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30歲的你,焦慮嗎?

2019-02-13 09:24:39

本文約6000字,現在感覺很焦慮的人,就先別讀了

兩個月前,和一大學要好的同學吃飯,她和我說起自己今年在上海買房的經歷。

她和老公都是三十歲的外地人,大學畢業後在上海打拚多年,攢了一些錢,原本打算在上海中環買一個一室戶,可春節過後,上海房價便開始像脫韁的野馬,一路瘋漲。眼看著市區的一室戶,自己已經買不起了,再等下去,上海郊區的房子也要錯過,她坐不住了,加入了郊區二手房看房的大軍中。

在這個過程中,她經歷了很多內心的煎熬。她看到有的有錢人,房子只看了不到半分鐘就掏出幾十萬定金,買套房像買一棵白菜;一套老破小的房子,居然有6、7箇中介在推,同時很多客戶看房,故意營造出一種特別緊張的氛圍,很多看房的人焦慮不安,判斷力下降,即便房子有嚴重的漏水情況也會買下;自己稍稍中意一套房子,中介便像催命鬼似的催著付定金,她想考慮一下,晚個三五個小時,房子就被其他人搶走了;還有坐地漲價十幾萬、幾十萬的賣家,因為他急著賣掉郊區的房子置換到市里,而他想買的市區房子,賣主坐地漲價了,於是他也不得不跟著漲……

她說,非常慶幸的是她終於買到一套自己還基本滿意的小房子,雖然在死遠死遠的郊區。

她還說,自己有幸遇到一個講誠信的好賣主,她萬分感激對方。原來賣主是箇中老年阿姨,也是賣掉郊區的房子置換到市區,因為一些手續問題,要回老家辦理,我同學拖了一兩周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賣主的上家給她漲了房價,而她並沒有漲他們的房價。

短短一個多月,經歷了這般焦慮無比的買房經歷,我同學說,感覺整個人都脫掉了一層皮,再也不敢回頭想,因為只要一想,就覺得非常可怕!

經歷了買房焦慮後,我同學的焦慮並未就此停止,她陷入了另一個焦慮:生孩子的焦慮。

她因想跳槽,陸續面試了幾家公司,剛開始雙方談得都還不錯,面試方對她的能力也非常認可,可一知道她處在三十歲已婚未育的年齡段,就含混地說,感覺不太合適。

這就是中國女性在職場面臨的困境,用人單位不赤果果地歧視你,說,你已婚未育,我們擔心你來了,就要生孩子,公司的人力成本負擔太重,所以不願意要你,但會委婉的拒絕你,讓你頗感無奈(這其實是國家政策的問題,無法保障女性獲得平等的就業權)。

要不要生孩子?是先生孩子再跳槽,還是先跳槽晚幾年再生孩子呢?升職、還是生孩?她倍感焦慮。

我的另一位30歲的同學,準備和戀愛多年的男友結婚,但深受婚前焦慮的折磨,她焦慮的原因有很多。

雖然愛著自己的未婚夫,但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作為一枚經濟獨立的女性,她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結婚。

一想到結婚,她想到很多令人恐懼與不安的事情:

結婚意味著生活模式會發生改變,一個人生活的自由態,會變成兩個人,甚至三個人(有孩子),四五人(與公婆住一起)的生活的狀態,自己不能接受這樣的改變,怎么辦?

與丈夫的父母相處不來,怎么辦;

需要面對更多惱人的家務,怎么辦;

如果結婚後,兩個人沒有感情,怎么辦;

現代婚姻很脆弱,自己出軌或者對方出軌,怎么辦……

可是,兩個人戀愛這么多年,感情也不錯,都處在三十而立這個年齡,雙方父母也都希望他們結婚,面對男朋友、雙方父母似乎說不出口“我還不想結婚”這幾個字。

另外她已經三十歲了,對自己的年齡沒有一點恐慌,那是不可能的,再拖下去似乎自己也拖不起……

總之,不結婚,她焦慮,結婚,她也焦慮。

不久前,我在公眾號後台收到一網友的留言,他說自己去年400萬賣了上海房,投了實業,現在看到賣的房子變成近千萬,同時,實業反而微利潤。這個踏空的一年多房子600萬再也賺不到,也買不起了,以後買要支付600萬的成本,欲哭無淚,踏空的痛苦持續焦慮,失落,他已經失眠一周了。

