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中異彩紛呈的美女稱謂

2019-03-12 00:05:20

作者:張煥燕
摘要:當今社會“美女”稱謂的廣泛流行,反觀古文中美女稱謂的使用情況,運用語言學的相關理論加以梳理,並對其存廢情況及其原因進行了考察和探究。
關鍵字:古文;美女稱謂;修辭造詞;語義特徵;存廢情況
如今,“美女”這個稱謂,語義逐漸泛化,是社交時一種禮貌的讚美,一種表示友好的交際策略。其實,美女作為一種稀缺資源,在古文中出現的頻率也很高。
一、美女稱謂的修辭造詞
(一)比喻造詞
如碧玉、玉女、玉娥、玉姝、玉妃、玉兒、璧人、玉容、玉真、驚鴻等。“碧玉”原為澄淨、青綠色的玉石,後用來比喻年輕貌美的婢妾或小戶人家的美女:
(1)紅萼紫房皆手植,蒼頭碧玉盡家生。(唐·白居易《南園試小樂》)
“玉女”、“玉娥”、“玉姝”、“玉妃”、“玉兒”、“璧人”、“玉容”、“玉真”都是用玉來形容美女光潤的膚色,比喻像玉那樣招人喜愛。
(2)惠公即位二年,淫色暴慢,身好玉女。(《呂氏春秋·貴直論》)
“驚鴻”原指驚飛的鴻雁,用來形容美女輕盈優美的舞姿,後比喻體態輕盈的美女。如:
(3)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宋·陸游《沈園》)
(二)借代造詞
如蛾眉、青娥、粉黛、紅粉、紅袖、紅妝、紅顏等。“蛾眉”、“青娥”為女子細長彎曲的美麗眉毛;“粉黛”、“紅粉”為女性的化妝用品;“紅妝”指女子的盛妝,因婦女妝飾多用紅色,故稱“紅妝”;“紅袖”指女子的紅色衣袖;“紅顏”指年輕人的紅潤臉色。這些詞語被借用來指稱女子容貌的美麗,稱謂美女的代稱,如:
既晝,集羅幃翠幙,稠疊繞圍,繼以燭,列屋蛾眉,豪侈不可狀。(宋·趙彥衛 《雲麓漫鈔》卷十)
(三)誇張造詞
擁有傾國傾城貌的女子美到能夠迷惑君主,禍害國家,致使邦國傾覆的程度,如:
傾城今始見,傾國昔曾聞。(南朝·梁·何思澄《南苑逢美人》)
二、美女稱謂的語義特徵
根據美女稱謂的語義特徵,按照不同的標準,可以做出不同的分類:
(一)外在美與內在美
1.側重外在美
有關外在美的美女稱謂,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容貌美。如:紅顏、姝麗、玉容、玉面等。“紅顏”原指年輕人的紅潤臉色,後來特指女子美麗的容顏,進而指代美女。“姝”與“麗”均有“美麗、美好”之意,舉一例:
(1)貌嫽妙以妖蠱兮,紅顏曄其揚華。(漢·傅毅《舞賦》)
古人覺得美人容貌好像美玉一般潔白溫潤,如玉一般,就用“玉”來形容美貌的女子。因而就有了指稱美女的“玉容”、“玉面”。
美女稱謂的容貌美,除了上述列舉的整體容貌之美外,還有一些詞語借用女性臉上的妝容或眉毛等來指代美女,如:蛾眉、粉黛、紅粉、紅妝等。蠶蛾觸鬚細長而彎曲,因以“蛾眉”、“青娥”比喻女子美麗的眉毛,後借指女子容貌的美麗,後發展成為美女的代稱。“粉黛” 本指婦女塗在臉上的白粉和畫眉用的青黑色顏料,“紅粉”則是胭脂,均為化妝用品,後用“粉黛”、“紅粉”喻指美女。
第二,儀態美。女性舉步輕搖、婀娜多姿、一舉手、一投足一顰一笑的美妙儀態往往會受到男性的青睞。因此,古漢語中有許多美女稱謂都側重在女性的儀態萬千上面,如:
(1)笑君王見錯,把一個罪廢殘妝,認是金屋嬋娟。(清·洪升《長生殿·夜怨》)
“嬋娟”原指姿態美好、輕盈飄舞貌,後用“嬋娟”來代指美女。又如“驚鴻”,原形容美女輕盈優美的舞姿,後借喻體態輕盈的美女:
(2)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宋·陸游《沈園》
第三,青春美。古代女性的漂亮往往與年輕有著緊密的聯繫,十二金釵之年,十三豆蔻之年,十五及笄之年;十六破瓜年華,二十桃李年華等等。這裡所說“青春美”的是指語義側重於年紀較輕的美女,有“嬌娃”和“少艾”,如:
(1)可憐我這沒照覷的嬌娃,早諕的來手兒腳兒軟剌答。(元·無名氏《鴛鴦被》第二折)
(2)《孟子·萬章上》:“知好色,則慕少艾。” 趙岐註:“少,年少也;艾,美好也。”
2.側重內在美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男女授受不親,女子的內在美不容易被發現,加上“女子無才便是德”思想的影響,側重女性內在美的稱謂難覓蹤影,只有《詩經》里流傳下來的的“淑女”、“靜女”兩個。“淑女”指賢良美好的女子,而“靜女”指嫻靜、文雅的美女。如:
(1)《詩·周南·關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毛傳:“淑,善;逑,匹也。言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閒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之好匹。”
(2)《詩·邶風·靜女》:“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 毛傳:“靜,貞靜也。女德貞靜而有法度乃可說也。”
(二)褒義與貶義
古代的美女稱謂的貶義主要表現為“紅顏禍水”之說。妲己惑亂使商紂王滅亡;褒姒一笑讓周幽王慘死;楊貴妃受寵造成了安史之亂;陳圓圓被掠導致吳三桂引清兵入關。一些美女稱謂就帶上了貶義的成分,如:“尤物”、“妖女”、“妖嬈”、“妖姬”、“妖艷”等。
“妖”是指異於常態而害人的東西,如妖魔鬼怪一般。而“尤物”中的“尤” 在《說文》、《廣雅》、《小爾雅》中都釋為“異”。“尤物” 本即“異物”。在古文中,“尤物”更多的是指美女, 尤其是給國家帶來“災難” 的美女,含貶義,如:
(1)夫有尤物, 足以移人, 苟非德義, 則必有禍。(《左傳·昭公二十八年》)
“傾國”、“傾城”語出東漢班固《漢書·外戚傳下·孝武李夫人》:“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它們與“尤物”一樣帶有貶義。在男權主義者的眼中,這些美女導致了君王不愛江山愛美人,驕奢淫逸,最後致使國家滅亡,證明她們是危害國家的禍水。如:
(2)傾城今始見,傾國昔曾聞。(南朝·梁·何思澄 《南苑逢美人》)

