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李清照的詩與詞

2019-03-10 23:13:10

一、蘇軾的詩詞集錦

1、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2、水調歌頭

公曰:此詩最奇麗,然非聽琴,乃聽琵琶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質夫家善琵琶者,乞為歌詞。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詞,稍加概括,使就聲律,以遺之雲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恩冤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回首暮雲遠,飛絮攪青冥。

眾禽里,真彩鳳,獨不鳴。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3、滿江紅

遇東坡於齊安。怪其豐暇自得。余問之,曰:吾再娶柳氏,三日而去官。吾固不戚戚,而憂柳氏不能忘情於進退也。已而欣然同憂患,如處富貴,吾是以益安焉。命其侍兒歌其所作滿江紅。嗟嘆之不足,乃次其韻

憂喜相尋,風雨過、一江春綠。巫峽夢、至今空有,亂山屏簇。何似伯鸞攜德耀,簞瓢未足清歡足。漸粲然、光彩照階庭,生蘭玉。

幽夢裡,傳心曲。腸斷處,憑他續。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君不見周南歌漢廣,天教夫子休喬木。便相將、左手抱琴舊,雲間宿。

4、滿江紅

江漢西來,高樓下、蒲萄深碧。猶自帶、岷峨雲浪,錦江春色。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劍外思歸客。對此間、風物豈無情,殷勤說。

江表傳,君休讀。狂處士,真堪惜。空洲對鸚鵡,葦花蕭瑟。不獨笑書生爭底事,曹公黃祖俱飄忽。願使君、還賦謫仙詩,追黃鶴。

5、滿江紅(東武會流懷亭)

東武南城,新堤固、漣漪初溢。隱隱遍、長林高阜,臥紅堆碧。枝上殘花吹盡也,與君更向江頭覓。問向前、猶有幾多春,三之一。

官里事,何時畢。風雨外,無多日。相將泛曲水,滿城爭出。君不見蘭亭修禊事,當時坐上皆豪逸。到如今、修竹滿山陰,空陳跡。

6、滿江紅(懷子由作)

清潁東流,愁目斷、孤帆明滅。宦遊處、青山白浪、萬重千疊。孤負當年林下意,對床夜雨聽蕭瑟。恨此生、長向別離中,添華發。

一尊酒,黃河側。無限事,從頭說。相看恍如昨,許多年月。衣上舊痕余苦淚,眉間喜氣添黃色。便與君、池上覓殘春,花如雪。

7、滿江紅(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國還朝)

天豈無情,天也解、多情留客。春向暖、朝來底事,尚飄輕雪。君過春來紆組綬,我應歸去耽泉石。恐異時、懷酒忽相思,雲山隔。

浮世事,俱難必。人縱健,頭應白。何辭更一醉,此歡難覓。欲向佳人訴離恨,淚珠先已凝雙睫。但莫遣、新燕卻來時,音書絕。

8、歸朝歡

“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橫江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蓋實夢也。然公詩復云:“扁舟震澤定何時,滿眼廬山覺又非。”

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搖空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此生長接淅。與君同是江南客。夢中游,覺來清賞,同作飛梭擲。

明日西風還掛席。唱我新詞淚沾臆。靈均去後楚山空,灃陽蘭芷無顏色。君才如夢得。武陵更在西南極。竹枝詞,莫搖新唱,誰謂古今隔。

9、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10、雨中花

賞。至九月,忽開千葉一朵。雨中特為置酒,遂作。

今歲花時深院,盡日東風,盪揚茶煙。但有綠苔芳草,柳絮榆錢。聞道城西,長廊古寺,甲第名園。有國艷帶酒。天香染袂,為我留連。

清明過了,殘紅無處,對此淚灑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高會聊追短景,清商不暇余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態,付與明年。

11、沁園春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漙漙。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身長健,但優遊卒歲,且斗尊前。

12、勸金船(和元素韻自撰腔命名)

無情流水多情客。勸我如曾識。杯行到手休辭卻。這公道難得。曲水池上,小字更書年月。還對茂林修竹,似永和節。

纖纖素手如霜雪。笑把秋花插。尊前莫怪歌聲咽。又還是輕別。此去翱翔,遍賞玉堂金闕。欲問再來何歲,應有華發。

13、一叢花

今年春淺臘侵年。冰雪破春妍。東風有信無人見,露微意、柳際花邊。寒夜縱長,孤衾易暖,鐘鼓漸清圓。

朝來初日半含山。樓閣淡疏煙。遊人便作尋芳計,小桃杏、應已爭先。衰病少情,疏慵自放,惟愛日高眠。

14、木蘭花令(次歐公西湖韻)