那作為一枚心理諮詢師?我焦慮嗎?焦慮的。

過了29周歲生日(2015年6月),我感到自己比以往更焦慮了(我本來就是一個容易焦慮的人)。

想著自己馬上就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紀,在上海也生活了近十年,自我感覺已經很努力,可一回頭,對自己還是不滿意,好像什麼都沒有“立”起來。

沒有在上海買房,也沒有結婚,雖然喜歡做心理諮詢,喜歡自由職業的工作狀態,但是收入一直不穩定,還要不斷花錢上各種心理學習班、培訓課,應對各種專業考試。

雖然寫了好幾本書,有的賣得好,有的賣得很一般,但想寫的小說卻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遲遲未動筆。

和男朋友大衛的感情不錯,一直在朝結婚的路上走,同居,拜見雙方父母,一起存錢,可內心深處卻處在極大的恐婚中,我和自己的個人體驗師(心理諮詢師的諮詢師)每周見一次,有段時間我們每周談的主題都是我的婚前焦慮,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和這個男人結婚,不知道結婚的意義在哪裡,對婚後的生活也沒有信心,可這些問題談來談去,最後我好像也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想法,這讓我更加焦慮。

就這樣伴著各種焦慮生活了大半年,我忽然有了孩子,為了孩子能在上海順利進行產檢和生產,我們順便扯了結婚證(心理諮詢師的自我分析的毛病犯了,覺得自己潛意識裡似乎被婚前焦慮的問題搞煩了,索性利用這個孩子來讓自己做出結婚的決定)。

所以,婚期焦慮的問題就這樣解決了(你看,so easy)!

因為有了孩子,我們倆領了結婚證,因為有孩子,我們還換了一套更大更舒適的房子租著。

記得,在距離我三十周歲生日還有幾天的一個晴朗午後,我和大衛走在上海街頭,兩旁都是翠綠的梧桐樹,斑駁的陽光灑在我們的肩上,感覺特別美好。

大衛忽然停下來,看著我,大聲說,你有一根白頭髮!

你騙我吧?

真的,不騙你!

天啊,我馬上就要三十歲了,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我有了人生中第一根白頭髮!

我們停下來,大衛當街幫我將那根白髮拔了下來。

我拿著那根頭髮,它在陽光下銀閃閃的,除此之外,它僅僅是一根白頭髮,與其他的白頭髮也沒有什麼兩樣。

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什麼感覺,但是忽然一瞬間就感覺特別輕鬆,我把白頭髮一扔,去他的三十歲!

三十歲又如何,沒房沒錢沒有穩定的工作又如何!生活還是會朝前走,一如既往的苦樂參半,我相信自己一樣也能過得好,忽然好像對自己,對未來多了一份淡然和篤定。

啊,三十歲的焦慮好像就這么離我而去了。

現在的我,30.5周歲,說自己完全不焦慮,那一定是在講假話。

我會焦慮自己能不能做好一個媽媽,會焦慮能不能拿到在職研究生的碩士學位,會焦慮父母來陪我做月子,他們和公婆相處會不會有矛盾,會焦慮我的心理諮詢個案能不能做得更好一些……

一起學心理學的某同學說自己在上海買了第三套房子;某作者朋友告訴我,他最近買了一幢別墅,寫的是自己一個人的名字;某心理諮詢師同行告訴我,他最近去外面講課,又賺了多少錢;某自媒體朋友,說自己每月公眾號打賞和廣告的收入有十萬;某寫小說的朋友,說自己寫的小說影視著作權賣出去了,要拍成電影了……

所有的這些時刻,我的內心還會泛起圈圈的漣漪,但是我已經不太焦慮了。

為什麼呢?也許是之前快兩年的個人體驗(作為心理諮詢師接受心理諮詢)幫助了我,讓我的心態變得更穩定平和了;也許是我清楚自己也想掙錢,但是掙錢並不是排在我人生中第一位的事情,我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也許是我接受自己是個掙不了大錢,只能掙點小錢,過過普通日子的普通人;也許是我接受了自己焦慮,覺得焦慮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

為了搞清楚並緩解自己的三十歲焦慮,我曾問了一圈身邊30 的朋友,你三十歲的時候焦慮嗎?他們都回答我:是的,三十歲前後,會特別焦慮,但過了就好了。

還有一部分年紀稍小一些的朋友對我說,別說三十歲焦慮了,我二十六七歲就感覺自己焦慮得不行了。

你今年多大?三十歲了嗎?或者快三十歲了嗎?

