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省吧,你們罵“戲子”,不是因為心疼科學家

2018-10-04 16:26:28

陳凱歌導演的經典作品《霸王別姬》中曾有這么一個橋段:日本兵打進北平之前,一群愛國學生滿大街打砸日貨,恰好趕上段小樓和程蝶衣去演出,一群學生圍上來怒斥:

——日本人都快打進來了,你們還唱戲,瞅你不男不女的樣子!

八十多年過去了,當初的愛國青年們基本都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新一代“愛國青年”還是如同雨後春筍一般茁壯成長,同80年前的前輩們相比,新生代們不再需要上街喊口號,因為他們會上網了,不信你打開網路看看:

——將軍孤墳無人問,戲子家事天下知;

——戲子當道,戲子誤國;

——少年娘則國娘;

……

可能恰好趕上國慶,這股無差別屠戮演藝圈從業者,把中國存在的各種問題都甩鍋“戲子”的妖風再度吹起,其中打響第一槍的應該是一個叫Hugo的公眾號,他們幾天內分別寫了兩篇文章:

從流量的角度來看,這兩篇文章大獲成功,閱讀量和點讚量都超過了十萬,留言裡感慨萬千,紛紛表示文章作者社會責任感催人淚下,並恨不得把“戲子”們拉出來揪斗,踏上一萬隻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但我覺得,這兩篇文章很扯。

科學家沒錢,又不是“戲子”搶的

我隨手翻了一下Hugo過去的文章,感覺非常黑色幽默。

列位看看,過去Hugo的文章超過一半都是和明星八卦有關,講的都是離婚、出軌那點事,而Hugo也正是靠這些“戲子家事”成了自媒體業內比較成功的賬號,在去年五月的一篇報導中,說Hugo首條的廣告費達到了40萬,次條也有20萬。

這就挺耐人尋味了:Hugo靠著情感八卦起了家,拉來了一千多萬冬粉,也靠著這些“戲子家事”做到了一條廣告四十多萬,結果臨到國慶,搖身一變,開始“位卑不敢忘憂國”,痛斥起演藝明星來。

所謂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罵娘。說的就是他們吧。

而且,這兩篇的邏輯也很扯。我國科研人員的待遇在有些時候確實有問題,比如前一陣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小平辭職事件就是個例子,但問題是:科學家收入不高,他們的錢是被“戲子”搶走了嗎?張小平工資低,還能是因為原單位把錢都發給明星了?

至於“搶頭條”這篇,咱好好想想,一個離婚、一個逃稅,張雨綺和范冰冰巴不得誰也不提呢,還有心思搶頭條?她們上頭條,不還是Hugo這類帶節奏的公眾號捧的嗎?

他們的邏輯漏洞就在於:把兩個不相干的行業強行對立起來,強行對比,仿佛一個行業的問題都是另一個造成的。

但按照這個邏輯,科研人員為國貢獻一年,還比不上Hugo的一條廣告,那這個公眾號是不是也該歸類到“當道、誤國”的那一批里?

這種誤導人的對比還有很多,就比如幾個月前“少年娘則國娘”的時候,很多人不停地發這個圖,以論證中國少年的娘化:

但問題是姆巴佩是運動員,保持強健體魄是他工作的重要部分;tfboys是藝人,既不用和對方後衛肉搏,又不用突然爆發,甩開盯防球員,所以沒那么強壯,又有什麼問題?

兩個不同領域的人,被強行放在一起,順帶黑一波中國少年,照這個邏輯,我也會:

24歲的中國健美冠軍程亦山

24歲的美國藝人賈斯汀-比伯

同樣的24歲,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娘則國娘,大中華天下布武,美利堅吃棗藥丸?

把兩個行業的人強行扯一塊對比,並用A行業擅長的方面來批判B行業不擅長的方面,以達到捧A踩B的目的,這樣的人要么是邏輯水平太低,要么是夾帶私貨。

文藝領域和科研領域,本就不存在零和博弈,而是完全能夠共同繁榮。演藝界發展得好,創造更多稅收(別拿范冰冰逃稅的事抬槓,法律該怎么處理怎么處理就是,和我說的道理不衝突)上交給國家,國家可以拿這些稅收投入到科研領域,或者增加科研資金,或者提高科研人員待遇。

本來是一個連矛盾都稱不上的關係,卻非要樹到對立面,搞成你死我活的鬥爭,著實可發一笑。

科學家用不著你們關注

很多人說:現在科學家沒人關注,“戲子們”屁大點事都上頭條,我們難道不應該多關注一下為國立下汗馬功勞的科學家嗎?

