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將宋詞當風月,字字鏗鏘字字血

2019-03-13 03:00:16

---------從蘇東坡《江 城 子兩首》,扯到宋詞的產生

一,蘇東坡【江子】兩首簡解:

【一】,【子。十年生死兩茫茫】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1,兩詞的寫作時間背景:

這首詞是宋熙寧八年(公元1075年)所作,據有人解說是蘇東坡做了一個遇見亡妻的夢,醒來感慨系之,寫這首詞,來表達對妻子的懷念。此詞開了悼亡詞之先河,被過去行家們視作悼亡詞中絕唱。

而首先我們認真分析者兩首詞所實際創作的是這樣的年代,一首是宋熙寧八年(公元1075年),另一首是元豐二年(1079)三月蘇軾由徐調知湖州途中。

此時他正好處在所謂大宋朝“社會改革”的風口浪尖上,他也在旻旻中感覺到生命可能會受到威脅。並作了死亡的準備。事實也正與他自己所料,也差一點死於非命。

2,從字意面上可以不難這樣理解:

她離開我十年了。十年,多么長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門口,眼前就出現一張笑臉,

一個親切的聲音向我迎來,可是走進院子,卻只見一些高高矮矮的、沒有花的綠樹。

上了台階,我環顧四周,她最後一次離家的情景還歷歷在目。

我仿佛還站在台階上等待著車子的駛近,等待著一個人回來。這樣長的等待。

十二年了。甚至在夢裡我也聽不見她那清脆的笑聲。

我記得的只是孩子們捧著她的骨灰盒回家的情景。

這骨灰盒起初給放在樓下我的寢室內、床前五斗櫥上。

悲傷沒有用。我必須結束那一切夢景。我應當振作起來,哪怕是最後的一次。

骨灰盒還放在我的家中,親愛的面容還印在我的心上,

她不會離開我,也從未離開我。

做了十年的“牛鬼”,我並不感到孤單。

我還有勇氣邁步走向我的最終目標——死亡。

我的遺物將獻給國家,

我的骨灰將同她的骨灰攪拌在一起,

撒在園中給花樹作肥料。

3,【博主注】:在詩中找出不是悼念亡妻的證據

這裡純粹用來悼念亡妻,有許多句和詞是說不通的。

例1,“十年生死兩茫茫”:兩“茫茫”“應是不知是生是死,應是在生死線上”掙扎的詩句。

例2:“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這是些那一片荒涼之地里的無數無主孤墳的場景描寫。如果是京官大人的亡妻的墳地應不至如此。

例3,“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和“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這樣的描述,不識合表達夫妻之間的見面之夢的描寫,而只能是“熟人或朋友見面,有心裡話不能說,”的形象表達

例4“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中的“料得”只能用於“未來”的可能之解。而“短松岡”一詞是指為自己將來準備的還未用過的新“棺材”木,多為官員“對國家盡忠”的表達,例如將軍出征時都要部下做好自己的棺木隨軍運走,以表達自己對國家的忠誠,這樣的棺木在當時就叫“短松岡”。這樣的詞對於已故亡妻的悼念是不合適的。

4,應為蘇東坡這首詩中詞句這樣解讀:(因為這首詩寫作時間在詩人見到王安石之後不久,這應當是他見到王安石之後的體會。王安石是他恩師的生死政敵,但王安石與詩人間關係很好而且相互賞識,他們都認為是自己為了國家,而只是觀點和陣營不同,兩人只可意會而絕對不可言傳更不能握手。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應是指自己為國家直言,沒有考慮自己的生死後果。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那些改革先鋒,有誰能不免一死?兩派鬥來鬥去,無數死難的先烈,而老百姓還是那樣的悽苦,這樣的痛苦我無處訴說。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只因為觀點不同,一顆愛國的熱血又有誰同情相知?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退卻,是不可以的!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那就生死由命吧,人總有進棺材的那一天!

