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有時也不“亮”

2019-05-12 14:56:54

諸葛有時也不“亮”

諸葛亮的一生是輝煌的一生。

尤其那句流傳久遠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讓諸葛亮成為了歷代宰輔的不二楷模。

諸葛亮窮其一生,致力於“興漢安劉”,雖知道天命難違,卻仍然苦苦支撐,為的就是彪炳青史,流芳百世。這樣的結局,對諸葛亮來講是再理想不過的了。但透過歷史和小說,我們卻不能不遺憾的認為,諸葛亮也並非是無可挑剔,甚至瑕疵很多。只不過《三國演義》里如此描寫,我們也只能聽之任之。

在羅貫中先生的筆下,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神化了的諸葛亮,走上神壇的諸葛亮。就如魯迅先生曾經評價的——“諸葛亮智而近妖”。這一切實際都得益於羅貫中老先生的神來之筆。而這神來之筆,似乎應是從劉皇叔的“三顧茅廬”開始的。

“三顧茅廬”,寫得精彩,堪稱經典。但依我看來,與其說這是為了表現劉皇叔的求賢若渴,倒不如說是為了把諸葛亮捧上雲端,讓這個躲避戰亂的鄉野小子一躍成為劉皇叔帳下的第二號人物。其實,也就是劉備飢不擇食,被人打得快不行了,才懷著一種買彩票的心理,過去碰碰運氣。這一去不打緊,一路之上到處都是有關諸葛亮如何了得的傳聞。人還沒見到,就已經吊足了劉皇叔的胃口。怎么就會那么巧,劉備所遇之人無一不在為諸葛亮大唱讚歌,倒像是提前串通好了似的。當然,諸葛先生拿捏得夠了,也就半推半就地出山了。

為什麼諸葛亮會有如此的姿態和用心,我想多半還是對自己沒有把握,更不知道劉皇叔到底會不會重用自己。但當時的劉皇叔已經處在一個尷尬的境地,不用諸葛亮,還能用誰呢?徐庶讓人家挖跑了,目前的部門經理又不堪大用,請諸葛亮出山實際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對此,手下眾將分明還是不太服氣的,尤其是那關張二位兄弟。趙雲是老實人,領導怎么說,他就怎么辦。所以,後來諸葛亮用著趙雲也是最順手的。實際上,關張二將的顧慮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想弟兄三人拼殺半生,尚且無立足之地,請來了一個白面書生,就能挽回敗局?

很顯然,諸葛亮的心機與智慧,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出來的。身為董事長的劉皇叔尚且是霧裡看花,更何況一般人等。

要說諸葛亮的智慧,其實並不在於用兵,過人之處還是理政。但要神化諸葛亮,僅僅體現在理政上,也就顯得平淡了。歷朝歷代都不乏理政之人,完全描寫諸葛亮的理政才能,自然不足以體現諸葛亮的異於常人之處。因此,羅貫中老先生把視角放在了治軍打仗上。打打殺殺總是熱鬧得多,增加了看點,小說也得以暢銷。

其實,諸葛亮有很多敗筆。只不過被一層光環所籠罩,我們也只能想當然的認為。

別的不說,就說諸葛先生娶黃承彥的女兒吧。想那諸葛亮本是一翩翩少年,腹有詩書,精通謀略,甘於追隨者自然也眾。而諸葛亮分明就是心高氣傲,哪個也沒看上。後來僅僅因為黃承彥的一句話,竟然讓這個美男子娶了一個黃毛丫頭。當然前提是——醜女有才。其實也就是這么一說,醜則醜矣,才卻並未所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對於這樣一門親事,諸葛亮反倒是一口應承下來,繼而就娶回了家門。

到底是什麼力量讓諸葛亮如此冒然和武斷,對自己的終身大事表現得如此輕率。要知道,諸葛亮可是以小心謹慎著稱於世的。反覆思考,答案無非一個,那就是當時的黃承彥是一個能夠影響諸葛亮命運的人。無奈之下,委曲求全。這一點完全值得商討。而事實就是,醜女不僅沒有助諸葛亮一臂之力,反而在諸葛亮的內心深處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陰影。這種陰影,讓其在後來的行為做事中總是反其道而行之,甚至聽不得任何不同意見。

按說劉備集團,應是以劉備為核心的。劉備是董事長,諸葛亮只是總經理。但後來的發展卻是,諸葛亮始終左右著劉皇叔的視線。一應大小軍政事務,都是總經理在發號施令,董事長反倒成了陪襯。當然,劉備能忍也是出了名的。問題是劉備手下的那些弟兄們卻並不情願,而經常與之唱反調的當然就是那心高氣傲的關羽關將軍。對此,諸葛亮嘴上不說什麼(礙於劉備的面子),但內心卻是恨得咬牙切齒的,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赤壁之戰,華容道上。諸葛亮明明知道關羽一定會放走曹操,卻在排兵布陣時獨獨留下關羽,並設下圈套讓老關往裡鑽。這還不算,為了保險起見,又讓關將軍立下“軍令狀”。你要真是知道關羽不能勝任,直接派趙雲或張飛去不就完了嗎?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呢,居心叵測可見一斑。而偏偏,關羽真就放走了曹操。等到關羽垂頭喪氣地回營繳令的時候,這時的諸葛亮先是臉色一變,接著就下令斬首。後來還是在劉皇叔的親自求情下,諸葛亮才不得已饒過了關將軍。想殺沒殺成,此時的諸葛亮反倒賣起了“關子”,說什麼“曹操命不該絕”、“只是讓關將軍做個順水人情”之類的,直接把劉皇叔說的是“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看看,這不是把人家兄弟玩弄於股掌之上嘛!