你現在焦慮嗎?你的焦慮與年齡有關嗎?

關於如何緩解自己的焦慮,經過這么長時間和焦慮共處的經驗,我總結了一些方法:

1、重新認識焦慮,焦慮並非全是壞事,接受你的焦慮,帶著你的焦慮一起生活,它可以促進你更加努力,成為更好的自己。

我們處在一個經濟高速發展,一切都在快速變化的時代,房價、物價、家門口的小店經常一天一個樣,甚至自己所處的階層和財富也在一天一個樣,社會保障制度又不健全,所有的這一切都讓我們很沒有安全感,感到異常焦慮。

身處這樣一個焦慮的時代,作為社會一員的你,想完全不焦慮,那是不可能,也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感到焦慮,可以說,人人都焦慮。

其實,美國也經歷過這樣一個全民焦慮的階段。

美國心理學家羅洛.梅寫了一本很有名的書《焦慮的意義》,講到50年代的美國人集體焦慮。當時的美國處在經濟快速上升期,一切的變化都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發生,很多人一夜暴富,跟90年代的香港,現在的中國大陸一樣,那是一個充滿了機會和競爭的時代,大家因為有很多的選擇,反而不知如何選擇,生怕做錯了一個選擇,就會付出巨大代價,自己就被時代和他人遠遠地甩在後面。

羅洛梅說:“那是一種與創造性同在的情緒,而在這樣的一個時代里,焦慮的人才是真正健康,恰當的感覺到時代脈博的人。”

在這個時代,我們感到焦慮是非常正常的,說明我們很健康,說明我們正與時俱進,說明我們還有雄心壯志,渴望為自己創造一種更美好的生活。

不信,你看看那些渾渾噩噩過日子,一點都不焦慮的人,大多數是對更美好的生活沒有追求和嚮往的人。在這個時代,只要有點追求的人,都會感到焦慮。

當我們覺得有焦慮情緒是很正常,去接納自己的焦慮,不去對抗焦慮時(越是對抗,越被放大),反而就沒有那么焦慮了。

帶著你的焦慮一起生活,把它當成正常生活的一部分,提高自己對它的適應性,它反而可以成為你的動力,促進你更加努力的生活,成為更好的自己。

2、搞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同時減少與他人的比較。

不得不說,大多數人的焦慮來源於搞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同時又在盲目的攀比中進一步迷失自己。

我喜歡的英倫才子型作家阿蘭·德波頓在《身份的焦慮》中談到我們的焦慮的原因之一是喜歡與他人比較:

令人奇怪的是,人類物質方面的實際擁有極大地豐富了,隨之而來的竟然是一種揮之不去且愈顯強烈的“一無所有”的感覺,以及對這種感覺的恐懼。怎樣才算足夠?我們從來就不會孤立地形成我們對事物的相應期待,我們的判斷必然有一個參照群體——那些我們認為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只有同他們比較,我們才能確定我們合適的期待視野。

我們嫉妒的只是和我們處在同一層次的人,即我們的比照群體。我們總愛拿自己的成就與被我們認為是同一層面的人(一起長大的夥伴、一起工作的同事、熟識的朋友)相比較,身份的焦慮便緣此而生。如果我們擁有和他們一樣多或更多的東西的時候,我們才認為自己是幸運的。

很多時候我們與他人比較的意義並不大,即便是一起長大的夥伴、一起工作的同事、熟識的朋友,每一個的家庭起點也會有不同,每一個人擁有資源和能力也是不同的,別人能擁有的東西,你並不一定也能擁有,你能擁有的東西,別人也未必都能擁有。

他提出了很多緩解身份焦慮的方法,其中有兩點我覺得對大多數人來講會比較有效,一是知道自己真正所需,二是停止比較和嫉妒。

他說:“確保我們想要的就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我們害怕的確實就是我們應該害怕的。”

他還說:“不管我們認為自己在思想上多么獨立,我們實際上並不理解我們自己的需要,這是一個極為危險的現象。我們的靈魂很少直接說出自己需要具備什麼,才能夠使自己滿足,或者即使它們有時嘟噥些什麼,它們的指令也往往建立在謬誤的基礎之上,或者乾脆自相矛盾。外界有各種聲音在不停地告訴我們,應該獲取什麼,然後我們才能得到滿足,我們的思維極易受到這些聲音的左右,我們靈魂深處發出的一點點微弱的聲音將會淹沒在這些外界聲音之中,而我們也會很容易地受到誤導,從而使我們偏離了對我們生命中何者真正重要的謹慎而艱苦的求索。”

