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用人要放心、放權、放手

2019-03-31 10:48:56

用人之“用”,包含任用、使用兩層含義。其中,恰當任用是基礎、是前提,正確使用是目的、是根本。領導要把合適的人,在合適的時候,放到合適的崗位上。那么任用以後如何使用呢?筆者以為,領導的責任,就是要做到人盡其才,才盡其用,讓人的聰明才智、水平能力得到充分發揮。而要達到這一目標,關鍵在一個“放”字,即領導使用幹部時要做到放心、放權、放手。

所謂放心,就是領導要充分信任下級,做到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講得更清楚一點,應該是疑人不任用,使用人不疑。任用時要全面考察德才情況,情況不清楚、吃不準的人就不要任用;而一旦任用之後,使用中就不要疑疑惑惑,不能一有風吹草動,特別是下級提出不同意見,或者有人打下級的小報告時,就胡亂猜疑,對下級不信任。古人對此有精闢見解,宋代歐陽修就說過:“用人之道,要在不疑。寧肯艱於擇人,不可輕任而不信。”意思是說,用人的關鍵是信任、不猜疑。寧可選人時費些艱難、多下功夫,也不能輕易任用以後而不信任。因為對人不信任,會嚴重挫傷人的自尊心、歸屬感,影響人的主動性、積極性的發揮,損害團隊的凝聚力、向心力。領導的信任能使人感受到自己的價值與尊嚴,從而成為催人奮發向上的強大動力,並且領導信任下級,下級也會信任領導,就會產生一種向心力,使上下擰成一股繩,和諧一致地行動。所以有人說,領導給下級多少信任,下級就還給領導多少幹勁,信任和幹勁成正比,這是很有道理的。正如司馬遷所說:“士為知己者死。”

做到充分信任,一是領導必須待人以誠,出以公心,真誠對待下級,不搞親親疏疏;二是領導要能容人,特別要能容人之過(錯)、之短(處)、之(失)誤;三是領導不能聽信讒言,要近君子遠小人,耳朵根子硬,不信小報告。信任是下級工作的推進器,這方面的例子古今中外不勝枚舉。

所謂放權,就是要合理設定各個層次的權力,把該給下級的權力都給下級,並支持下級規範行使。這樣才能發揮各個層次的積極性,提高工作效率。反之,領導如果大事小事一把抓,本事再大,水平再高,也難以把事情辦好,而且還會累得要死。俗話說的“一個人渾身是鐵也打不了幾根釘子”就是這個意思。傳說春秋時期,孔子先後給魯國的單父縣推薦了兩個縣長:宓子賤和巫馬期。這宓子賤當縣長時簡政放權,充分發揮下面人的積極性,結果自己工作輕輕鬆鬆,還有時間和雅興彈彈琴,而全縣大治,百姓安居樂業;巫馬期當縣長則不同,什麼都抓在自己手上,大事小事親自處理,結果天天早出晚歸,廢寢忘食,好不容易才把縣裡治理得馬馬虎虎,但自己卻因為勞累過度病倒了。兩個縣長的故事告訴我們,領導者並不是要事必躬親,而要善於領導,協調各方,調動下級做好工作,完成任務。

當然,放權也並非易事,既需要智慧,也需要勇氣,同時還需要遵循規則。至少要把握幾點:其一,具有規範性,授權要有依據,遵循法定程式,符合組織原則,避免主觀隨意性;其二,具有權威性,授權要由相應權力機關或領導者做出正式決定,並用公文公布執行;其三,具有層次性,哪一級職權範圍多大,應有明確規定,上級對下級不能越俎代庖,下級對上級也不得僭越。具體要注意以下幾點:

首先,要合理設定各個層次的權力,該是哪一級的權力就給哪一級,上級不能截留。清代曾國藩在組建湘軍的過程中強調,“一營之權,全付營官,統領不為遙制;一軍之權,全付統領,大帥不為遙制”,從而建成了一支強大的湘軍。如今,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我國關於國家機關職權方面的法律法規已經基本完善,多次機構改革也明確了機關部門的職能許可權。然而,不同層級的權力、許可權還不是十分清晰;在同一個部門單位中,各個層次、各個崗位的職責還有些模糊,需要進一步研究、釐清。其中比較普遍存在的問題是上級截留應該屬於下級的權力。