霜余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潁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15、木蘭花令(次馬中玉韻)

知君仙骨無寒暑。千載相逢猶旦暮。故將別語惱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

落花已逐迴風去。花本無心鶯自訴。明朝歸路下塘西,不見鶯啼花落處。

16、木蘭花令(宿造口聞夜雨寄子由、才叔)

梧桐葉上三更雨。驚破夢魂無覓處。夜涼枕簟已知秋,更聽寒蛩促機杼。

夢中歷歷來時路。猶在江亭醉歌舞。尊前必有問君人,為道別來心與緒。

17、西江月(真覺賞瑞香二首)

公子眼花亂髮,老夫鼻觀先通。領巾飄下瑞香風。驚起謫仙春夢。

后土祠中玉蕊,蓬萊殿後鞓紅。此花清絕更纖穠。把酒何人心動。

18、西江月(坐客見和複次韻)

小院朱闌幾曲,重城畫鼓三通。更看微月轉光風。歸去香雲入夢。

翠袖爭浮大白,皂羅半插斜紅。燈花零落酒花穠。妙語一時飛動。

19、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怪此花枝怨泣,托君詩句名通。憑將草木記吳風。繼取相如雲夢。

點筆袖沾醉墨,謗花面有慚紅。知君卻是為情穠。怕見此花撩動。

20、西江月

聞道雙銜鳳帶,不妨單著鮫綃。夜香知與阿誰燒。悵望水沈煙裊。

雲鬢風前綠卷,玉顏醉里紅潮。莫教空度可憐宵。月與佳人共僚。

21、西江月(重九)

點點樓頭細雨。重重江外平湖。當年戲馬會東徐。今日淒涼南浦。

莫恨黃花未吐。且教紅粉相扶。酒闌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間今古。

22、西江月(茶詞)

龍焙今年絕品,谷簾自古珍泉。雪芽雙井散神仙。苗裔來從北苑。

湯發雲腴釅白,盞浮花乳輕圓。人間誰敢更爭妍。斗取紅窗粉面。

23、西江月

別夢已隨流水,淚巾猶裛香泉。相如依舊是臞仙。人在瑤台閬苑。

花霧縈風縹緲,歌珠滴水清圓。蛾眉新作十分妍。走馬歸來便面。

24、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25、西江月(送錢待制)

莫嘆平原落落,且應去魯遲遲。與君各記少年時。須信人生如寄。

白髮千莖相送,深杯百罰休辭。拍浮何用酒為池。我已為君德醉。

26、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霧,冰姿自有仙風。海仙時遣探芳叢。倒掛綠毛么鳳。

素麵翻嫌粉涴,洗妝不褪唇紅。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27、西江月

曲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蔥蘢,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

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曖曖微霄。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瓊瑤。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28、西江月(平山堂)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29、西江月(送別)

昨夜扁舟京口,今朝馬首長安。舊官何物與新官。只有湖山公案。

此景百年幾變,箇中下語千難。使君才氣卷波瀾。與把新詩判斷。

30、臨江仙

以為異人。後十年,築室黃岡之北,號靜安居士。作此記之。

細馬遠馱雙侍女,青巾玉帶紅靴。溪山好處便為家。誰知巴峽路,卻見洛城花。

面鏇落英飛玉蕊,人間春日初斜。十年不見紫雲車。龍丘新洞府,鉛鼎養丹砂。

31、臨江仙(贈送)

詩句端來磨我鈍,鈍錐不解生芒。歡顏為我解冰霜。酒闌清夢覺,春草滿地塘。

應念雪堂坡下老,昔年共采芸香。功成名遂早還鄉。回車來過我,喬木擁千章。

32、臨江仙(辛未離杭至潤,別張弼秉道)

我勸髯張歸去好,從來自己忘情。塵心消盡道心平。江南與塞北,何處不堪行。

俎豆庚桑真過矣,憑君說與南榮。願聞吳越報豐登。君王如有問,結襪賴王生。

33、臨江仙(冬日即事)

自古相從休務日,何妨低唱微吟。天垂雲重作春陰。坐中人半醉,簾外雪將深。

聞道分司狂御史,紫雲無路追尋。淒風寒雨是駸駸。問囚長損氣,見鶴忽驚心。

34、臨江仙(送王緘)

