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滿足我,我該怎么辦?|叢非從

2019-02-22 09:41:29

當你需要一個人,他卻不滿足你。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讓人抓狂的事情嗎?

需要他愛你、陪你、重視你、關心你,需要他跟你有點“靈魂”交流,需要他能給你點“高質量”時間,希望他做到你所謂“基本”的需求,需要他聽你的,做你認為“正確的”、“應該的”事情。

然而你發現他就是做不到。

你生氣、威脅、分手、掙扎、自殘,你用盡了很多方法。可他依然無法滿足你,即使他勉強滿足了你也帶著滿腹委屈不情願。讓你更抓狂。

有需要是正常而且健康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需要外界和他人提供給我們生存所必須的糧食、營養、關愛與安慰。我們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自給自足,我們必然需要別人。

只是,當另外一個人無法滿足你的需要的時候,除了放棄和憤怒,你還可以為自己做點什麼呢?

滿足自己的需要,至少有4種方式。

1 選擇合適的方式問別人要

有需要是沒有問題的,問題是你可能用錯了方式去要。如果你懂得選擇合適的方式去表達需要,你會得到更多。有4個小方法:

2.1一致性表達

你使用憤怒的方式表達自己的需要,被滿足的機率就很低。憤怒是一種表達需要的方式,然而被憤怒的人,很少能即刻識別到你的需要。

人在被憤怒的時候,更多的時候只想保護自己而看不見對方。

你責怪對方“為什麼不買花給我,我很生氣”,不如直接表達“我希望你可以買花送我,這樣我會很開心”更容易得到滿足。

你責怪對方“為什麼總是不回我訊息”,不如直接表達“我希望你下次能及時回我訊息,這樣我會感覺到被你重視”,更容易得到滿足。

一致性表達自己的需要雖然不一定會被完全滿足,至少會增加被滿足的機率。

2.2交換

想得到,就先付出。這種古老的方式,其實會讓你得到很多滿足。

那些希望對方多認可自己的人,你會發現他們經常批評對方而很少表揚。那些希望對方尊重自己的人,經常控制對方而很少尊重。你想要認可,可以先去認可他。

那些希望對方多陪自己的人,其實很少會陪對方。陪伴的意思,並不是我們倆待在一起,而是我希望你陪我做我喜歡的事。你會發現有這種需求的人也很少會陪對方做他喜歡的事。你想要陪伴,可以先去陪伴他。

你想得到什麼,你就先付出什麼,先為對方做。這樣的方式,會讓你得到的容易些。如果你都沒有能力為對方做,那你在索取的時候,是否可以少一些理所當然呢?

更高級一點的付出,就是付出他真正想要的東西。你得先識別到他真正的需要是什麼,繼而願意去滿足他。當他感受到你的愛後,會願意為你做更多。

2.3選擇合適的情境

人在表達需要的時候,通常會不分情境的索取。就像一個饑渴的小孩,來了就想要。你不馬上滿足我,我就爆炸給你看。

很多人會對伴侶的這種咄咄逼人、逼逼叨、粘人、強濃度索取感覺到窒息,特別想逃走。會對伴侶這種不分情境的索取感覺到無奈。

假如他們能忍個片刻或幾天,能在對方心情好的時候、想溝通的時候、方便的時候去索取,會容易得到更多的滿足。

這種能力叫延遲滿足能力。

成年人跟嬰兒的不同,就是嬰兒需要即刻滿足,成年人可以延遲滿足。如果你需要即刻滿足,如果不能即刻馬上被滿足就暴怒,很可能你的心智水平停留在嬰兒的自戀性暴怒里。

2.4 接納他人的局限

如果你堅持要100分,你會掉入到憤怒、暴怒里。你會沉浸在“他為什麼不愛我”、“他為什麼不願意為我做”的想法里不可自拔。

想要100分的滿足,實際上是一種絕對滿足的偏執。這時候你滿腦子都是:我想要,我生氣。這時候其實你什麼都沒享受到,除了一肚子氣。

如果你開始相信並接受他人的局限,你才能停下偏執,看到其實他人已經給了一些甚至很多了。他可能給了30分甚至60分,他只是沒有給你想要的100分。

當你放下100分的執著的時候,你就開始享受已經有的30分甚至60分了。當然這也意味著,你需要接納剩下的那些,他真的給不了了。

堅持要100分的好處就是保持他還能給的幻想,壞處就是其實你什麼都沒得到。

成年人跟嬰兒的第二個不同,就是嬰兒需要絕對滿足,成年人可以接受部分滿足。如果你需要絕對滿足,對於不能完全滿足就暴怒,很可能你的心智水平停留在嬰兒的自戀性暴怒里了。

2 向另外的人要

如果你覺得你的伴侶無法滿足你的某些需要,問“第三者”要也是一個辦法。

“第三者”我要加引號,因為他不是伴侶關係的破壞者,不是所有的他者都稱得上是出軌。

如果兩個人進入戀愛或婚姻模式,他們四目相對,眼中只有彼此,那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共生、融合關係。世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全滿足另外一個人的需要,所以他們就會升級到相愛相殺里。

