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你只知道一半的故事,後面的才是真相

2019-03-14 01:56:37

一個你只知道一半的故事,後面的才是真相

文:霧滿攔江

(01)

有個詞,你可能有點耳熟:

六步分離法。

——這個詞的意思是說,你和這世界上距離最近的人,哪怕是和一位正在非洲啃地瓜的老大娘,中間只隔了5到6個人。

假如讓你給一個從未聽說過的人寫信,你不知道他的地址,托朋友轉交,最多轉手6次,信件就能到達對方手中。

聽起來,你和這世界聯繫的好緊密,是不是?

其實不然。

——你最多只知道這個實驗的前一半,後面的才是真相。

(02)

六步分離法,是這個樣子的。

先是有位心理學家,斯坦利·米爾格萊姆,坐在小屋子裡瞎琢磨,這個世界,是啥樣子的呢?嗯,到底是啥樣子的呢?

做個實驗吧!

——人類是如何聯繫的?我們是包在一張巨大的關係網上?還是各自繞著各自的興趣打轉?

實驗前先調查。

米爾格萊姆先去找智商最高最有智慧的朋友,問:假如我要做個實驗,找個人把信送到外地,送給一個毫無聯繫的陌生人。這中間要委託多少人轉交?

最有智慧的人開始思考,思考後,斬釘截鐵的說:

少的話,可能會通過100人轉交。

多的話,那就不是數學能夠表達的了。

我擦,智慧好可怕。

那咱們試試。

實驗開始了。

(03)

第一步,先找個目標,找個扔人堆里根本找不到的普通人。

選擇了波士頓的一個股票經紀人。

第二步,徵集實驗樣本,挑選了加州奧馬哈160個閒著沒事兒乾的市民。

第三步,交給這160個實驗者,每人一封內容同樣的信件,都是給波士頓那位股票經紀人的。要求160名實驗者,以委託朋友轉交的方式,把信送給波士頓的股票經紀人。

把信送到波士頓!

當然,這160名實驗者,都不知道波士頓股票經紀人的地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但你可能有個朋友,他的妹妹或侄女兒在波士頓讀書,先把信給她,再讓她想辦法把信繼續轉交。

第四步,有一天,波士頓股票經紀人突然發現自己成了世界中心,收到了一百多封來信。

實驗結果:米爾格萊姆發現,所有這些信,最多只經手了6個人,就到達了波士頓股票經紀人的手中。

——於是就有了六步分離法這個專用名詞。意思是說,你和這世界上距離最遠的人,中間只隔了六個人。

(04)

六步分離法的概念出來,我們對這世界,就有了個基本認知。

你與這世界的距離,比你預想的更要近。

這個世界,應該是這個樣子滴:

以你為中心,構成了你與世界所有的聯繫。你就好比是只大蜘蛛,趴在交際網的中心,高冷的俯瞰這個卑微的世界。

——許多觀念及邏輯,也由此起步。諸如人脈,諸如社交關係什麼的,都在此成型。無數碗心靈雞湯,匯成汪洋大海,嘩啦啦的向你澆下來,努力吧騷年,你和這世界只隔6匹人,只要擴大你的社交圈子,你就能夠融入到更高價值的社交圈中,認識一個有價值的人,可以讓你少奮鬥二十年……諸如此類。

已經說過了,由此而引導出的所有結論,都是錯誤的。

因為實驗還沒完。

(05)

米爾格萊姆開始分析,咦,這么多的信,最後都是通過誰,送到波士頓股票經紀人手中的涅?

研究發現,這160封信,其中至少大半,送到了三個人手中:雅各布斯先生、瓊斯先生和布朗先生。

再由這仨貨,把信送給了股票經紀人。

——六步分離法的意思,根本不是說,你和這世界最陌生的人,中間只隔6個人,而是說你和這仨人,中間隔了5個人。

而這三個人,根本不能算人……不不不,他們不是普通人……不不不,他們也是普通人,但是比普通的吃瓜民眾,稍微有那么一點點不普通。

他們是有社交天賦的人。

他們誰都認識,甭管賣菜的賣肉的打醬油的找不到老婆被老婆打出門外的,只要他們聽說了你,想認識你,只是眨眼功夫,你就會發現,這些怪物已經坐在你懷裡,摟著你脖子跟你喝交杯酒了。

(06)

紐約時報最暢銷的作者,格拉德威爾,對具有社交天賦的人,進行了研究。

他公布研究成果,說:這些人就是有病!

這些人生活事業也很一般,就是見不得別人有事。只要遠遠看到別人有需求,也不管認識不認識,他就飛奔過來:你這事小CASS,你去哪哪哪找那個誰,然後再找那個誰,接著再找那個誰……他們誰都認識,什麼問題都能解決。

這個世界,實際上是他們的交際網。

——為什麼你送一封信,需要經手6個人

答案就是,你在這些人的交際網中,只居處於最低端的第五層,你得通過5層傳遞,才能把信送給他們。再由他們,把信交給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

(07)

所有有關人脈的勵志雞湯,都在信誓旦旦,聲稱你也可以成為他們,至少獲得他們的天賦。

但是你不能。

因為我們和他們,真的是不同的物種。

(08)

我們中的大多數人,是易於受到暗示影響的。

這影響嚴重到——甚至會讓我們自己,想掐死自己。

一群貧困大學生,被召到美國一家高科技公司,參與耳機質量的測試。

他們被告之,如果耳機的質量沒問題,能夠聽到播放的聲音,就讓大家點頭。

然後實驗開始——你猜到了,耳機中播放的,是提高大學學費、降低獎學金的一篇報告,這與參與測試的貧困大學生的利益相違背,說搞死他們也不為過——可是按照實驗要求,貧困大學生們既然聽清楚了,必須要點頭,表示耳機質量木有問題。

