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漫談|如何寫好小說,必須從鑑賞名家經典開始

2019-03-02 03:44:13

​如何寫好一篇小說,這是喜歡寫作的簡友普遍關心的問題,也是大家比較糾結的問題。寫吧,又茫茫然,不知從何處落筆,不寫,又有點不甘心。畢竟鍾情於寫作的我們,總想在寫作上有所突破,有所收穫。再說,小說寫作,是提升寫作水平的最有效途徑。

不過,我個人認為,要想寫好小說,首先必須學會鑑賞名家之作,只有讀懂,讀通小說,再模仿練習,久日久之,一定會熟能生巧的。

所以,我認為,要寫好小說,必須從鑑賞小說經典名作開始。

在此,再重複一下基本小常識:小說以刻畫人物形象為中心,通過完整的故事情節和具體的環境描寫來反映社會生活,人物、情節、環境構成小說的三要素。三要素中,人物形象是小說的中心,故事情節和環境描寫都是為刻畫人物形象服務的。

因此,鑑賞小說,必須根據小說的特點,我們應牢牢把握以下三個環節:即從分析故事情節入手,進而分析人物形象,然後欣賞小說的藝術手法(重點是環境描寫)。

一、理清線索,把握情節

人物形象雖然是小說的中心,但是人物形象是建立在一定的故事情節的基礎上的。因此,閱讀鑑賞小說必須從故事情節這個環節開始,只有熟悉故事情節,才能把握人物性格,分析人物形象。

眾所周知,散文的特點是“形散而神不散”,散文必須有一條線索貫穿全文。小說也是如此,小說的故事情節也是由線索貫穿起來的。所以,閱讀鑑賞小說的第一步應該是理清線索。

如法國著名的作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鍊》就是以“項鍊”為線索展開故事情節的,全文以借項鍊——失項鍊——賠項鍊——發現項鍊是假的組成全文的故事情節;又如選自《紅樓夢》的《林黛玉進賈府》一文以“林黛玉進賈府的行蹤”為線索展開故事情節的,全文依次介紹了林黛玉進賈府拜見賈母——初見王熙鳳——拜見兩位舅父——寶黛相會等情節;再如《守財奴》一文是以“葛朗台對待家庭財產的態度”為線索組織材料的,先後寫了“搶奪梳妝匣”,“誘騙繼承權”和“看守密室”三個故事。

大多數小說全文只有一條線索,而有的小說則有兩條線索組成。如魯迅的小說《藥》就是有明、暗兩條線索,以華家的故事為明線,以夏家的故事為暗線組織材料,展開故事情節的。明線按故事情節發展依次寫了華老栓買“藥”——華小栓吃“藥”——茶客談“藥”——華大媽上墳四個部分;暗線則依次寫了夏瑜就義——夏瑜的血被吃——茶客談夏瑜——夏 四奶奶上墳四個部分。

小說的故事情節一般由開端、發展、高潮、結局四個部分組成,但有些小說前面還有序幕,或者後面有尾聲。如《項鍊》開頭寫瑪蒂爾德的“痛苦”和“夢想”就屬於序幕部分。有些小說故事主體不是完全按開端,發展,高潮,結局組成。如《項鍊》一文最後發現項鍊是假的,既是高潮又是結局。而《守財奴》一文的三個故事就同屬於發展高潮部分。

還有的小說,情節寫得一波三折,故事情節由幾個高潮組成。如《林黛玉進賈府》中,林黛玉與眾親戚見面就同屬於發展高潮部分。全文有兩次高潮,王熙鳳出場是第一次高潮,寶黛相會是第二次高潮,也是最高潮。《林教頭風雪山神廟》一文中,“陸虞候密謀害林沖”和“風雪夜山神廟復仇”就是兩個高潮,而在兩個高潮之間則有一個過渡(低潮)――林教頭接管草料場。因此本文的情節結構為開端——發展——過渡——高潮——結局。

由此可知,小說鑑賞首先必須理清線索,在理清線索的基礎上把握故事情節。而小說的故事情節,並非千篇一律地由開端、發展、高潮、結局四個部分組成,會有各種不同的結構,這是小說鑑賞必須要明確的問題。

二、掌握手法,分析人物

如果說鑑賞小說的第一步是要理清線索,把握情節的話,那么掌握小說刻畫人物性格的手法,分析人物形象是鑑賞小說的中心環節。而小說刻畫人物性格的手法有哪幾種呢?小說刻畫人物性格的描寫手法多種多樣,其中包括:人物描寫(外貌描寫,語言描寫,行動描寫,神情描寫,心理活動描寫),細節描寫,正面描寫,側面描寫等等。