忘卻成都來十載,因君未免思量。憑將清淚灑江陽。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涼。

坐上別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殷勤且更盡離觴。此身如傳舍,何處是吾鄉。

35、臨江仙

尊酒何人懷李白,草堂遙指江東。珠簾十里卷香風。花開又花謝,離恨幾千重。

輕舸渡江連夜到,一時驚笑衰容。語音猶自帶吳儂。夜闌對酒處,依舊夢魂中。

36、臨江仙

九十日春都過了,貪忙何處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莢陣,風轉柳花球。

閬苑先生須自責,蟠桃動是千秋。不知人世苦厭求。東皇不拘束,肯為使君留。

37、臨江仙(風水洞作)

四大從來都遍滿,此間風水何疑。故應為我發新詩。幽花香澗谷,寒藻舞淪漪。

借與玉川生兩腋,天仙未必相思。還憑流水送人歸。層巔余落日,草露已沾衣。

38、臨江仙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尊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39、臨江仙(疾愈登望湖樓贈項長官)

多病休文都瘦損,不堪金帶垂腰。望湖樓上暗香飄。和風春弄袖,明月夜聞簫。

酒醒夢回清漏永,隱床無限更潮。佳人不見董嬌饒。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
40、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41、臨江仙

冬夜夜寒冰合井,畫堂明月侵幃。青缸明滅照悲啼。青缸挑欲盡,粉淚裛還垂。

未盡一尊先掩淚,歌聲半帶清悲。情聲兩盡莫相違。欲知腸斷處,樑上暗塵飛。

42、漁家傲(金陵賞心亭送王勝之龍圖。王守金陵,視事一日移南郡)

千古龍蟠並虎踞。從公一吊興亡處。渺渺斜風吹細雨。芳草渡。江南父老留公住。

公駕飛車凌彩霧。紅鸞驂乘青鸞馭。卻訝此洲名白鷺。非吾侶。翩然欲下還飛去。

43、漁家傲(送台守江郎中)

送客歸來燈火盡。西樓淡月涼生暈。明日潮來無定準。潮來穩。舟橫渡口重城近。

江水似知孤客恨。南風為解佳人慍。莫學時流輕久困。頻寄問。錢塘江上須忠信。

45、漁家傲(七夕)

皎皎牽牛河漢女。盈盈臨水無由語。望斷碧雲空日暮。無尋處。夢回芳草生春浦。

鳥散余花紛似雨,汀洲苹老香風度。明月多情來照戶。但攬取。清光長送人歸去。

46、漁家傲(送張元唐省親秦州)

一曲陽關情幾許。知君欲向秦川去。白馬皂貂留不住。回首處。孤城不見天霖霧。

到日長安花似雨。故關楊柳初飛絮。漸見靴刀迎夾路。誰得似。風流膝上王文度。

47、鷓鴣天(東坡謫黃州時作此詞,真本藏林子敬家)

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鳥時時見,照水紅蕖細細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

48、鷓鴣天(陳公密出侍兒素娘,歌紫玉簫曲,勸老人酒。老人飲盡因為賦此詞)

笑捻紅梅嚲翠翹。揚州十里最嬌饒。夜來綺席親曾見,撮得精神滴滴嬌。

嬌後眼,舞時腰。劉郎幾度欲魂消。明朝酒醒知何處,腸斷雲間紫玉簫。

49、少年游(端午贈黃守徐君猷)

銀塘朱檻麴塵波。圓綠卷新荷。蘭條薦浴,菖花釀酒,天氣尚清和。

好將沈醉酬佳節,十分酒、一分歌。獄草煙深,訟庭人悄,無吝宴遊過。

50、少年游(潤州作)

去年相送,餘杭門外,飛雪似楊花。今年春盡,楊花似雪,猶不見還家。

對酒捲簾邀明月,風露透窗紗。恰似姮娥憐雙燕,分明照、畫梁斜。

51、定風波

以為非使君莫可當此花,故作是詞

兩兩輕紅半暈腮,依依獨為使君回。若道使君無此意,何為,雙花不向別人開。

但看低昂煙雨里,不已。勸君休訴十分杯。更問尊前狂副使。來歲。花開時節與誰來。

52、定風波

而遂晴,故作此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瀟灑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53、南歌子(再用前韻)

帶酒沖山雨,和衣睡晚睛。不知鐘鼓報天明。夢裡栩然蝴蝶、一身輕。

老去才都盡,歸來計未成。求田問舍笑豪英。自愛湖邊沙路、免泥行。

54、南歌子(晚春)

日薄花房綻,風和麥浪輕。夜來微雨洗郊坰。正是一年春好、近清明。

已改煎茶火,猶調入粥餳。使君高會有餘清。此樂無聲無味、最難名。

55、南歌子(八月十八日觀湖潮)