一段健康的情感關係,實際上他們即有融合的部分,又有獨立的部分。

對於獨立的部分,實際上就是你有你的朋友和你的世界,我無法參與。我有我的朋友和世界,你無法參與。

我獨立的部分與他人的交際,就是“第三者”。我們可以從那裡獲得很多滿足感。

可以是一些朋友、親人或寵物,當我受傷的時候、需要被安慰的時候、需要被幫助的時候,他們可以給我很多支持。

可以是喜歡的愛好、遊戲或事業,沉浸在其中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被撫慰與滿足。

可以是心理諮詢師。在他那裡,得到了別人給不到的理解、陪伴與鼓勵。

伴侶之外的他者,可以給到我們很多伴侶本身給不到的滿足。是他們補充了婚姻的短板,讓人生更完整了。

跟他者之間的滿足與付出的界限需要一個良好的把握,保持自己、伴侶、他者都能接受的範疇就好。

婚姻存在的意義絕不是要滿足彼此的所有需求,而是滿足了一個人的核心需求,那么就是一段好的婚姻。其他次要的需求,我們需要他者來提供。

這裡的他者,用一個良好的名字來稱呼,就是:社會支持系統。一個人除了婚姻,還需要社會。

當然如果你真的厭倦了或絕望了這個伴侶,他已經不能滿足你的核心需求。你想離開他換一個能滿足你的,也可以。

3 問自己要

自己滿足自己,也是滿足需要的一種方式。

自我滿足,一共分兩步:

1.停止自我迫害

當你需要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也沒有為自己做。而且恰恰你在自我迫害。

如果你需要一個人肯定認可你的時候,你會發現其實罵你最凶的那個人,是你自己。你責怪自己不夠好、嫌棄自己差,這時候你才會特別需要別人喜歡你,認可你。

你需要一個陪伴你的時候,你發現其實忽視你最厲害的那個人,是你自己。你把時間給了家務,給了工作,給了忙碌,唯獨沒有給自己。你沒有把時間留給自己,才需要別人把時間留給你。

你需要一個人尊重你,不要強迫你的時候,你會發現你是那個強迫自己最厲害的人。你總是在不斷要求自己、應該這樣應該那樣。你使勁控制自己,才希望別人尊重你,不要再給你多一點控制。

如果你要別人為你做什麼,你先停止向自己繼續索取。

2.做一點什麼,讓自己好受點

愛自己,就是為自己做一點什麼,讓自己好受點。在失落的時候,抱抱自己。在需要被認可的時候,買個東西獎勵下自己。勞累的時候,停下來歇歇。

如果繼續問別人索取,即消耗我,又無法得到。我是否可以停下來呢?停下來的動作,此刻也許會讓我更好受一點。

你想讓別人為你做什麼,能否先為自己做呢?

你是否可以創造一個條件和環境,讓自己得到更多的滿足呢?

4 與喪失和解

前面我們說了3種方法,無論哪一種,你會發現我們能得到的滿足,永遠是有限的。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絕對的滿足。即使有,也只會是階段性的或暫時性的,比如熱戀。

因此我們必須要學會跟無法被滿足和諧相處。

如果一個人沒有辦法跟無法被滿足和諧相處,他就會陷入到偏執里,尋求各種方法去得到滿足。他就無法容忍不被滿足的寂寞,難以忍受這個間隙。想盡辦法去填充。

最終在挫敗後,依然偏執,暴怒,怨天尤人。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完整,他人也是,我們更是。

即使我們換10000個伴侶,我們也不過是從30分滿足到了40分滿足,我們依然要學會面對不被滿足的感覺。不然痛苦不會降低半分。

這才是我們要修習的功課。

這種功課就叫喪失。

當我們不再是嬰兒,我們就失去了全能。當我們面對一個人,我們就必然夾雜著失去與得不到。

與喪失的和解,就是接納自己的局限,接納自己的不完美。

四種方式該用哪一種?

當我們的心理有了匱乏,當我們需要他人,我們該如何處理?

問自己要、問伴侶要、問他者要、與喪失和解,任何一種單一的方法,實際上都偏執。一個健康的方式,就是我能夠使用自己的理性去評估,去感受,去選擇,去綜合使用這4種方式。

什麼才是真正的愛自己。就是我願意在4種方式里,每種都使用,並且組合出比較有利、恰當和舒服的方式,去讓自己好受點,開心點。而不是執著於渠道和形式,我一定要怎么滿足。

愛自己,就是自我滿足嗎?

不全是。

問別人要不可以嗎?

不全是。

愛自己不是不問別人要,而是願意選擇能要到更多的方式去要。在嘗試過更多的方法依然得不到後,願意放棄執著,選擇其他能滿足自己的方式去滿足。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