這個過程完後,正菜上桌。

換個場合,突然要求貧困大學生們,對提高學費、降低獎學金表態——令人驚恐的事件發生了,多名貧困大學生激動的支持這個動議,甚至還編造出一大堆不挨邊的理由來。

這些都是易於受到環境暗示的人。

而具有社交天賦的人,並不排除他們也易於接受暗示——但是,更多時候,他們會無意識的,對別人施加暗示影響。

(09)

七步分離法,終結於加州大學霍華德·弗里德曼。

最後的實驗是這樣子的:先隨機找一大堆普通人,再找幾個具有社交天賦、見人親三分沒人不認識的那種貨。

第一輪,先對普通實驗者,進行情感測試。

結果正常,該哭時哭,該笑時笑,都是正常人。

第二輪,該哭的時候,讓具有社交天賦的人,心懷喜悅的進去,不許說話,只是靜靜的坐在一邊——結果實驗者,就哭不出來了,傻了一樣呱呱怪笑。

第三輪,該笑時,還是讓具有社交天賦的人,滿心悲戚的進去,不許說話,靜靜的坐在一邊——結果,實驗者滿心沮喪,怎么也高興不起來。

第四第五輪,換普通的、不具社交天賦的人,進去坐在一邊,卻對測試者的情緒,沒有絲毫影響。

(10)

諸多實驗的最終結果,是這樣子的:

社交是一種天賦,就如人的體質。

有的人生下來就很強壯,因此他們就喜歡運動,越運動越強健,所以他們會再三強調運動的價值。

可有的人,生下來體質比較弱,體質越弱,越需要運動強化體魄——但,體質弱的孩紙最清楚,所謂體質弱往往是由器官功能所導致,比如說心臟有點小毛病,跑幾步就會頭暈目眩,昏死過去。

假如這世界上的衡量標準,只有體力一項,那么霍金大哥會哭死。同樣哭死的還有身體虛弱的孩紙,他們也在努力的奔跑,但跑幾步就昏迷一次,爬起來再跑,已經被人家甩得十幾條街了。

社交天賦也是這樣,這個天賦肯定需要訓練。但沒這個天賦的孩子想要人脈,就好比霍金琢磨在奧運賽場上拿枚百米金牌。你雖然跑得慢,但是想得美。

說得這么可怕……那沒社交天賦的人咋個辦?死去嗎?

急啥子,沒什麼天賦,都沒關係。

我們可以運用別人的人脈!

(11)

早年,歐洲科幻小說黃金潮,名家如阿西莫夫,海因萊特,都是科幻史上的巨星。

還有個克拉克,是個小青年,有天他遇到個女生,叫洛伊斯,當時克拉克就意識到。這個姑娘身上,有自己恰好缺乏的社交素質,於是克拉克就狂舔洛伊絲,從此不分你我。

然後克拉克要求洛伊絲,嗨,那啥,給咱介紹兩個大腕唄。

喔,洛伊絲說:我給你把阿西莫夫叫來,嗯,還有海因萊特,大家來我家嗨皮——這就是科幻史上,至今傳頌不衰的三巨頭會面。

阿西莫夫、克拉克及海因萊因,此三人俱為一方之豪,但他們誰也沒有社交天賦,他們知道自己的短板,就機智的把自己的社交位置,安排在洛伊絲的社交金字塔上。

這就是最完美的社會化分工。

(12)

讓擅長運動的去賽場,讓擅長社交的去交際。

人生拼的是長板。

而不是短板。

但——不具社交天賦,並不意味著放棄社交。猶如沒有運動天賦的人,也得起早趕晚活動一下,我們需要學習社交天賦者那種病態的交際精神,學習他們喜歡和人交往的執拗。他們也經常遭人拒絕,但是他們皮糙肉厚不當回事,這樣厚的臉皮,我們也要有。

再者,社交能力也同其它能力一樣,越磨礪越精湛。老實說,如果你想成為現在的阿西莫夫、克拉克或是海因萊因,還真的不容易,但如果想成為洛伊斯,難度反倒小一些。正如人類普遍缺乏運動能力,也普遍的缺乏社交能力。

別人的欠缺,就是需求。

需求就是我們的機會。

但如果,有誰真的對他人沒感覺,沒興趣,那么你的興趣一定在其它方面。那就先沉下心來,就讓自己停留在社交天賦者的第五個層級上,而後一點點強化自我價值。讓自己成為——最不可或缺的普通人。

這世上其實都是普通人。那些所謂的優秀者,只不過知道自己的短板和長板。先發揮長板,而後把短板的劣勢,尋找互補的類型。這個話說著容易,但實際上很難做到——做不到的原因,是我們陷入到短板挫折的憤怒與苦悲,這種悲憤壓過了長板為我們帶來的快感,結果把自己的人生,弄得愁雲慘霧暗夜沉沉。

向那些社交天賦者學習吧,學習他們那張核武器都轟不透的厚臉皮。

這張厚臉皮,它的精神支柱源於對人的喜愛。可以不喜歡他人,但絕不可不喜歡自己,相信我吧,任何人身上的毛病,都不比你更少。但只要有一個長處發揮出來,你的人生就成為一座快樂的舞台。你有理由成為這個世界的主角,只要你願意與優秀者翩躚起舞,就會發現自己,時時刻刻處在聚光燈下。重要的是你要歡樂,並把心中的歡樂,傳遞給每一個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