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能讓我的孩子不挑吃穿

2019-02-12 06:02:39

新東方親職教育微評

在我們父母一輩的觀點裡,審美教育通常是不重要的。但孩子成年後的精神氣質卻被他從小的審美環境所影響。小到穿衣打扮的品位,大到藝術修養的薰陶,孩子接觸過的事物都會融入他的精神底氣中。美,並不是需要金錢的堆砌,保持對美的追求,把生活過的細緻美好,才是審美教育最重要的部分。

文/雨霏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成長樹”(ID:chengzhangshu9),最受爸媽歡迎的育兒類公眾號,致力於2-12歲兒童成長教育,為百萬用戶提供育兒資訊、教育理念、適齡商品,更有貼心專科醫生科普兒童常見疾患。

在朋友圈曾看到過這樣一個段子:

以貌取人,絕對科學。性格寫在唇邊,幸福露在眼角。站姿看出才華氣度,步態可見自我認知。表情里有近來心境,眉宇間是過往歲月。衣著顯審美,髮型表個性。職業看手,修養看腳。 可“窮”會從全身散發出來,那些騙來的名牌穿戴再多也無法遮蓋!

看起來有些絕對化,卻也頗有道理。我贊同“衣著顯審美”這句,也很支持寶爸寶媽們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給自己的孩子穿上得體整潔的衣服,因為從小養成的審美,會影響他的一生。

美是永恆的競爭力

我們有責任給孩子一張不被憐憫的臉

前段時間有個很火的視頻,視頻內容是同一個小女孩,穿著不同的衣服走在公共場合,測試人們的反應。

當小女孩穿著看起來整潔乾淨的衣服時,路人們會停下來跟她聊天,非常禮貌的問她是否需要幫助,小女孩得到了路人的關心與喜愛。

隨後,工作人員把小女孩打扮成了一個衣衫襤褸、滿臉灰塵的“小邋遢”,這樣的她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可憐。但是,當她孤獨的站在路邊,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來看她一眼。

後來實驗場所從室外轉移到了餐廳,小女孩穿著花衣服獨自走進一家餐廳,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充滿了慈愛與溫柔。

人們給她擁抱,跟她聊天,還會摺紙飛機逗她開心。

然而當小女孩再換上那身破爛裝扮出現在餐廳里時,全世界仿佛變了一個樣似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女人們把包拿的遠遠地,生怕被她給弄髒了。

人們的態度全都發生了360度的大轉彎,沒有了和顏悅色的笑容,有的只是滿臉的嫌棄與厭惡,大家把她推來推去,誰都不願意搭理這個髒兮兮的流浪小女孩,甚至有人讓服務人員將她趕出餐廳。

最後,小女孩因為太過委屈,傷心地跑出了餐廳,拍攝也被迫終止。小女孩哭著說:我覺得很難過,大家都叫我快走開。因為我的臉上有髒髒的菸灰和我穿著骯髒的衣服。

這段視頻,意是在告訴我們“人不可貌相”,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人的衣著外貌,動作神態,都在綜合而複雜的共同營造著別人對他的看法。這種“以貌取人”,是不分年齡和地域的。

穿著破爛的孩子,看上去只有可憐和無助,哪怕只是短暫的表演,也難從小女孩的臉上看到屬於孩子的無憂無慮的神采。

而穿著得體大方的孩子,卻能通過他們的精神面貌傳遞出一個信息:我是有人關心有人愛的孩子,我的父母對我很負責任,同時也很用心的教我為人處世和社交禮儀,我有良好的教養,跟我溝通你可以很安心。

也從側面印證了張愛玲的一句話:“一張好看的臉,就像一本好看的扉頁,令人忍不住想讀下去”。

我們無法左右孩子的容貌,我們卻能通過給孩子合適的打扮,給孩子一張不被憐憫的臉。

所謂合適的打扮,並不是要父母們給孩子穿上滿身的名牌,戴上多么貴重的飾品,而是在保證孩子穿的乾淨得體的條件下,儘量讓孩子的衣著更加有色彩感和審美情趣。

這不僅能夠讓孩子更加自信,而且當讓孩子以一種整潔得體的形象出現,就是給了他一張贏得他人親近和認可機會的名片。

你今天給孩子的審美教養

會融入進他明天的氣質

著名書畫家徐悲鴻先生在孩子只有四歲的時候,開始教他們練字。

據他的三兒子,現任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院長的徐慶平回憶說,徐悲鴻會給他和他妹妹每人一本《張猛龍集聯》,當時每天要寫兩頁大字本,是對著字帖臨摹。