因此,分析人物形象時,首先要明確作者是通過哪些手法刻畫人物的?如《林黛玉進賈府》中作者著力描寫了賈寶玉、林黛玉、王熙鳳三個人物。這三個人物主要是通過外貌描寫,語言描寫和動作描寫來刻畫人物性格的。林黛玉的外貌通過眾人眼中的林黛玉,王熙鳳眼中的林黛玉和賈寶玉眼中的林黛玉三次描寫,既寫出了林黛玉的體弱多病,弱不禁風的一面,又揭示了她容貌標誌,美麗多情而又多愁善感的一面。而林黛玉的語言、動作描寫既表現了她注意禮節,顧全大局,辦事小心謹慎的性格,又表觀了她心態複雜多疑的一面。

除了外貌、語言、動作描寫以外,有些小說較多地運用了心理活動描寫。比較典型的是《項鍊》,文章開頭序幕部分用了大段的心理描寫,寫瑪蒂爾德的“痛苦”和“夢想”,一共七次用了“夢想”一詞,多次用“痛苦”、“苦惱”、“傷心”來刻畫瑪蒂爾德的心理,揭示她愛慕虛榮的性格特點。

一般說來,外國小說擅長刻畫人物的心理,而中國小說,特別是中國古代小說擅長人物的行動描寫。不過,中國現代小說中的人物心理活動的描寫也比比皆是。如魯迅小說《藥》中刻畫華老栓的性格也用了較多的心理描寫。老栓去買藥及買藥回來路上的有關心理活動描寫,刻畫了華老栓的“爽快”、“自信”、“深感幸福”的心理,從而表現了他愚昧、麻木的性格特點。

小說刻畫人物性格有一種非常重要的手法,那就是細節描寫。如《守財奴》中葛朗台臨終抓法器和囑咐女兒“到那邊去向我交帳”兩個細節形象地刻畫了葛朗台至死不渝的守財奴性格。《陳奐生上城》中陳奐生三次坐彈簧太師椅的細節;拿提花枕巾擦汗、衣服也不脫,蓋上被頭就睡的細節也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既表現了他勤儉的一面,又揭示了他“自私狹隘”的一面。

小說描寫人物大多採用正面描寫,但有時作者還採用側面描寫與正面描寫相結合的手法來刻畫人物性格。如《藥》中華老栓和康大叔兩個人物屬正面描寫,而夏瑜這一人物則是通過側面描寫來刻畫的。文中刑場上及獄中的描寫都屬側面描寫。通過側面描寫來表現夏瑜英勇無畏,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和至死不渝的革命精神。

三、鑑賞環境,概括作用

環境描寫是小說的三要素之一,是小說鑑賞不可缺少的環節。環境描寫包括自然環境描寫和社會環境描寫。自然環境描寫主要包括人物活動的時間、地點、景物等。如魯迅的小說《藥》開頭“秋天的後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陽還沒有出來,只剩下烏藍的天……”這一自然環境描寫既勾勒出黎明前黑暗時刻的特徵,同時也渲染了夏瑜就義時肅殺、悲涼的氣氛。還有“太陽出來了,在他面前,顯出一條大道,直到他家中……”這一環境描寫刻畫了老栓買到藥後的興奮心情,從而揭示了人物愚昧、麻木、落後的心理。還有小說第四部分運用比喻手法寫墳場的環境,層層疊疊的墳冢,表現了清政府對革命者殘酷鎮壓和對勞動人民的階級壓迫,揭示了封建社會吃人的本質。

小說除自然環境描寫之外,還有社會環境描寫。如《藥》中刑場上圍觀的場面,士兵號衣上的大白圈,還有夏瑜說的“這大清的天下是我們大家的。”等渲染了時代特徵,說明了這是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時期。

《林教頭風雪山神廟》中對風雪的描寫,作者從不同角度寫風雪:有正面描寫,有側面描寫,有通過人物動作、感覺寫風雪,既寫出了大雪的氣勢,也襯託了林沖這個落難英雄的處境。同時作者也以風雪的變化層層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正因為風大雪緊,林沖才要喝酒,才會在沽酒途中見到山神廟;正因為風大雪緊,草廳才會被搖震、壓倒;正因為草廳被壓倒,林沖才會到山神廟安身;正因為在山神廟安身,林沖才會暗中聽到陸謙三人的話。這樣一環套一環,環環相扣,讓讀者讀起來,覺得林衝殺敵報仇,使林沖走上反抗的道路,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由此可知,小說的環境描寫起著渲染氣氛,刻畫人物心理,揭示主題和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作用。

總而言之,我們必須牢牢記住:小說鑑賞應緊緊圍繞人物、情節、環境這三個環節展開。因此,我們閱讀小說時,必須按照這三個環節進行;在寫鑑賞文時,不要面面俱到,要抓住小說的某個方面進行讀後感或評論性文章的寫作。只有這樣才能有的放矢,才會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