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娶來愛的

2019-03-24 02:14:57

我爸是“鳳凰男”,娶了個江南女子。這位軍營里的錚錚鐵漢,一輩子心疼和尊重自己的妻子。對我奶奶孝而不順,從不會無原則地遷就陳舊陋俗。在現代社會的今天,他的處事方式仍挺實用的。

將了小姑的軍

我媽媽是江南水鄉的女子,身材修長苗條,非常纖弱,不符合北方農村的審美標準,她的兩個小姑子就在婆婆耳邊嚼舌頭,說我媽媽身體不好,恐怕將來生不了娃娃。

我奶奶就給我爸爸學了舌。我爸爸大怒,但又不好頂撞我奶奶,就當著我奶奶的面罵我兩個姑姑:“我就喜歡她那樣兒的,女同志身體弱一點兒有什麼不好?讀書人就該長成那樣子,要是她長得粗手大腳,和你們一樣,只能在田裡幹活兒。”嚇得我奶奶和姑姑大氣兒不敢出。

北方農村的廁所非常髒,尤其是40年前,我媽根本不敢去,我爸爸便找了個盆兒讓她在屋裡解決,完事後,坦然地拿出去處理。路上遇到我姑姑,她一驚一乍:“哥,你是大幹部哩,怎么能給她端屎倒尿?把她慣的。”我爸爸一聽,順手就把盆兒遞過去說:“噢,你說我不能去,那你去吧,她是你嫂子,長嫂如母,你倒是應該的。”我姑姑當時就傻了,只好給我媽倒便盆,從此,她不敢再多嘴。

丟腦袋也不讓老婆不痛快

我爸爸當時在十里八村極其有名,大家都把他當英雄看,他衣錦還鄉,來家的鄉親很多,我奶奶家裡人覺得我媽媽嫁給爸爸是天大的福分,做牛做馬也是應該的,於是,平日語言中總想壓我媽一下。

有一天,我爸爸喝多了酒後,當著許多人的面兒,醉醺醺地,借著酒意吐真言:“我這輩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娶了這么個有文化又漂亮的老婆,當年想娶她的多了,全比我官大,但她單單跟了我,所以,我就是掉了腦袋也不能讓她不痛快,除了我媽,誰要是讓她受委屈,以後就不用在我面前開口了,我不認識他。”

大家全愣住了。我奶奶雖然被授予了讓媳婦受委屈而不受制裁的特權,但她卻也不敢用。知道這個兒子是孝而不順,對她是好吃好喝好照顧,但絕不拿老人的話當聖旨。用我爸的話說:老人有時難免糊塗,我可不能跟著糊塗。

量力而行幫親友

立好了規矩,往後處事就好多了。我爸爸從來不允許外人對我們家的事說三道四的。他來自農村,但從不縱容鄉下親戚的壞習慣,他說:到什麼山上唱什麼歌,你在鄉下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但到我家就得守我的規矩。不用遷就他們,我妻子也有自己的生活習慣,憑什麼她在自己家還要遷就別人。

我爸爸對自己弟妹,凡懂事守規矩的話,能幫的他一定幫,有非分之想或是挑撥是非的,立即打發走,絕不容情。這些年,沒人敢在他面前說我媽的壞話。老家來的親戚有時雖然過分,但我爸一瞪眼,就都不敢出聲了。

但我爸爸助人有原則,不會打腫臉充胖子,對鄉下親戚的合理請求,我爸爸一般都滿足的。他不抽菸不喝酒,生活儉樸,省自己而資助子侄輩讀書。但絕不會讓妻子兒女放棄生活享受而助人的。

姑姑曾抱怨我媽媽一件大衣夠她們一家生活幾個月。但我爸爸一句話就塞住她的嘴:你吃穿都有,孩子上學我也出錢了,你管你嫂子穿什麼呢?一個人一個命,嫁什麼老公享受什麼生活吧。你不用和她比,因為你也比不了的。

我家老婆要上席

山東農村的風俗,凡正式場合,婦孺是不能和男人一起上桌吃飯的,只能在廚房裡吃。我爸爸帶我媽回家探親時,每頓都讓我媽和我奶奶一起坐上席。他說:風俗是人定的,人就能破它。

我姑姑開始看不慣,發發牢騷。我爸爸聞之就收拾她:你愛在廚房吃現在就到廚房裡蹲著去,沒人攔你,我們家是很自由的,你要是不去,就坐在這兒老老實實地吃你的飯,別沒事找事。

遇上鄉下親戚進城到我家,我和我媽不僅上桌吃飯,而且,要是輪到我媽做飯時,她不解下圍裙坐在桌旁時,誰也不準動筷子的,這是對主婦起碼的尊重。

結果是,這么多年來,沒有誰敢找我媽的麻煩,其實,都被我爸爸鎮住了。

甘心情願“妻管嚴”

爸爸戎馬一生,在外面掙足了面子,但他回家後,對我媽言聽計從。他說,只要不影響工作,有什麼原則可言?

有人說他懼內,我爸不屑一顧:“講這種話的人都是土包子,我才不是怕呢,我就樂意這樣,誰也管不著。”於是,旁人誰也不敢在我媽面前流露出半點輕視,我爸爸的態度在那兒放著:“不給我老婆面子就是不給我面子,不對,比不給我面子還嚴重。”

多年來,從上到下,我媽在部隊大院沒受過別人的氣,她說話也從沒有大聲過,但別人照樣得平心靜氣地聽著。

對我媽,我爸真是呵護有加。我和哥哥抱怨媽媽做的飯菜不好吃,被我爸爸罵得狗血淋頭,他說:你媽又不是你們的保姆,做給你們吃就不錯了,誰嫌不好吃就自己做。他不會做飯,一輩子沒下過廚房,我媽做什麼他就吃什麼,從不說三道四。

我家很早就開始用保姆,是爸爸不忍心讓媽媽當煮飯婆,他說:男人只要有條件就不該讓老婆操勞,因為娶老婆是用來愛的。

如此溫馨和睦的家庭氣氛,令我老公第一次到我們家時,就馬上被吸引。他十分吃驚:哇!原來這世上還有這樣一種生活,夫妻可以相處得那么融洽,彼此欣賞,彼此吸引,結婚四十多年仍然有新鮮感,生活平和但不平淡。兩個人乾什麼都要在一起。當時,就把他羨慕死了。從此,我老公就特別崇拜我爸爸了。

在女兒眼中,我爸爸是“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