沒殺成關羽,這個過節卻是留下了。關羽一介狂徒,並不計較這些瑣碎。但人家諸葛亮卻不這么想,老是跟我過不去,早晚有你的好果子吃。後來,機會終於來了,當聽說龐統陣亡,劉備要讓自己進軍西川的時候。本來諸葛亮也知道,以關羽的秉性定然是守不住荊州的。但臨行之時,卻偏偏要將其留下,獨擋一面。如果僅憑劉備派關平前來送信,就能推斷劉備是想讓關羽鎮守荊州,無論怎么說都顯得有些牽強了。我想,諸葛亮的本意無非就是,把關羽放到荊州這個“火爐”上慢慢烤,烤到一定程度也就死無葬身之地了。試想,按諸葛亮的心機與智慧,怎么會不知道荊州乃兵家重地,關羽又心高氣傲,這從來可都是用兵之大忌啊!之所以這么做,無非還是為了公報私仇。後來果不其然,關羽丟了荊州,敗走麥城,被東吳所殺。

猛然聽到這個訊息,諸葛亮內心其實還是很緊張的,怕逃脫不了干係。但後來聽到廖化說“劉封、孟達不肯救援”的時候,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然後說了一句不陰不陽的話——“劉封、孟達可殺”。劉董事長憨厚,不明就裡,後來把自己的義子劉封也逼得自殺了。從這一起事件來看,諸葛亮應是最大的贏家,政敵不在了,罪名也洗刷乾淨了。而代價卻是——國土淪喪,生靈塗炭。當然,諸葛亮內心分明還是有愧的,以至於後來,對關羽之子關興總是關愛有加,屢屢提拔。說到底,還是為了還債。

似乎這么說,還不足以說明諸葛亮的不“亮”。但後來,隨著國際國內形勢的不斷變化,諸葛亮所表現出來的那可真就有些肆無忌憚了。劉備死後,剩下孤兒寡母。雖說劉氏集團還是老劉家的,但實際權力卻已完全掌握在總經理手中。這時的諸葛亮,說是一手遮天,一點都不為過。朝中大臣想用誰就用誰,想罷免誰就罷免誰,皇帝說了根本就不算。其他國事也是如此,皇帝說還是別打仗了,老百姓不容易,諸葛亮就上《出師表》。見還是不聽,就把死去的老皇帝也搬了出來,說什麼“受先帝之恩,無時不思念報答”之類的,搞得劉禪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無奈只好說,我年幼無知,亞父就看著辦吧。到了此時,劉禪也是沒辦法,只能敞開國庫,任由諸葛亮敗壞了。

經過諸葛亮的一系列打擊,此時朝中也沒人敢望其項背了。人往往就是這樣,沒有了對手,就總想著找一個新的對手並打敗他,我們姑且叫做假想敵。還好,諸葛亮手下有人,不難挑到敵人。也活該魏延倒霉,想劉備帳下除了關羽張飛哪一個不是降將,卻唯獨看著魏延不順眼。為什麼不順眼?就是因為魏延有個性,有思想。有思想你別說出來啊,可偏偏魏延也想建功立業,得到提拔。要知道,那“五虎上將”的位子可是空缺了很長時間了。因此魏延時不時的就要提點看法,談點意見什麼的。對此,諸葛亮嘴上不說什麼,心裡卻犯了嘀咕,你算個什麼玩意,有我在還能輪得著你說話嗎?是不是想取而代之啊!因此,魏延無論說得對與錯,諸葛亮都是一概不理。如此一來,這就把魏延給惹急了,怎么回事?跟著你混的,連說話的權力都沒有了。故而在工作中,魏延經常表現出一些不耐煩、不情願。所有這些,諸葛亮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只是苦於身邊無人可用,暫時留了魏延一條性命。

後來到了北伐的時候,魏延又來獻計,建議諸葛亮從正面出擊,自己帶一隻奇兵從小路直插長安,讓敵人腹背受敵。想這么一條奇正相生的好計策,以諸葛亮之智,當然不會意識不到,但就因為此計先出自魏延之口,就讓諸葛亮一口給否定了。魏延遇上這么一個領導,也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這還不算,諸葛亮活著的時候壓制魏延,死了也沒有放過他。最終,還是假楊儀和馬岱之手取了魏延性命。

諸葛亮一生,為蜀國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也為蜀國的提前滅亡埋下了巨大的隱患。在其任丞相的數十年里,政治體制僵化,國民經濟衰退,民生始終得不到保障。更為可怕的是,由於諸葛亮的事必躬親和求全責備,導致西蜀後繼乏人,國貧民弱。

可見,諸葛亮的“亮”,也只是自己的“亮”,並沒有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光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