其次,在權力運行過程中,上級不要超越許可權對下級干預,更不能越級指揮。已經決定授予下級的權力,就不要懷疑他們的忠誠和能力而處處干預。不僅如此,在授予權力後,領導還要為下級撐腰,為他們完成任務創造條件。有些領導往往習慣於一竿子插到底,好像凡事不親力親為,別人就做不好。尤其是少數一把手,或者是對手下不放心,或者是權力欲太強,總是喜歡對下級指手畫腳,甚至越俎代庖,直接干預、處理下級職權範圍的事情。這種現象可以說並不鮮見。如有的領導到下面調研,剛聽幾句匯報、看幾個現場,馬上就對當地的工作做指示、提要求,並要下面執行落實,搞得下面一頭霧水,左右為難。這種調研不搞也罷!再如現場辦公是我們一些領導比較熱衷、推崇的工作方法,並被不少人認為是深入基層、作風紮實的表現。現場辦公有時確實可以協調一些矛盾,解決一些問題。但是,現場辦公往往由於時間較緊,情況不完全清楚,討論不很充分,就匆忙拍板,容易發生決策失誤。更嚴重的問題是,現場辦公打亂了權力的層級,影響了權力的正常規範運行,使得下面的幹部不敢做事,不敢負責。

再次,從體制機制方面講,為了減少上級對下級過多的干預,要減少領導職數,特別是不要設定太多副職。明清之際的大思想家顧炎武提出了一條重要的治官定律:“官多則亂,將多則敗。”我們黨也十分重視這個問題,早在1958年中共中央就轉發了《中央組織部關於在中央一級機關中減少副職和取消部長助理職務的意見》,同時還發出《關於安排一部分老幹部擔任各種榮譽職務的通知》,為減少職數提供了一條途徑。然而,50多年過去了,副職過多問題仍然十分嚴重。一些單位,副職少則五六個,多則七八個,甚至十來個。有的人數不多、內設機構少的單位,官比兵多,領導職數比內設機構多。這就必然造成越級指揮的現象,以致局長乾處長的事,處長乾科長的事,科長就只能幹辦事員的事了。不僅大大降低工作效率,而且嚴重影響下級的工作積極性。這種狀況,必須切實改變。

所謂放手,就是要消除顧慮或限制,鼓勵下級在工作中充分發揮主動性、創造性,在遵守大的原則、規定的前提下,結合實際,創造性地工作。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也是政治家,官至翰林學士、刑部侍郎,對用人也頗有見地。他主張上級要給下級提供一個發揮主觀能動性的空間。他說:“縣宰之權,受制於州牧;州牧之政,取則於使司。迭相拘持,不敢專達。雖有政術,何由施行?”這話的意思是,一級管一級,上級卡得過死,下級沒有主動權,雖然想探索、創新,但沒有辦法去做。當前,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管理扁平化,行業愈來愈多,分工愈來愈細,不同地區、層級的情況千差萬別,上級不可能全面了解下面的具體情況,更加需要上級對下級放手,讓下級大膽去闖、去試、去探索。

要建立激勵機制,提高幹部的自覺性、主動性、創造性,鼓勵下級在遵守上級規定、要求的原則下,結合本地、本單位的實際,努力探索,大膽創新。領導者要充分相信下級的水平和能力,一旦交辦了工作,就要相信他們,讓他們放開手腳,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領導者千萬不要在交辦工作後,還事事過問,從而讓下級束手束腳,工作可能愈弄愈糟。領導者不僅要鼓勵下級敢於負責,勇於創新,而且對於那些工作中發揮主觀能動性、取得成績的幹部要表彰表揚,成績突出、民眾公認的幹部要提拔重用。

要保護敢闖敢試、開拓創新的幹部,尤其是保護在勇於探索中受到挫折、有些失誤的幹部。因循守舊可以少犯錯誤,但難有大成就;探索創新才能有所突破,但弄不好也會出紕漏。在這種情況下,就要分析情況,不能只看一時一事,而要看全部歷史和全部工作,肯定主流,分析原因,幫助下級總結教訓,有時還要主動為下級承擔責任,充分保護下級幹事創業的積極性。

有人可能會擔心,放心、放權、放手,會不會造成下級失控呢?這種擔心有一定道理。為了防止這種現象發生,一是要通過法律法規制度等,明確各級各崗位的權力與責任,並使每一層級每一崗位都嚴格遵守;二是要做到放權不放任,放手不放縱,加強上級對下級經常性的檢查監督,發現問題及時糾正,違規違紀的嚴肅處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