海上乘槎侶,仙人萼綠華。飛升元不用丹砂。住在潮頭來處、渺天涯。

雷輥夫差國,雲翻海若家。坐中安得弄琴牙。寫取餘聲歸向、水仙夸。

二、李清照的詞集錦

李清照(1084-約1151):南宋女詞人。號易安居士,齊州章丘(今屬山東)人。父李格非為當時著名學者,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早期生活優裕,與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蒐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流寓南方,明誠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嘆身世,情調感傷,有的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並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辭海》1989年版)
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稱詞家三李。(沈去矜)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乃抗軼周柳,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寶而存之,為詞家一大宗矣。(《四庫提要》)
李易安作重陽《醉花陰》詞,函致趙明誠云云。明誠自愧勿如。乃忘寢食,三日夜得十五闋,雜易安作以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銷魂’三句絕佳。”正易安作也。(《詞苑叢談》)
李易安詞,獨辟門徑,居然可觀,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鑄語則多生造,婦人有此,可謂奇矣。(《白雨齋詞話》)
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紅藕香殘玉簟秋”,精秀特絕,真不食人間煙火者。(同上書)
1、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2、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3、點絳唇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倚遍欄乾,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衰草,望斷歸來路。
4、點絳唇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有人來,襪鏟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此首一作無名氏詞,見《花草粹編》卷一)
5、浣溪沙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鍾己應晚來風。
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時空對燭花紅。
6、浣溪沙
小院閒窗春己深,重簾未卷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瑤琴。
遠岫出山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
7、浣溪沙
淡盪春光寒食天,玉爐瀋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鈿。
海燕未來人鬥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鞦韆。
8、浣溪沙

髻子傷春慵更梳,晚風庭院落梅初,淡雲來往月疏疏,
玉鴨薰爐閒瑞腦,朱櫻斗帳掩流蘇,通犀還解辟寒無。
9、浣溪沙
繡幕芙蓉一笑開,斜偎寶鴨親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10、菩薩蠻
風柔日薄春猶早,夾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覺微寒,梅花鬢上殘。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瀋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11、菩薩蠻
歸鴻聲斷殘雲碧,背窗雪落爐煙直。燭底鳳釵明,釵頭人勝輕。
角聲催曉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難,西風留舊寒。
12、訴衷情
夜來沈醉卸妝遲,梅萼插殘枝。酒醒熏破春睡,夢斷不成歸。
人悄悄,月依依,翠簾垂。更挪殘蕊,更拈餘香,更得些時。
13、好事近
風定落花深,簾外擁紅堆雪。長記海棠開後,正是傷春時節。
酒闌歌罷玉尊空,青缸暗明滅。魂夢不堪幽怨,
更一聲啼□(左“決”右半,右“鳥”)。
14、清平樂
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挪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
15、憶秦娥
臨高閣,亂山平野煙光薄。煙光薄,棲鴉歸後,暮天聞角。
斷香殘香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16、攤破浣溪沙
揉破黃金萬點輕,剪成碧玉葉層層。風度精神如彥輔,太鮮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結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夢,卻無情。
17、攤破浣溪沙
病起蕭蕭兩鬢華,臥看殘月上窗紗。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詩書閒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終日向人多醞藉,木犀花。
18、添字採桑子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捲有餘情。
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
19、武陵春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20、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21、南歌子
天上星河轉,人間簾幕垂。涼生枕簟淚痕滋,起解羅衣聊問、夜何其?
翠貼蓮蓬小,金銷藕葉稀。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22、怨王孫
湖上風來波浩渺,秋已暮、紅稀香少。水光山色與人親,說不盡、無窮好。
蓮子已成荷葉老,青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鷗鷺不回頭,似也恨、人歸早。
23、鷓鴣天
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霜。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淒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
24、鷓鴣天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25、玉樓春
紅梅
紅酥肯放瓊苞碎,探著南枝開遍末?不知醞藉幾多時,但見包藏無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悶損闌乾愁不倚。要來小看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
26、小重山
春到長門春草青,紅梅些子破,未開勻。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
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27、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28、臨江仙
歐陽公作《蝶戀花》,有“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用其語作“庭院深
深”數闕,其聲即舊《臨江仙》也。
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常扃,柳梢梅萼漸分明,春歸秣陵樹,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風多少事,如今老去無成,誰憐憔悴更雕零,試燈無意思,踏雪沒心情。
29、臨江仙

