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林夕

2019-03-11 18:27:49

下雨天

文/林夕
如果說,喜歡下雨天,低低的灰色壓著闊闊的地,很多人一定認為那是為了表現自己憂鬱個性的緣故。特別在這年頭,喜歡低調總比愛喧譁熱鬧安全。當灰色成為每個年輕人個性的資產時,說喜歡下雨天---便多了幾分真誠。
然而我卻衷心地不明白別人討厭雨天的心態。
有什麼不好呢?……靜聽簾外雨,點滴到天明……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等你,在雨……攔路雨,在我視線間不斷灑落在屋檐下……
或者不提這些,作者們美麗的砌詞,可能只是白紙黑字的副作用,給雨水一滴便衝去了。有一本衛斯理便說,水的衝擊運動會產生一種令人心情愉快的陰極點子。或者不提這些,科學解釋不是每個平凡人的本分。
或者忽然變得很實際,覺得打傘是很吃力的一回事。雨水爬進頸項溫暖的皮膚滲進鞋尖侷促的腳趾間,雨忽然討厭起來。但雨雖然從此不好看,我們還是不應該討厭雨天的。
中學時同學已經學著他們的父母說我們的將來,說雨天什麼地方也不好去了,最好專心致志地打麻將。是的,四個無處可避的人,就因外面的雨,特別心無旁騖,投入做一件本來很簡單的事。
而我喜歡雨天的理由比較簡單——一個人悶在家中太久,慢慢便不安分起來,想著到處遊玩的好處。幸而下雨,雨在街上潑,卻潑不進屋內。人靠在一塊玻璃窗旁,便會覺很幸福。這個家還是像個家的,其實並不太壞啊。就這樣一切都淋熄了,漸漸又恢復先前的安分。
無數下雨天,我都這樣想,一片好心情,凡事積極,連寫字都用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