5,蘇東坡【江子。十年生死兩茫茫】的白話譯文如下:

十年的為國興旺而不停地爭鬥,成敗前途未圤。

看到在政治鬥爭中為國犧牲的英雄遺骨和死難於外侵敵人屠刀之下的遍地都是老百姓的無名屍骨,

眼前的場景是這樣的一片淒涼。

我們爭鬥的兩派中大多數人心是共同愛國的,興國的目標是一致的。

只是因為觀點不同而只好只能相面不能相識。

我們互相理解相互賞識也只能是面面相顧,兩者之間相見不能相通,我的心在不停的流淚。

無容置疑,我眼前生命的危機是時刻存在威脅的,面對那些不白之冤,我已備好棺木,無所畏懼。

二】,【江城子。別徐州】

天涯流落思無窮!

既相逢,卻匆匆。

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

為問東風余幾許?

春縱在,與誰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

背歸鴻,去吳中。

回首彭城,清泗與淮通。

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1,再簡說江城子。別徐州中的詞句分析:

【天涯流落思無窮】:從京城被貶到地方,來來回回,四處飄泊,沒完沒了,何時有個頭!

【既相逢,卻匆匆】:碰巧終於見面了,而什麼都沒有相互表達又匆從分開。

【攜手佳人】:我們只見就像情場的【紅顏知己】,在一起為國家盡忠而【心心相映,志同道合】。

【和淚折殘紅】:因雙方觀點不同和政治派別限制及大環境的派別牽制,雙方都甚感對時局無能為力。

【為問東風余幾許】成功會有幾點勝算?

【春縱在,與誰同】前途是光明的,但我該站在哪一邊呢?

【背歸鴻,去吳中】為了躲開激烈的是非之地,去體會一次臥薪嘗膽的經歷。

【隋堤三月】,【回首彭城】,回顧這些歷史事件,對我有這么大的啟發喔!

【欲寄相思千點淚】我的如此的愛國,如此的忠誠,萬歲爺未必理解。

【流不到,楚江東】作為一個大寫的人,我還是要堅持我的理想“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2,從詞中典故可知,此詞並非風月,而是字字血淚:

【東風余幾許】,【隋堤】,【歸鴻】,【吳中】,【彭城】,【清泗與淮通】,【楚江東】等,從這些名詞涉獵和名城典故的選擇套用都是與歷史政治大事件相聯繫的地方,我們不難看出他的情感出發所在,決不單單是兒女情長。

【流不到,楚江東】:大宋的國寶收藏大家李清照詩句的名句:“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的喻意與此相同。”【東,在這裡應該理解為政敵一方或國家的敵人一方。政敵目前已占盡東風,而詩人說自己是不會去投降政敵的。】

二,從蘇東坡《江子兩首》,扯到宋詞的產生

為什麼蘇東坡【江 城 子】到宋詞的各大家,文詞是那樣的繞來繞去深坳難懂,確又是那樣的優美?

只是因為那個時間文字是不能說政治和朝政的,國家外敵強大,國策只能年年進貢,國內新舊兩派你爭我斗互不相讓。

你上我下,我上你下生死格鬥,任何人絕對不可從文字上被人抓住把柄!

所以,文人們便咬文嚼字,既可來表達情感和思想以及政治觀點,又能藏住意頭不被人發難。

文人之間的心靈溝通只可意會不會言傳,且可進行流傳和流轉,在歌廳里可賣幾個小錢來花(那時候在歌廳里演唱詞曲就象我們今天唱【咔拉歐凱】一樣火紅,名詩人就象張學友一樣走紅酒樓,歌廳和煙花場所。

於是宋詞就這樣產生了。

所以我說,宋詞的愛情詩是那樣的振憾人心,那是因為在表達他們對國家強烈的愛,對當政者表達極大的失望。對自己的無奈表達了極大的同情。

只有在那個時代的人,才能知道每一首詞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才能才能知道每一首詞到底在說誰!

那一切對宋詞的解詞,那一切對宋詞的說教,都不過是講解者個人的賣弄而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