音、唐僧,以及能幫他收服妖怪的各路神仙,孫悟空總是執禮甚恭。但如果你以為他對所有妖怪都“像秋風掃落葉般無情”,那就錯了。

第五十三回,唐僧八戒誤喝子母河水,剛好兩人都在危險期,立馬中招懷孕。一老婆婆指點孫悟空去解日山落胎泉找如意真仙求水打胎。面對這個壟斷落胎泉水謀個人私利的妖怪,孫悟空之彬彬有禮,簡直到了自甘作賤的地步。當號稱如意真仙的妖怪問孫悟空“你可認得我么”時,孫悟空道:“我因歸正釋門,秉誠僧教,這一向登山涉水,把我那幼時的朋友也都疏失,未及拜訪,少識尊顏。適間問道子母河西鄉人家,言及先生乃如意真仙,故此知之……因我師父誤飲了子母河水,腹疼成胎,特來仙府,拜求一碗落胎泉水,救解師難也。”

同樣,對有求於她的鐵扇公主,孫悟空第一次上門也是極盡謙恭之能事,“躬身施禮”,還“嫂嫂”前“嫂嫂”後的,要多親熱有多親熱。當鐵扇公主大聲喝斥“誰是你的嫂嫂,哪個要你奉揖”時,孫悟空文縐縐地說:“尊府牛魔王,當初曾與老孫結義,乃七兄弟之親。今聞公主是牛大哥令正,安得不以嫂嫂稱之!”

旁人不知,還以為這是沐猴而冠的迂腐儒生呢。

凡媚上者必欺下,這是“勢利定律”。對應該“像春天般溫暖”的同志,比如缺點多多的豬八戒,孫悟空卻總是揶揄、刁難,多次罵八戒是夯貨、呆子、孽畜、戀家鬼;甚至看唐僧臉色行事,百般呵斥。

如第八十五回,孫悟空巡山,遇見艾葉花皮豹子精,還有手下三四十個小妖列陣,心裡便想道:“我且回去,照顧豬八戒照顧,教他來先與這妖精見一仗。若是八戒有本事,打倒這妖,算他一功;若無手段,被這妖拿去,等我再去救他,才好出名。”

第九十六回,西遊接近功成德滿,在冠員外家中,冠員外要留唐僧師徒住上一年半載,唐僧堅辭,八戒便牢騷滿腹。這時唐僧喝斥八戒:“你這夯貨,只知要吃,更不管回向之因,正是那槽里吃食,胃裡擦癢的畜生!汝等既要貪此嗔痴,明日等我自家去罷。”這時,孫悟空見唐僧變了臉,“即揪住八戒,著頭打一頓拳,罵道:‘呆子不知好歹,惹得師父連我們都怪了!’”

其實,趨炎附勢,乃人之常情。深藏功與名,對眾生一同仁,那才是真正的“大聖”。可惜,孫悟空離“聖”字還有至少一個筋斗雲的距離。

有人可能會覺得奇怪,孫悟空的勢利,是怎么來的?石頭縫裡蹦出來時就有的嗎?這個我不敢說,但至少,在他一聽說天上如他去做官便喜形於色時,這勢利便已深駐他心了。

兩次上天為官,見慣天庭特權階層的生活,怎么還能以平常心態對待眾生?都知道他在八卦爐中煉就一雙很厲害的“火眼金睛”——請注意這個特別的名字,火者勢之猛者,金者利之最也,所謂“火眼金睛”,不正是“勢利眼”的另一種表達嗎?

(責任編輯:餘江波)

閱讀(4972)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