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事情壞在脾氣上

2019-03-10 12:51:26

摘要:怒火,是你對這個世界毫無辦法之後最無力的發泄,解決不了任何實質問題,卻燒光了你的清醒和記憶體,燒壞了別人對你的信任。

為壞脾氣買單太貴

我曾經為自己在公開場合的情緒失控付出特別高的代價。

一位公認難打交道的女客戶,方案修改了無數遍依舊不滿意,契約談判了十幾個來回依舊簽不下,可是,這是我最重要的客戶,占業務總量的50%以上。

想起自己辛苦而無效的付出,以及簽不下這個契約的慘澹影響,我委屈又無助,悲從中來怒從心起,在電話里大聲對她說:你的要求特別沒道理,你也特別變態,別以為甲方了不起,我不伺候了!

說完,狠狠摔掉電話,心底湧起“姑娘不受這口氣”的爽氣,只是,爽氣片刻就被絕望覆蓋,我趴在辦公桌上嗚嗚嗚哭起來。

直到同事拍拍我遞紙巾,我才想起這是一間開放式的大辦公室,當時,我是一個26歲的成年女人。

很快,我對重要客戶發火的事人盡皆知,直接領導找我問責,一把手找我談話,鑒於我的“不成熟”,部門準備把這個客戶調整給別人。

女客戶也繪聲繪色把我們交鋒的段子傳給同行,我成了本事不大脾氣不小的代表,以及行業里的一個笑話。

我的怒火既無法推進工作,也改變不了她的傲慢,還把自己扔進了坑裡,平靜之後,我不止一次後悔:我圖什麼呢?

我為此花費雙倍時間扭轉,結果怎樣?結尾告訴你。

脾氣是男女之間

殺傷力最大的冷兵器

我的女朋友周周曾經說過兩件她當著老公面發火的往事。

第一次發火,他們結婚度蜜月,在旅行地的一家酒店自助早餐時和鄰桌發生爭執。

周周說,當時對方不講道理極了,媽媽縱容孩子不停晃桌子大聲吵鬧,她和丈夫無法用餐,她制止時和對方爭吵起來。

心疼她的老公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倆人聯合把對方吵敗了,得意地覺得“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可是,晚上結束行程回酒店的路上,意外來了。

他們被幾個當地男人圍住,老公被暴打,她被捂嘴控制在旁邊,領頭的男人說:“教訓下男的,不傷筋骨,別動女的,打完收工。”

傷得不算太重,老公下巴縫了7針。

周周說,醫院裡她握著老公的手,針每穿一次,她的心抽一次,她腦海里迅速閃過早晨那對母子,人生地不熟,誰會下重手?一定是結了梁子。

客人的無禮,可以請服務生協助制止;旁邊很多空座位,可以調整位置迴避衝突,自己為什麼一定要發火?

她的怒火點燃了男人的好勝心,她成了老公的面子,把他架到勝負的高點,而爭強鬥狠從來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值得嗎?

不知道對方是誰,底線怎樣,就敢隨意出招,想起來都後怕。

蜜月之後,只要老公在場,她尤其注意克制自己的脾氣,克制是保護,護自己,也護別人。

第二次發火,發生在她和老公之間,早已記不起原因,只記得半夜吵起來,她忍不住發火說重話,激怒了他,他甩門開車而去。

次日早晨,她才知道,他心裡煩躁分神,把油門當剎車,為了避讓其他車輛撞上一棵樹,好在人沒有大礙。

周周苦笑,脾氣是男女之間最鋒利的刀片,刀刀見血,心和肉一起疼。

把脾氣調成靜音

不動聲色地解決問題

據說,宋美齡非常善於控制情緒。

她一直對邱吉爾不滿,原因是當年英、美、蘇、中是同盟國,但是“邱吉爾看不起中國,羅斯福把中國看成四強之一,邱吉爾的態度一直是不贊成的”,這讓宋美齡非常惱火,一直拒絕訪英。

甚至,邱吉爾到美國訪問提出想見同在美國的宋美齡,她堅決拒絕。

《顧維鈞回憶錄》描述,有人提醒宋美齡見邱吉爾會給對方臉上增光,她立刻表示:“放心,我不會幫他這個忙。”

可是,1943年11月,宋美齡陪同蔣介石參加英、美、中三國首腦開羅會議,她和邱吉爾不可避免地會面,兩人有一段經典對話。

邱吉爾說:“委員長夫人,在你印象里,我是一個很壞的老頭子吧?”宋美齡沒有回答“是”或“不是”,直接把皮球踢回去:“請問首相您自己怎么看?”

邱吉爾說:“我認為自己不是個壞人。”她順勢回答:“那就好。”

蔣介石特地把這段對話記在了日記里,他自己脾氣暴躁,經常打罵下屬,所以他特別欣賞宋美齡的外交智慧,誇她既不違反外交禮儀,也不違背自己內心。

外交和生活一樣,並不靠脾氣,靠的是實力。

放狠話是“我沒轍”的

另一種表現

回到開頭,後來,這個客戶終於和我們合作了。

原因當然不是我發了火,嚇住了難惹的女客戶——搞不定的人就是搞不定,傳說中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另一個意思是:“你有這閒功夫去乾點別的,啥都能做成”。

所以,兩個合不來的人用不著在一起死磕,我禮節性放棄了對她的公關,轉向她的上級和下屬。

她的上級是行銷政策制定人,她的下屬是具體工作對接人,雖然不如她直接,但她這條路不通啊,即便繞道遠了點,也要走走試試。

繞道之後,我走通了。

我獲得了她領導的認可,並且和她的下屬相處融洽,決策者和執行人都開了綠燈,她的紅燈也不好意思一直亮著,終於,她紅燈轉黃最終變綠。

而我,學會了對情緒的冷處理。

怒火是虛弱的前奏,是你對這個世界毫無辦法之後最無力的發泄,解決不了任何實質問題,卻燒光了你的清醒和記憶體,燒壞了別人對你的信任。

搞不定可以繞道,雖然路遠一點,同樣能到終點。

繞不過去還可以放棄,未必所有事情都值得堅持,放手有時是及時止損,甚至是另一個高效的開始。

我們從來不需要把自己改裝成沒有情緒逆來順受的慫包,但我們終究會懂得把脾氣調成靜音模式,不動聲色地收拾生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