當我們搞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對自己的夢想和目標比較確信時,就容易專注於自己的目標,不那么容易受到外界的裹挾了。

當我們能夠減少或停止比較和嫉妒的時,外部環境對我們的影響也就沒有那么巨大了,我們的焦慮也會降低很多。

3、以發展的眼光看自己,能夠看到自己的進步,允許自己慢慢來。

中國俗話“三十而立”,這在古代是容易實現的,因為他們很多人十幾歲就結婚生子了,奮鬥到三十歲差不多就 “立”住了,然後很多人活到五十歲就翹辮子了,活到六十歲算長壽了。

“三十而立”擱現在是不容易實現的,除了我們上學的時間延長了,社會競爭也比古代激烈N多倍。

尤其是在大城市,三十歲的年輕人很難“立”起來,三十歲的我們,剛穿越了大學畢業後適應社會和職場的掙扎和迷茫,很多人正剛剛開始直面工作、買房、結婚、生子等人生問題。

如果我們不要求自己“三十而立”,而是改成“四十而立”,給自己多十年的時間,我們的三十歲的焦慮是否會少一些呢?

如果我們看待自己不僅僅只是停留在三十歲這個節點,而是用過程和發展的眼光看待自己,看到過去的自己與現在的自己相比,已經進步很多了,我們時不時就不容易對自己求全責備,焦慮的感覺也會減少很多呢?

成功其實是一個外在的表現,內在則是我們不斷花時間與一個事物建立關係,隨著時間推移,我們與這個事物的關係越來越深厚,於是自然取得成功。

所以,從來就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成功需要一個時間緩慢累積過程。

如果我們不再兩隻眼睛盯著外面,而是願意停留在自己真實的生活里,調整好我們的心態,讓我們的心慢一點,允許自己慢慢來,相信時間的力量,也相信時間可以帶領我們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那我們是不是就不會那么焦慮了?

4、隔段時間,關掉手機,關掉電腦,讓自己和網路環境脫離,回歸自己的內心。

必須承認現在手機、網路已經成為了人們焦慮的重要來源之一。

手機里訂閱了那么多公眾號文章沒有看,真焦慮;看到朋友圈裡大家都在曬幸福曬進步,有出國旅遊的,有移民成功的,有結婚生子的,有讀了多少書,又學習了什麼新技能的,真焦慮;網上那么多時事新聞、娛樂八卦、熱門韓劇日劇美劇、還有學習資料沒有看,真焦慮;晚上躺床上刷手機,越焦慮越刷得厲害,越刷的厲害越焦慮,天天熬夜玩手機,又控制不住,真焦慮……

隔一段時間,我會關掉手機,脫離網路一兩天,或者遠離網路到大自然(有山有水的地方)中呆那么兩三天,這兩三天我什麼都不做,而是放空自己的大腦,回到自己的內心,和自己的心相處、對話。

這種回到自己中心的方式,對我緩解焦慮非常有用,也許你也可以試試。

5、知識就是力量,多看看有關焦慮的書,也可以緩解你的焦慮。

閱讀,是認識自己,認識世界的方式之一,它很簡單也很低廉。

當我們去閱讀與焦慮相關的書籍,對焦慮有更多的了解時,會發現焦慮其實也沒有那么可怕。

在我二十九到三十歲這焦慮的一年中,我讀了幾本書(有的是重讀),它們分別是羅洛.梅的《焦慮的意義》、阿蘭·德波頓的《身份的焦慮》、馬克·舍恩的《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殺死你》、維雷娜·卡斯特《克服焦慮》、還有梭羅的《瓦爾登湖》,它們對我認識焦慮、緩解焦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如果你喜歡看書,也受到焦慮的困擾,也許閱讀這些書,可以幫到你。

最後,用《瓦爾登湖》中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尾:

我們被迫生活得這樣周到和認真,崇奉自己的生活,而否定變革的可能。我們說,只能這樣子生活呵;可是從圓心可以畫出多少條半徑來,而生活方式就有這么的多。一切變革,都是值得思考的奇蹟,每一剎那發生的事都可以是奇蹟。

願你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註:部分圖片來自豆瓣電影《華爾街之狼》的劇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