但科學家真的需要普羅大眾的熱切關懷,沒事讓科學家上頭條嗎?我們又該怎么關注科學家?

關注他們的專業領域?

科研事業是有著極高的門檻的,假設請幾個老科學家,開個直播,給列位講火箭科學、流體力學、天體物理等等,列位想想,有幾個能聽懂的,有幾個能堅持半小時的?

科學家們給外行講課,外行們聽得如坐針氈,這不是互相折磨,互相浪費時間嗎?

再者,很多科研工作往往關乎國家的核心利益,在成功之前、甚至成功之後,都屬於國家機密,不可能對外公開,這些專業領域的新聞,越少人知道越好。

假如兩彈一星研製期間,廣播電台沒事就同步最新的進展,科學家是上頭條了,中情局和克格勃也省事了,天天聽聽廣播就全知道了。

(圖)很多科學研究,在官方同意前,不能被老百姓關注的。

最後,對於科研來說,失敗是常態,就拿南仁東老先生主導的“天眼”工程為例,總共用了22年才成功,這個過程里肯定遭遇了無數挫折和打擊,如果這個工程的進展始終與大眾同步,試想,有多少現在一提科學家就慷慨激昂的人,會在工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說這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所以,專業領域的事,有各種各樣的理由不需要,也不能讓大眾關注。

那關注他們的個人生活呢?

以後微博頭條上的新聞都變成:某科學家出軌包小三、某科學家被綠、某科學家領著孩子上《爸爸去哪兒》,暖男奶爸人設獲得眾人稱讚……

天天圍觀科學家私生活,人家還有沒有心思搞科研了?而且您乾脆還是看明星去好不好?

就拿楊振寧來說,人家和翁帆年齡是相差極大,但單身男女,自由戀愛,明媒正娶,到現在還一幫“道德衛士”口誅筆伐,您關注科學家,說到底還是關注到了科學家娶媳婦這事上。

(圖)搜楊振寧,排前面的還是人家娶媳婦那點事。

所以,不管從專業領域,還是私人生活,科學家少點曝光,安安心心搞科研,這才是對科學家應有的尊重。

和平的國家裡,“戲子”收入都高

在公眾面前曝光,就是明星的本職工作之一,他們因此賺的盆滿缽滿,也因此犧牲了自己的私生活。而且明星八卦對大眾而言是不需要門檻的,哪怕你大字不識一個,只要你智商正常,就能理解那些明星出軌、離婚的事。

所以從公眾接受程度以及職業要求而言,明星必然要更受關注。

去美國大街上問問,是知道賈斯汀-比伯的人多,還是知道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弗蘭克-貝茨的人多,那肯定是前者。

在收入方面,體育圈和娛樂圈的收入要比一般大學教授,也就是科學家的高,都是一個常態。

2014年Times Higher Education統計了一份英國各個大學裡教授平均工資,其中劍橋大學教授的平均年工資是79316英鎊,最高的倫敦商學院,則是21萬5650英鎊。

那一年,英超球星魯尼同曼聯簽訂了新契約,周薪30萬英鎊,注意,是周薪。

為曼聯踢球不是為國效力,扯不到什麼家國情懷,而且體育和演藝廣義上都是娛樂大眾的功能,那英國媒體是不是可以寫一個《為國效力一年,比不過魯尼跑一個多小時》?

好萊塢的知名“戲子”們片酬動輒幾千萬美金,也比大多數美國科研人員多,但美國被“戲子”誤了嗎?諾貝爾獎里自然科學領域的獲獎者有多少來自美國,用不著我數吧?

打著正義旗號的人,我們需要當心點

去年九月份,我寫了一篇《只看戲子,不問將軍,這樣的社會挺好》,後台有個讀者跟我辯論,義憤填膺地說什麼“現在科學家的事都沒有人報導,滿螢幕都是明星,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我說:怎么沒人報導,新聞聯播、各大入口網站的科技、新聞頻道都報了啊,你不看你怨誰?