三、美女稱謂的存廢情況及其原因
(一)古代美女稱謂的存廢情況
我們藉助北京大學CCL語料庫檢索系統,並利用網路資源,考察了古代漢語四十餘個美女稱謂的存廢情況,發現大部分美女稱謂在現代漢語,尤其是主要媒體中已不再使用。現代漢語中仍在使用的古代美女稱謂,按照其使用頻率可分為三類。
第一,使用範圍很窄,出現的頻率也不高,排除詩詞引用之外,每一千例中只有零星的幾例。這些稱謂主要有:靜女、玉人、麗女、紅粉、姝麗等。
第二,在現代漢語中使用較廣,每一千例中含有三十例以上,主要有:玉女、佳人、佳麗、碧玉、嬌娃、麗人、紅顏等。如:
(1)那女明星我似乎在一齣戲里見過,長相一般,既非玉女也非豔后,除了美妙的胸其餘乏善可陳。(衛慧《上海寶貝》)
(2)李斯羽破相演繹《你是哪裡人》,佳人變潑婦。(北青網,2011年5月9日)
“碧玉”、“嬌娃”、“麗人”一般很少單用。“碧玉”常出現在成語“小家碧玉”中,“嬌娃”和“麗人”則需要在前加上修飾整理成分,如“霹靂嬌娃”、“東方麗人”、“健康麗人”等。
第三,在現代漢語中運用最為廣泛的古代美女稱謂,在每一千例中含有一百例以上,主要有四個:“美女”、“尤物”、“淑女”和“美人”。值得注意的是,“美女”在現代漢語中泛化成為了一個非常普遍的稱呼,代表一種友愛和美好的祝願,對方美與不美已經不重要,甚至醜如鍾魁的女性亦可被稱呼為“美女”。其中,“尤物”的色彩義也發生了變化,幾乎已經失去了“給國家帶來禍害”的貶義色彩,加之主流詞典對“尤物”一詞的過短解釋,也使得現代人對“尤物”一詞的使用從某種意義上說脫離了原有含義,而多用來形容性感、美貌的女性。由此看來,古代漢語中的美女稱謂真正保留原意並廣泛運用的只有“尤物”、“淑女”和“美人”。
(二)存廢的主要原因
稱謂在人際交往中標誌著人特定的身份地位,並能夠忠實地反映一個民族的文化心理。古代的美女稱謂多達四十餘個甚至更多,但保留原意並廣泛運用的卻只有區區三四個。究其原因,主要有:
第一,套用語體的變化。古代美女稱謂多出現於詩詞中,詩詞往往講究的是意象的創造,畫面感的追求,講究形似與神似,寥寥幾個詞語就能把想要描述的美人的神韻、風姿勾畫出來,因而諸如“蛾眉”、“妖嬈”、“紅妝”等需要讀者玩味的美女稱謂風靡古代漢語。現代漢語以口語為基礎,“文縐縐”的古代美女稱謂如用來稱呼現實中的美女,顯得不合時宜,很難出現在口語運用領域。但在書面語體中,古文中的美女稱謂仍有借鑑的價值。
第二,語言材料的更新。辭彙是語言的建築材料,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思想觀念的更新,總會出現新的建築材料代替舊的建築材料的現象,用一些新造詞代替古語詞。如當代語言中出現了一些新的美女稱謂:“型女”、“索女”、“花瓶女”等,都是指美麗的女性,但側重點不同。如“型女”偏重於姿態和魅力的美,該類美女講究個性、自我,追求生活品位和時尚品牌;“索女”偏重於像繩索一樣修長且有波浪式曲線的美;“花瓶女”偏重於有外表、沒內涵,好看不中用,只能像花瓶一樣做擺設的外在美。
參考文獻:
[1]王琪.上古漢語稱謂研究[M].北京:中華書局,2008。
[2]王勁松.“美女”稱謂語泛化的原因及文化意蘊[J].河南省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9)。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