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也是醉了:絕美中國畫色彩詩文賞

2019-03-09 00:09:42

中國畫的顏色,其實就是中國文化的顏色。這些顏色有情緒,有審美,有品格。中國人不習慣用色譜去分辨顏色,而是用一種來自生活的感覺來命名顏色,譬如藤黃,聽上去就有一種植物的嫩,又譬如胭脂,這必然是一種嬌媚的顏色。

《紅樓夢》里有一段借鶯兒為寶玉打絡子的情節,在我看來卻是非常精彩的闡述色彩搭配的文字,錄在這裡:

鶯兒道:“汗巾子是什麼顏色?”寶玉道:“大紅的。”鶯兒道:“大紅的須是黑絡子才好看,或是石青的,才壓得住顏色。”寶玉道:“松花色配什麼?”鶯兒道:“松花配桃紅。”寶玉笑道:“這才姣艷。再要雅淡之中帶些姣艷。”鶯兒道:“蔥綠柳黃,可倒還雅致。”寶玉道:“也罷了。也打一條桃紅,再打一條蔥綠。”

寶釵笑道:“這有什麼趣兒?倒不如打個絡子,把玉絡上呢。”一句話提醒了寶玉,便拍手笑道:“倒是姐姐說的是。我就忘了。只是配個什麼顏色才好?”寶釵道:“用鴉色斷然使不得,大紅又犯了色,黃的又不起眼,黑的太暗。依我說,竟把你的金線拿來,配著黑珠兒線,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絡子,那才好看。”寶玉聽說,喜之不盡,一迭連聲就叫襲人來取金線。

中國的色彩,就是這樣與生活息息相關著。人們總覺得西洋美術色彩豐富,而中國的美術,則總是舊舊的一片黑白。其實,在第五世紀南齊的時候,中國畫已經要求"隨類敷彩",顏色非常豐富了。如於非闇所說,“從最開始只是使用單色的礦物質和植物質顏色,到礦物質的間色,(如白堊合朱成為肉色,石青合白堊成為天青色。)和礦植合用的間色,(如藍澱合朱成為紫色,槐花合石綠成為嫩綠色等。)這樣的礦植合用,加上古代化學制的鉛粉黃丹,外來輸人的藤黃紫鉚等。”中國畫的顏色,其實豐富的很!正是這些富有中國人性格的顏色,才形成了中國美術的獨家面貌。

但經過漫長的發展,文人畫占據畫壇統治地位時,使用礦物質顏色如石青石綠硃砂一類的畫,竟被"士大夫"們稱作"院體",說不夠文雅。這樣發展下去,到了明代,重色的彩畫,竟越來越少了。

但中國畫的這些顏色,這些名稱,譬如藤黃、花青、曙紅、胭脂、大紅、硃砂、朱膘、赭石、三綠、三青,一直都在藝術史裡面美著啊。

本文儘量選擇與色彩接近的作品

但可能存在誤差

請諸位斟酌參考

▍▍██ 工筆畫常用色 ██ ▍▍

錦衣紅奪彩霞明

侵曉春遊向野庭

唐 孟賓於

重重青蓋下

千嬌照水

好紅紅白白

宋 蘇軾

袂剪黃羅亦可人

君詩剩覓小園春

宋 唐仲友

碧綠青紅百樣花

盡從春色巧安排

宋 釋紹曇

青紗衫子淡梳妝

冰姿綽約自生涼

宋 蔡伸

綠雲剪葉

低護黃金屑

占斷花中聲譽

香與韻

兩清潔

宋 謝懋

赭汗千金馬

繡軸五香車

唐 虞世南

公子風流嫌錦繡

新裁白紵作春衣

金鞭留當誰家酒

拂柳穿花信馬歸

唐 雍陶

▍▍██ 寫意畫常用色 ██ ▍▍

天山有雪常不開

千峰萬嶺雪崔嵬

北風夜卷赤亭口

一夜天山雪更厚

能兼漢月照銀山

復逐胡風過鐵關

交河城邊飛鳥絕

輪台路上馬蹄滑

唐 岑參

芙蓉不及美人妝

水殿風來珠翠香

誰分含啼掩秋扇

空懸明月待君王

唐 王昌齡

多情自古傷離別

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

曉風殘月

宋 柳永

忽逢桃花林

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晉 陶淵明

花分淺淺胭脂臉
葉墮殷殷膩粉腮
唐 方乾

溪叟山居不計年

半欹茅屋倚雲邊

竹溝鏇引高源水

灌得門前數畝田

宋 趙希邁

萬里飛霜

千林落木

寒艷不招春妒

宋 張炎

一見便見,八角磨盤空晨轉
一得永得,奪錦硃砂如墨黑
秋風吹渭水,已落雲門三句里
落葉滿長安,幾個而今被眼瞞
宋 釋雲賁

春日何來
深雪裡
南枝先白
宋 李曾伯

墨出青松煙
筆出狡兔翰
古人感鳥跡
文字有改判
魏晉 曹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