他下一句話把我逗樂了:年輕人誰看新聞聯播?

有報導的地方你不看,反過來到處說沒人關注。

(圖)央視網至今還在報導南仁東,這叫沒人報導?

這就跟你到麥當勞非要點一個肯德基的嫩牛五方,麥當勞說沒有,想吃去肯德基,你說你不吃肯德基。出門之後就罵街:破麥當勞,連嫩牛五方都沒有,美式快餐要完!

這不有病嗎?

這個讀者擔心國運我是不相信的,借著憂國憂民的外殼罵“戲子”一頓,過過嘴癮,倒是真的。

通過長期上網,我發現一個現象:如果一個人打著家國天下、為了人類未來(保護青少年)的旗號,捧一個群體,貶低另一個群體,我們都要當心點。

這類人一屁股坐在了道德高地,把自己的觀點和國家民族綁定到一起,不管說的對錯,都可以在道德上立於不敗之地: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了國家/民族/孩子們啊!

絕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心疼前者,而是押著後者遊街示眾,發泄一下怨氣。

肯定會有人說:未成年人怎么辦?他們三觀沒定型,受到不良風氣的影響怎么辦?你看,過去的孩子都說將來的理想是當科學家,現在都說是當明星巴拉巴拉巴拉。

05年超級女聲大火的時候,很多青少年做起了明星夢、選秀夢,當時不少專家的擔憂和上面一般無二。

(圖)超女最火的那年,不少人也怕不符合主流審美的李宇春把小孩子教壞了。

按年齡來算,受那屆超女影響的主力軍應該是85到92年左右的這批人,但這批人顯然沒怎么受選秀風氣影響,如今在各行各業,要么已經成了中流砥柱,要么也開始嶄露頭角。也沒見都去參加超級女聲。

我國人民的日常擔憂之一,就是怕下一代學壞,自己小的時候,上一代人怕我們學壞,等自己長大了,有話語權了,開始擔憂下一代學壞。至於學壞的標準是什麼,一般就是:我不懂,我不喜歡。

八十年代初的時候,大陸引進美劇《加里森敢死隊》,結果一堆專家痛心疾首,說這是大毒草,教年輕人學壞。

八十年代末引進卡通片《變形金剛》,也有人擔心小孩子看了卡通片學壞。

《流星花園》教小孩子學壞,《古惑仔》教小孩子學壞,非主流教小孩子學壞,“電子海洛因”教小孩子學壞。

(圖)當年走在流行前沿的F4現在看充滿了土味。

一路看來,遠到70後,近到90後,大家青少年時代都泡在毒罐里,走在懸崖邊上,一失足就粉身碎骨,重則立即槍斃,輕則保外就醫。

等70-90後這批人終於多年的媳婦熬成婆,非但沒以寬容的態度對待00後喜歡的事物,反而和當年的父母一樣,恨不得把00後喜歡的東西燒之而後快。

明星教00後學壞、快手抖音教00後學壞……

我就納悶了,小孩子到成年的這18年裡,學校十多年的教育教你學好,家庭十八年的教育教你學好,你怎么看個電影、看個電視劇,呲溜一下就學壞了?

孩子要是真這么容易就學壞了,那不恰好反映了家長教育的失敗嗎?何必甩鍋給其他人呢?

黨同伐異,解決不了問題

古代每當有黨爭的時候,雙方都斥對方為小人,稱自己為君子,說對方禍國殃民,本方才是天降正義。爭到最後,什麼大帽子都往對方身上扣,什麼鍋都往對方身上甩。

而現在見天押“戲子”在網上遊街示眾,把所有問題都歸到要兵沒兵、要將沒將的“戲子”身上,也只不過是黨同伐異而已。

我承認,我國科研人員待遇方面確實有問題,很多做出傑出貢獻的人並沒有獲得應有褒獎,但有句話說是“鹽打哪鹹,醋打哪酸”,想解決問題,你得找到問題在哪,而不是把另一個領域不相干的人拉出來批鬥一頓。

提高科研人員待遇,解決辦法不是砸爛演藝圈,否則,在大家瘋狂宣洩情緒之後,科學家們只不過是被當槍使了一回而已。

像Hugo這樣兩面三刀的公眾號,可能笑得腮幫子都疼了:廣告費又能漲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