他說,父親之所以選擇張猛龍碑帖給我和妹妹做教材,是期望我們能從中體悟到做人的品質,那種大度、開闊、堅實、雄強,父親希望我們從小就學會欣賞壯美的東西。而這些,我在自己已過而立之年後才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為此我終生感激父親。

可以說,徐悲鴻先生給孩子提供了良好的審美啟蒙。孩子的審美敏感期常發生於2.5~5歲之間,這個時期的孩子,會本能地嘗試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對美的理解和感悟,並且,他們也會執著地按照自己的“審美”標準來打造自己。而他們的審美標準,就是來自於成人世界。

所以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會特別熱衷於學媽媽化妝。她們會用口紅塗嘴唇,用腮紅塗滿臉,會熱衷於帶各種各樣的小首飾。而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則可能比較容易搶其他孩子的東西。這並不是因為他不乖,而是他有了審美觀,開始覺得他人的物品比自己的好看比自己的美。

如果寶爸寶媽們抓住這個時期,多讓孩子接觸美好的事物、美好的景象,比如帶孩子感受自然之美、建築之美、詩詞之美、音樂之美、繪畫之美、服飾之美甚至飲食之美,孩子就特別容易受到影響,養成良好的審美品位。

相反,如果我們沒有給孩子建立一個正確的審美觀,那么他以後想要補上這一課,學費就相當高昂了。

審美是條起跑線

越早重視越易贏

徐慶平先生還在一次採訪中提到了這樣一件讓他“受到極大震動”的事情:上世紀80年代,徐先生去歐洲求學,在到巴黎工作的第一個星期天便迫不及待地去探訪了羅浮宮這座藝術殿堂。

當時,有一群七八歲的法國孩子和徐慶平先生一起進去,孩子們由一位戴眼鏡的女老師領著去參觀一間建築模型展廳。進去的時候,他聽到老師對孩子們說,“孩子們,你們要仔細看,然後,要給我講講,希臘羅馬式建築的美和哥德式建築的美有什麼不同?”

這次的經歷讓徐先生深切地感到,一個偉大的民族一定是一個懂得審美的民族。

他發現在歐洲國家,孩子們從小就有去觀賞藝術活動的習慣,每到周末和假日,他們總是去看展覽、聽音樂會、欣賞演出。他們到任何一個新的地方去度假、休息,工作之餘總是首選參觀博物館,而且是美術博物館。

楊瀾也曾講過自己25歲時候在英國的一段經歷:

她面試失敗以後,披頭散髮穿著睡衣裹著外套就去了咖啡廳,咖啡廳里人很多,她被安排坐在一位像伊莉莎白女王一樣尊貴和精緻的英國老太太面前,老太太沒有看她一眼,寫了一張便簽給她:洗手間在你左後方拐彎。

當楊瀾再回到座位的時候,那個老太太已經離開了。那張留在鋪了細柔的格子的餐桌上的便箋多了另一句漂亮的手寫英文:“作為女人,你必須精緻。這是女人的尊嚴。”

她想起自己面試被拒的理由是穿著隨意,憤慨於對方的以貌取人,此刻卻發現原來自己的邋遢,是對別人的不尊重。

看起來這是兩件毫不相干的事情,但實際上卻是一回事:我們常常會告訴孩子,內在美才是最重要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最好不要做與學習無關的事情,不要穿的跟別人不同。

而歐洲國家會告訴孩子們:生活中所有的美都是重要的,你周圍的建築風景,你的談吐氣質,你的衣著服飾,你本人,都是重要的,你都要去了解,都要去追求,都要去思考。

所以當有人說給孩子買那么多衣服,看那么多繪本、展覽,到最後衣服還是會穿舊變小,繪本展覽的內容他也不一定都記住,何必要浪費這筆錢的時候,我總是相信,那些故事那些風景那些感覺,都融入進了他的氣質里。對於孩子來說,他是會長大,但是那些童年的美好不會腐壞,只會幫他照亮未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