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春遲,為誰憔悴損芳姿。夜來清夢好,應是發南枝。
玉瘦檀輕無限恨,南樓羌管休吹。濃香吹盡有誰知,暖風遲日也,別到杏花肥。
30、蝶戀花
暖日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翦燈花弄。
31、蝶戀花
昌樂館寄姊妹
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長水又斷,瀟瀟微雨聞孤館。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
32、蝶戀花
上巳召親族
永夜懨懨歡意少,空夢長安,認取長安道。為報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隨意杯盤雖草草,酒美梅酸,恰稱人懷抱。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憐人似春將老。
33、漁家傲
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彷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漫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
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34、漁家傲
雪裡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香臉半開嬌旖旎,當庭際,玉人浴出新妝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共賞金尊沉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35、[歹帶]人嬌
後亭梅開有感
玉瘦香濃,檀深雪散,今年恨探梅又晚。江樓楚館,雲間水遠。清晝永,憑欄翠簾低卷。
坐上客來,尊前酒滿,歌聲共水流雲斷。南枝可插,更須頻剪,莫待西樓,數聲羌管。
(此首一作無名氏詞,見《梅苑》卷九)
36、行香子
七夕
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雲階月地,關鎖千重。縱浮槎來,浮槎去,不相逢。
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牽牛織女,莫是離中。
甚霎兒晴,霎兒雨,霎兒風。
37、行香子
天與秋光,轉轉情傷,探金英知近重陽。薄衣初試,綠蟻新嘗,漸一番風,一番雨,一番涼。
黃昏院落,淒悽惶惶,酒醒時往事愁腸。那堪永夜,明月空床。聞砧聲搗,蛩聲細,漏聲長。
38、孤雁兒
世人作梅詞,下筆便俗。予試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沈香菸斷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39、滿庭芳
小閣藏春,閒窗銷晝,畫堂無限深幽。篆香燒盡,日影下簾鉤。手種江梅更好,又何必、臨水登樓?無人到,寂寥恰似、何遜在楊州.
從來,如韻勝,難堪雨藉,不耐風揉。更誰家橫笛,吹動濃愁?莫恨香消玉減,須信道、掃跡難留。難言處,良窗淡月,疏影尚風流。
40、滿庭芳
芳草池塘,綠陰庭院,晚晴寒透窗紗。□□金鎖,管是客來[口沙]。寂寞尊前席上,惟□□、海角天涯。能留否?酴[酉縻]落盡,猶賴有□□。
當年,曾勝賞,生香熏袖,活火分茶。□□龍嬌馬,流水輕車。不怕風狂雨驟,
恰才稱、煮酒殘花,如今也,不成懷抱,得似舊時那。(□:原缺字)
41、鳳凰台上憶吹簫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乾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42、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43、慶清朝慢
禁幄低張,雕欄巧護,就中獨占殘春。客華淡佇,綽約俱見天真。
待得群花過後,一番風露曉妝新。妖嬈艷態,妒風笑月,長[歹帶]東君。
東城邊,南陌上,正日烘池館,競走香輪。綺筵散日,
誰人可繼芳塵?更好明光宮殿,幾枝先近日邊勻,金尊倒,
拚了盡燭,不管黃昏。
44、念奴嬌
春情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閒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欄乾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遊春意!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45、永遇樂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人在何處?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拈金雪柳,簇帶爭濟楚。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46、多麗
詠白菊
小樓寒,夜長簾幕低垂。恨瀟瀟、無情風雨,夜來揉損瓊肌。也不似、貴妃醉臉,也不似、孫壽愁眉。韓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將比擬未新奇,細看取、屈平陶令,風韻正相宜。微風起,清芬醞藉,不減酴[酉縻]。
漸秋闌,雪清玉瘦,向人無限依依。似愁凝、漢阜解佩,似淚灑、紈扇題詩。朗月清風,濃煙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縱愛惜、不知從此,留得幾多時。人情好,何須更憶,澤畔東籬。
47、長壽樂
南昌生日
微寒應候,望日邊六葉,階[艹冥]初秀。愛景欲掛扶桑,漏殘銀箭,杓回搖斗。慶高閎此際,掌上一顆明珠剖。有令容淑質,歸逢佳偶。到如今,晝錦滿堂貴胄。
榮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綠綬。更值棠棣連陰,虎符熊軾,夾河分守。況青雲咫尺,朝暮入承明後。看彩衣爭獻,蘭羞玉酎。祝千齡,借指松椿比壽。
48、減字木蘭花
賣花擔上,買得一枝春欲放。淚染輕勻,猶帶彤霞曉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49、瑞鷓鴣
雙銀杏
風韻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橘可為奴。誰憐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
誰教並蒂連枝摘,醉後明皇倚太真。居士擘開真有意,要吟風味兩家新。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